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哨A 番外01:厕所没纸

*标题好长啊 [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十五题接龙,题目:搞笑版同居15题

(找不到原出处,另感谢  @落雨夜下 姑娘推荐!)

*说明:

有些朋友应该知道哨A第二部早就有大纲了,甚至可能听我扯过大纲,不过我懒的写,原文进度来不及没傻逼发糖挺可惜的,所以来个番外。番外是介于第一部后到第二部前的时间段硬生生插一段进来

我瞎几把写,你们蒙着眼看,这样就皆大欢喜啦~~



01.厕所没纸

 

  轰隆响声与剧烈震荡混杂而成的黑暗中,叶修朦胧地听见苏沐秋和其他人的声音。

  

  “…修…叶修…”

  “……”

  “……叶修!”

  “…不行,他跟老苏的情况……”

  “怎么会这样?……”

  “苏队,你也……”

  “……我不会放开他的!……”

  “老苏你行行好脑子不清醒就别闹了!”

  “快快快,放倒他放倒他,哎唷我去老苏咬人了……”

  

  碰的一声巨响后,强烈的窒息感席卷而来,叶修的意识登时散成了断片,只记得在全身被辗碎似的动荡中,有一只温热的掌心,牢牢扣紧了自己。

  

  *

  

  兰布达联邦新历,477年10月22日,凌晨。

  诺大的宇宙星系之间不分昼夜,然而联邦人习惯按照标准时间作息,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段,联邦主星不会刻意发通讯来找碴,于是驻守观测站的人员确认自动侦测系统运作正常后,便顺理成章地拍拍精神向导的脑袋,放低了椅背,两手撑在脑后,歪歪斜斜地打起了盹。

  

  他安心地呼呼大睡着,而在侦测系统的边界外,距离最接近的生活模组G-37半个航程日的星域,一艘好似数架机甲残骸拼凑而成的星舰,突兀地撕裂了空间,钻出了失衡扭曲的裂缝。

  这艘质量大的破烂星舰刚刚脱出裂缝,来不及凑近观测站引起系统哔哔叫唤,便被星域间数个小行星的引力飞快抓住,嗖的一下扯进了行星密布的老窝。破烂星舰如弹珠一般,左碰右晃,被扯向星域内不知名的深处,散落在周围的碎石尘埃擦过舰身,划过了几个行星薄弱的大气层,五彩斑斓的外壳极快地像根大火柴起火燃烧,化成流星,那艘岌岌可危的星舰才忽地一颤,将引擎催到最大,曳着五颜六色的光痕,跌跌撞撞地弹回了联邦星域的方向。

  然而,这个方向,已经与G-37模组、与CR-00联邦主星毫无相干了。

  星舰凄惨地驶远,从头到尾并未引起侦测系统一丝警惕,并且因为距离太远,仅仅在全息屏幕上留下一撇不足手指长短的痕迹。睡得香甜的观测员咂咂嘴,在窄小的座椅里翻了个身。

  三十分钟后,观测站内响声大作,他脚边跟着睡觉的穿山甲立时缩成了球,他本人则惊吓地跳了起来,碰翻了控制台上的咖啡杯和椅子,一面手忙脚乱地扯纸巾,一面骂咧咧地打开了屏幕上的通知,待看清是什么星舰发来的临降申请,他的呼吸差点跳停,以毕生最快的速度通过,打开了航道指引。

  

  而在他气喘吁吁地跑到升降坪时,临时紧急停靠的嘉世舰才正好接上连通道,舰长陶轩面色不善地踏过舱门,走向朝他快步跑来的观测站负责人。

  “陶上将。我是观测站的负责人,郭铭。”郭铭匆匆打了个敬礼手势,“怎么回事?嘉世舰要在白星停靠的安排,联邦方面从没有通知,咱这个观测站连茶水都欠奉,下一次物资补给要等半个月,哎我……”

  “行了行了,不是来听你说废话的。”

  陶轩皱紧眉,仍在思索方才茶杯里的不明震荡,无暇应付郭铭那张腆着脸讨好的傻笑。副官抢先一步上前解释:“没有安排,是刚才我们在星域外围侦测到奇怪的能量场,为了避免意外发生,才临时停舰。”

  “奇怪的能量场?”郭铭问。

  “是的。”副官点头,偷偷撇着对方工作制服上的咖啡渍,还有颊边尚未消去的睡痕,不禁高高挑起了眉头,“还是说,观测站什么都没发现?那个不稳定的能量场,可是跟空间裂缝极为相近!”

  郭铭顿时傻了:“空、空空空间裂缝?!”

  “对,空间裂缝。任何观测站都能毫无反应,但白星观测站怎么可以连发现都没有?!”

  

  不仅是副官气得跳脚,嘉世舰上,所有在舰上服役航行超过六年的人员,上从副舰长领航员下到清洁员伙食兵,全都怒目而视。

  原因无他,正是因为联邦星域最外围的RY-3371观测站,以象征联邦英雄苏沐秋的“白星”为名。

  

  从被世人冠以白星之称,牺牲自我,为联邦抵御宇宙侵略生物的战役带来重大进展的苏沐秋苏准将离世至今,已经过了6年。

  那一役之后,人类大胜宇宙侵略生物,将其彻底赶出联邦,仅剩下零星少数迷路似的在边境乱绕,这平稳的六年,这份功劳早已经由联邦各大星网频道为苏沐秋办的无数特辑节目,深深烙印在联邦民众的记忆里。

  苏沐秋是拯救了联邦人的大英雄,冠以白星之名的观测站,更是牢牢首在当时和宇宙异型大战的那片星域前端,紧紧地瞭望着星空,守护身后生存在联邦星域内的无数生命。

  由于当时异型生物的大部队是穿透了空间裂缝,最后苏沐秋也是驾驶着机甲沐雨橙风将其推回裂缝中,所有观测站内,就属白星观测站的异常能量场监测设备最为先进。

  

  此时嘉世舰上的人气红了眼眶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当时都在舰上,是亲眼看着沐雨橙风如划破黑暗的雪白流星般,以自我牺牲的方式带走了侵略者的大将。

  郭铭在一大圈人深沉的目光下简直想钻土里去,或着跟自己的精神向导一样缩成球,偏又只能苦逼地板直了背,麻木地任由几十道目光在脸上戳来刺去。

  他站在这挨人目光乱剐时,嘉世舰内早有人员刷通权限,在终端弹出的半透明窗口上调阅观测站的纪录:“报告舰长,白星观测站的侦测系统确实没有任何异常。”

  “没有异常?怎么可能。”陶轩狐疑。

  晋升为舰长后,有几次可能导致舰毁人亡的大危机,陶轩是靠直觉率先察觉不对劲,他十分相信第六感这回事,果断要求人员重新查看。

  “真的没有,”被怀疑了专业的人员暗自嘀咕,面上认真提出可能,“或许是距离太远了,为了保证信息准确度和能量运行,侦测系统都有一定范围的。”

  陶轩仍有质疑:“距离太远……”

  人员只得第三次翻了翻,郭铭也被扔去一块儿翻系统纪录。

  这回还真翻出了点什么,郭铭大喜过望,满怀洗刷负面印象的期望,将窗口转向陶轩,指着访问记录:“陶老大您看这儿,这一条呢是嘉世舰的停靠申请,但在上面,这几条时间相隔不远的,是来自机甲的。”

  “机甲的停靠申请?那机甲呢?”

  “不是停靠申请,而是机甲自动反馈给邻近航站的定位,通知附近的联邦站点他们经过这里,如果航站发现有其他星舰或机甲也在航线上可能碰撞,或前方有什么异状,就能及时通知。”

  陶轩总觉得抓住一丝线索,立刻追问:“是谁驾驶的机甲?机甲编号呢?”

  “编号……”

  郭铭劈哩啪啦地敲着键盘,半晌尴尬地咳了几声。

  “编号……全乱了,可能不是编制中的机甲经过,而是机甲损坏的宇宙垃圾漂过吧……”

  

  陶轩强忍不悦地示意他别放心上,瞥过屏幕,那一团杂乱无章的字符,看了就头疼,他连忙转移视线。

  “既然停舰了,也该返回联邦做定期报告。”陶轩想了想,不经意望见观测站外点缀在橙色倒V字后头的白色流星图案,转头吩咐副官,“……G-37模组在返程路上吧?替我联系沐橙,我去哨兵学院看看她,替沐秋照看亲人。”

  “好的。”副官立刻打开终端。

  而屏幕上,一团杂乱毛线似的乱码中,极不起眼的R-001与R-002两行字,悄然无声地略了过去,唯有郭铭多看了两眼。

  

  *

  

  陶轩探望苏沐橙未果,愁着小姑娘是不是叛逆期,摇头叹气地折返联邦主星优闲度过了八天,在距离他非常非常遥远的星域边境,有两个人正带着一个孩子,蹲在小摊前杀价。

  

  这是当地官方客套称呼为中央商业区的地方,然而实际景况远没有名称光鲜亮丽,大街还算光整,街边的商店也都窗明几净,搞个欢乐游行扯着乐队走走尚能应付,但主街以外所有小巷子全是胡乱搭的破棚子,稍微有点强迫症的人都踏不进去。

  此地能源线竟然也不是埋在模组内部,而是在脑袋上方东拉一条西扯一段,跟蛛网似的,差别只在蛛网捆猎物,而这里的能源线网不仅挂招牌,挂看板,挂价目表,还拿来晾衣服晒肉干,堪称多功能典范。

  里头卖的东西同样多样化,方锐这从小到大最爱在各个著名逛街点游荡拍照发星网的人,竟然也有目不暇给的一天。

  

  “一朝重返人间,人世间居然已经不是我认识的样子啦!”方锐惊呼,土包观光客一样抓着终端疯狂拍照。

  “重返人间?这么说你之前不算在人间了。”王杰希问。

  他拿着崭新的标准版终端,往卖主的终端上一刷,双方弹出付款完成的小提示后,他便施施然地起身,身上一套在联邦人看来特别异域风情的老式手工西服特别有范,倘若不是身后卖主哭得喘不过气,真难想像刚才平淡地疯狂杀价的人是他。

  被两人带出门的邱非一如既往,没有多话,向卖主道谢后,将螺旋盘模样的零件放进背包里,快步追上王杰希。

  方锐:“当然不算了,老王啊,联不上星网、不能晒朋友圈、不能即时追剧的地方,那都叫地狱!之前那破星球就是!”

  王杰希:“我在地狱里住了六年。”

  方锐:“……”

  为求准确,王杰希又补充:“另外,帝国第三军队内规定,不能在公开网络发布任何可能透露信息的东西,我跟喻都没有注册过社交帐户。”

  你们帝国军可真是无聊死了。

  方锐吐血,不敢说话,悄声招呼邱小朋友到自己身边,“小邱,你王叔叔好凶,跟方锐哥哥玩吧,我给你糖吃。”

  王杰希平平淡淡地递去一个眼神,方锐霎时有种被他枪膛里的冷却剂子弹打中的感觉,连忙缩着脖子弯下腰,掏口袋。

  “哎,糖呢,放哪去了?”

  他翻了老半天什么也没摸到,一拍脑袋:“没找到就去买吧,想吃什么口味?我特想吃咱联邦的特色小吃,不知道这里有没有……”

  “你能买?这里只有我有合法身分、有可以发朋友圈的星网帐户跟可动用金额的终端。”王杰希望着坐立难安的方锐,“邱非也有,你可以拜托小邱替你买。”

  “不用的,谢谢两位前辈。”邱非赶紧出声,在王杰希点头转身后,悄悄拉了拉哭丧着脸的方锐的衣摆,悄声说道:“方前辈,这个给你。”

  方锐以为邱非把终端交给自己,连忙要推拒,可是低头一看,邱非只是塞给他一把糖果。

  “…………”

  7岁的邱小朋友歉然道:“对不起,喻前辈跟少天前辈交代我绝对不能把可以花钱的任何设备给方前辈,他们说钱不多,不许乱用……”

  方锐停滞几秒后嗷呜一声,双膝跪地泪流满面,在心底默默地对自家好队友竖起了中指。

  

  话虽如此,倒也不能真的饿了人,大受打击的方锐很快振作起来,勾肩搭背地扯着王杰希打开星网,找到美食地图,按图索骥去吃特色点心。

  王杰希掏钱付帐倒是很干脆,两大一小,人手一串糖串儿,一根烤鸡肉。

  王杰希勉强能听懂联邦通用语,文字却是一窍不通,方锐也晓得这件事,这次出门转手一些金属赚钱,以及采买急缺零件,全靠方锐自告奋勇协助。

  --当然,也不排斥是因为他闷坏了,待在屋子里,就剩下喻文州跟黄少天可以聊天。

  显然方锐两个都不想选,索性拉着小孩一起出门逛街。

  作为答谢,只要不是瞎买的,王杰希在预算内都答应了方锐,而方锐转手就把东西都送给了邱非,导致两位大人两袖清风,邱非怀里满满当当,看路都有点勉强。

  王杰希看了看,转身买了一份鸡肉块,上头淋着散发清爽咸甜味的透明酱汁,并递给邱非:“你先回去吧,把零件跟吃的带给喻文州。这个尝起来很像白切鸡,喻应该会喜欢。”

  “记得怎么回去吗?”方锐问。

  “记得,喻前辈带我记过路。”

  

  疑似白切鸡的鸡肉块喻文州确实很喜欢,证据是他暂时放下数据确认等等的繁琐工作,特地泡了从荒星带来的自制茶叶,拉开小折桌,与邱非对坐着吃起加餐。

  两人其乐融融地开吃前,只有邱非多问了句:“不用等少天前辈吗?”

  喻文州望着盒子里疑似白切鸡那小份量,思索了一秒三个人分剩下多少,旋即抬头,对邱非温和地笑了笑:“嗯,不用等他。他在打游戏呢,要是不小心耽误他破纪录就不好了。”

  灰鹦鹉烦烦在两人头上盘旋,奋力地呱呱叫着,不断重复“黄少!有肉吃!快来!”,可惜两位严格意义上的外星人都对精神向导无感,而烦烦的主人正把自己关在一扇神秘的门后,刷游戏刷的热火朝天,没听见。

  

  几人这一阴错阳差,就错过了喻文州原本盯着的数据上,平稳的线段忽地大幅度波动起来的一刻。

  但幸好他们自制的设备比观测站靠谱,再线段从华尔滋转为森巴舞之前便尽责地高声呼叫起来。

  

  首先是晕,再来是疼,脑仁像是给劈裂了,又草草塞回头颅中,还不小心把左右脑塞反了。

  这些是叶修迷糊间感觉到的第一件事。

  某种仪器发出的高亢警示声,在耳边玩命作响,死人都能被生生闹活,叶修晕眩地躺着,眼睫颤颤着正努力适应光线,听到几尺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另一处怒意难止的大声呼喊。


  “……靠靠靠靠靠!!”

  隔着门板,黄少天抓着终端愤怒大喊:“上一个人是谁?!我去,厕所没纸了!!!”

    


tbc

==

LOFTER疑似没有打赏哪一篇的明细,在此一并感激小可爱姑娘们啦,

这段期间里,谢谢  云岸←今天开始做咸者x3 、冰冰、果徵酒晴月、东方、Hazelnut_、羞羞不修  几位姑娘的小零食!

ฅ(>ω<)ฅ 豹子秋木苏在后台给你们挥爪爪道谢~




评论(106)

热度(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