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哨A 番外02:灯泡坏了

*标题好长 [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十五题接龙,题目: 搞笑版同居15题

我瞎几把写,你们蒙着眼看,皆大欢喜啦~~



02. 灯泡坏了

  

  喻文州打开房门,快步来到起居室的一角,并与床上睁开眼的叶修四目相对。

  在他身后,邱非飞快跑向储藏间,他要去给黄少天送纸。

  

  “……叶哥,太好了。”

  来回扫视对方数秒后,喻文州大松口气,在一块面板上调整设置,“身体感觉如何?会不会有窒息感?”

  叶修对着喻文州眨眨眼。由于坠落荒星的时间差,喻文州多度过了六年时光,此时的他看上去比叶修还要大,然而紧张中,又不自觉地喊上了幼时称呼。

  “没……咳。没事。”

  叶修忍着喉间砂纸刮过的干涩,蹙眉问道:“苏--”

  喻文州不禁莞尔,将桌边的水杯插上吸管,让他喝了两口:。

  “醒来第一个问题,就是苏沐秋吗?我记得你以前最讨厌‘Alpha、Omega对伴侣黏糊糊的本能’,还指出这种本能麻烦,阻碍兄弟们上前线,一个个都想留在后勤。”

  “……”叶修无奈地望着他。

  “他没事。”喻文州继续确认诊疗仪的数据,“就在你旁边。”

  “旁边?”

  叶修一怔,脑袋朝旁一偏,一张熟悉的精致面孔,立时以极近的距离映入眼底。

  

  叶修躺着的地方估计是病床一类的,宽度怎么看也不足一米,苏沐秋不知道怎么回事,偏要和他挤在同一张床上,小半张脸埋在叶修的颈窝间,侧着身紧贴着他,睡的极沉。

  敞亮的灯光映得苏沐秋侧脸有些苍白,眼帘投下一抹浅淡的影子,手里紧抓着叶修的右臂,掐的指尖都泛白了,也不肯放。

  倘若苏沐秋能闻的到信息素的味道,叶修肯定怀疑他是老烟枪,否则一般人谁乐意成天埋在呛人的雪茄烟里。

  喻文州十分无奈:“苏队抓着你不肯放,挣扎中还咬了黄少天,没办法强硬分开你们。我们唯一的医疗员方锐坚称苏队的状态很差,扯开他可能会出问题,你就像是苏队的锚点。”

  锚点?就苏沐秋睡着后这乖巧的德行,更像是小孩儿抓着玩具熊吧。

  叶修觉得好笑,试着抽手,拽了几回没成功,才惊愕地发现:他无法控制任何肢体。

  

  不仅是被苏沐秋死死拽住的手臂和后颈,他感觉不到任何触觉,甚至连转头都倍感吃力!

  “我……”

  “嗯?”

  叶修纠结:“……高位瘫啊?”

  “不,是药剂的关系。已经打了中和剂,十分钟内就能恢复知觉。”喻文州笑。

  左臂的输液管勤勤恳恳地工作,叶修勉力点头表示了解,旋即在苏沐秋温热的呼息中,观察起四周景物。

  

  此刻他们几人待着的建筑,通体毫无设计可言,空荡无趣,不知何种材质搭成的建筑通体呈现微微发黄的白,颜色介于老旧和奶白色之间,显然已有一定年份。

  不大的空间内,叶修所在的区域就占了大半空间──透明塑料膜紧钉在天花板上,由上垂落至地面,拉出了一个方方正正的隔离区域,除了病床和医疗仪器外,就没放什么了。

  喻文州是站在塑料膜外与他说话的。

  “发生了什么事?”叶修问。

  “方锐提过,你醒来后可能会有短暂的记忆模糊。叶修,对于穿越虫洞的前后,你还记得多少?”

  “……赶在强行撕裂的虫洞塌缩前,我们穿过虫洞,接着……”

  叶修记得虫洞内部的一团混乱,但随后的事,包括他们何时降落,为何到达这里,都成了零碎断片。

  他连自己的记忆碎成破片的原因都不晓得。

  输液的细微滴答声中,喻文州搬了凳子过来,隔着塑料膜端起茶杯,缓声说道:“穿出虫洞后,我们六架机甲一下子动力失衡,被引力扯向联邦外围的星域。我和杰希的机甲已经联系不上临时搭建的通讯频道,但能从你那边,断断续续听到苏队他们交谈的声音。当时,他们十分紧张,大吼大叫着……”

  叶修顺着喻文州的话回忆。

  

  --‘老苏?!怎么回事,隔着两层机甲我都感觉到你的精神波值异……等等,黄少?!黄少天!!’

  --‘抱……抱歉。’苏沐秋嘶哑着声,呼吸低沉粗重,夹杂一丝苦笑,‘他被我撞晕了。’

  

  “苏队的精神意识本就处于不稳定状态,虫洞内过度扭曲的异常进一步引起了……‘信息过载’。加上与他直接关连的‘精神向导’在不到12小时内经受巨大冲击,一通过虫洞,意识松懈的瞬间,就压制不住了。”喻文州尽可能复述方锐的解释,“苏队死撑着,然而左翼无预警少了夜雨声烦,我们立刻偏离了轨道。”

  

  --‘咳,我跟沐秋的频道还连着,所有人都能听清吧?’叶修笑了两声,‘你们苏大大不给力,别听他的。方锐,报座标,计算偏离角度,一叶没有联邦的星图。’

  ‘杰希文州,辅助变向,注意别让少天脱队。’

  ‘沐秋,放开权限,让橙橙跟一叶直接链接。’

  ‘从现在起,全队听我的指令。’

  

  

  当时黄少天很快便清醒过来,重新控制机甲,他只是猝不及防被苏沐秋精神意识刮出的不稳定漩涡给带晕了片刻。

  然而,喻文州的索克萨尔和王杰希的王不留行两架机甲,在荒星地底埋了六年,仓促检修时没找到的毛病,在高强度驾驶下逐渐浮现,就是再多出五架夜雨声烦,都不一定能找到出路。

  哪怕这只小队伍的单机战斗力都是以一挡百的,放到诺大宇宙间,也不过一粒尘埃,他们被几个行星的引力扯进了无人带,接近迷航,等能源消耗殆尽,就只能等死。

  拉扯六架机甲避开引力圈,已竭尽叶修全力。

  情况不明的行星他们不能降落,雪上加霜的是,机甲拼凑成的星舰烧成了大火球,各机甲舱内的压力和温度很快飙升至危急。

  沐雨橙风却惊呼:‘哥哥!侦测到联邦的固定信号!是生活模组……!可是,那里是无人带呀……’

  她话音未落,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两架主力机甲的驾驶员已同时发力,当机立断燃尽所剩无几的燃料,在生死交关之际,仓促撞进了模组。

  

  

  “我记起来了。”叶修若有所思,“模组里有一座湖泊,我跟沐秋带着你们摔进湖里。模组外头大概有电磁干扰防护吧,全队断了通讯。”

  “对。”喻文州点头,“机甲浮出水面的第一时间,你和苏队直接开了机舱,急着撬开我们的舱门确认情况。当时我发现你脸色不对,但没多想,没料到你忽然失去意识,落入水里。紧接着,苏队也晕倒了。”

  离开机舱的时候,喻文州和王杰希都感觉到胸闷头晕,并有轻微恶心感,当时情况混乱,只当是紧张过度的后遗症,没有意识到这是缺氧的典型征兆。

  联邦模组的大气构成,氧含量远比那颗荒星还低,甚至不到帝国的一半。

  喻文州两人是体质平均的Beta,并在荒星生活六年,身体大致适应低氧状态,而叶修这身体机能立于人生颠峰的Alpha,新陈代谢旺盛,一会儿撬机甲一会儿拽人出舱,到处忙活,直接把自己放晕了。

  叶修很是沉痛悔过:“忘记确认大气构成……这是菜鸟级的失误啊。要我还在帝国军校,教官估计一巴掌把我打回娘胎重造。”

  “氧气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尽管方锐没有明着说,但当你失去意识时,他表现出高度紧张;而随后苏队无预警昏迷,方锐似乎并不意外,只说你们会在差不多时候清醒。我跟杰希私下猜测,你的突发状况,绝大可能是受苏队牵连。”

  “嗯。”叶修反应平静。

  “另外,那不是湖。是空间模组的资源自净系统。”喻文州指正,“相当于模组内千万人共用的巨型净化池,我们目前的所在位置,就是净化池边上的空置机房……以及……”

  

  喻文州说着正经事,思维却开始发散,目光不由自主地往叶修身上飘去。

  中和剂顺利发挥作用,叶修逐渐恢复知觉,在和喻文州讨论时,他时不时尝试活动指尖。

  而眼下,叶修的手指勾住了苏沐秋外衣的装饰线,缠在小指上绕啊绕的,说不出的亲昵。

  叶修对此似乎毫无意识,因为他疑惑地回望突然安静的喻文州。

  那小段装饰线缠在指尖不放,两个均高一米八的男人硬是窝在一张窄床上困告的画面,同样如此辣眼睛。

  

  “叶哥。”喻文州冷不丁说道,“我认为早恋不好,帝国平均寿命是两百岁,那么四十五岁再订下伴侣,是最合适的,你认为呢?”

  叶修一愣:“嗯?这话题是怎么转的?是这么说没错,我听过不少Beta都是晚婚族群。呦文州,你谈恋爱了?跟大眼儿、少天还是老方啊?哥给你捆来。哎,从小就没见你亲近我跟杰希以外的人,总算开窍,我们很为你……”

  “……我是说,”喻文州心道,我是说你跟你旁边那只占位的大花瓶,“我是说邱非。他跟沐雨橙风的机甲智能……”

  “跟橙橙?哎呦,货真价实网恋啊!”叶修哈哈笑了起来。

  

  他笑的乐不可支,整张单薄的医疗病床都微微摇晃起来,安稳地睡在旁边的苏沐秋低吟一声,顶着睡翘起来的呆毛,迷迷糊糊地眨了好几下眼,一双浅色的眼睛茫然四顾。

  “这……是哪……叶──唔唔唔!”

  苏沐秋刚开口,嘴里就被人塞进一根吸管,当场猛呛几声。

  叶修拿着水杯,满眼怜悯:“别说话,先喝水。几岁了喝水还呛着?”

  苏沐秋咬着吸管吐泡瞪他。

  

  不远处,黄少天趿着厕所拖鞋啪踏啪踏的跑来,一手提着裤腰带,另一手抓着颗焦黑灯泡,嘴里不爽地嚷嚷:“哎喻文州,终端借我用用,我叫老方买个灯泡回来,厕所不仅没纸还灯泡坏了!这什么破机房,厕所居然还在用灯丝灯泡?联邦主星只有博物馆能看到这种灯泡,小邱非都要把储藏间挖出洞了,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备用的……我去!你俩搞什么啊!!”

  他猛地一声大吼,另外三人登时吓了一跳,齐齐转头望向他。

  

  “苏沐秋叶修!我警告你们啊!你们行不行不要一醒来就跟两块融化的糖似的黏在一起还彼此喂水喝?!老苏,你是个哨兵就把腰板给挺直了,不要把脑袋歪在外星人肩上啊!”黄少天大叫。

  叶修:“少天啊,咱俩难得有同感,苏沐秋,你好沉,能不能把脑袋移开?”

  苏沐秋尽职地担任肩部挂件,含着吸管吸溜着水,朝黄少天冷笑一声。

  黄少天双目刺痛:“卧槽换什么灯泡啊我,我站在这里就是一千瓦的大灯泡,分开分开,关爱单身队员心灵健康从队长做起!”

  喝下大半杯水后,苏沐秋终于清醒了点,挑眉捶了下叶修的肩膀:“喂,睡了这么久,跑哪神游做白日梦去了?我看你是不想回来了吧?”

  “哨兵同志,Alpha没有神游这回事。我怎么听说我睡了多久,你就睡了多久?”叶修望着他,摸摸下颔还真认真思考了下,“不过,确实是梦到了点东西。”

  一旁的黄少天闻言,大感惊奇:“还真有?梦到什么啊,本剑圣驾驶着夜雨声烦追杀你,然后唰唰几下被冰雨剁成碎块?”

  “没有梦到机甲,倒是有尸体碎块。”叶修说道,“全世界都感染了什么丧尸病毒,开始人吃人,活死人满街乱跑。然后我,沐秋,还有沐橙,咱们三人开着一辆黄色的小车满大街逃命。”

  “沐橙?你睡傻了吧,说的是沐雨橙风才对。虽然老苏的机甲智脑确实是拿她当蓝本,但你也不能自动晋级成认识本人啊!你梦到的是橙橙吧,不是沐沐,沐沐是谁你哪里认识了。”

  叶修笑:“你怎么知道我不认识了?我可是把她当亲妹看待的。”

  怀揣着亲哥心思的黄少天炸了:“谁是你亲妹!就算沐橙是我亲妹子,都不可能是你妹!”

  苏沐秋揉着后脑勺:“都不是,她是我妹妹。吵这个幼稚不幼稚?说起来我也做了奇怪的梦。”

  “你俩都作梦?同一个梦?”黄少天瞅着苏沐秋,“你梦到啥,被丧尸咬了脖子?变成丧尸是什么感觉,想吃人,瞧着活人就像烤熟的自助牛扒满地走?”

  “我……”

  苏沐秋思索片刻,忽然支支吾吾,耳尖毫无道理地红了。

  “我……我梦到叶修,咳,他,嗯……他的腰……”

  黄少天肃然起敬,疯狂摆手:“春梦的话我可不听,呸呸呸,收回去收回去!”

  “不是!”苏沐秋连忙澄清,“我梦到他的腰以下,是鱼类的尾巴。……那是人鱼吗?”

  

  黄少天:“……”

  黄少天:“……你梦到叶修变成人鱼?这么重口?然后呢?”

  苏沐秋对梦境万分茫然:“然后?我跟人鱼叶修一起出门冒险了……”

  黄少天沉默半晌,最后沉痛地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神情非常严峻。

  “老苏,做春梦呢对成年男人是件正常事,非常正常,但你这样梦到3岁童话大变人鱼的……啧啧啧。”

  黄少天止住话,不忍心伤害苏沐秋幼小纯真的心灵,只是不停地摇头叹气,眼带悲悯。

  确实觉得梦到人鱼很诡异的苏沐秋默不作声,低头佯装喝水。

  叶修笑:“这不和半夜溜出哨兵学院三百里,就为打游戏机的队员正好合适?”

  黄少天不可置信:“老苏,你居然把咱们革命情谊的开端都告诉他了?!”

  

  三人在这头插科打诨好不惬意,徒留喻文州带着诊疗仪绕着病床上的两位队长打转。随后邱非赶来帮忙喻文州,连个孩子都专心协助工作,更显得闲着聊天的三个大人非常可耻。

  叶修笑眯眯地揉了下邱非的脑袋瓜,随即抬腕打开尚未归还给苏沐秋的终端,三两下找到了所在地的信息。

  他打开的也是美食地图——街道建筑之类的,对没有身份认证或认证失效的终端是不可查询状态,美食地图倒是随手一搜到处都是,算是一大安全漏洞。

  苏沐秋凑了过来。

  浏览地图不足几十秒的时间,叶修便沉下目光,苏沐秋越过他,在美食地图上不住来回确认细节。

  “这个星球的座标,是无人行星‘法托’,但是……”苏沐秋愕然。

  两人一错不错的盯着美食地图最上方,基本信息栏位。

  

  联邦五等模组,E区。

  ──‘贫民窟’。

  

  叶修诧异无比:“为什么五等模组脱离了联邦主星的模组群,大老远漂流到法托星了?”

  苏沐秋同样满眼不可思议。

  “叶修,你看这里,这家面包店的位置……”苏沐秋的指尖在投影屏幕上比划,“我记得很清楚,以前是游乐场,我就是在这里打破纪录……”

  叶修转向黄少天:“我猜,就是你跟方锐半夜溜出去玩,还玩不过小沐秋的那款。”

  黄少天在回喷的前一秒迅速转为毛骨悚然,恶寒地揉着手臂:“喊的这么肉麻,吓谁啊?深怕别人看不出你俩搞上?”

  “你说什么呢?我们帝国军的Alpha很有节操的……”

  叶修辩称的话刚刚说完,光天化日之下,他下腹部附近的毯子忽地顶起了一块。

  众人:“……………”

  

  邱非:“前辈?怎么了?”

  三人聊天的声音蓦地终止,全忙着傻看叶修那不服管教的东西,喻文州立刻请托邱非替他到房里取东西,余光跟着望向那块鼓包。

  

  只见那鼓包飞快由单人小帐篷晋级成多人豪华帐蓬,颤颤巍巍地顶着薄毯左右摇晃,下一刻,那鼓包竟一路朝上移动,直直抵达了胸口!

  在黄少天目瞪口呆地喊出‘妈呀外星人Alpha能顶到肺’之前,叶修果断掀开毯子,一只毛色雪白带黑色环斑的小奶猫咬着尾巴,睁着一双无辜的蓝眼睛,冲他细弱地“喵”了一声。

  “猫……猫??哪来的猫?”

  黄少天瞪大了眼,伸手去提那只奶猫的后颈肉,岂料方才一脸可怜的奶猫返身一爪,直接在黄少天手背上挠出了血痕!

  黄少天痛呼着连忙甩手,不见踪影的灰鹦鹉烦烦再度冒了出来,惊恐地盘旋一圈后,抓着喻文州的头发大喊“救命!”“救救黄少!”。

  但灰鹦鹉物理干扰的能力远不够强,后者只有感觉头皮略微发紧,对头上喊到破嗓的烦烦一无所觉。

  

  “秋木苏!”小奶猫一爪挠退他后,便几步跃上叶修肩头,盘踞在那兴高采烈地当起猫围脖,这一连串动作让黄少天异常肯定,“秋木苏怎么变成两三个月大?!老苏你到底把精神图景胡搞成啥样了?!不对,既然是秋木苏,老苏你刚才是装傻?”

  “你猜啊?可惜叶修发现得太早,否则……”

  苏沐秋眼尾一挑,咧嘴露出格外灿烂的欠揍笑容,被黄少天爆起掐住,捂在被子里一顿爆打。

  一旁看戏的叶修纠正:“这不是秋木苏,是我养的猫咪。”

  “随你们高兴,鬼才管你们情趣!”黄少天叫道。

  叶修心安理得地撸豹,手腕一晃唤醒终端,继续就着地图,与两人讨论情况。

  喻文州完全不晓得几人刚才闹哄哄地吵些什么,仅从对话推测出实情。他的视线在叶修仿佛悬空滑动的手掌上轻轻掠过,收拾好几件仪器后起身:“叶修,床边那是空气调节设备,离开这片区域,大气含氧量会回归联邦模组的标准。多留意。我去收拾小邱带回来的零件。”

  叶修笑:“行,谢啦文州。”

  喻文州回以微笑,提起几件小型设备步向房间,很快消失在门后。

  

  

  叶修瞥了眼喻文州离去的背影,有一瞬间,唇边流露出无所谓的轻笑。他揉着雪豹崽子的毛皮,任由秋木苏在他手下眯起眼,惬意地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继续与黄少天就着美食地图嘀咕。

  他尚未意识到,在荒星共同行动的数个月后,他已过于习惯苏沐秋的目光,以至于这转瞬之间,叶修没有察觉,坐在他身侧的苏沐秋盯着他的所有表情变化,微微拧紧了眉。

  这不足一秒的停顿,很快被他自然掩饰过去。苏沐秋热切地加入了话题:“对了,沐橙最喜欢的冰淇淋也在这条街上……”

  

*

  

  喻文州关妥房门后,倚靠着门板静了片刻。

  几分钟后,他重新直起身,将提来的仪器一件件放在桌上。

  苏沐秋和叶修昏迷的几天,四人带邱非轮班分工,将许多当务之急的事按优先顺序处理。喻文州给自己的主要任务,就是记住兰布达联邦的通用文字。

  仪器边角上压到的几十张材质不一的文字对照表,是他向邱非借用的,由苏沐秋手写,尔后叶修补充了相对应的帝国文字,正适合喻文州学习。

  其上两种截然不同的字迹,初时凌乱交叠在糙粗的纸面上,尽管是互相描摹学习彼此的语言文字,字迹仍泾渭分明。

  喻文州摩梭着纸页边角,若有所思地翻了几页。

  然而,到了最后几张,两种字迹几乎融合为一,难以确认是分属为谁的字迹。

  喻文州的指尖沾上了一点脱落的碳粉,洁白的指腹留下一抹浓重深色的划痕。

  

  叶修是什么时候和不对盘的黄少天变得如此熟络的?

  是什么时候得知这么多联邦几人的年少往事?

  ……又是何时对联邦的五等模组如此熟悉,仿佛他就在这里居住过?

  

  “‘星系旅游指南’的备份……”喻文州轻声自语,“我放到哪里了?”

  


=

小剧场


#01 哨苏in海中月

  苏沐秋睁开眼,一大扇银中带蓝的鱼尾巴“啪”的甩了他满脸水。

  苏:……

  苏沐秋气愤地拽住尾鳍,怒吼:叶修!!你干嘛朝我扔…扔……叶修?!

  人鱼叶:‘叶修朝你扔叶修’,这是人类的什么俗语吗?

  人鱼叶茫然,苏沐秋也茫然,两人面面相觑。片刻后,苏沐秋二话不说,箭步上前,一把摁住了人鱼叶,重重地朝墙上一怼!

  他这一出手毫无预警,人鱼叶后被生疼,疼痛感袭上脑中,他才惊愕地发现,苏沐秋居然打的他措手不及,他完全没来的及闪避!

  明明不久前,他还能轻松地把苏沐秋摔到门板上,如今情势颠倒,他竟挣脱不开苏沐秋掐在他肩上的手。

  人鱼叶兀自瞪大了眼惊疑不定,苏沐秋凝视片刻,低头凑到他颈间,深吸口气。

  人鱼叶:???!

  苏:……

  苏:……你的信息素原来是鱼腥味?!  




#02 A叶 in 拉丁黄

  叶修睁开眼,花了半秒才理解事态。

  他咬在苏沐秋脖子上。咬出血了。被他怼在地面的苏沐秋衣衫不整,一脸惊恐,面色惨白如雪。

  这表情叶修太常见到了:好端端地走在街上,Omega被发神经的Alpha爆起扑倒强行标记时就这张脸。

  军校时期,生理课平均十分钟就会弹出一次这种惊恐骇然照,告诫学生莽撞标记的后果,逼的Alpha一个个性冷感。

  叶修赶紧把血迹给舔干净了,笑的一脸讨好:苏大大别气哈,意外事故,都是抑制剂没管够的毛病。

  拉丁苏捂住后颈,颤抖不止。

  叶:咱们在研究所那时不也你咬我我咬你么,犯不着这么大反应啊。

  拉丁苏:……

  叶修厚着脸皮发大招:……反正你不是Omega,不会被标记,要真这么不能接受,就当我没咬这一口,今晚过去明天还是朋友?

  拉丁苏哆嗦着唇:标……标……

  叶:标记。

  拉丁苏怒不可遏:标记……标记你麻痹!标记是个毛线?!妈蛋,我要被你咬成丧尸了啊啊啊!!!

  叶:……

  

  叶:exm??



哈哈哈哈作者真是放飞了



谢谢 果徵酒晴月 姑娘的小零食!!

 ฅ(>ω<)ฅ 豹崽崽秋木苏挥爪爪致谢! 


评论(72)

热度(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