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哨A 番外03:飞舞的蟑螂

*标题好长 [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十五题接龙,题目: 搞笑版同居15题



03:飞舞的蟑螂


 

  两位队长醒来后,由留守队员们领着,开始巡视新的基地。

 

  一离开全氧区域,叶修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起来,越过做为边界的塑料膜后,苏沐秋清楚听见他的呼吸有片刻粗重而乱了节奏。

为照顾尚未适应大气比例的叶修,四位成年人以龟速在机房里闲荡。叶修莫名其妙地想起了那个丧尸梦。

 

  习惯副手事务的喻文州自然而然地领路,一面介绍:“你们昏迷期间,我们五个人将建筑内外简单清理过,并布置了新的防卫系统。”

  两人点头,很容易从不少重物挪动的痕迹,看出几人努力的成果。

  机房是间一层楼平房,空间被分割为各具功能的小区块,每间房看着窄小,但总面积实际颇广。按照喻文州所说,此刻用做起居室的空间,曾拿来储放水塔一类的大型设备。

  其他房间自然同样清空,由小队伍的成员各自征用。

 

  空空荡荡的旧机房,乍看下似乎比两人坠落荒星时居住的工厂好不了多少,实际上却有巨大的差异--科技。

 

  哪怕被废弃了,厕所还用骨董级的灯泡,这座机房原本都是属于联邦官方的机构,它的一些基础设备,必然是不差的。

  可惜年久失修,加上这是全联邦资源最稀缺的五等模组,要高也高级不到哪去,比如随几人移动而自动调节明暗的柔和灯光,能随意控制机房内部的气温湿度的系统,这类生活设置,压根无法让他们新鲜半小时。

 

  不过,体验联邦生活的头几天,小邱应该是很惊讶的。真可惜错过了看他惊喜连连的时机……

  苏沐秋随意想着,慨然了一会,准备推开下一扇门时,不知哪里引起了在半空飞行的灰鹦鹉注意,黄烦烦兴奋地呱叽一声,小战斗机似的朝几人直线飞来。

  正按着心口调节呼吸的叶修敏锐抬头,只来的及看到一团马赛克当面扑来,脑仁一阵被箍紧的剧烈疼痛,两眼一黑,霎时向后栽倒!

  这倒地之干脆,苏沐秋直到接住了猛向他摔来的叶修,都没反应过来。

 

  苏沐秋目瞪口呆,撑着怀里的叶修:“他这是怎么了?联邦的空气有毒啊?”

  这情况不是第一次,黄少天按住奋力扑腾的鹦鹉,正经八百地推锅:“老苏,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情,他这全是被你牵连的,你心里没点逼数?”

  苏沐秋:“……还真不知道,我怎么他了?”

  黄少天听到苏沐秋疑似人渣的发言,忽然由心底对叶修产生一丝怜悯。

  喻文州第一时间接通了王杰希的通讯号,打算找到方锐,没料想叶修意外昏迷这紧急当口,王杰希居然通话中,足足隔了几分钟才联络到人。

 

  ‘啊--?你说老叶醒了,然后又倒了?黄少,你们什么情况?’

  方锐被事态发展给惊呆了,听黄少天叽哩咕噜一番,这才恍然大悟:‘正好,这几天我一直思考着老叶这事,琢磨了个土方子。’

  黄少天直哆嗦:“怎么又是土方子!我现在一听到土方子这词就想吐。老方你要用的土方子,不会是叶修那家伙的土方子吧,那别试了,让他死个痛快。”

  方锐连忙远程安慰了一番,发毒誓单身狗同盟绝不彼此残害:‘当然不是。老苏的精神意识恢复了吗?能不能叫出豹子?’

  “能。”苏沐秋点头,二话不说,暴力扯开叶修的衣领,伸手探入他的衣物里上下其手。

  以黄方两人震撼无比的视角,苏沐秋是非常猥琐地大吃豆腐耍流氓,实际上他左捞右摸一番,就从叶修怀里拽出一只小猫。

 

  方锐瞅屏幕里楚楚可怜的豹崽子:‘……不是,那只奶猫是什么?秋木苏??开什么玩笑你!你的精神图景……行行行,晚点再聊。首先,把秋木苏放到叶修的脑门上。’

  苏沐秋照办:“然后呢?”

  方锐:‘等。’

  黄少天只觉得匪夷所思,连喻文州都多问了句这是什么原理。

  方锐心虚又含糊地嘀咕:‘就是那啥,墙上有缝堵不住,寒风呼啸咋办?找张墙纸先糊住呗。猫还能帮忙赶鸟,业务对口嘛……哎老王?你找我啊?什么什么,东西太重提不住?等着我这就来啊!’

  罔顾屏幕角落一脸冷漠的王杰希,方锐热情积极地挂了通话。

 

  值得庆幸的是,不知是不是他琢磨出的土方子起了效用,不久后,被小豹子踩着脸的叶修悠然转醒。几人赶紧追问,苦逼的叶姓Alpha表示除了头疼以外没有别的后遗症,这土方子简直毫无道理到了邪门的地步。

  喻文州作出了看不见精神向导的理智人的标准回答:“为避免意外,继续带着猫吧。”

  叶修只好顶着抓挠着他刘海玩儿的小豹子,继续这趟参观之旅。

  看叶修被生生抓成了杀马特,黄少天憋笑憋得辛苦,苦苦哀求喻文州借他终端留存黑历史照,苏沐秋迳自推开下一扇门,灿烂的阳光顿时倾泻而出。

  感官过于敏锐的哨兵立时捂住了发疼的眼:“这是--”

  黄少天大叫一声,同样捂眼:“老苏你开门不预告一声的啊!”

  叶修瞥着扑簌簌流泪的苏沐秋和黄少天,旋即长腿一跨越过两人,顶着猫钻过门缝,踏入满室阳光中。

 

  这间房的屋顶并非天花板,而是由四片三角型玻璃搭成塔型,遍布于生活模组的虚拟阳光通过金字塔似的结构汇聚,璀璨的金色阳光如有实质般,在房间正中空荡的凹陷池底聚满了一室流金。

  看着倒像是泳池。根据墙边的说明,这里是高污染化学溶液用的特殊净化池。

  池底在机房废弃前就净空了,灰尘也被几人打扫干净,叶修大步来到池边,弯下腰观察片刻,发觉是化学溶液让池壁晶体化,才会产生这种将阳光汇聚成池水的效果。

 

  光线太刺目,苏沐秋泪眼蒙眬,人倒是兴高采烈的绕着池畔打转,从指缝看世界:“不错不错,这间房可以拿来种咱们带回来的植物。那可是外星植物,要是能成功种活,研究学界的要激动了。”

  “呸,学界,你哪时候关心学界了,是一大笔收入才对吧!”黄少天吐槽。

 

  “这里基础设备,看着都是完好的。”

  叶修观察过池内几处进出水口后,拿苏沐秋的终端接上镶嵌于墙内的端口,通过一些苏沐秋自制的小软件,他顺利黑进了内部,简单翻阅着剩余的纪录。

  “文州,这里是怎么废弃的?没有什么不正常的事发生吧?”

  “表面上没有。根据我们的调查,是通过正常程序废弃的。”喻文州展开地图,指着所在地东侧十几公里的区域,“新的机房建在这里,从联邦历464年开始建设,由于联邦官方资金拖欠,建了十年才完工。模组的控制系统全数转移完毕后,这里便在三年荒废了。”

  苏沐秋顿了一下:“你说……十年?”

  “是的。”

  “今年不是联邦历471年吗?”

 

  他的问题脱口而出后,喻文州和黄少天同时静默下来,两人全都望着他,古怪的不发一语。

  苏沐秋的反应一向很快,他几乎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茫然地环顾四周,察觉自己心底,其实并不想这么快猜测到答案。

  叶修低着头,飞快打开其中一个终端页面。回到能接收到联邦模组固定信号的范围后,终端自行校正了时间。

  他把终端递向苏沐秋,后者清清楚楚地看见其上‘联邦历477年11月1日’的字样。

  苏沐秋抿紧了唇,整个人冻结似的僵立。

  他凝视着投影屏幕,似要藉此穿透时空间一般的专注,半晌才轻啧一声,拨乱了发梢。

 

  “……6年了啊。”

  他无奈地苦笑了下,脑中浮现诸多复杂难辨的思绪,最终归于沉默。

 

  叶修默不作声地站到苏沐秋身旁,将头上的雪豹崽子提起来,放到苏沐秋怀里。

  叶修:“抱着吧,小动物有疗愈效果。”

  秋木苏弱弱地喵叫一声,主动垂下脑袋,蹭了蹭苏沐秋的掌心。

  暖呼呼毛绒绒的小东西窝在掌心里,苏沐秋觉得好像确实有点治愈效果,他搓揉了下精神向导的小脑袋。

  接着,把脑袋抵在他手指上的秋木苏张开嘴,银亮尖锐的小牙一口狠狠扎进了苏沐秋的指头,生生啃出了四个血洞,随即一蹬后腿,毫不留恋地跃回了叶修身上。

  苏沐秋:“…………”

  苏沐秋:“疗愈效果?”

  叶修:“……”

  叶修:“还有三分之一没参观完,少天文州带路啊。”

  

 

  为了照顾苏沐秋丧到了谷底又怒火中烧的复杂情绪,几人进一步放慢步伐,以复健练习的可怕速度瞎逛,足足绕了半天,才将整栋机房逛完。

  “剩下就是地下室的大型抽水机具,以及外面的自净水池。”喻文州告知两人。

  叶修点头,抹了把虚汗,点名表扬两位队员:“这里真够大的,咱们走了该有五个小时吧?这么大空间要搜查、排除危险和整理挺不简单,辛苦了辛苦了。”

  黄少天差点没忍住一句“可我们当时半小时就逛完了”,然而苏沐秋那世界末日的表情是个活人都怜悯,他赶紧咬紧唇,强行摆出幸不辱命的表情点头。

  喻文州以同款客套话回答:“不辛苦,两位能平安醒来就是我们的期望。”

  叶修欣慰:“很好。现在不在军队里,不能记功,这样吧,我做主给每人发两颗糖当奖励,是我早先从方锐那里顺来的,放心吃,辛苦几位同志了哈。”

  他说着就从兜里翻出一把亮晶晶的水果糖发给两人,又信手拆了一颗红通通的草莓味儿糖球塞进苏沐秋嘴里。

  喻文州收下糖,又是一次宠辱不惊的“谢谢”,黄少天气的拿糖扔叶修,一串串联邦国骂不带重样,心理素质高下立现。

 

  “对了,小邱呢?怎么不见人影?你们又压榨童工了?”叶修问。

  喻文州微笑,示意他们看向起居室的角落。

  那是一扇朴素至极的灰色铁门,锈迹斑斑,除此之外毫无任何特殊之处。

  “这扇门通往自净池。”喻文州说道,“两位为什么不自己找找他在哪呢?”

  叶修失笑:“卖弄什么呢?”

  黄少天显然也是共犯,因为他抢先一步来到门前,装模作样地拉开门后直角鞠躬,大喊了一句:“恭迎两位队长!”

  说完还自己爆笑了,一叠声的哈哈哈哈。

  在黄少天欢乐的笑声中,叶修和苏沐秋互视一眼,穿过了那扇门。

 

  而门后的景色,却让两人一时停滞了呼吸。

  

  --是海。

  

  一大片望不着边际的海洋,倒映着夕阳,将天与地连接成一片耀眼夺目的金橙色。随微风抚过,海水轻柔地挟带着沙砾,卷过岸边范围不算大的沙滩。

  这片海是如此广大,一眼看不到尽头,若非叶修已经听喻文州提过,他们坠下的地方就是这处自净池,他根本无法认出这就是惊鸿一瞥中的那座‘湖泊’。

  但这片海并没有海水特有的咸味,实际上,除了一点细微的铁锈气味外,什么味道也没有。

 

  “其实这不是海。”

  留意到叶修的反应,苏沐秋附耳低声说道:“自净系统将水中的杂质击碎后,一些太小的碎片无法沉淀下去,反而慢慢累积在岸边,才成了这个模样。之所以没有味道,我曾经听人说过,是因为按联邦高层的想法,‘五等模组就算破烂的不堪入目也无所谓,只要不臭到熏着人、闹出病就行’,所以整个模组其他设备可以不行,自净系统却一定要及格,全天大功率运行。”

  叶修斜着瞅了苏沐秋一眼。模组模拟出的橙红色夕阳映入苏沐秋的眼底,显得那双眼格外温暖,而他开口说话时,唇边是草莓糖香甜的气味。

  即使他说的是些曾被蔑视过生存权的事,苏沐秋眼中也没有愤怼,他是随意地与叶修分享他所知的小情报。

  秋木苏柔软的“喵”了声,尾巴在叶修后颈边上晃啊晃的,带来轻柔的搔痒感。

  “这么清楚?小时候没少带沐橙来过吧。”叶修笑道。

  苏沐秋没有尴尬情绪,大方承认:“嗯。小时候生活比较困难,加上五等模组压根没有建设拟自然景观,这不只能另辟蹊径带妹妹看海吗?但自净系统毕竟关乎整个模组的命脉,我从来没成功带沐橙进来过,就是在边上看看而已。”

 

  两人说着话,接着听见十几尺外,由金属和石砾碎屑累积而成的‘沙滩’上,邱非正高兴地朝两位前辈挥手。

  而在他身边,是不知何时回来的王杰希跟方锐。

  “叶修前辈!苏前辈!”邱非奋力伸长着手,“请往这里来。”

 

  ‘沙滩’的触感的确不如真正的沙砾柔软,根本不是能够赤足漫步的地方,加上那些‘礁石’一般堆在自净池周围的大型废弃物,这些种种让人在第一眼震惊后,轻易分出不同。

  邱非却不是,对自幼生活在森林秘境中的他,这是此生第一次真正看到这么广阔的水面。

 

  在几座大型机具毁坏锈化而形成的礁石后,两人惊讶地看到了笑眯眯的沐雨橙风和缺乏表情的一叶之秋,两位机甲智能穿着白衬衫黑马甲,让出了身后的餐桌。

  位于沙滩上的餐桌旁,有两张简陋折椅,绣有蕾丝的雪白桌布上,除了精心摆盘好、香气四溢的食物,还有一根绑着蝴蝶结的蜡烛,以及盛在瓶子里的蓝色小花。

  盘子里,每样料理不管是用番茄酱,芝士片,香草叶,想尽办法都画出了爱心,两副摆在对角的刀叉餐具,硬是用亮粉色的俗气缎带系在一起。

 

  看清一切后布置,苏沐秋和叶修稍有缓和的脸色立刻变了:“…………”

  四位队员与两位机甲智能团团包围两位有转身冲动的队长,强摁着两人在折叠椅坐下,面对邱非。

  “苏前辈,橙橙以前告诉我,‘海边的烛光晚餐’最适合两位成年人庆祝好事情。”

  “……”苏沐秋抖着声,“庆祝什么好事情?”

  邱非总是正经的脸上,露出微小的笑容:“庆祝前辈们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小孩温暖乖巧的笑容后头,心灵险恶的成年人们以各自的方式表达了‘你知道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方锐是几人里笑容最真诚的:“苏老大,之前咱们忙着找路回家,错过了恭喜您两位发生好~事~情的时机,不好意思哈。”

  穿着马甲小裙子的沐雨橙风亲昵地虚揽着邱非,无辜眨眼:“嗯嗯,但是找不到红豆饭,以后给哥哥补上。”

  苏沐秋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整张脸红到了耳尖,连压在舌根下那枚圆溜溜的水果糖都令他别扭,恼火的就想掀桌,把蜡烛给掰断,糊到随便谁的脸上。

  王杰希不得不出声提醒:“虽然这是沐雨橙风的主意,但联络我跟方锐带食物跟装饰道具回来,请文州黄少天绊住你们,以及餐桌布置,全都由邱非一个人完成。”

  邱非也脸红了,轻轻的“嗯”了声,背脊板的跟标枪似的笔直,唯有那双眼流露出不确定,偷偷觑着两位前辈。

  苏沐秋只得扭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小邱,谢谢你为了庆祝我和叶修的……康复作的努力,我们都很感动,是不是啊叶修……叶修??”

  “嗯?对对对,都来吃。”叶修抬眼,抹开唇上的酱汁,餐盘里是半截鱼骨头。

  “…………”

  当着邱非的面,苏沐秋微笑如春风般和煦,在桌面下狠踩了叶修一脚,直让后者嗷了一声。

  

 

  一桌子的外卖当然不可能全便宜了两人,热闹看够了,他们直接把菜肴连着桌子搬回机房内,围在一起大快朵颐。

  王杰希对联邦菜式不感冒,喻文州却意外乐于尝试,一时间几人忙着吃饭,刚才苏沐秋犯尴尬癌时已经吃了半饱的叶修便开口了。

  “刚才我就想问。”叶修拿勺子比划着两位假装是服务员的机甲智能,“即使被废弃,官方的机房也该有点防卫系统。看到橙橙的时候我算是知道怎么霸占这里的了,是妳帮他们黑进来的吧?”

  沐雨橙风笑了笑:“嗯,是呀!”

  “但是,你和一叶怎么在这?”

  针对驾驶员的提问,一叶之秋一板一眼地回答:“这座建筑内总计装设有1746只微型投影装置,除了部分死角,我与沐雨橙风的智能都能出现。”

  

  尽管答非所问,但这件事倒是第一次听到。

  王杰希皱眉:“1746个投影装置?这里是军事基地?”

  方锐:“不不不,在咱们联邦,一千多只全息投影镜头不算多,而且跟军事无关,是娱乐用途。”

  在联邦,全息投影这一类应用,除了生活辅助类别,最广泛的就是家人间的联系投影,打着‘哪怕千山万水,也能陪伴家人’的标语。其次则是虚拟旅游、虚拟女友、虚拟宠物、虚拟精神向导等等等等各种多用途娱乐软件。

  “要是屋主乐意,随时能将自家布置成首都星那间贵的要命的鸢尾花餐厅。”方锐还是借了邱非的终端操作,几秒后,光秃秃的屋内成了金碧辉煌屋顶挑高的奢华大厅,“这些著名景点都是基本模组,免费的。”

  几位帝国人涨了见识:“联邦的娱乐体系发展的真全面……”

  黄少天:“你们不是这样?这些技术帝国都有吧?”

  喻文州解释:“娱乐当然是有的。只不过,帝国将发展重心放在军事方面,很多技术并不对民间开放,包含大范围全息投影和机甲。”

  黄少天叹为观止。

  方锐悄声提示他:“黄少,我听老王说他们帝国第三军连社交帐号都不准注册,指不定民间早就玩儿开了,这群压根没娱乐概念的人说的话,你听听就好啊!”

  黄少天更叹为观止了,悄声回答:“我去,这么惨。”

  “就是。咱们得尽地主之谊,带这群缺乏娱乐的家伙好好领略生活的美好。”

  

  叶修置若罔闻,继续问道:“我是指,你们为什么能启动?”

  “按理来说,驾驶员,我和苏沐秋,都失去意识的情况下,你们这个级别的机甲智能为了避免机密与核心技术遭敌人窃取,不是会自动进入封闭状态,只有主人能够唤醒吗?”

  沐雨橙风点头,随即指着自己与毫无反应的一叶之秋:“是的。但就因为我们是这个等级的机甲,所以启动了啊!”

  叶修不解,问其他人是怎么将机甲智能启动,随即得到王杰希的答覆:“不是我们启动的。”

  “嗯?”

  “……是邱非。”

 

  王杰希望着沐雨橙风的眼神,逐渐由充满趣味转变为变态解剖狂了。“智能是被邱非唤醒的。另外,在你们醒来以前,智能虽然被唤醒,也拒绝与邱非以外的人交流,我让邱非帮忙问了原因,智能给出的理由……”

  叶修:“什么理由,因为是玩的好的小夥伴?”

  沐雨橙风笑得很开心:“是啊!我想和小邱玩,也担心小邱被欺负,所以他有我的最高权限,能够叫醒我保护他。”

 

  这智能太过活泼,也太具有人性了,就像个调皮的小女孩,回答完后,还朝着无奈的驾驶员苏沐秋吐舌,估计要她给出正式答覆有点难度--更可能的是,这位智能小姑娘确实为了保护小夥伴这种理由,自主将邱非的权限提高了。

  都是苏沐秋给机甲太高权限给惯的毛病。

  叶修满怀期待,转向一叶之秋。

  果不其然,一叶之秋以无机质的平直声线,照实回答:“‘邱非’已默认为主驾驶员‘叶修’和维修技师‘苏沐秋’的儿子。主驾驶员失去驾驶能力时,判断由邱非获得权限。”

  苏沐秋:“…………”

  叶修:“…………”

 

  除了努力掩饰情绪的邱非,其余人没有太大反应,因为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回答了,心情麻木。

  叶修:“……一叶,我之前要求你别听橙橙和老方他们聊八卦,你有听话吗?”

  一叶之秋冷漠不回答,一脸叛逆中二少年。

  不凑巧的是,沐雨橙风开开心心地凑了热闹:“嗯,我也是这么默认的。”

  邱非察觉气氛不对,忙低声提醒:“橙橙……”

  苏沐秋却在意别件事,他冷笑:“叶修,我好像听到你的机甲,把我当成维修工。”

  “嗯?”叶修诧异,“你不是吗?”

  苏沐秋:“…………”

  

  眼见两位家长即将大打出手,黄少天连忙放开刀叉,胡乱指着几扇空房:“你俩要继续睡大厅、各自挑间房或两人爱睡哪就睡哪,都随你们啊,剩下的房间很多,总之别想咱们继续轮班照顾你们。还有问题吗,没有?没有我们带着邱非走了啊,清场给你们打架,哈哈哈哈。”

  叶修:“有。你能不能让那团马赛克别乱飞了?我头疼。”

  黄少天立刻转向苏沐秋:“老苏你让开,我先跟这家伙打一场擂台!生死不限!”

  苏沐秋揉着眉心:“我也有疑问。为什么你们全都一副会在这里久居的模样?我打算立刻启程去首都星看看情况,顺便想办法联系沐橙。还有老方,别拿小邱的终端来玩,刷你自己的星网朋友圈。”

  他话一说完,四位队员面面相觑,没人能给他一句回答。

  苏沐秋困惑地重复问了几次,才由方锐轻咳一声,小心翼翼地开口:“苏大大,其实呢,您问的全是同一个问题,答案也是同一个--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详细原因,您老明天和我们一起去趟街上,就知道了。”

  

*

  

  联邦模组的确和帝国有不小的差异。

  苏沐秋曾意外进入过叶修的记忆,尽管或许因这八天的昏迷,一大部分变得模糊,难以记起,但对于帝国的景致,他残留着些许印象。

  那大多是精致而优雅,整齐对称,充满了精挑细琢的纹饰的建筑,美轮美奂,内里透露着一丝因连年战争而导致的漠然疏离。苏沐秋留下最深印象的,便是担惊受怕的Omega,因Omega死亡而疯狂的Alpha,以及好似置身事外的Beta。

  

  过了数百年和平日子的联邦,是截然不同。

  又一辆地面悬浮车从脑袋上经过,横冲直撞地停在街边饮料吧,叶修看着降下窗的男性摆着自觉非常帅的表情,和他那头金毛精神向导,一人一狗摇头晃脑地对店里的女孩傻笑。

  一台破三轮拉着铃,从街尾骑来,外送员一手提着外卖箱,一手揽紧了沙皮狗,摁响了一座树形大厦的电铃,透明的电梯管叮咚一声打开,出来接外卖的人顶着满身灰色岩皮,接笔签字,对沙皮狗惊吓的汪汪叫声一无所觉。

  黄少天疯狂地为几人描述他眼中的世界:“……那只沙皮还咬客人了,虽然客人没有感觉……外卖小哥没有拦?啧啧啧,这要是抓到可以罚钱的。咱们联邦就是这么朝气蓬勃!人口里有五成是哨兵或向导,三成的普通人,以及两成的外星系移民。”

  王杰希、喻文州和邱非听的津津有味。他们看不见金毛跟沙皮狗,不过饮料吧姑娘弯腰抚摸空气,外卖小哥抱着空气对岩皮客人拼命道歉,都是能看到的。

  作为特殊编制队伍中,最常到边境星域支援的黄少天,他对强行安利联邦美好的活儿可是非常熟练。

  叶修就辛苦多了,眼里所有精神向导全是模糊程度不一的马赛克,光凭这满坑满谷朝气蓬勃的小动物马赛克,就够惊人了,被靠近还有头晕昏迷的可能,尤其另一头飞舞的蟑螂马赛克时不时靠近,会飞的精神向导跟漫天地雷无异,他差点不知道从何下脚,顶着奶豹崽子跟踩地雷似的艰苦前进。

  方锐比他还紧张,看他的架式,估计很想替叶修喊轿子。

 

  黄少天:“喻同志,王同志,小邱,记得前几天带你们注册身分办终端的事吧?你们申请的就是跟刚才那个岩星人一样的身分,友邦星系居留证,哎说白了,只要验出的血液型跟联邦人不匹配,或是强行辩称自己来自外星球,就全是这一类了。”

  从黄少天的话里提取信息,苏沐秋很擅长,他一下挑起眉头:“黄少,你们已经去过居民管理局了?没有顺便给自己的身分办重启吗?军人编制按特殊法,任务中由于特殊情况长期失联而冻结的身分,可以在任何地点申请重启啊。”

  方锐摇头:“不是不想,是不能。”

  他给出了一模一样的答案。

  “不能?为什么?”

  “没法证明自己是本人。”方锐露出了介于哀怨跟看笑话之间的扭曲表情。

  没法证明是本人?苏沐秋彻底摸不着头绪,正欲追问,拐过街角后,迎面而来的人,让他瞬间失去所有言语。

  

  不,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大群人。

  那群十几个人除高矮胖瘦有别外,发型和五官极度相似,仿佛工厂量产的多胞胎,但表情截然不同,有人笑容满面,有人故作沉思,有人阖着眼满脸平静,还有人一脸悲壮浑身欲血仿佛下一秒要屠龙。

  这么多张相似的脸作出不同表情,确实令人毛骨悚然,但这不是整只小队伍停下脚步的原因。

  那张脸,苏沐秋太熟悉了,以至于他心里的惊悚程度强烈到影响了秋木苏,豹子炸了毛,威吓性地冲那群人低嗥。

  

  --五官精致,眉眼明朗好看,那是苏沐秋每天在镜子里看到的,自己的脸。

  

  

=

早上睡醒把丧话删掉啦!



以及!

感谢 清雁  云岸  雨非  果徵酒晴月 几位姑娘的小零食投喂~~~


评论(86)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