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哨A 番外04:半夜三点邻居在吵架

*标题好长 [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十五题接龙,题目: 搞笑版同居15题 by 月羽里

有人转告我,有姑娘找到出处啦,这就补上~非常感激! ฅ(>ω<)ฅ 


04:半夜三点邻居在吵架

 

  那群‘苏沐秋’群魔乱舞,姿势一个赛一个骚包,服装更是风骚到辣眼睛,脸倒是好看--毕竟每张脸都仿佛套膜子出来的,可就是身材不一。

  躺在街边做出闭目养神姿态的‘苏沐秋’是一身不知什么年代或文明的华丽装扮,层层叠叠的衣物雪白丝绸镶金边扣,仿佛童话书里的王子,偏偏他足有三个苏沐秋宽,众人眼睁睁看着这位兄弟一翻身,一溜大肚腩登时滚了下来,将扣眼全挤绷了。

  方锐第一个惨叫一声捂住眼:“我的眼睛啊!!”

  惨不忍睹的画面发生的瞬间,叶修脑袋上的豹崽子立刻探出两只爪,将肉垫按在叶修的眼睛上,拨也拨不开,他只得问:“什么眼睛?怎么回事?小猫咪别闹了,松爪松爪……”

  苏沐秋一阵窒息,脸色非常难看,离他最近的黄少天连忙要王杰希帮忙,赶忙按着他到街边坐下。

  似乎是几人反应太大,前头那群‘苏沐秋’留意到动静转过头来,望见被黄少天搧着风的苏沐秋,所有‘苏沐秋’顿时亮了眼睛,呼啦一下围了过来。

  喻文州留意到有不少路人开着终端疑似录像,当即嘱咐邱非:“居民管理局就在前面,拉住叶修,我们先走。”

  “好!”邱非点头,抓着仍与奶豹子俩只爪爪奋斗的叶修,紧紧追上喻文州的脚步。

  

  被撇在当场的苏沐秋立刻遭假货们包围了。

  “哎,兄弟,你也是报名参加的人?怎么没见你来登记啊,扮相不错!”瘦竹竿‘苏沐秋’热情地拍着苏沐秋的肩膀,后者虚弱地一瞥,看见对方那身四不像军装,而对方却看到他旁边的黄少天,“呦呵,还带两个搭档?扮相也挺好啊!”

  黄少天没答话,牙酸地咧了一下嘴,扭出绝望的表情。

  方锐惨然一笑:“是啊,我和我哥们帅吧,嘿嘿。”

  “呵呵呵,那是那是,好看!”胖肚腩苏竖起拇指,笑出八颗牙。

  苏沐秋:“什么……”

  瘦竹竿不待他说完:“没签到的话待会儿补上就行。就你这有备而来的样儿,你的精神向导是什么,不会正巧是猫科吧?”

  苏沐秋深觉与对方不同频道,忽然小腿边有东西擦过,他低头一看,是一只摇晃尾巴的小秋田犬,傻呼呼的狗脑袋上套着萌萌猫耳头套。

  苏沐秋:“…………???”

  “哈哈哈哈哈,嘎。傻猫苏。”黄烦烦不失时机地冒了出来,又引来一波夸赞。

  闹哄哄的苏沐秋们将旁人注意力吸引了去,而没有被拉进话题圈,不远不近地站在外围的王杰希观察片刻,走向跟在这一群苏沐秋后头拍照的路人。

  “我听到他们一直提到‘扮相’。”他指着那群乐颠颠的苏们,“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

  

  “你说--今天是‘苏沐秋忌日’?”叶修疑惑。

 

  居民管理局内,叶修此话一出,与他交谈的前台姑娘立刻变脸,由方才好言好语转为地狱恶鬼相。

  “不是忌日的忌,是庆典、庆祝的那个祭!苏、沐、秋、祭!”

  绑着俐落马尾的前台气红了脸:“利用装扮与局部投影打扮成苏准将,感谢他对联邦所有生命的牺牲,感念他的美好,这可是咱们联邦苏准将粉丝协会的重要活动!”

  随着她一句一顿,桌面被拍的砰砰作响,桌边的笔筒登时给震倒了下去,文具四散。

 

  女性匆忙收拾,邱非帮忙,而喻文州拾起滚落地面的几根水笔,微笑着递给她:“给。抱歉,他和我们是一起来到联邦的,初来乍到,有不了解的地方,请陈果小姐见谅。”

  陈果惊讶:“你认得我?”

  “是的。或许陈小姐不记得了,大约一周前,我和我的同伴来这里申请友邦星系居留证。很感激您当时的协助。”

  “我记得,只是很惊讶你记得我的名字。对啦,也谢谢你帮我收拾东西,小邱非。”

 

  陈果确实记得喻文州几人。

  五等模组被喻为联邦内的贫民窟、垃圾场并非无的放矢,这里可说是全联邦的大杂烩,什么歪瓜裂枣牛鬼蛇神都有,除了以人类为基本构成的联邦居民,不少其他星系来的怪里怪气的生命体,这里也时常见到。

  反之亦然,其他星系的文明若要与联邦接触,多数会选择先派一只先遣队来五等模组,反正走在街上,大家都怪模怪样,谁也不侧目谁。

  联邦的整体人口,哨向、普通人、其它生命比例是5:3:2,但根据五等模组的不完整统计,此地是惊人的3:4:3,这里的住民早就习惯半夜三点邻居在吵架,推开窗发现隔壁住着外星人的生活。

  出于这种特性,五等模组的居民管理局常年为友邦星系居留证的大批发出地点,招待的客人也多是类人形,所以喻文州、王杰希和邱非这样一眼看上去仿佛来自首都星的‘友邦外星人’,让陈果印象深刻。

 

  她竖起拇指,横着一比:“你说,他和你们是一道来的?也申请居留证?”

  “差不多吧。”叶修不可置否,叼着从裤袋里翻出来的烟,没点上,闲闲地勾了下嘴角,食指在头上晃啊晃的逗猫儿玩,非常吊儿郎当。

  陈果狐疑:“你是哪门子外星人?”

  “正儿八经的外星人,祖上八代都是外星人。”叶修耸肩,大方地扯开后衣领比划,“喏,我身上有能够产生信息素的腺体,是Alpha,虽然这个世界上没人能感觉到了。”

  他一扯后领,喻文州立刻想起叶家老爷子虎虎生风的戒尺,因为Alpha这种动作,在帝国是大大地耍流氓。

  “那是什么玩意儿?给自己添的中二人设?”

  陈果没觉被流氓,倒是越发怀疑,朝一脸正经菁英人士的喻文州招手,嘀咕道:“喻先生,他跟是你们的夥伴?我怕你是被他糊弄了!他说不定是图个新鲜乐趣,想开外星身分的小号刷星网。外星人的星网身分带一个小行星图标,很多年轻人喜欢,觉得酷炫,和女孩子特别有话题。”

  喻文州一听,神情忽然复杂:“……原来如此。难怪他这么热衷借我们的帐号刷星网,还说想跟王换号。小邱,以后别把终端借给你方前辈了。”

  邱非想起方锐可怜巴巴的神情,不知道该不该承诺。

  

  陈果:“总之,拥有精神向导的人类,基本都是联邦出生,你想申请外星人小图标……呸,你想申请友邦星系居留证,提出证明来。”

  叶修倒是饶有兴致地问:“妳看的到猫咪?妳是哨兵,还是向导?”

  “都不是,我是普通人里能看得比较清楚的那种。我是不是,哨兵或向导一看就知道,你顶着精神向导问我这种话,存心逗我玩啊?!”陈果暴躁。

  叶修:“逗妳玩?姑娘,天大的误会啊,我没空,忙着逗我的猫呢。”

  

  陈果真是要被叶修给气疯,咬咬牙正想撸袖子,让他瞧瞧五等模组居民局的待客之道,踏进感应门的几人顿时让她忘了所有不爽,惊喜地跳了起来。

  “哇,哇!这这这,这扮相,太还原了!!”

 

  她跑出前台,绕着兀自失魂落魄的苏沐秋打转,两眼放光:“今天的活动,有完成度这么高的大参加?你是局部投影?不对,管理局内有干扰,不能投影进入。这么说来也是整容的?我以为只有胖子跟老瘦整容……”

  方锐赞叹不已:“有人为了参加苏沐秋cosplay特意整容啊,啧啧。”

  “那是当然,苏准将可是联邦的英雄啊。”

  陈果对方锐投以奇怪的眼神,转头给喻文州和邱非介绍:“你们认识苏准将吗?他是拯救全联邦的大神,不知道的话,我待会把一些苏准将的视频合集发给你,还有《秋阳》系列跟《荣光之后》。”

  邱非思索片刻,确定自己的确没学过这些词汇:“请问,那是什么意思?秋阳……还有……”

  陈果叹息:“是由苏准将生平改编的动画跟电影,荣光电影只有三部,不过是联邦高层跟军方出资主持的,真实度非常可信。至于动画,秋阳系列有二百五十四集,一本满足。”

  就这几秒,喻王邱三人的终端叮咚一声,提示有附近群发文件,是否要接收。

  

  陈果一面发,一面观察着六神无主的苏沐秋,心底暗自称赞:除了精气神不是很足,还颓丧着肩走路之外,还原度确实很高。这是哪一家整容?

  “你……不是,您……”陈果有了大胆的猜测,“您是……秋园晚沐大神吗?!”

  苏沐秋被这姑娘一声惊呼喊回神:“秋……秋园……谁??”

  “秋园晚沐大神,首都星最出名的苏准将coser啊!星网好几亿人粉他!”

 

  见了苏沐秋的茫然反应,陈果失望。

  她不甘心地瞅了几眼,最终不得不承认:“确实不对,仔细看看,你离秋园晚沐大神还有段距离……他有四分之一的沙塔星人混血,比你高多了,秋园大神是两米的大长腿呢。”

  身高一米八三,超出平均线的苏沐秋,头一次怀疑自己生得矮了。

  “而且,比苏沐秋准将又差更多了。”陈果遗憾叹气。

  苏沐秋作为本人,觉得已经不认识这个世界了。

  黄少天忍笑忍的即将爆裂,抖着气追问:“哎哎哎,这一回差哪里了?姑娘妳给这位,这位coser多说说啊,哈哈哈,让他知道该朝哪改进,哈哈哈哈。”

  陈果信誓旦旦:“差的可多。苏准将比他还帅,还高,身材更好颜更棒!电影里真实还原的入浴镜头,粉丝数过了,苏准将有十六块肌呢!”

  方锐憋不住泪:“十……十六……神他妈……哈哈哈哈哈!!!”

  方黄两人爆笑出声,十分痛苦,苏沐秋再度发出了濒临窒息的声音,虚弱地扶着墙。

 

  叶修不敢笑,怕笑了缺氧,只好温情脉脉地搂了搂苏沐秋的肩膀,一边探手下去,在苏沐秋腰腹上摸了摸。

  “别难过哈,虽然没有十六块,但六块还是有的。”叶修挑眉笑道。

  苏沐秋目光幽幽,横他一眼,按住叶修在他衣服下乱摸的手背,缓缓朝下滑了一寸:“人类没有十六块腹肌。况且,腹肌有几块重要吗?实用性才是重点。…………我给不给力,你还不清楚?”

  叶修一愣,侧头望去,苏沐秋视线飘忽,低垂着微微发颤的眼帘,耳尖发红,按住他的手倒是又热又稳。

  叶修冷不丁觉得掌心发汗,将将停在某处之上的掌缘仿佛被灼了一下,隐隐烧烫。

  “都会耍流氓了?跟谁学的?”叶修弯着眼低笑,“学会耍流氓,什么时候学会不脸红啊,苏大大。”

  苏沐秋哼哼,不服气地咬了一下他的耳垂。

  

  两人光天化日下歪腻,除了背对他们的某苦逼黄姓哨兵听得一清二楚,其他人浑然不察,陈果夸赞:“不过,他已经很像啦。我第一眼以为是苏准将复活了呢。两位的方锐跟黄少天倒是非常还原。”

  “是吧美女,我们就跟方大帅哥还有黄少天本人一样,英俊倜傥。”方锐挺胸,黄少天连忙由苦逼脸,转为阳光开朗的笑容。

  陈果没有反驳,高兴地附和:“是啊,很好的体现了方锐跟黄少天两人的定位,忠诚的副手,托着红花儿的两片绿叶!”

  方锐跟黄少天转身,跟着虚弱扶墙。

  

  打一踏进门,就在管理局内观察环境的王杰希出言提醒:“陈小姐,他们全都需要申请身分。”

  苏沐秋赶紧扯回正题,硬着头皮道:“对,我……咳,我想申请重启‘苏沐秋’身分。”

  他简单扯了几句在六年前的战斗后,意外漂流到其它星域,没有深入多谈,只提要办理重启。

  本以为陈果会笑他不像苏准将,没想到陈果反应平淡。

  

  “哎?你知道的可多,连军部的特殊法都记住了。”

  陈果惊讶,遗憾的目光随即在苏沐秋的脸和叶修脑袋上的小雪豹之间来回,“可惜,要是这只精神向导是你的就好了,更像。现在谁不知道苏准将的精神向导是某种猫科动物?虽然我打赌,肯定是波斯猫,两眼一红一蓝的,但奶牛猫也差不了了。”

  “……”苏沐秋有口难言,“……嗯。”

  奶牛猫秋木苏特别配合,眨着水汪汪的蓝眼睛,乖顺无辜地“喵”了声,换来陈果连连呼喊:“好萌,真乖!”

  叶修笑:“可爱吧?”

  秋木苏:“喵喵喵--”

  相较其他猫科,雪豹的舌骨硬化,压根无法发出狮子那般的吼声,成年雪豹叫声接近低嗥。以往秋木苏学猫卖萌,全靠十二万分努力,叫声还不可爱,现在幼小无辜的它声音高亢清脆,叫起来别提多轻松,逮到机会就喵喵叫。

  

  苏沐秋不想听他的精神向导叛主又装可爱:“重启身分的事,这里可以申请吧?”

  “可以是可以。”陈果点头,“你已经是这个月第七个申请重启苏沐秋身分的人了。”

  “……”

  尽管早有猜测,苏沐秋仍是一阵尴尬,“……我想申请通过基本信息验证重启。”

  黄少天表示默哀:“老苏,放弃吧,那套题你答不过,就算答过了也无法证实身分。你的……咳咳咳,苏准将的身分信息出生年月生活大小事,星网词条有几十万字,详细到一周有几次吃完零食不洗手。”

  苏沐秋:“……”

  方锐作为过来人安慰:“我跟黄少是本月第二个申请‘方锐’身分跟第三个申请‘黄少天’身分的。这好像是你……咳咳咳,是苏准将风靡全联邦之后,一些狂热粉丝里的新流行,及格线算是入粉籍,拿满分才是真爱。”

  而且两人都没有通过。

  真是没天理了,自己答自己的基本信息,居然还做不到及格。

  “不是还能利用血液重启,通过匹配人口信息库里的基因纪录核实吗?这不会错了吧?”苏沐秋问。

  陈果还没解答,早已利用星网八卦圈掌握不少消息的方锐叹气。

  “基因匹配--已经有人通过了。”

  苏沐秋惊讶:“通过了?!”

  陈果点头:“对,而且是三年前。”

  

  方锐和陈果七嘴八舌地给在场几人科普。

  三年前,电影《荣光之后》第一部上映,全联邦卷起一股苏沐秋热潮。

  演员选角找到了有十六块腹肌的外星混血儿暂且不提,苏沐秋出生于混乱的五等模组,却以最年轻哨兵的身分大步踏入军校,并以弱冠之姿在军队里拥有一席之地,这种逆袭打脸的剧情,非常受好评。

  首都星就有个不学无术的富家子弟,不知道通过什么门路,得到苏沐秋的基因样本,砸了足够撑起几只机甲队的天价,把自己从外观到基因全整成了苏沐秋。

  他喜孜孜地通过了身分重启,而苏沐秋‘复活’这事,当然惊动了联邦高层。

  这位富少获得苏沐秋的身分后,到处炫耀,找到苏沐橙的号码一通直男撩妹式的尬聊,拿苏沐秋的星网号发了一句‘我回来了’,数千万流量涌入,差点引起星网崩溃。

  然而他忘记了,苏沐秋是军人身分,并涉及许多高端机密。

  不到半天,富少马上被军方确定并非本人,接着以泄漏军方机密的罪名抓去关小黑屋,一通拷问审讯,三天后出来人都脱了形。

  当然,免费给他整回了原来的模样──低配版的。

  军方将苏沐秋的身分又提高了几个安全级别,而为求杀鸡儆猴,提拔苏沐秋的恩师陶轩陶舰长要求所有媒体报导这位富少的凄惨状,让别人不敢再动亵渎苏沐秋身分的歪脑筋。

  陈果冷哼:“活该去冒名顶替苏准将的名字,还撩沐沐女神!”

  至于苏沐橙,同样愤怒不已地换了号。所有申友备注自己是哥哥、是苏沐秋的人,系统设置,自动拉黑。

  

  于是,说要申请血液证明,然后通过匹配,那也不代表什么,根本拿不到身分,需要到首都星,与军方指挥部亲自申请。

  “换号?难怪你们说联络不上沐橙。”苏沐秋头疼,“要向指令部申请……那就麻烦了。”

  没有身分,在联邦非常不方便。以方锐来举例,终端不能启用,代表游戏不能刷,买东西不能付款,聊天通讯都要借别人的,重度网瘾不到一小时就会干涸而死。

  在模组间出入境移动,甚至购买车票,通通需要身分,眼下的苏沐秋根本去不了。

  

  陈果:“但你们三个,应该不是连基因都改了吧?验血就能补发身分了。”

  三位联邦人仰头望天:“没用的,申请不下来的。”

 

  不忍见他们一片愁云惨雾,陈果瞅着一旁的叶修,松口道:“好吧,虽然帮不了你们,但是可以替你们这位朋友开一个外星人小号。一样,要申请友邦星系居留证,留滴血给我开通下就行了。”

  陈果敲了下键盘,桌面上投影出需填写的表格,并露出一根探针。喻文州他们三人都是通过这个方式办理纪录过,取得了身分。

  但还不见叶修有什么反应,苏沐秋一把拦住了他,低声喝道:“不行!不可以。”

  众人吓了一跳,茫然道:“什么不行,老叶怕针头啊?”

  苏沐秋喊完后,叶修探究地望向他,却在对方眼中看到茫然。

  他心底明确地警惕着,喊着绝不能让叶修的基因与血液在联邦系统里留下纪录。他感觉自己知道原因,却愣是想不起丝毫。

  他记不得了。

  他连为什么记不得,都不知道。

  苏沐秋敲了敲闷胀的脑门,咬紧底线:“……总之,就是不行。”

  

  他想了想,决定:“我带你们去黑市,找找有没有身分卡吧。”

  见苏沐秋打算离开,陈果连忙喊了声:“等等,找身分卡,我这里就有啊!这个忙我就能帮上了。”

  “你在居民管理局工作,还卖身分卡?这是违法的吧。”苏沐秋讶异。

  “黑市的肯定违法。但我这里的都是正经货。”陈果认真说道,从抽屉里取出几张旧式卡片,于桌面摊开,回头喊了句,“柔柔,能过来一下么?”

  

  “果果,有客人?。”

  一位高挑美女推开里间的门,落落大方地微笑:“你们好,我叫唐柔,也是这里的职员。你们想买身分卡?”

  在她身后,一头有着优美鹿角的高大牡鹿轻轻抖着耳朵,朝紧盯着它的小豹子微一扬首,走远了。

  “是有这个打算。价格呢?我们钱不多,要四张成人的,太贵就走。”苏沐秋拿起一张身分卡打量。

  陈果报了个确实非常正经的数字,主动给了四张一组的优惠,苏沐秋点头,合作便算成立了。

  唐柔笑:“买来的身分卡,没有配发的终端,虽然一般商场同样能买到,但如果你们预算有限,并且不想覆盖原本终端的纪录,要不要看看二手终端?”

  “唷,你们一条龙服务呢?小邱,一块来挑,咱们给你苏前辈选一个土豪金。”叶修吹了声口哨,招呼了下小孩儿,两人便随唐柔到了后头去。

  “……谁要土豪金啊!”苏沐秋急匆匆追上,把挑身分卡的任务扔给其他人。

  方锐跟黄少天一窝蜂全围到前台边挑名字身分。

  喻文州看着形影不离的苏沐秋和叶修,思忖片刻,对王杰希使了个眼色,也大步踏了进去。

  

  

  

  黄少天拿着一张卡,翻来覆去地观察。

  早在几十年前,联邦便完成了最后一批身分信息数据化。曾经拥有这种身分卡的联邦人,至少得是超过百来岁,且住在深山老林从来不用终端的人了。

  实体卡片被淘汰,而新办的身分,全都是直接存储于体内芯片或终端内。

  黄少天出生于二等生活模组,那是苏沐秋靠着年纪轻轻觉醒的名头与多种巧合才有机会居住的高级地方,在那里,无论是真身分还是假身分,全都不是卡片式,而是芯片式。尽管有几次因任务需要,他接触过旧款身分卡当假身分,但实话说,他一直以为这些物件是像星网电影似的,由军部联系某些偷偷摸摸的神秘小作坊弄的,没想到在五等模组能轻易买到这种老玩意儿。

  

  而这种旧式身分卡,之所以还能被终端承认并启用,是因为两种例外。

  

  第一,五等模组和三不管地带的灰色人口。

  汰换成芯片也是要钱的,联邦压根不管五等模组的存在死活,只有出了事才会突然意识到有这些人存在,平日嘛,只要知道某张身分卡跟某个人是能对上号的程度就得了,哪怕王小名拿着桂春花的卡。年幼时的苏沐秋就属于这一类,直到他和陶轩搭上话前,他都是拿着黑市掏来的违规证件生活。

  第二,短期入境联邦的外星域生命体。

  

  

  “生命体?”邱非疑问。

  “没错。”唐柔笑了笑。

  居民管理局的后门,原来连着另一间小店铺。店铺窄小,但窗明几净,玻璃柜里放许多保养得当的二手终端,并私下兼售身分卡,算是两位管理局姑娘的副业。

  因为联邦官方给五等模组职员的工资,老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发,两人一合计就开了小店,赚钱挣口粮。

  三位大人挑选着终端,一时不需要招呼客人,唐柔便主动与邱非聊起天。

  她解释:“因为不一定是人形或类人形,法律上以生命体统称。有些星域的生命体,他们不一定拥有能够跨星域旅行来到联邦的文明,只是因某些巧合才抵达联邦;或是某些与联邦没有同盟关系,甚至关系交恶的星系,其中小部分人来到联邦,这些来访者,没有办法获得正规身分。”

  邱非努力理解唐柔的意思,手环状的终端稳定地明灭着。

  这种明灭频率唐柔很熟悉,代表有人工智能正在为使用者解说某些陌生词汇,在联邦的儿童教育里很常见,唐柔有意放慢语速,方便邱非了解。

  “但是,他们也有食衣住行的需要,所以必须要有终端。联邦为这类非正式来访者开放的身分,就是短期身分卡。短期身分卡需要交回,而有些提前离开联邦的来访者,会将未到期限的身分卡卖给黑市。”

 

  邱非皱眉:“如果有坏人买走了……”

  唐柔笑道:“你说的对,所以这种身分卡权限比较低。此外,就是为了防止心怀不轨的人,果果才会开始留意短期身分卡的去向的,只有不像是坏人的人,她才会卖给他们。”

  唐柔说的都是基础介绍,稍微了解过的联邦人都知道这种身分卡的存在,而通过终端为邱非解说的沐雨橙风,则高高兴兴地宣布:‘--不过,哥哥他们以前用过的军部提共的身分,权限是完全不一样的哦!比如说,消费的额度……’

  

  

  黄少天查看着身分卡:“--我去,这张身分卡只剩下一千联邦币的消费额度!?什么都不能买啊,而且只能逛美食地图?”

  陈果侧目,满脸莫名其妙。

  方锐连忙抓住黄少天:“黄少别大惊小怪,你要脱离首都星思维,一千联邦币,在这个模组可以过一个月了……”

  王杰希也在挑选,他尚未学懂联邦文字,每一张卡都需要陈果一一介绍:“成年人的,就这七张了。这张是上个月某某星域的人卖给我的,那张是黑市商队的年轻人留下来的,这张属于他对象,这张……”

  方锐翻了半天:“陈姐,就这些啊?”

  陈果:“对。”

  方锐;“没有别的选择?加急件行不行啊?是不是咱们钱不够?”

  陈果没好气地瞪他:“又不是办假,还加急呢?没了没了,再加钱也没有,最快也要等五天后,才有交通舰出入境。”

  “行吧,我再挑挑啊。”

  方锐沮丧地点头,抓着那几张证件说想再挑选挑选,溜到一旁的小会客桌上。他将身分卡全摆好,摆成了塔罗牌造型,嘴里嘀咕着什么,时不时还换个摆放位置,神神叨叨的,王杰希和黄少天站在一旁,都没好意思打断。

  这时,陈果的通讯器响了,她低头接起电话的瞬间,方锐闪电出手,就在陈果的视线死角中,咖吧咖吧的几下将其中几张证件都给折成两半!

 

  黄少天悚然:“老老老老方,你搞毛呢,抽什么风?!!”

  方锐好整以暇,端着架子抻了抻衣襟,才推出了其中两张完好的身分卡。

  “这是我为老苏和叶修挑选的身分,你们看合适不合适。”

  黄少天一头雾水,一瞧这两张卡的身分,登时乐了,大力鼓掌,高声叫好:“好好好,老方,这一招我服了你。”

  王杰希方才已经牢记每张卡的身分,他默默地看了一眼,居然探手再度折了一张,随即在两人惊吓的目光中,翻手变了第八张卡,平淡地推到方锐面前:“这是我为你挑选的身分,你看合适不合适。”

  “……”方锐死盯着那张卡,三秒钟后,从喉咙深处憋出了一个字:“………………嘤。”

  

  

 

  苏沐秋挑选终端回来,得知的就是这么一件事:“你说,我们要买八张卡,因为其中四张被折断了??”

  王杰希坦承:“我折的一张,我会付钱。”

  苏沐秋锐利的目光直指方锐和黄少天,两位没钱没房的光棍表现非常倔强。

  他撑着额头叹气:“我们钱不够,只能再去卖掉一些东西了……”

  哪怕被人白白折了卡,陈果对苏沐秋的态度还算不错:“可以让你们赊帐几天,没关系,记得还上就行。”

  苏沐秋很感激:“谢谢妳的信任……”

  陈果手一挥:“哪怕就看你这张很像苏上校的整容脸,我也得信你呀!”

  “……”苏沐秋毅然决定,“……我们今天就还!叶修!就是你,你少在那儿玩猫偷懒!”

  躲在一旁挠小豹子的叶修无奈:“苏大大,当我不够了解你呢,您有啥指示直说不行吗?非要推到猫身上?”

  “行。你现在回去,找点金属拿去卖了,接着过来付钱。”苏沐秋这就指示了。

  “好吧。你们四处逛逛,我去趟就回,顺便喘口气。”叶修十分适应,坦然接了任务,抬手搭住王杰希往外头去,“大眼儿,和我一块去搬砖吧,顺便检讨下你为啥没事折卡?浪费成性的毛病是哪时候惯出来的啊……”

  

  两人离开后,剩下几人互相瞅了一圈,气氛尴尬异常,陈果干笑几声,主动倒了茶水:“真不急,我可以等的,不过既然你坚持……都坐啊,我给你们放几个苏准将的短视频?”

  苏沐秋疯狂摆手:“不用了,我们……很熟那些视频了,真的,就跟亲身经历一样。”

  “也是,我和特意整容的资深老粉说什么呢。”陈果答。

  又是一阵尬笑。

  幸好苏沐秋记起某个疑惑,开口打听:“对了,我记得这个模组是在联邦主星外围,什么时候离开模组群,飘移到法托星了?”

  陈果诧异:“嗯?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前段时间在外星系旅游,连不上星网。”苏沐秋解释。

  陈果释然,于半空投影出一道窗口,黑漆漆的窗口很快转入了开始画面,一道熟悉过头的男声响起:‘--联邦第五模组,人称贫民窟,是我的家乡……’

  苏沐秋瞬间绿了脸色。

  “正好咱们苏准将的电影第一部有提到,我播给你们看吧!”

  当《荣光之后》四个金灿灿大字出现时,陈果骄傲地如此介绍。

  

*

  

  叶修说要‘喘口气’,那是真的要喘口气。

  一回到暂住的机房,他马上指挥王杰希干活:“杰希啊,上街卖矿石这事你熟悉对吧?你去整理些矿石出来,准备好了喊我。”

  王杰希:“那你负责做什么?”

  “我去吸口氧。哎,老了,折腾不起。”

  叶修捂着心口,一溜烟钻进了起居间隔起的塑料膜后,满脸痛苦地大口呼吸,不忘掸灰尘似地挥手,要王杰希抓紧时间。

  王杰希瞪了他好一会,无可奈何地走了。

  

  叶修摊在床上,身体力行诠释什么叫离了水的鱼。

  他瘫了几分钟才起身,摸索着打火机,把烟给点上了,眯起眼,掩着唇深吸了口。

 

  “小苏啊。”叶修含糊地说。

 

  第一次被他喊做小苏的秋木苏顿了顿,从叶修头上跃了下来,歪头望着他。

  叶修盘腿坐在床上,指间漫不经心地夹着烟,在烟雾缭绕之间轻声说着:“我知道你很聪明,能分辨出我和你的主人是不可分离的合作关系。所以,帮我点小忙没问题?”

  秋木苏摇晃着尾巴点头。

  叶修吐了口烟:“你记得我有一块圆盘子,黑底的,带着金边儿?还有文州跟杰希以前老别在胸口的徽章,也是金色的,带着翅膀的女神像。”

  像是要驱散烟气,他在烟雾中比划出一个圆,还有简笔的羽翼。秋木苏又一次点头。

  叶修笑了笑,向后一倒,仰躺在床上,望着被塑料膜笼罩起的天花板。

  顶上缭绕着烟雾,景致模糊不清。

  “我知道咱们帝国的科技,没有防止精神向导的特制涂料跟材质,挡不住你的行动。”他低声说道,“那种圆盘子,在机甲里面有,而徽章他两今天没带着,应该在房里。”

 

  “--去找到,然后,替我把内部线路全划烂了。”

  

  秋木苏凝视叶修片刻。明亮的光线下,雪豹那双蓝眼睛缩成一缝,当它没有刻意卖萌时,看着格外冷漠。

  它一晃尾巴,轻盈无声地穿过了塑料膜。

  叶修捻熄了烟,将枕头舒服垫好,口中随意轻哼:“已经降落要十天了,不晓得他两之前有没有这种闲心?”

  “只能赌一把啦。”

  

 

  其中一处储藏间里,王杰希又挑拣了几块被他们带来的矿石,随后擦了下汗,从怀里取出一块巴掌大的光板,打开了屏幕。

  他手中属于帝国的电子屏,转眼便显示出画面,叶修躺在全氧区的床上,慢悠悠地抽了根烟,随后晃着腿打呵欠,拿手腕上苏沐秋的那只终端玩起踩地雷,偷懒偷得非常彻底。

  王杰希随机查看了几次,离开储藏间前,他发出了一条信息。

  

  ‘收件者:喻

    没有异状。

       --王’

  

=

我曾经天真地想过番外一篇三千字差不多



谢谢 青空落雪  风语柒寒  烟雨寒  清雁  云岸  九方 几位姑娘们的关爱小零食~~!!

ฅ(Φ - Φ)ฅ 本日的秋木苏高贵冷艳.gif 在线挥爪致谢 喵。。。



评论(81)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