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哨A 番外06:洗澡拿到对方的衣服

*标题好长 [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十五题接龙,题目: 搞笑版同居15题 by 月羽里


 

06:洗澡拿到对方的衣服

 

  郭铭提心吊胆地跟着领路的传令官,穿山甲在他脚边迈着小爪子亦步亦趋。地面光可鉴人,一路上只有两人的跫音回荡,静的令人不适。

 

  “我还是第一次到‘皇冠’来啊……”郭铭自语道,“联邦主星CR-00模组比我想像的还要普通,没有红地毯,没有浮雕花纹,一点也不气派嘛。”

  传令官冷冰冰地觑他一眼,郭铭连忙收起左顾右盼的鬼祟样,讨好陪笑。

  前者哼了一声:“这里可是联邦军部,哪有军队用红毯浮雕?简洁,高效,完美符合需要。”

  “是哈。”郭铭一弯腰,把跟不上的小穿山甲夹到腋下带着走。

  传令官:“你是哨兵吧?”

  “是啊。您不是吗?”郭铭装傻,假装没有察觉传令兵在他臂弯间找不到焦点的目光。

  传令官硬梆梆的回答:“不是。连这个都感觉不出来?”

  郭铭哈哈哈哈的干笑着,不以为忤。

  “觉醒的比较晚嘛,除了有个精神向导当宠物,跟普通人没两样了。”

 

  传令官:“提醒你,联邦军部的每一处都有阻拦精神向导的特殊漆料,请不要放任你的‘宠物’乱跑,出了事将依军法处置。”

  郭铭忙不迭:“好的好的,放心,我的穿山甲连纸巾都动不了。大哥,能不能透露下等会儿都有哪些高官来?我怎么说明比较好?”

  传令官又瞥了他一眼。这一次他没有隐藏眼里的轻视。

  “你管会有谁来?老老实实报告RY-3371观测站发现的情况就行了。”

  传令官冷哼,停在一扇门前,“嘉世舰的陶中将早已经到了,自己迟到,就得接受后果。”

  郭铭苦逼,皱着脸推开了厚重的门板,对上十几双丝毫不透露情绪的眼睛,以及前头分外不悦的陶轩。

  “……这些就是我发现异常能量场的经过,以及嘉世舰紧急停靠白星观测站前后的纪录。”陶轩的说明正好到尾声,他明显地让开位置,朝郭铭递了眼神。

  郭铭赶紧扔开小穿山甲,小媳妇似地站到陶轩旁,将终端内的资料投影到大屏幕上:“各位长官好,我是白星观测站的负责人,郭铭。关于一个月前,嘉世舰监测到的奇怪能量场,咱们观测站内的仪器的确没有预警,那一段时间纪录的数据如屏幕显示,可以发现一切都在正常值……”

  

  郭铭自知迟到,有心洗刷印象,继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尽往详细里讲。然而观测站数据乏味可陈,那点数据波动,压根瞧不出有何好担心。

  会议很快便解散了,只有陶轩兀自疑心。

  松口气的郭铭又恢复陶轩初见那副不靠谱的模样,哈哈笑着揽了下陶轩的肩膀:“陶舰长,别担心了,真不是宇宙异形来袭或其他同盟准备进攻联邦星域。”

  “我担心的不是这些,只是……”陶轩皱眉,随即摇头叹气,“算了算了,我再想想。你要往哪去?大门不是那个方向。”

  “要去食堂。”郭铭道,“难得从观测站下来,联邦军部的食堂菜远近驰名,不尝尝太可惜了。”

  “是臭名昭彰吧?”

  陶轩想了想,准备多了解一下方才郭铭报告的数据,希望解除心理捉摸不定的疑惑,索性结伴走向食堂,打饭坐下。

  联邦军部食堂自称充分具备人文关怀,不仅时常更换菜单,每日例汤更是有四种口味轮换,可惜所有吃过食堂菜的人并不领情,纷纷吐槽一道比一道魔性。

  郭铭尝了口土豆煮土豆汤,味蕾饱受震撼,汤勺不断往嘴里送:“果真是名不虚传的难吃。”

  陶轩黑线:“难吃你还吃?”

  郭铭不好意思地嘿嘿直笑:“还有更难吃的。不糟蹋粮食是祖训啊。”

  “观测站的伙食确实很差。”陶轩应声,随即打开终端,“你刚才说没有异常,但是这个能量场……”

  郭铭满脸痛苦,摆明不想吃饭办公,奈何陶轩官比他高,只得苦逼兮兮地打开终端,与陶轩隔着餐盘讨论起来。

  

*

 

  联邦五等模组,E区,连正式生活模组编号都排不上的贫民窟,生活于此处的人们终端响起了提示。

  所有人同时抬起终端查看,紧接着满街的人全数鸟兽散,眨眼间人都跑光了,却不是躲的不见人影,而是纷纷走到了各处屋檐下。

  五分钟后,晴空万里的天空骤然轰隆一声,暴雨倾泻而下,唰的将整座模组笼罩厚重雨幕中。

 

  净空的大路中央,一辆破烂掉漆的自行车从街尾骑来,不断发出叮铃脆响,人们不禁好奇回头。

  苏沐秋顶着瀑布似的暴雨奋力踩踏板,狂吼道:“叶修!伞——!”

 

  左飘右晃的自行车后座,叶修将圆盘似的飞行仪交给邱非抱着,自己磨磨蹭蹭地撑起伞,伸直了手臂替三人遮雨:“沐秋,你们联邦的天气挺有个性啊,说暴雨就暴雨,一点过度也没有。”

  苏沐秋:“哪能啊!是气候模拟系统故障,十几年了也没修好,上头索性两手一摊,在降雨之前给全模组发提示。小邱呢,没淋湿吧?把伞挪过去点。”

  “小邱,有淋到雨吗?”

  叶修低头看着邱非。因为自行车面积太小了,小朋友不得不被前辈拎在怀里,此时抱着飞行仪,严肃的小脸微微烧红:“没,没有……谢谢两位前辈。”

 

  苏沐秋偏头睨了叶修一眼:“那你把伞挪过来点,别只顾遮着你自己,我衣服湿透了看到没有?”

  “你好难伺候啊!”叶修感叹。

  苏沐秋的刘海湿漉漉地滴着水,全滚进眼帘里,回头瞪他的时候拼命眨眼,透过朦胧水雾望着叶修。

  叶修欣赏了一下苏沐秋扑闪扑闪的眼睫,探手替他抹了把水:“行了,别抛媚眼,这是要抛给谁看呢苏大大。”

  苏沐秋:“我这么帅,我有这个需求吗?”

  “好好好,你帅,你不需要,怎么单身到这把年纪?”

  “……谁说的?”

  “还能是谁。”叶修道,“苏队,难道你不晓得方锐跟黄少天把让你脱单当作队内最高宗旨啊。”

 

  邱非清楚望见踩着踏板的苏前辈耳根发红,在带着寒意的大雨中烧红了脖颈,衬托的后颈处那枚淡去的咬痕重新清晰起来。

  “谁说的我单身?看清楚你的身分卡没有,谁跟你新婚的?”

  “那是身分卡的锅。”叶修闲闲地弯着嘴角,“苏糖糖,我可没见你带着大钻石跟房产证来告白求婚,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咱们孩子都有了,还缺过程吗?”

  “孩子?”

  “邱非啊。”苏沐秋答的理所当然。

  “我……”邱非一下炸红了脸不知如何反应,而叶修一愣,忽然感觉衣物里有东西耸动,两只圆耳朵冒了出来,小白猫似的奶豹崽子钻出衣领,舔了下淌进叶修衣领里的雨水,睁着水汪汪的蓝眼睛。

  “行,咱们连四个月大的崽都有了。”叶修失笑,坐在摇摇晃晃的自行车上,在倾盆大雨伸长了手,为彼此举着一把伞,揉了揉邱非和秋木苏的脑袋瓜。

  

 

  几百公尺外,站在中心街区屋檐下的喻文州和黄少天望眼欲穿,等了又等,才等到一辆自行车摇摇晃晃地停在前方。苏沐秋找了根灯柱像模像样给破自行上了锁,黄少天狐疑地望着同手同脚脸颊泛红的苏沐秋,而叶修收伞,一副出门打酱油的悠闲样,只有邱非紧张地道歉。

  “喻前辈黄前辈,久等了,对不起。路上突然下雨……”

  “没事,劳烦你们特地跑这一趟了。”喻文州笑。

  黄少天对两位成年人嚷嚷:“知道会下雨,你俩就不能开辆地面车来啊?”

  “那不能,咱们这不是还没买交通工具吗?除了不小心带回来的自行车就没了。你们说东西买多了载不回去?给你们带了个自制的飞行仪。”叶修耸肩,一面打量起中心街区。

  

  五等模组最热闹的地段,就是这处中心街区,包含交通舰的出入港口在内,许多机要建筑聚集于这个区域,商业区自然跟着林立而生。几人集合地点所在的中央大街,热闹程度一点不输其他高等模组,满街张灯结彩,人潮壅挤,每天都活像春节采购,与几人平时采买用品的普通街区可谓天壤之别。

  邱非生平第一次看到这等人山人海的盛况,不过愣了几秒就险些被人潮卷走,察觉小朋友消失人海中,苏沐秋赶紧抓住邱非,努力挤进了人群。

  毕竟是模组的门面,哪怕这个模组再怎么破落,负责人还是想方设法给配置了观光景点区常见的引导智能。几人一踏进街道,新买来的二手终端便滴滴滴的响起,弹出一只灰色金属球的投影。

 

  叶修好奇观察灰球,后者拍着小翅膀,以轻快的电子女声道:“欢迎光临,叶儿耙女士!我是智能小助手10423号。”

  “妳好妳好。你们有这么多智能小助手?”

  小助手未答,显然并没有自我介绍所称的那么智能,自顾自地继续说:“根据您的信息,本街区联合商圈为诸位孕期准妈妈量身打造,提供最完美的购物体验与最多样化的商品!婴幼儿产品在东二街,孕期教育与饮食介绍在中央街,并有休息间供您与您的丈夫苏先生一同使用……”

  黄少天:“哈哈哈!”

  “……孕期准妈妈?”喻文州悚然。

  他从没听说叶修离奇怀孕,惊愕过后反射性望向叶修的腹部,只见本该平坦的腹部当真鼓出一点弧度,一扭头就对着苏沐秋死亡凝视,邱非也忍不住惊奇的目光。

  “……”苏沐秋面对喻文州的目光,突然也惊悚了一下,“等等,为什么这样瞪我?难道你们帝国的Alpha能够怀孕?”

 

  喻文州不语:“……”

  “老苏,我就问你一句,在你之前,你听说过哨兵有你这种存活手段的吗?神秘的大宇宙里还有什么意外不能发生?”黄少天迫不及待地凑热闹。

  苏沐秋被后脑杓那道目光刺的冷汗,忙扯开了叶修的衣物摸了摸,将缩在衣服里避雨的秋木苏扔下地来:“别玩了,早点把东西买齐了,赶紧回……”

  灰球投影转了过来,幽幽电子眼对着苏沐秋,语气热情洋溢:“至于苏糖饼先生,小助手为您推荐,能有效安抚伴侣产前暴躁的产品在南一区,补肾壮阳食品在生鲜市场……”

  “什……啥?”苏沐秋呆若木鸡。黄少天笑到胃痛:“补肾壮阳哈哈哈哈哈!”

  灰球继续热情:“黄傲天先生,您曾查阅商品‘隐形增高垫’,三百公尺处的小小商店于今日起年末特惠买二赠一,请尽速前往以免向隅……”

  

  几人在一片混乱中关闭了智障小助手。

  “会连络你们帮忙,还是因为临时发现终端帐户消费额不够。采买清单在这里,苏队有什么需要增加吗?”喻文州将清单递给苏沐秋。

  苏沐秋瞅了眼清单,顺着喻文州的提问,脑子里开始思索有什么极缺物品。他们带回来的物资里,一些维修机甲用不上而被弃如敝屣的晶石钻石,一旦返回文明世界,顿时成了价格吓掉人眼珠子的奢侈品,他们手头很宽裕,大可提升一下生活品质……

  苏沐秋这般想着,拿着清单下意识添了几项东西,待他看见自己写了什么,一时间居然疑惑地愣了半晌。他没有改掉,将清单折起交还给喻文州:“就这些吧。”

  喻文州点头:“另外,还需要再买几套替换衣物。”

  “嗯?给小邱吗?他长高了一点。”

  邱非摆手:“我的买过了,是给两位前辈准备的。”

  苏沐秋不解,顺着喻文州意有所指的视线,望向落到后头的叶修。

  叶修身上穿了件皱的像腌菜的白衬衫与长裤,袖口裤腿略长,衣襟钮扣开了几枚,看着没什么不对。苏沐秋拧眉苦思半天才发现,那套是他的联邦军装──昔日雪白笔挺的军装早被两人洗皱了,半点不复以往威风模样,扔开满是勋章挂饰的大衣后,叶修穿着走在街上,楞是没人发现。

  “洗澡拿错了吧。叶修这家伙,哪时候习惯穿我衣服……”

  苏沐秋咳了一声,有点难以分辨的害臊。为了掩饰这点情绪,他随手拿了件挂在店外的衣服,正儿八经地比了半天,浑然不觉那是一套大白兔睡衣。

  喻文州笑了笑:“那么,为了避免两位洗澡拿到对方的衣服,借这次机会,选差异大一点的,明确区分开不同吧。”

  苏沐秋动作一顿,在人潮壅挤中快速瞥了眼喻文州。

  喻文州坦然回视。

  

  两人这一停顿,气氛顿时有些微妙,周围再多的人声鼎沸,都掩盖不住两人视线之间的揣测。邱非本能感觉不安,不禁抓住苏沐秋的袖口,轻声说道:“苏前辈……”

  这时他的终端忽然响起连串提示音,滴滴滴滴的声响停都停不住,邱非惊了一下连忙查看,喻文州收回目光,无奈说道:“是方锐之前用你的帐户认识的人?还没有拉黑吗?”

  邱非:“不,不是的,是我朋友……对不起,前辈,我需要先回去了。”

  苏沐秋见邱非着急的模样,将自行车钥匙扔给他:“知道路怎么走吧?让橙橙给你导航。车借你,路上注意安全。”

  “谢谢前辈!”

 

  小孩匆匆挤出人群时正巧与赶上两人的叶修黄少天擦肩而过,叶修叼着糖渍果片手里又拎了一袋,见邱非匆忙的模样一挑眉。

  “小邱怎么了?”

  喻文州解释:“和朋友有约,先离开了。”

  叶修诧异:“朋友?他这么快交上朋友了,怎么没带回来玩呢。”

  “是网友。我听杰希提过,沐雨橙风按照邱非本人的期望,利用联邦星网的全息模拟游戏当作训练软件,为他安排了课程。”

  “什么样的课程,射击?矛?”

  “是机甲驾驶。”

  叶修欣慰地点头:“哎,七岁就开始练机甲驾驶,未来前途无量啊!”

  苏沐秋望着他被糖渍染成艳红色的唇角,下意识凑上去舔了一口,轻轻咬着叶修的唇瓣细密地舔去糖水,将甜味全卷进唇齿间,随后咂嘴道:“好甜。你不是不爱吃甜食吗?干嘛老是买甜的。”

  “本来是买给小邱的。”叶修朝苏沐秋嘴里塞了一块果片,下巴朝旁一点,苏沐秋含着零食疑惑转头,对上黄少天看死人的目光。

  他后知后觉地烧红了脸,语气强行镇定:“……黄少,你那什么表情?我这是自救!还不是方大向导业务不到位?!刚才不是、不是那什么……”

  叶修:“对,不是调情,我们很纯洁的。”

  黄少天:“……靠!你们两个混账啊!!!”

  黄少天气的肝胆疼,不知是不是气到深处,他转为露出灿烂过头的笑容,推着苏沐秋的背往另一个方向走:“来来来,老苏,我刚才发现一间店,你一定会喜欢……”

  “……苏准将的周边专卖,店名叫苏神后援会!整间店里贴满了各种P出来的苏沐秋等身大海报哈哈哈……沐浴的入睡的开机甲的全都露出十六块腹肌啊!”

 

  苏沐秋脸色发青,扭头口中不住大喊着什么,然而此时一阵轰隆巨响于半空炸起,一簇簇明艳亮丽的小型烟火于中心街区的玻璃棚顶外绽放,为了吸引更多游客而安排的投影烟花压根不受雨势影响,点亮了半边天际。

  绚烂的烟花表演让街区内的人们惊呼连连,正巧站在街道中央的四人立刻被万头攒动的人潮冲散,叶修只看到人群那头的苏沐秋朝他伸长了手,无力地招了招,旋即被满脸狞笑的黄少天推到不知哪去了。

  叶修微微拧了下眉,转瞬便松开了,低头又吃了一片糖渍鲜果。

  人潮开始壅挤的第一时间,喻文州就站到叶修旁边,他指着逆着烟火的方向:“叶哥,烟火秀会持续半个小时,我们先往人少的地方去,晚点再想办法跟苏队集合吧。”

  叶修瞥了眼喻文州脸上温和的笑容,点头:“嗯,你带路。”

  

*

  

  投影出来的仿真烟火五颜六色,光影绚丽,在一张张兴奋地仰头观看的人们脸上投出斑驳色彩。烟花爆炸的响声同样是精心调整过的音效,对哨兵与个别听觉灵敏的友邦星系旅游者没有影响,放苏沐秋耳中,却是一声又一声在脑壳中嗡嗡回荡。

  他咬紧牙,死马当活马医的摸出向导素,仓促咽了把小白片,任凭黄少天拉着他往巷子里钻。

 

  黄少天在远离人烟的窄巷里停下。

  巷子里没有任何一间店铺,只有一台乍看像是垃圾桶的服务型人工智能矗立在巷口。苏沐秋强行调节着满脑子头晕,而黄少天在服务智能转过头前,抢先一步拿出他因‘黄少天’身分失效而本该毫无用途的旧终端,接上了隐藏在后头的端口。

  服务智能的电子眼闪了闪,几秒后全暗了下来,像只大型破铜烂铁颓然而立。

  “都六年过去了,老苏你做的小程序居然还能用。”

  “因为这个模组的智能系统版本,至少比联邦主星慢了二十年。”苏沐秋叹气,望着站在他面前的黄少天,“叶修呢?”

  “和喻文州在另外一头迷路吧,少操心了,你的叶修会全须全尾地回来。”黄少天答。

  苏沐秋偏了偏头。

  “少天,我不知道你跟喻文州结盟了。”

  “结盟?没有结盟,是合作,你跟叶修有这么大仇,不也合作了这么久。”黄少天否认,坦然以告,“是他拜托我跟老方,支开你,制造跟叶修独处的机会。作为交换,他欠我们一个人情。”

  苏沐秋双手环胸倚着墙,目光沉静,好半天后笑了笑:“你跟方锐偷偷打小算盘,还记得告诉我啊?”

  黄少天呲牙咧嘴:“老苏,我跟老方当年认你当队长,就不会出卖你,咱们联邦人最杰出的素质就是同进同退,没有个人只有队伍整体,这点小事你还不清楚,交情都白搭了。”

 

  同进同退,队伍即整体……

  苏沐秋默默咀嚼着这串早在哨兵学院时期就听到烂熟的话语,蓦地闪过一道捉摸不定的思绪,他竭尽全力追索,试图抓住思路的尾巴,然而越是深掘,脑仁便隐隐作痛,逼的他不得不松手任其溜走。

 

  苏沐秋抿紧唇,黄少天迳自继续说道:

  “……现在他委托的事搞定了,我有另一件事要跟队长报告。”

  “什么?”

  “是叶修的事。”

  苏沐秋一顿。

  “老苏,不是我说你,你别成天跟他黏糊糊的纠缠不清,你俩分开一点!不要给那家伙机会啊!”黄少天嚷嚷。

  苏沐秋顿时无语:“黄少,你难得严肃兮兮地说要报告的事,居然是抱怨感情问题?我跟他只不过……”

  “呸呸呸,你跟他只不过,你跟他没什么,你跟他互助自救,这些烂理由你要用到哪时候?你当我们全瞎了,看不出你们眉来眼去勾搭上了,这蹩脚的理由能说服你自己吗?”

  黄少天抬起手,手臂像是撑着什么一般悬空,在苏沐秋的注视下,黄少天空无一物的手臂上逐渐出现鸟类脚爪,一只不起眼的灰鹦鹉与白色的小猴子凭空浮现出轮廓。

  方锐的精神向导小眼镜跳下鹦鹉的背,在显现出形体后便消失了,黄烦烦站在自己主人的手臂上,埋头琢了下翅膀。

  “老苏,老方他恨不得你俩黏在一起,因为他治不好你的毛病,他愧疚,怕你意识神游,成了又一个因精神不稳死掉的哨兵。但我对你跟谁谈恋爱没兴趣,可是叶修,绝对不行。”

  黄少天说道,“叶修那家伙,不对劲。”

  

 

=

正文 51-下

 

  教官没有明说,不过语气分明是‘没想到你是故意引诱同学犯规,自己隔岸观火的人’。

  联邦军一直很注重同进同退,强调每个个体组成一只队伍,队伍就是自己的主体,一人行动团体负责这类的事。

  把黑锅扣给苏沐秋的黄少天满脸愧疚:“不不不不,教官,苏沐春……咳咳,不是,我是说苏沐秋他虽然在宿舍呆着,但精神与我们同在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原先写好了一个傻逼发糖的版本,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删改了好几天都觉得不对,今天毅然写了一个ver2,好的就是现在你们看到的……后面会持续发糖的我发誓!!!⊂彡☆))д`) 

 

哨A正文出本 工作进度戳这里,想到就更新一下

跟剑走一样,不拚手速,预计办个长评赠本的抽奖活动

 

感谢 云岸←今天开始做咸者  清雁  温水煮喻  青空落雪x2  归北  几位姑娘给叶修投喂的糖腌果片!(叶:什么?) 


评论(58)

热度(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