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哨A 番外07:打BOSS时被对方踢掉电源线

*标题好长 [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十五题接龙,题目: 搞笑版同居15题 by 月羽里



07.打BOSS时被对方踢掉电源线


  

  对着黄少天,苏沐秋深吸口气,又缓缓吐出。

 

  “……黄少,”他镇静地说,“叶修那家伙哪时对劲过了?要告状你能不能找个创新的理……”

  “不是!”黄少天气冲冲打断他,“我……”

  “我知道你一直很讨厌叶修。”苏沐秋头疼地揉揉脖子,“但叶修除了说话太欠以外,还有什么让你成天看他不爽?”

  “他……他抽烟!”黄少天灵光一闪,脱口而出,答完之后自己呆愣了半天:等下,听上去好耳熟啊,是不是沐橙在追的那个剧里,挑刺精嫌弃主角的里由……呸呸呸!

  黄少天拼命甩脑袋,苏沐秋见队员这副德性,禁不住叹气,摆摆手就往巷子外走:“我知道了,叶修不对劲,那我先去找那个不对劲的家伙--”

  “老苏!”

 

  黄少天一把扯住苏沐秋,后者无语地回头,却惊讶地发现黄少天脸上揉合了厌恶与疑惑的古怪神情。

  后者大叹口气,胡乱抓扒着头发,一股脑说道:“老苏,我也不怕告诉你,他这个人,我就是处不来,打一照面连句话都还没说上就反感,恨不得抄冰雨剁了他。那家伙……”

  “……那家伙,我和他说‘我的每个基因每个细胞都反对你’,你知道他回我什么?他居然回答‘知道’!那表情,跟看三岁小孩儿无理取闹似的,我去,就没见过更欠的家伙……”

  “他这么说?”苏沐秋目光微动,轻咬曲起的食指指节。

  黄少天没留意他若有所思的神色,罗列出与叶修不对盘的里由一二三四五,继而说道:“--虽然我能看出来,他确实一直在帮忙你,要不是他,我跟老方找到你的时候就剩一把骨头了。”

  “既然如此,你……”

 

  “但是,他不对劲。”

  黄少天斩钉截铁。

  他放下手,灰鹦鹉随即飞了起来,在半空盘旋半圈,落在苏沐秋肩头。

  鹦鹉搧搧翅膀,在苏沐秋耳边,以熟悉过头的微哑嗓音低语道:

  “‘小苏……我知道你很聪明……所以,帮我点小忙……’”

  “‘你记得我有一块圆盘子,黑底的,带着金边儿?还有文州跟杰希……’”

  “‘……去找到,然后,替我把内部线路全划烂了。’”

 

  

  苏沐秋陡然意识到什么,微微抽气,无法克制自己紧缩加快的心脏,讶然脱口道:“他……”

  这一瞬间的错愕反应,苏沐秋极快地掩饰下来,然而紧盯着他的黄少天又怎么会错过。

  “老苏,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黄少天狐疑,“你拆过他的机甲,他破坏的是什么装置?”

  苏沐秋静默,半晌摇头叹气:“你们都把我想的太厉害了。帝国跟联邦的文明大相迳庭,我拆卸一叶之秋的时候,基本靠猜,他提到的圆盘虽然有看到过,但那东西,我悄悄试了试,它的功用……”

  “是什么?放射性武器?镭射武器?自爆装置?毒气囊?”

  “……是舱内气压计。”苏沐秋镇定道。

 

  “舱内气压计?靠,这答案,不对啊!要真是一只舱内气压计,老苏你那副惊吓过度的反应吓谁呢??”

  苏沐秋无语:“这不是你先入为主,疑神疑鬼吗?我只是惊讶他偷偷摸摸破坏的,居然是帝国机甲,而不是咱们的。”

  “老苏,你真没有包庇他?”黄少天质疑。

  “我为什么要包庇他?放任他使劲儿折腾闹事,然后被迫收拾他的烂摊子?我才不干这种没效率又浪费生命的事。”苏沐秋翻翻白眼,自然地转了话题,“烦烦暗中观察他,叶修没有发现被精神向导跟着?他不头疼?”

 

  黄少天盯着苏沐秋,看不出破绽,憋了一会才低声说道:

  “……那家伙,对秋木苏以外的其他精神向导产生不良反应,前几周那回,并不是第一次。”

  苏沐秋微怔,而黄少天继续说着。

  “那是我有意为之的。”他承认。

 

  因为,叶修哪怕只是个联邦定义内的普通人,不能看到精神向导,但他对精神向导的不良反应,被视为一种足以辨认周围有精神向导存在的手段。面对这种容易因“普通人”身分而大意的情况,必须谨慎,所以要优先确认叶修的反应距离以及程度。

  这番话,黄少天没有解释,苏沐秋却一瞬想通了关节。

  他捏着眉心,仿佛陷入回忆,低声呢喃:“……是我在柳少校那次任务提醒你们的,对吗?”

  黄少天点头:“对。我们知道你的豹子很聪明,太聪明了,所以不会时时听从指令,难管的很。烦烦跟小眼镜就听话多了。老苏,咱们还以为你除了恋爱啥都忘了!”

 

  “没忘,我只是……”

  苏沐秋动了动唇,最后咽下一句‘我只是不怀疑叶修’,继续说道,“所以你们一直让精神向导在反应距离外跟着叶修,抓到了他的异常动向?”

  “就是这样。老苏,就算你现在还得靠叶修那家伙活命,但你需要这么掏心掏肺地对他吗?说到底之前是特殊情况,只有你跟他互助着野外求生,可现在咱们把他堂而皇之地带回了联邦,一个满口‘我被虫母控制’的敌人,你要投注多少信任,留下多少伤痛,失去多少东西,才能察觉对方满嘴谎言?老苏,别最后把一切都赔进去。”

  “……”

  “老苏,你想过吗,”黄少天一字一顿,有意以自己最沉冷的口气说道,“他可能只是想藉由你,重新进入联邦,继续他第一次闯进来时没有完成的事。”

 

  和方锐不同,黄少天一向不屑说肉麻矫情话,这种告诫的话,他同样说的少,然而一但开口,每一次都是直指核心,一针见血。他对叶修有着自本能油然而生的天然戒备,厌恶反感是真的,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实力也是真的,成天看苏沐秋追着叶修跑,睡一张床用一间房,小至衣物大至机甲通通不分你我,黄少天便难以保持沉默。

  不一槌子敲开苏沐秋的脑袋,这家伙永远看不清事实。

 

  他观察苏沐秋苍白的脸色,想看看苏沐秋对这番话的反应,却难从那双镇静过头的眼眸里看出情绪。黄少天仔仔细细地看着,仍无法分辨这是因叶修的异常动向而脸色难看,抑或单纯由于一直没能好的老毛病。

 

  “……我知道了。”

  苏沐秋垂着眼,直起身,长腿一迈大步跨出巷内。

  “我去找他。”

  

*

  

  自打营养均衡起来,邱非身高抽条的快,可惜要骑苏沐秋那辆自行车,还是太勉强了。

  小朋友奋力打直了腿,才能蹬着那辆车回家,当他远远看到那座机房温暖的灯光时,一只半人高的雪白大兔子已经等在门边,原地蹦蹦跳跳:“小邱!快点快点,在‘星际战役’!”

  邱非跳下自行车:“橙橙?妳变高了。”

  由沐雨橙风操控的大白兔一蹦一跳,曳着身后老鼠似的长尾巴:“嗯呢!是希希用我的备用零件给做的新身体,他真厉害。”

  邱非:“希希……”

  沐雨橙风:“哎呀。之后再聊,总之,赶紧登陆!赶紧赶紧!”

  沐雨橙风着急推着他,邱非腕上的终端更是片刻不停急迫疯响了一整路,他小跑进屋,匆匆和留守的方锐与王杰希打过招呼,便钻进自己房里,戴上床头的全息眼镜,登录了联邦星网。

  

  作为机甲驾驶训练课程的一部分,邱非抵达联邦后,一直持续玩着‘生存战役’的系列游戏‘星际战役’,系统自动默认将他送到游戏入口。

  邱非睁开眼,一阵晕眩袭来,他习以为常地原地等待几秒,才握了握比自己现实身体更大的手掌,适应了高出半米的身高。

  登陆点旁的金属建筑,映出一名十五岁俊秀少年抬头寻找方向的侧脸。

 

  星际战役的登录场景是座金属感十足的星际港。

  以一层透明玻璃隔绝点缀着漫天星子的漆黑宇宙,银白金属为基底建筑的星际港,时不时能看到许多展现冰冷机械元素的设计,与穿着光滑防护服的NPC--与讲求大自然,虚拟投影出鸟语花香的实际联邦星际港大相迳庭。

  不过比起宇宙星图或颇具外星色彩的NPC,邱非放眼望去,还看到了满坑满谷的人,哪怕这就是这游戏的常态,他仍然和站在中心商业街区一般,分外不适应。

  星际战役在六年前,不过是个在星网热门游戏榜第十、第十一位挣扎的机甲模拟网游,但在联邦英雄‘白星’苏准将的童年往事曝光,一位经营着即将破产的电子游乐场的老头子公开录像,年幼的苏沐秋兴冲冲地以[SMQ]这个假名稳居排行,以该游戏为基础设计的星际战役顿时红透半边天。

 

  “你们在哪里?”邱非吐了口气,打开通讯,顺势招出智能精灵。

  一只白团子从天而降,钻了空子的沐雨橙风堂而皇之地假装成指引精灵,安稳窝在少年的怀里,小爪子指着方向:“找到啦!小邱,两点钟方向。”

  邱非抬头,果然见到两位新认识的朋友,已经等在一座晶体外观的仪器旁。

  两人的虚拟形象是一男一女,年约十七、八岁,男性看着朝气开朗,而女性的外表,赫然是邱非认识的沐雨橙风长大后的模样。女性与邱非四目相对的瞬间便立刻挥手,青年则又蹦又跳地大喊:

  “啊!来了来了,小战!快来报名!团队挑战赛申请要截止了!”

  “我们占好位置啦。”女性招呼道。

  邱非连忙挤过人潮,按照两人指示,于晶体上的窗口点选加入组队,【战斗格式】四个字当即登入了名为“偷鸡摸狗二代”的小队,小队名同时转为亮绿色。

  就在邱非仓促按下确认的几十秒后,幽蓝色的晶体一瞬退去色彩,化作普通岩石柱,缓缓缩入地面消失。

 

  青年一抹虚汗:“太好啦,赶上了。”

  邱非道歉:“对不起,我来晚了,流云、风梳烟沐。”

  名为流云的青年笑容中有着年轻人特有的轻快顽皮,他连连摆手:“不是你的错,是我们太临时了,突然决定报名。”

  “报名……”邱非想了想,“刚才的申请,跟平时的模拟赛不同对吗?”

  “很大的不同!平时哨……平时学校都不让我们上星网玩儿的,但我们今年换了个指导官,宣布可以通过这个游戏团队排位赛的名次争取加分,我跟风梳才来报名的。”流云解释,“但是小队最低人数是三个人,我就想起你啦!”

  风梳烟沐歉然地笑了笑:“我朋友临时被其他人拉去组队啦,谢谢你,还好你能来。”

 

  “挑战赛……”邱非抱着毫无异样的智能白兔子,肩背版的笔挺,一板一眼道,“谢谢你们邀请我。我的操作还不熟练,但会尽全力跟上的。”

  瞧眼前的少年以这般老陈稳重的口吻道谢,流云跟风梳烟沐互视一眼,随即噗哧笑出声来。

  两位新队友笑的开心,邱非心底茫然,担心是不是自己反应奇怪,较人看出了不对劲。他偷偷捏了下沐雨橙风的爪子,收到智能轻拍安抚,邱非放下心来。

  “哈哈哈……抱歉抱歉,我们不是故意要笑的。只是、只是你太严肃啦,我们都是一起打过几次模拟战的朋友了!”

  流云朝邱非挤眼:“而且,其实是你帮了我们。偷偷告诉你,我们的新指导官,以前是我跟她最敬重的人的指导官。所以,我们可不想在他面前表现不好,比起其他人,你的操作好太多了。”

  邱非想了一下,如果是面对叶修跟苏沐秋的前辈,他肯定也想表现好一点,再好一点,绝不愿丢他们面子。于是他认真道:“我们,会赢的!”

  “谢谢你呀,小战。”风梳烟沐笑眯眯地抓着他的手。

 

  邱非摇摇头,一会后谨慎问道:“请问,为什么你们叫我小战?这几个字,我认真记过了,是读作战斗格式的。”

  两人都没想过战斗格式拘谨腼腆的壳子里,是个才读完联邦文字启蒙的七岁小孩,对这奇怪的表达方式只觉得有趣,但不以为意。流云挠了下后脑勺,笑嘻嘻道:“因为上次,我喊你‘战斗’,想问问你准备好没有,结果其他队员一下全冲出去了嘛。”

  邱非恍然大悟。

  风梳烟沐睁大了一双漂亮的圆眼睛:“哎?有这种事吗?”

  “有啊,可惜那天妳出去了,没有看到那个景象。”流云感叹。

  

  报名完毕后,首战要过几天才开始,三人悠闲地聊着天,邱非见今日给自己规划的机甲学习时数不够,便主动提出邀请,询问两人要不要一起去打几盘模拟战作为磨合。流云兴高采烈的附和,几人接着进入等待室,排了几场三对三。

  邱非思索后,选择了速攻型的机甲‘蜂鸟’,队伍频道内响起风梳烟沐的声音:“嗯?小战,今天又换机甲啦。”

  “是的。前辈说,趁我还没有惯用机型,多练几种,了解特性、优点跟缺点,找到自己喜欢的再加强也不迟。”邱非看向隔壁的风梳烟沐,“妳还是选‘沐雨橙风’吗?”

  “是呀!这是我最喜欢的机甲啦。”风梳烟沐笑道,“这也是最多女孩子喜欢的机甲,外表漂亮,但是火力很强。”

  邱非发自真心:“沐雨橙风是很好的机甲。”

  “因为她是苏大哥的粉丝啦--”

  流云说道,并选了烂大街的辅助机甲联邦七式:“那今天我也来练练基本操作。吴教官说了,如果意外发生,身边只有普通机甲也得上。风梳,要是教官知道妳又练只有星网模拟战能摸到的特殊机型,他肯定会头痛的。”

 

  风梳烟沐吐了吐舌头,转移话题:“小战,你目前最喜欢的机型是什么?”

  邱非认真想了想:“‘白色死神’还有‘丈八蛇’。”

  流云咦了一声:“嗯?是狙击特化机甲,还有近战机甲?”

  窝在他腿上的白兔子沐雨橙风“哼”了一声,拿脑袋撞了他几下,以文字泡控诉:“小邱负心汉!坏蛋!你明明说过,我是你最要好最喜欢的机甲智能朋友!”

  邱非连忙轻声安抚:“嗯嗯。但妳是前辈的机甲,如果我要帮助前辈,不可能驾驶妳呀。”

  流云没听见队友与智能的诡异小交流,高兴地说:“真有趣,很少有人会同时喜欢远程跟近战,下次我们都开狙击机甲,来打一场吧!”

  “好!”邱非压抑着期待。

  闲聊中,前方队伍同样选定机型,倒数结束,三架机甲登时曳着耀眼的光痕,由轨道航向诺大无边的宇宙。

  

 

  另一边,小队伍看到对战的对象,两位新人登时对着队名笑了半天:“哈哈哈,鸡飞狗跳!学长,你说要练习,原来是特意让我们虐菜培养信心?”

  学长叹气:“虽然虐菜很爽,可是这回不是。别掉以轻心,这只队伍不容小觑。”

  “啊?他们很有名吗?”新人们面面相觑。

  “不算有名气,但有关注新晋榜的人,多半留意到了。”学长说明,“这只小队以流云和风梳烟沐为主,第三人时常变动,但最近几次都是战斗格式。流云跟战斗格式的定位都是主攻手,不过侧重各有不同,风梳烟沐擅长策应,但实际上是重火力手而非单纯辅助。这种强攻队容易失衡,可是这种不平衡的配置,放在他们队伍上,反而打出好几次精彩配合。从注重实战的打法风格判断,私下有不少猜测他们是联邦哨兵学院的学生。”

  两位新人呆愣:“这么厉害,那我们怎么打?”

  “还是有弱点的。他们队伍之所以胜率高,是靠流云跟风梳烟沐几乎零容错的操作撑起来,战斗格式虽然大局意识敏锐,但偶尔会犯新手错误,有些地方的眼界也跟不上,可以主攻他。此外,他们小队没有明确指挥,各自为政,战术不如我们,是最适合磨练合作的队伍。”

  “好!”

 

  学长一番分析,最后判断那架联邦七式,应该是操作技术最弱的战斗格式驾驶,风梳烟沐自不用说,每次全场最白亮的机甲肯定是他,那么流云就是蜂鸟了。

  那架联邦七式离港后,马上放出了侦察机,又布置了反电磁干扰,操作手法稳妥保守的活像机甲教科书第一章第一节。但它布置再仔细也是枉然,因为联邦七式一路傻呼呼地直线前进,像是战场中的大灯泡,显眼无比,偏又要左右徘徊,似乎在寻找敌人。

  选了暗夜猫妖机甲的三人小队一开始就启动了隐身,呈标准队型,逐渐包夹,耐心无比。一人警戒,而另外两人瞅准联邦七式转向的瞬间,一通操作,直往联邦七式攻去。

  ──砰!

  两道亮丽刺目的光芒骤起,沐雨橙风的离子炮嗡的一声炸响,荡出绚烂光痕,同时蜂鸟尖锐的金属羽翅展开,尖刀般滑过了其中一架机甲的脖颈!

  暗夜猫妖小队当场减员一人,剩下两架机甲懵逼转身,对上了联邦七式早有准备的炮口……

 

  直到战败出局,两个浑浑噩噩的新人回到入口,都不晓得鸡狗二代是怎么赢下的,而二代小队则退出等待室,再次排起了模拟战。

  学长拍拍两位失魂落魄的学弟:“震撼教育,让你们知道,还有多大空间能够提升努力。”

  ……

 

  训练完成后,邱非本想下线,与沐雨橙风和一叶之秋复盘,但流云抢先一步搭住他的肩:“走吧小战,我们去开检讨会!”

  风梳烟沐勾住邱非的手臂:“我知道一间冰淇淋店,口味很还原,而且在星网吃东西不会胖。”

  “可是--”

 

  邱非直到在满间的粉红色蕾丝布置里坐下,端着流云请客的豪华圣代,对风梳烟沐录下的视频讨论失误,都没搞清楚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哇,这里!这个操作真厉害!”流云指着蜂鸟斩首的一击。

  邱非微微红了脸,往嘴里塞了一杓冰。

  风梳烟沐跟着复盘,忽然有些忧心:“小战,除了部分操作比较生疏,你的其他表现都很好,真的没有固定队伍?是不是勉强你了?”

  “没有。”

  流云咬着勺子晃了晃腿:“哎,还是跟队友玩不好?打BOSS时被对方踢掉电源线?练习的时候对方睡懒觉?抢你餐盘里的鸡腿?”

 

  “不是的。我曾经,”邱非回忆着部落狩猎队,诧异地发觉那仿佛是上辈子的事,“跟着一个队伍训练,他们都很强大,是我找不准位置。”

  流云点头:“哦,我懂了,他们跟不上你的意识。”

  邱非实话实说:“不是的。是我……”

  “小战,我和你说句联邦军里的话:‘个人再强,在团队合作面前,也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流云截断邱非的话,趴在桌面上,歪着脑袋望他,“先声明,我不觉得你弱小。但是由很多强大的人组成,未必就是好的队伍。既然他们不懂得你的厉害,容不下你的队伍,就不要他们啦。现在是我们一起!”

  “……”邱非板着脸,“谢谢你。”

  流云揣摩着:“咦,这是高兴的表情吗?”

  风梳烟沐将一勺香草冰淇淋送入口中,笑弯着眼道:“是啊。我发现啦,小战只要一紧张,就会绷着脸。”

 

  “哇,真像我家老爷子认识的几个军队老前辈。你也是军校学生吗?”流云戳开邱非的个人信息,“格兰军校……是在Y-65模组的军校?好远啊,很难找你玩儿。你们军校的食堂菜好吃吗?你觉醒了吗,是哨兵还是向导?精神向导是兔子吗,很多人会把智能助手设置成精神向导的模样。”

  “我……”邱非一下子绷紧了身体。

  他怀里的沐雨橙风戳了戳他,悄悄说着格兰军校的特征,以便他蒙混过去。然而邱非学不会说谎,也不愿意对两人说谎,他抿紧唇,紧紧捏着勺子,半晌轻声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格兰军校的学生,信息是假的。”

  他甚至不是十五岁。在这个十五岁的壳子里,他只是个刚刚离开部落不久,来到这个崭新环境的孩子。

  星际战役这个游戏,必须要超过儿童保护机制限定的年龄才能玩,沐雨橙风改不了游戏设置,但在注册帐号时将他的身分悄悄注水却轻而易举。

  就邱非的本心,除非是为了保护几位前辈,否则他决计不愿意以虚假待人。

 

  流云不以为意:“哎--我们也不是用真正的身分啊,脸都不是真的。我随便选了一个外表,而她是用很流行的‘苏沐橙’外观。星网上都是这样。”

  风梳烟沐笑了笑:“只要交朋友的时候,是真心以对就好啦。”

  邱非松了口气,同时对两人机甲以外的生活起了一点兴趣。

  流云同样好奇:“不是军校,那教你机甲的人是谁?是很厉害的人吧。”

  “是两位前辈。”邱非用力点头,与有荣焉地说,“叶前辈说过,想跟他学机甲驾驶的人,能绕停机坪排好几圈,就为了学上一招半式。”

  风梳烟沐轻笑:“听起来是个有趣的人,和我哥哥很像呢。”

  “真好啊……不知道和我前辈比起来,谁比较厉害?”

  流云幻想出两个高大上的神秘背影,忽然兴致盎然地握拳。

  “好!恭喜队伍成立,我们来定一个新约定吧!挑战赛夺冠之后,我们就去找小战玩,顺便跟两位厉害前辈讨教!”

  风梳烟沐鼓掌赞成:“好啊!”

  “嗯!”邱非高兴地应声。

  趁着三人直接跨越过程,兴高采烈讨论夺冠后的庆祝会,沐雨橙风悄悄从桌面下探出脑袋,开开心心地尝了口冰淇淋,接着一眨眼,以邱非的玩家权限,查看同桌另外两人的身分信息。

  

  流云(17) 联邦哨兵学院 机甲驾驶系 登陆地点:隐藏

  风梳烟沐 ****(信息不可见)

  

  --这游戏除了年龄以外,其他信息包含性别都有漏洞可钻或可付费修改,只能做参考。而某些身分特殊,需要保护信息的玩家,官方另外提供了信息全面锁死的vip功能。

  这些信息算不得准,沐雨橙风纪录进资料库后就不再理会,转为观察与邱非言笑晏晏的俩人。

  都是好孩子,沐雨橙风非常主观地判定。

  白兔子鼓着腮帮嚼野莓,认真思索:小邱交到了新朋友,而且过阵子可能会来家里玩。

  要不要告诉哥哥呢?

  

*

  

  叶修打了个喷嚏。

  前头的喻文州关心道:“这个模组降温太快了。冷吗?我的外套可以借你。”

  “没事,应该是有人在感叹我的强大。”叶修大言不惭。

  喻文州笑了笑。

 

  叶修跟着喻文州的步伐,已然远离了人群。

  喻文州拿着终端,开着那张三番两次解救几人的美食地图,在街道窄巷左绕右拐,走了好半天,他们远离了中心街区人踩人的痛苦,同时也离熟识的区域越来越远。

  拿终端对照着周围景致比对半晌,喻文州叹气,回头苦笑:“抱歉,叶修,我好像迷路了。”

  “嗯?迷路了啊。”

  叶修抬起眼皮朝旁一晃。

 

  此处放眼望去没有正经建筑,全是泥胚房搭铁皮,或是锈烂的金属板互相搭着,再盖一块布就算是‘家’,阵阵难忍的酸臭味飘散,是食物腐败与人体生疮的混杂气味。几处小摊昏暗的灯光,照亮了十数双沟鼠一般的目光,那无数视线的汇集处,正是衣着尚算光鲜亮丽的两人。

  更远的黑暗处,机械运作的锈蚀声响刺耳难忍,久居于此的人都知道,那是垃圾场的老旧机械臂自动运行的声音。

 

  “我认得一些景物,大概能判断出所在地。”喻文州主动开口,“在苏队的生平纪录片里,我看过这里的照片,这里是……”

  叶修接口道:“是他长大的地方。”

  “是的。”

  喻文州点着终端,让叶修看清其上的大片空白,“可是,这附近并没有地图,路线错综复杂,如果冒然继续深入,可能会走到更不该去的地方。我去问路吗?”

  叶修歪着头,没有看向静候回应的喻文州,却是与地上好几双饿的眼泛绿光的眼睛对上。

 

  那些眼睛无疑属于人类,却因病痛,饥饿,寒冷,伤残,各式各样的理由而遭生活打磨成狼一般的目光。不远处小摊微弱的照明光线像是会刺痛他们,全都缩在最阴冷黑暗的角落,只能由轮廓勉强分辨出男女老少。

  “不用问了,他们不会告诉我们的。”

  喻文州思索:“烟火秀也许结束了,或着我联系苏队来--”

  “文州。”

 

  叶修打断他,从裤袋掏出烟点上,呼出一口朦胧白雾。

  “文州,不晓得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的事?”

  喻文州:“你指的是哪一件?”

  “就咱们第一次见面那件事。”叶修伸手在腰间比划,“当时你跟大眼,只有这么一点高吧?两个小孩儿拾掇的干干净净,光鲜亮丽的,满口抹了蜜似的往外掏赞美话,拿着些小破玩意儿骗有钱人买下。后来,你们都这么大了。”

  喻文州想了想:“叶哥是要说,出生不能决定未来,并感叹曾经在贫民窟泥汤里打滚的我和杰希,如今也像个人了吗?”

  “不不不,你们哪时不像人了?比我还要人模人样。”

  叶修夹着烟轻笑:“我是要说--都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你们俩从小就是乖巧听话,让老爷子赞不绝口,叫我和你俩多学学。但我见过你们最原本的模样,满肚子黑水,坏主意全盖在干净端正的表皮下,温温和和的,内里却像头狼,对目标执拗,不懂放弃。”

  喻文州笑意不减:“是的,所以我们才能在帝国军校的一群Alpha里脱颖而出,成为三军的--”

  “行了行了,客套话别说,腻了。”

  喻文州于是保持安静。

 

  叶修吐了口烟,任那点星火缓慢燃烧,向指头逼近,带来细微的灼烫热度。

  接着他笑了一声,带了点无奈。

  “我知道你带着我‘迷路’到这里有什么目的,也能直接给你想要的谜底。问题是,你想不想知道?知道了谜底,会不会与你已经相信的事实冲突,令你昼夜难眠?”

  喻文州轻声回应:“自然是想的。但是,你会告诉我全部吗?”

  叶修笑:“那当然是不会。不过你今天的目的,倒是能答──对,我认得这个模组,认得这里的路。待会跟着我,我带你抄近路出去。”

  “嗯。”喻文州含蓄地点头,“如我预料。”

  “但是,文州啊,哪怕想试探我,下次别用这么低级的手段了。”

 

  叶修微微一笑,幽暗的灯光下,他漆黑瞳孔中映出远处小摊车檐外的红灯笼,抹上幽幽红光,摇曳不定。

  “否则,我会误解你荒废了六年,连拿捏着自己的预算买东西,记着回家的路这些简单事情都不会了啊。”

 

  喻文州静静凝视几米之外悠闲地叼着烟的男人,继而回答:

  “好的,谢谢叶队指教。”

  喻文州唇边是与叶修七八分相似的微笑,平缓而滴水不入。

  

=

*原作七百三十章,原句:在有效的团队合作面前,个人再强,也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Simo Häyhä西蒙海耶,芬兰人,世界狙击之王,称号白色死神

 丈八蛇矛,三国张飞的武器

  

 

正文 52:情窦初开

  在三人的静默目光中,灰鹦鹉整了整羽毛,随即开口:

  “‘啊,柳少校,您来啦……’”

……

  方锐感叹,“老苏,我真佩服你读书时就能想出让它们配合去窃听…

  

  

正文 46-下:气血方刚

 

  “让你防备,现在不休息之后可别拖我们后腿。你以为我们想跟你合作吗?老苏带上你只是怕你卷了东西逃跑而已。”黄少天嘀咕几声,“态度阴阳古怪的,你知道吗我从本能就不喜欢你这家伙,我的每一个基因每一个细胞都反对你。”

  “知道。”叶修笑了笑,对黄少天的态度不以为意,“我认床。”

  “认床??这绝逼是我听过最烂的藉口,烂到连藉口都不够资格,这叫做敷衍。”

  

  

正文 50-7

  叶修留意到苏沐秋专注忙碌时似乎有咬东西的习惯,手里有笔他就咬笔杆,现在手里没东西,他便无意识地咬着下唇。



正文 47-上

叶修头一次看到他们时,那两个看着勉强满十岁的瘦弱小孩身上拾掇得干净,笑容可掬,谈吐有礼,正在联手以低买高卖的方式搞‘诈骗’。 

  因为有趣,叶修多看了几眼,见他们拿到钱后立刻把硬币和纸钞藏起来,可惜被一些特别糟糕的人发现了,好几个大人揪着俩小孩打做一团,暗中跟了一路的叶修左右一看,当场抄了根棍子上前助阵。没料想他反被两个打起架来格外暴烈的小孩挠了几下,家里大人都被他脸上手臂的抓痕吓了一跳。




其他不想翻了…大家自己感受感受吧!!


哨A正文出本 工作进度戳这里,想到就更新一下


 

感谢 云岸←今天开始做咸者  墨离  清雁  几位姑娘投喂给小邱的冰淇淋 ฅ(>ω<)ฅ (邱非:??) 
 




评论(56)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