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哨A 番外08:忘记带钥匙

*标题好长 [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十五题接龙,题目: 搞笑版同居15题 by 月羽里



08.忘记带钥匙

 

  王杰希擦干手,接着提起一把足足四十厘米长的窄刀,银亮的刀面映出他冷酷无情的面孔。

  他走到冷藏柜前,目光逡巡,最后拿出一条面包,一叠火腿片,还有一盆生菜,怀里满满当当,只得用后脚跟踢上了门板。

  “早上好。”恰巧踏下楼梯的苏沐秋与王杰希打了声招呼。

  “苏队,早。”

  至于被苏沐秋揪着领子的叶修,则打着呵欠,一脸委靡不振:“杰希,用脚关门这种粗鲁的事儿你都能做出来了,忘记进军校以前老爷子的拐杖跟戒尺?”

  “记得,但更记得进入军校以后,某人逼我和喻替他偷鸡摸狗打掩护的事。”王杰希不咸不淡地回答,抄起面包刀,手脚麻利地叠出几个简易三明治。

 

  按照‘帝国联邦友好互助联合小队’的家务分工表,一周七天,他们队伍内六位大人一个小孩,正好一人一天,当天全权值日,负责所有杂务──说归说,实际上只需要驻守在家以及准备早点,毕竟其他人都要出门,吃食随意。打扫和扔垃圾这些事,老早由半智能的家务机器人包办,谁也不用争。

  “今天轮到你,这么说明天是邱非了。”

  苏沐秋回忆着,俐落打包了三份早点,其中一份递给随后下楼的邱非。

  王杰希将目光放到邱非身上。

  小朋友点头,应了声“是”,至于他怀里抱着的一只黑猫,则撩起眼皮,暗红色的眼眸冷冰冰地望着他,猫咪开口,竟是成熟男声:“我和沐雨橙风的机甲智能将与邱非留守。”

  王杰希:“明天我也会留下。我对于战斗用人工智能如何照顾儿童很感兴趣。”

  黑猫兀自低头,苏沐秋多问了句:“一叶,调整过参数后,联邦的陪伴型机械黑猫身体用的惯吗?”

  一叶之秋置若罔闻,不理会他。

  他心想:王不留行的驾驶员给沐雨橙风搭了兔子外壳,她是兔子就罢了,反正她成天嚷嚷自己是又雪白又可爱的白兔星人。我他妈为什么是黑猫,为什么是黑猫??这个拆他机身当嗜好的坏人竟能如此可恶!

  我明明是一条黑龙!

  用这种奶猫身体,我宁可继续留守基地,当智能警卫系统!

  

  一叶之秋抖着猫胡须不肯作答,被邱非偷偷戳了下肚皮后,才不情不愿地低声回应:“……没有任何不适应,运行良好。”

  苏沐秋观察着一叶之秋的回应,第N次打心底觉得黑色的机甲就该配这种高冷简洁的智能,不能更帅。

  叶修捏着黑猫的后脖子,与一叶之秋四目相对:“一叶啊,你的自检功能真的启动了?确定没有故障?你以前压根不理会我以外的任何人。”

  “启动了。没有故障。”

  一叶之秋半眯着眼,冷酷如寒霜地瞪向出卖他多次的主驾驶员。不知道黑猫壳子里的它如何表达这么多情绪,但几人明显看出‘要不是程序强硬设置我完全不想回答’的表情。

  几人研究一叶之秋时,一阵踢踢躂躂的仓促脚步声响起,两只手探了过来,一左一右抄起苏沐秋手里的早点,朝门口奔去:“唷呵老苏替我们打包好早点了啊!谢谢啊谢谢!”

  苏沐秋手里骤然一空,怒气冲冲喊道:“喂你们……!”

  “我们走了!晚上不回来,不用留晚餐!”方锐头也不回,拉着黄少天兴冲冲地踏出门,“赶早市呢!听说早市开门仪式特别有意思。”

  “谁问你们晚餐了?!”

  这两家伙抢了早餐,嘻嘻哈哈地跑了,半晌又折回来,在自家队长的怒瞪中伸手去掏他的衣兜,黄少天一发即中,带着目标物就跑,方锐落后几步,余音回荡:“抱歉哈苏大大,忘记带钥匙了……”

 

  苏沐秋头痛欲裂,抄起流理台上的奶油刀作势要掷飞镖,被邱非眼疾手快地拉住了。

  叶修顺手重新装了两份早点,拍到他怀里:“队员表现不周是队长的责任,再说了,我们快要迟到了。”

  “啧。走吧。”苏沐秋只得大叹口气,不知从何处提起一只娇小的奶豹子,像是戴顶帽子似的,将小豹崽一把按在叶修脑袋上。

  “我们也出去了。”

  “路上小心。”王杰希按照礼节,从善如流回答,十分友好。

  友好到半点看不出此人昔日曾先下手为强,试图悍然一炮将联邦几人连带叶修轰成渣,苏沐秋不禁多看了几眼他手里银光闪闪的面包刀。*

  

  目送几人吵吵嚷嚷地离开,王杰希完成最后两份早点,冲了热茶,敲响喻文州的房门。

  门内传来一声“请进”。

  王杰希顿了下,略有些惊讶地推开门。喻文州坐在桌前,慢条斯理翻阅一沓纸张,房间墙面上正由终端投影播放着电影。

  “你醒着?见你关着房门,我以为你起床困难的症状故态复萌。”

  喻文州失笑:“那是我九岁以前的坏习惯,早就改掉了。怎么想起以前的事?”

  “……受了叶修影响吧。”王杰希回答,以餐盘推开桌面上的零散工具,放在桌边,“你通宵了?”

  喻文州好奇:“为何不猜是早起,而是通宵?”

  “屋里有咖啡的味道。你只有熬夜的时候会喝咖啡。”

 

  喻文州屋里只有一张椅子,王杰希便端着自己那份早点坐在床边。床的位置正对着正在播映的视频,王杰希第一时间发现,目前播放的是以苏沐秋为主题的传记电影。

  画面中显然进入回忆杀的剧情,瘦弱的少年苏沐秋带着年幼的妹妹,两人跪在一位气若游丝的老乞丐旁,俩小孩儿脏兮兮的小脸上不住滚落泪水。老乞丐看着命不久矣,倒是中气十足地背着大段大段与军队宣言相差无几的仁义正义大义,少年仿佛被点醒,眼底有着光。

  三人在脏兮兮的巷弄内进行一场生死送别,配乐颇为悲壮。

  察觉王杰希看了几眼,喻文州说道:“这段演出的是苏准将从军的理由,在本模组的贫民区实际采景。不过,我加入了几个星网上的苏沐秋粉丝群,根据成员考究,这一幕是没有的,苏沐秋从军的理由早有人听一位叫陶轩的军官提过,单纯想讨个铁饭碗。编剧为了增加戏剧感,编写了这一段。”

  王杰希诡异地看了眼侃侃而谈的喻文州。

  喻文州露出完全不像狂热粉丝的平淡笑容,咬了口三明治,指向王杰希的背后。

  “油漆还没干,别沾上衣服了。”

  王杰希这才留意到,喻文州的床和其他家具全都与墙面空出几分距离,墙面有些许湿润质感,面包、咖啡与热茶的香气间,夹杂着一丝不刺鼻但突兀的奇特气味。

  “喻,你熬夜看苏队的电影,同时重新漆了墙?”王杰希问,目光停留在门边一桶拆封过的漆料上。

  “总结来说,是这样没错。”喻文州坦然。

  “不过,除了电影,还看了二十一个苏队的录像和短视频,包含出席军队活动,驾驶沐雨橙风演示高难度操作,联邦第一苏颜最心动十大瞬间剪辑等等。”

  王杰希:“……”

  

  王杰希没针对喻文州成了苏沐秋狂热粉丝表示感想,喻文州也没发神经强行安利,氛围一派和谐。为了拨放视频,即使现在已经清晨,喻文州屋里仍偏暗,两人在电影荡气回肠的片尾曲中吃早餐,电影结束,自动再度重播,回到开头。

  喻文州没有按暂停,习以为常,显然不是第一次重复观看。

  他推开凉透的咖啡,啜了口王杰希带来的热茶。

  王杰希终于捋清思绪,开口问道:“前几天——你和叶修‘迷路’的那天,回来的时候,虽然你、叶修和苏队表现正常,但黄少天可不是。他的表情,说明肯定有事发生。当时你回答,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整理出头绪告诉我。”

  “就是今天了吧。”王杰希笃定道。

  喻文州微微勾起笑容:“对。”

  

  随后,他肃着神色,低声缓慢说道:“王,你记得‘星系旅游指南’吗?”

  王杰希微怔,目光一凛,视线落在桌面的那叠纸张上--王杰希记得清楚,他进来时,喻文州正在翻动那些文件。

 

  星系旅游指南,以轻松友好的假象包装,内里是帝国第三军的少数菁英以及叶修动用私人关系,奠定在无数人用鲜血和生命调查出来的真相的基础上,对寄生型虫族最详尽的研究。

  喻文州叹息:“幸好你当时跟我要走了星系旅游指南的草稿,又凑巧带了过来。否则,叶修的私人信息库留在帝国,想查询都找不到方法。”

  王杰希:“你发现了什么?”

  “没有新的发现。”喻文州说道,“只是,有些细节,我需要这些资料验证。”

  他将文件转向王杰希,指出了其中一段文字。

  

  --‘被寄生者,表现与常人有异。如思维方式、行为举止,皆与宿主原身有所出入。’

  ‘然这些差异,会随寄生时间变长而逐渐消弭。’

  ‘它们在学习。它们正在融入人类文明。’

  

  而在这段文字旁,喻文州夹着两张照片。

  无论帝国或联邦,科技高度发展之下,将图像实际印刷出来的收藏方式逐渐式微,即使是帝国军部的表彰墙,也是用光板投映出栩栩如生的影像,元首则以油画表现。王杰希只有在叶家看过这种古老的保存方式。

  加上照片泛黄的边缘,他很轻易推论出,这是来自叶修的物品。

  “叶修对我们开放所有私人物品与信息库的使用权限之后,就带着诱导弹跑了。那份交给方世镜的‘旅游指南’,是我整理叶修搜集到的情报,省略大部分,只将已证实的部分放了进去。”

  喻文州让王杰希看清那两张照片上的人。

  艾朗帝国,军方,中央军郭明宇,以及曾直属叶修的年轻Alpha近卫官。

  

  “但除了旅游指南内提到的人,叶修藏在办公室保险柜的资料内,还有几十张照片。当时我以为有其他用途,只是因为叶修紧急离开,他没有留下交代,用途我们无从得知。”

  喻文州轻声说着:“但在我们被帝国高层安排送死,以及在那个奇怪的蛮荒星球再次见到叶修,从他口中听到一些事之后,我察觉那些照片,都是叶修有所怀疑的‘嫌疑人’。”

  

  王杰希没有作声。他和喻文州彼此配合了十来年,他能明确记起喻文州隐蔽地试图诈出情报时,自己如何协助掩护。

  那时,对于喻文州半揣测性地递给叶修的Omega照片,叶修的反应是哑然失笑,低语:“我怎么可能忘记。”

  --那位死的蹊跷,被‘发疯的叶上校开枪毙命’的年轻Alpha,于叶修的回答中,两人终于肯定他是被寄生的感染者。

  至于他们提及郭明宇的人马暗中对叶修的身分动手脚,尽管叶修当时回答“不能怪你。谁能想到老郭呢”,但他的神色间仅有一丝惊讶,随后是猜测验证的沉重。

  

  “可是,郭中将与近卫官的表现,全都与常人无异。如果叶修确认他们有异常之处,绝不会默不作声地放任我们接触--”喻文州无奈道,“也许他会隐瞒情报或真相,但从来不任由我们往危险跑,这点我想你也清楚。”

  王杰希轻叹:“我知道。他偶尔会将我们看待成以前那两个需要他保护的孩子。”

  “是的。”喻文州低头凝望文件内那几行字,学习,融入,差距消弭,“这是我们暗中投资的秘密研究机构总结的情报。我们判断寄生虫族是智力优势,可以从宿主的生活细节和旁人反应修正自己的行为,逐渐达成完美的‘拟态’。”

  “我曾经猜想,也许他们两人的‘拟态’,能够骗过叶修,骗过你我,骗过所有人。”

  王杰希立即皱起了眉。

  喻文州看见他的反应,不禁笑了声:“可是,你也不相信,对吗?毕竟这可不是瞒过一两个人的问题,而是他们接触到的所有人。任何应对出了差错,都会被人看出不对。”

  “所以,虫族寄生的方式,有没有可能不是‘拟态’……”

  喻文州一句一顿,音量平缓,却在寂静的房间内震耳欲聋。

  “而是‘同化’?”

  

  同化作用,在生物学上,是指生物体将由外界获取的营养物质,转变成自身的组成物质或能量储存的过程。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消化。人类摄取植物,动物,并将其养分溶入自身血肉,而非吃了猪肉,就会变成猪,获得的外来物质,最终会转变为自身的一部份,难以区隔。

  王杰希沉着声:“你是指,寄生虫族并非‘寄生’,而是融入宿主,拓印了被寄生者的记忆,人格,情感……并将这些视作自己原本的一部份。”

  “你记得,我们与苏队第一次见面时,打开探测仪的结果吗?”喻文州与王杰希交换目光,“当时,如果没看错,他是感染者。”

  “接下来,就是我前几天与黄少天合作,支开苏队,去和叶修试探的事。”喻文州轻抚着茶杯杯缘,“……叶修他,果然有苏沐秋的记忆。”

  “……他被拓印同化了?”

  “我不知道。”

  两人面面相觑,一丝由骨随中窜起的寒冷战栗感,直直钻入脑中,令两人同时打了个寒颤。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熬夜看完所有苏队的电影了。果然,是我认识的喻文州。”

  喻文州苦笑:“承蒙夸奖,但我曾说过这些电影精彩,的确不是开玩笑的。看过这些电影,连我也觉得‘苏沐秋’是值得崇敬的英雄,联邦的娱乐技术确实很高明。”

  王杰希起身,拾起喻文州桌上的零件。被拆解为上百个细节零件的徽章几乎看不出原型,金色的女神纹样,伪装成碎钻的数个微型投影镜头,内部线路,芯片,全数布满了桌面。

  “探测仪还没修好吗?”

  “很难。”喻文州揉着眉心,“我们虽然成功改造,将探测仪嵌入徽章,但没有深入学习机械线路,要完成修复太难了。以往这都是交给三军内的维修技师,整备部,或是……”

  或是叶修。

  但是如今两人绝不可能向叶修寻求帮助,他的情况是什么,两人不敢赌,尤其喻文州,叶修已经明白说过试探他要用更好的手段,显然对喻文州的警惕有所了解,他会老实帮他们修好虫族探测仪吗?

  别说维修了,两人无奈地承认,探测仪真的是自然故障,而非叶修找机会弄坏的,都算是好情况了。

  更何况,他们目前最想探测出结果的,就是叶修。

 

  王杰希:“我们可以委托其他人修理。”

  喻文州摇头:“联邦和帝国的技术是两种方向,这里除了叶修,没有人能协助我们。”

  “不是还有一个人吗?”王杰希望着他,“懂得帝国的技术,也擅长维修的人。”

  这样的人选当然是有的。

  电影画面内,那位十六块腹肌的混血儿正好向着通讯频道大喊:‘是我。我是苏沐秋……’

  喻文州失笑:“真是大胆又出人意料的想法。我们防备情况未明的叶修,却向感染者苏队寻求协助,……果然是你才有办法想到的主意。”

  “你觉得,行不通?”

  “……”

  

  喻文州沉吟,半晌突然指向门边那桶油漆:“等会你拿去用吧。”

  王杰希没有问理由,只道:“漆在哪里?”

  “房间,所有墙面,还有天花板……地面不用,建材是特制的,我确认过了。”喻文州说,若有所思,“那是对精神向导用的特殊阻隔漆料。--是苏队让我买的。”

  这会儿换王杰希怔愣了。

  

  就像最开始的叶修,他从未想过有精神触梢这种玩意儿,以至于提防了苏沐秋有形的动作,却被无形的攻击直接从脑内被击晕。

  王杰希和喻文州知道联邦许多人有‘精神向导’这种东西,但他们看不见,更不知道精神向导可以协助主人什么,以至于他们尽可能谨慎,却还是百密一疏。

  反倒是苏沐秋,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在购物清单上,写下了隔绝精神向导用的特殊漆料。

  喻文州现在回想,他能记起苏沐秋当时的表情——那位联邦军官是一脸迷惑,动作却很果断地把清单递给喻文州。买回来后,他直接将油漆桶递给不解的喻文洲,并说明了用途,告诉他“你们看着用吧”。

  喻文州一向擅长记忆细节,他脑海中立时掠过与苏沐秋有关的画面,从研究所遗迹内将他从激光炮口下撞开,维修机甲时的熟练,开枪和驾驶机甲的俐落果断,一直到他惨烈的恋爱方式,和对叶修几次堪称车祸的低情商尬撩现场。

  

  王杰希道:“按照这阵子的接触,苏沐秋是个好相处的人。研究所时你看到了,他,黄少天,方锐,三个人杀虫族没有任何迟疑,我怀疑他们对寄生虫族的存在没有具体察觉。反而是叶修,他与我们知根知底,思路清醒,即使他帮助我们,你我能不能放全心信任他,还得两说。”

  喻文州眼底掠过几道纷乱思绪,接着趋于平缓。

  “……有没有可能,让苏队成为同盟,协助我们调查叶修?”

  

*


  苏沐秋莫名抖了个激灵,下意识回头,揪住落后他半步的叶修扯到身旁。

  被拽出门的叶修没精打采地顶着小豹子,轻若无物的秋木苏在他头上,仿佛像顶了本联邦新修辞海,沉得脑袋左摇右晃。

  雪豹很担忧叶修睡着,一直喵喵叫着,拿肉爪子去拨他刘海,拍打脑门,按出几枚浅浅的粉色梅花印。

  苏沐秋疑问:“你怎么一副没睡够的模样?昨天晚上溜出去干嘛去了?”

  叶修竖起手表示无辜:“哪能啊,我好端端地待在房里,奈何被夜袭,累了一整晚,清晨才睡下。”

  此话一出,陈果立刻望向苏沐秋,而方士谦很是唏嘘地捂住邱非的耳朵。

  邱非:“……”就是捂的不够紧,方医生是暗示他听墙角?

  黑猫一叶之秋在小朋友怀里偷偷朝驾驶员投以鄙视的目光。

  

  几人今天来到的是花草市场。

  打从荒星那段日子,他们两大一小多半染上程度不一的家庭园艺瘾,尤其以邱非最甚,照顾植物已经有了点心得。他们几人带到联邦的物品里,有一部分是苏沐秋保存下来的植物,他们在机房的净水池边垦了一块小菜园,重新建起实验田,在邱非勤勤恳恳的照料下有十来种顺利适应存活,其余水土不服死透了,菜田空置,沐雨橙风便一直嚷着要种小花圃,让她的机身美美地待在里边。

  邱非与亦师亦友的沐雨橙风关系很好,也擅长照料小姑娘不讲道理的撒娇,找流云与风梳烟沐讨论过后,很快确定了几样只需简单照料,花型又漂亮的联邦特有种。

  可惜花草市场的位置和苏沐秋印象中不同,他们不好意思地问了陈果,得到这位豪爽姑娘趁着假期一块儿逛逛的承诺。

 

  叶修挑眉:“但是方医生,您怎么会在这里偷听咱家八卦?”

  “说的真难听。我是来买几样能当医疗植物使用的花卉,凑巧碰上你们才同行的。”方士谦带着那副能看见精神向导轮廓的眼镜,避开脚边跑过的小仓鼠,“您在转移话题吗?夜袭的事呢?”

  陈果愤怒:“邱非才七岁!他说你们和他睡隔壁房?!大晚上的,你两……万一隔音不好……”

  苏沐秋错乱地喊着解释:“我没有夜袭他!不对,我为什么要夜袭他?我--”

  方士谦瞭然点头:“对对,苏先生跟叶姑娘是正经婚姻关系,晚上谁去谁房里那都是天经地义,不叫夜袭,是我们错怪了。”

  “我在我房里!”苏沐秋烧着耳根辩解。

  陈果瞪大了眼,愕然道:“你在你房里,但他被人夜袭?难道……”

  她脑中跑过一出三百集的家庭伦理大剧,瞅着苏沐秋的眼神越来越怜悯悲痛,对叶修飕飕飞去眼刀。

  苏沐秋被陈果强行扣绿帽:“……真不是,妳听我说……不对,听他解释!”

  叶修乐呵地看着苏沐秋鸡飞狗跳,老觉得少一道声音,低头向邱非问:“橙橙呢?今天没有跟在你的终端里出来?沐秋的热闹她不凑,没道理啊。”

  邱非自动过滤,直取重点:“她说今天定期自检,要在机甲里睡觉。”

  难怪换成一叶之秋陪邱非出门,叶修瞭然,想必是沐雨橙风强行要求他多关照小朋友。

  

  见叶修扔下炸弹后自行围观置身事外,苏沐秋手臂一伸就想勒着人加入战局,然而秋木苏向下一滑,落到叶修肩头,挡住苏沐秋的动作。它雪白的肚皮把叶修后颈那块皮肉给护严实了,蓝眼睛紧盯着主人,朝苏沐秋咧出一口银亮的小利齿:“喵--”

  “你的精神向导真的好乖啊,小猫还懂得护主!”陈果被萌化。

  苏沐秋肝疼:“……”

  “就是,小猫咪这么可爱,又软又热乎,我大晚上的不睡觉,怎么可能是因为苏糖糖?只能是因为陪猫玩啊。”叶修捏着奶豹崽的尾巴,“昨晚上咱们一起玩了一宿的捉鬼。”

  被嫌弃的苏糖糖先生瞪着秋木苏,神色几度变换:“喂,我怎么不知道你会玩抽鬼牌?”

  豹子朝它喷气,与人类嗤声鄙夷非常相似。苏沐秋也跟着嗤笑一声。

  叶修摇头:“幼稚,太幼稚了。”

  苏沐秋:“你才幼稚。”

  “不不不,和猫吵架,你更幼稚吧?”

  “跟猫……呸,跟精神向导熬夜玩牌?它拿的起什么牌,分明是你一人分饰两角吧,你更幼稚。”

  “你才……”

  “不对,是你……”

  两人十分没脸没皮地戳在人来人往的花草市场中央斗嘴,引来无数目光。而陈果已经牵着邱非走开:“别理他们了,会掉智商……你两个爸爸太幼稚了。”

  邱非猛地红了脸,错过了反驳掉智商的机会。

  方士谦招手:“小邱,这盆就是你要找的繁星草。”

  陈果带他去看方士谦找到嫩绿色流苏样的花朵,偷偷感慨邱非聪明可爱,不知是怎么养的。

 

  一看苏沐秋跟叶修,带孩子基本全靠野放,如今讲究言传身教,要不是小朋友自己争气乖巧,指不定就长歪了--这两个大男人忙着拌嘴,居然连孩子都不顾!万一被拐跑怎么办呢!陈果想想就气,非常有责任心地牢牢牵着邱非。在旁人看来,苏沐秋和叶修还不如一左一右照顾着邱非的方士谦陈果像爸妈。

  两人不知道的是,跟在邱非脚边的黑猫并不只是普通陪伴宠物机械,内芯是机甲,黑猫内部也配了微型炮筒,以及响铃--假如猫猫拳打不过绑匪,还能叫保安。全是邱非的两位前辈装上的。

  

  联邦的花草市场,依靠科技的力量,有许多不可能自然诞生的植物,轻风抚过如银铃作响的花朵,仿佛冬季雪景白雪缤纷的小花,盛开如艳红飞吻的花瓣,缭绕着萤蓝色闪纹的草叶,邱非看得目不暇给。

  等邱非买下繁星草,回头留意时,苏沐秋和叶修已经要好地挤在一块儿,腿贴着腿,蹲在一盆蓝芯玫瑰前嘀嘀咕咕的讨论起来了。

  陈果眼疼,方士谦摸摸下巴,自言自语:“嘶,真黏糊。说不定这位叶儿耙当真是姑娘?或是能怀孕的外星人?要不保险起见,替他开个妇科药?”

  邱非一脸茫然。

  随着时间流逝,花草市场内的人越来越多,邱非有一叶之秋看着,倒没什么,反而是正在挑选花盆小摆件的陈果忽然惊呼一声,反手一拍,火冒三丈地大喊:“喂!色狼!你做什么动手动脚呢!”

  “对、对不起……”一位蓝皮肤的猥琐男性满脸怯懦,缩着手,恐慌地跑远了。

  方士谦连忙问道:“陈姑娘没事吧?妳往里边站一点,靠外侧人多。”

  “没事,今天被人刻意擦撞好几回了。”陈果摆手,没好气地哼哼,“被撞到还难说,但刚才那个人竟然出手摸我屁股,气死我了!”

  “怎么回事?”苏沐秋和叶修挤过人群问道。

  陈果没觉得尴尬,三言两语把碰到色狼的事情说清楚了。

  

  像苏沐秋跟叶修这样,前者默认的大众整形脸,后者一个男性,一路上走的平平顺顺,两人都没料想发生这种事。陈果就不行了,她干净大方的一位美女走在人多手杂的花草市场,总有人想方设法跟她撞个肩膀,擦过手臂,试图吃她豆腐,留下心理阴影不至于,就是烦的恶心。

  “要不我们先回去?”

  陈果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都没逛够呢。”

  叶修想了想:“我有个小东西,可以让其他人主动跟咱们保持安全距离。”

  “有这种东西吗?”陈果惊讶。

  “妳不是说,我是首都星过来,想开个外星人小号玩玩的富家子弟吗?”叶修笑,“首都星的有钱人带着点防身物品,不奇怪吧。”

  陈果好奇,而在她没留意的地方,苏沐秋疑惑地望着叶修,以口型问他:“你哪有这种玩意儿?”

  叶修确实没有,但他假意摸了摸一枚钮扣,佯装那是隐蔽的防身设备,同时松开了信息素的压制。

 

  汹涌密集的人潮中,唯有他一人能清晰嗅到的雪茄烟味漫出,馥冽甘郁的烟草气息弥漫开来。

  趴在他肩膀上的奶豹子当即炸了毛,浑身过电一样颤了一下,接着酥酥麻麻地放松摊着,尾巴兴奋地甩动,苏沐秋的目光则精准捕捉到他毫无异样的后颈。

  然而,除了苏沐秋和抱着花盆的邱非以外,以叶修为中心,周围几尺距离内的行人登时不由自主地避开,或迷茫、或难受、或惶惑地暗中望向着他,继而快步离去,莫名其妙地想那股没道理的厌恶感是怎么回事。

  连陈果都不由自主地牵着邱非退开几步。

  这排斥的动作既明显又突兀,邱非和他脚边的一叶之秋同时迷惑地望向陈果。

  小孩与黑猫睁着圆滚滚的眼睛望着她,这姑娘才突然惊醒一般,不好意思地弯下腰,向小朋友解释:“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突然避开了,没事儿,我不是讨厌他,你放心呀。”

 

  --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人提过‘讨厌’两个字,陈果却主动这么解释。邱非愣了下。

  方士谦反应还行,有趣地探究着那枚钮扣:“很有效啊!什么感觉也没有,却令人想避开你。这是什么原理?声波?”

  “可能是基因过敏。”叶修露出高深表情。

  方士谦:“……”糊弄我呢?

  叶修将豹崽子不小心落入他衣领里的尾巴捞出来,转向苏沐秋:“咱们逛了半天,该吃饭了吧?”

  苏沐秋却没理会他,视线落在叶修与周围人群的反应上,专注思索着什么。

  “我知道一间好吃的店,是前几天一位星网新晋网红推荐的,那位姑娘给店家评了四朵小花……”

  陈果连忙提议,这时她的终端突然滴滴叫唤,陈果愣了下,旋即不好意思地道歉:“是居民局来工作的通知,我看一下紧不紧急……哎,又是申请重启苏准将的身分!”

  苏沐秋回神,听陈果惊讶地说:

  “嗯?这么多人?我没听说粉丝群最近有大批纳新的计划啊……难道是真爱粉组团来玩儿?”

  苏沐秋:“……”敢情这些粉丝群全都拿军部特殊法的重启测试当纳新标准啊!

  陈果打开申请页面,一个一个勾选许可。

  “苏糖饼,叶儿耙,索克萨尔,王不留行,黄傲天,方萌萌……共六位报名??”

  

 

 

=

 

*内文修正之后,印本子的版本内追加内容之一(不干涉后续发展)

 

正文 23-上

‘……尚未经证实,但可相信虫族已经发展出寄生型X……’

‘……以特制诱导弹为饵,叶修一人带成千上万虫族离开帝国星域,去向不明,然诱导弹的成功,完全证明了虫族对A、O的异常感应力。……’

‘被寄生者,表现与常人有异。如思维方式、行为举止,皆与宿主原身有所出入,然这些差异,会随寄生时间变长而逐渐消弭。它们在学习。它们正在融入人类文明。’

 

 

正文 48-下:痛心疾首

然而,喻文州将光板递来时,上头居然只是一张照片,而且是张看起来特别幸福美满的照片。

叶修却登时变了脸色,夺过光板,仔仔细细审视着那位女性的脸。

王杰希毫不怀疑:“果然,你记得这个Omega。”

叶修哑然失笑,沙哑着声低语:“我怎么可能忘记。”

 

 

正文 47-中下:一反既往

 “你的档案本该被注销,但在我检查的时候,发现上头盖着留待销毁的暂缓处理章。暗中保留‘叶修’军籍的签署人,是一位老元帅,他跟你关系不错,我以为是怀念,可惜我后来才想起,老元帅退居后线之前,曾经是郭中将的指挥官。”喻文州叹,“是我疏忽了。”

“不能怪你。老郭……谁能想到呢。”叶修捏了捏眉心,问,“后来呢?”

 

 

正文 52:情窦初开

叶修猛地惊醒过来,冷汗涔涔,呼吸急促无比!

一时间,他脑中空白,足足怔愣了几秒,才意识到眼前是苏沐秋贴得极近的脸。

苏沐秋脸色惨白,双眼紧闭,与叶修手足相抵,正沉沉昏迷着,发丝微微搔到了叶修的眼睫,有点细密的痒意。

惊觉他差点被苏沐秋的意识同化,叶修便一阵后怕,心跳不受控制地剧烈加速。没有余裕从浑浑噩噩的状态里搞清楚时间地点,心知这个情况不由他控制,他急忙张口喊了声“沐……”,耳边便响起滴滴声响,手臂一瞬细微刺痛,叶修吐血地暗自叫糟,再次脑袋一歪,不受控制地滑入了黑暗。

 


大家不要太认真看!!!!我金鱼脑!!!

有姑娘问:【叶修他们不是已经明了了ABO和虫族的融合,成就了后来的哨向人类吗,喻文州他们还在怀疑什么?】

这里解释一下:老喻老王不知道

他们停留在[荒星是帝国的失败支线] [根据苏沐秋所说,荒星可能在联邦星域附近] [为什么叶修突然转弯不回帝国??]

想通的结尾是在老叶脑内,随后接番外进度,他没有把这个推测告诉老喻老王,直接上手毁了侦测仪

他跟苏沐秋相处一年=正文全部,才选择信任,不敢赌老喻老王看到满江红会做什么,此外他也不确定联邦与帝国与虫子的情况(第一部结尾的目标→自己亲眼看→第二部会干这件事),目前决定静观其变,让喻&王他们自己多生活一阵子。番外后续剧情会对这一点进一步说明


ps 每更3k-4k频率高一点,或每更8k-10k作者有病频率低一点,大家喜欢咋样?

以及,本子番外写完了,2.3w决定就是梦剧场=哨Ax海中月&拉丁黄啦


and 感谢 清雁  云岸←今天开始做咸者  归北  星陨•幻羽  几位姑娘投喂给我的熬夜咖啡……  ฅ(ↀωↀ)ฅ 


评论(61)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