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哨A 番外09:被强风吹走的内裤

*标题好长 [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十五题接龙,题目: 搞笑版同居15题 by 月羽里



09.被强风吹走的内裤

  

 方萌萌v [小行星][未成年保护]

  早安鸭!告诉大家一件讨厌的事,昨天和朋友 @黄傲天上传早市开张小视频之后,晚上太累了,忘记收衣服。早上发现内裤不见,被强风吹走的内裤差点掉进水里![哭泣]心好痛,幸好捡回来啦,多亏我家小眼镜,赏TA一串香蕉,爱TA ♡ 

  【照片:小白猴躺在香蕉上】

     转发(103) 评论(67) 赞(435)

 

  1L 菜场鱼贩

    萌酱好可爱哈哈哈哈呆萌小天使 [二哈] 首都星怎么还没征招妳当联邦友善大使?

  2L C伟love方萌

    萌,下次问C伟哥哥替妳找胖资鸭~找不到的话,哥哥给妳买胖资,嘻嘻

  3L 守护白兔萌的蛋黄jam

    小萌,妳信息上的白兔星球到底在哪里?我问了好多人都不知道。妳是兔耳娘吗?能不能发张自拍?

  4L 联邦法院地狱实习中

    楼上两位,萌萌后缀的未成年保护看到了?骚扰发言以及教唆未成年少女公开个人照片,举报不解释。小眼镜是萌萌的精神向导?很可爱。

  5L 鸾辂音尘v

    萌萌姐,妳之前推荐的餐厅太好吃啦,从不晓得这破模组的花草市场旁边还有这么棒的小店!我和朋友都好喜欢 [比心心]

  6L xyz0397432

    等等,只有我好奇那个朋友是男是女是公是母是联邦人还是外星人吗?黄傲天?男朋友????我心碎 

  

  方萌萌v 回复:不是男票啦,是同学~人家单身![气]//xyz0397432:等等,只有我好奇……

  

  

  黄少天拿着终端呕出一口酸水。

  他旁边,方锐一条一条扒着回复,悄摸摸地肘了下黄少天,与他咬耳朵:“黄少,你看这位鸾辂音尘,她的信息简介是哨兵!用这种名字,是不是肤白貌美?头像这只白貂是她的精神向导吧?”

  方锐打开鸾辂音尘姑娘的相册,美孜孜地点评:“看来这姑娘喜欢园艺跟美食,咱们可以拜托小邱借拍下他的小花园,拿来当聊天话题,和鸾辂音尘交换终端号,然后……”

  黄少天哆嗦着关上星网圈,差点吐出隔夜饭:“我去,老方,你成天装小姑娘嗲声嗲气,卖萌发网美照,毛病啊???到底图个啥?你居然真的自称萌萌??我呸恶心死我了。”

  “人家也不想鸭。”方锐有意恶心他,然而话一出口两人同时起了身鸡皮疙瘩,连忙改口,“咳咳,我也不想当美少女网美啊!谁让王杰希给我挑了张未成年小姑娘的身分卡。”

  坐在他两旁边的王杰希默默瞟来一眼:“……”

  “靠靠靠靠,美少女,真有脸说。”

  黄少天死鱼眼瞪他,“老方,我再也不和你一块出去了,你看你那群粉丝说了啥,男朋友?谁要当你男朋友,替你拍个照和你吃个饭就会变成男朋友,玷污我名声的赔偿费怎么算啊!”

  “唉,我只希望鸾辂音尘是我命中注定的女朋友。”方锐忧伤叹息,关注了小白貂头像,转眼又开心起来,“不过女号挺好的,发点吃吃喝喝的照片,就能收到大批粉丝和美女们天然亲近。”

  “猥琐,太猥琐了。”黄少天肃然起敬,果断拉黑他。

  “黄少,你看她的头像,能拍下照片的精神向导,至少可以干涉部分现实,潜力不错啊!”方锐骄傲地宣布,“你上哪儿找到这么好的对象?塔里的向导搭理你吗?”

  “至少我不乐意搭理你了。”黄少天答。

  

  两人动静太大,趴在桌上咬耳朵就罢了,奈何偏要跟小学生一样在桌面下互相踢腿踩脚,整张桌子不住摇晃,嘎吱作响。

  与他们俩同桌的王杰希不堪其扰,放下笔望了过去。被那双大写冷漠的大小眼紧盯,方锐一时哆嗦住了。

  王杰希瞥他手里的终端:“你说……”

  方锐禁声,等待后文。

  “可以被拍照的精神向导,潜力很强。精神向导可以被拍照?”

  “啊……”方锐一眨眼。

 

  这阵子来生活在一块儿,共同生活也很和平,几人之间本质是外星人的事就模糊了。

  方锐记起叶修对精神向导的理解:“叶修说是鬼魂来着?这神神叨叨的观念也告诉了你俩?”

  王杰希看着方锐终端里的小白貂照,不置可否。

  “他说得对,也不对。我和他提过,精神向导是另一个位面的生物,所以在这个世界的出现形式,类似精神波动,少数能对物理现实进行干扰,影响现实的,比如干扰光线,就能够拍下照片,能够干扰物质,就能接触物品……”

  方锐身为正经向导,最呕血的就是苏沐秋黄少天两人理论课全被狗吃了,这下有个人好奇,当即叽哩咕噜地介绍起来。见王杰希听得认真,他心花怒放,发了一堆科普资料给他,王杰希接收,顺手关注了方萌萌。

  他瞥到方萌萌几天前发的近况:这些是室友们准备的早点,会做饭的男人最帅了。大家最喜欢哪一道? [照片x6]

  照片里有各式外卖或手制料理,细心套用了六种风格的边框滤镜,王杰希认出自己做的三明治,连邱非在沐雨橙风协助下准备的鸡蛋粥都在行列。

  回覆中点赞数最高的:我与六位同居帅哥的美♂味生活,大家今天尝哪一个?

  “……”王杰希眼皮一跳,“他成天就是忙着发这些?”

  “可不是吗,你才知道,要瞎了狗眼是不是。”黄少天以眼神表示爱莫能助。

  

  几人说没几句,便听碰的一声,陈果起身拍桌:“你们别闹啊!三个人还答不答题了!而且答题的时候开终端是作弊,要零分计算的!”

  “好,我们弃卷,不填了,结算吧。”黄少天和方锐同时举手。

  陈果没好气地将电子试卷收回:“你们对苏准将肯定不是真爱。”

  她把王杰希的卷子也收走了,王杰希被迫交卷。

  两人摇头,纷纷指着对方的脸:“还真不是,我粉方锐,他粉黄少天。”

  陈果怒瞪,两人赶紧离开临时搭起的考场,顺手捞走了王杰希。

  

  而居民管理局临时改装的考场内,还有三人在奋战。

  被意外报了名的叶修明显与方锐几人一样无心答题,从拿到测验题开始就只顾着撸豹,把暖融融的毛皮揉了个遍,直将小雪豹搓成小毛球,随即将脑袋埋到雪白的肚皮间,含糊地低吟:“小猫,你身上有股奶香味儿。”

  “嗷喵。”奶香味的豹崽子拿前爪肉垫踩他脑门,尾巴甩来甩去。

  苏沐秋:“……”

  奶香味个毛线,秋木苏你打出生就是成年豹子!还要不要脸!

  “别玩了!”苏沐秋没忍住踩了他一脚,叶修吃痛,不得不结束撸豹,慢腾腾地开始做题。

  他贴在小豹子耳边低声念题,无奈哨兵苏同志听力太好,不得不共享了语音报题的服务。

  “基本题,苏准将的生日,联邦历几年几月几日几时几分几秒。”

  苏沐秋正好也瞥到这题,心道:生日要记忆精准到时分秒,他得掐码表出生才办的到。

  小豹子趴在试卷前喵了几声,叶修侧头倾听,一副有商有量的模样,嗯嗯应声,唰的填了数字。

  苏沐秋低声:“……你会说猫语……呸,你听得懂豹语啊?”

  叶修:“听不懂,但我跟它心有灵犀。”

  “……”

  叶修忽略苏沐秋的抽搐,继续给奶豹子低声读题,依靠豹选法做完了性别生日血型等等,进入下一大题:“选择题……苏准将家中窗帘颜色。注,客厅。(A)红色带格纹,(B)灰色带格纹,(C)红色带灰色线条,(D)灰色带红色线条。”

  苏沐秋:“……”选项好刁钻。

  窗帘跟地毯,那是他觉醒哨兵而搬家时物业就给配好的,苏沐秋绞尽脑汁也只想起他把那块窗帘给拆下来,替屋里那堆机甲零件遮灰尘了,别说花色,他连有没有坠流苏都没印象。

 

  本人毫无印象,叶修倒是从容填下答案,继续读题:“……至苏准将与宇宙异型牺牲于裂缝前,仍未与向导结合。原因是?”

  苏沐秋一看选项。

  (A)战略考量。

  (B)匹配度考量。

  (C)性格考量。

  (D)已结合但未公开。

  ……这考题好烦啊!为什么要关心他的单身问题?!而且是单选!他考虑一个问题不能是多重因素吗?!而且选没有公开的话,那出题者怎么会知道答案?!

  小豹子胸有成竹,拿爪爪在电子试卷上抹了个歪七扭八的符号,水汪汪的蓝眼睛盯着叶修喵了一声。叶修凝神细思,不得其解,悄悄推了下苏沐秋。

  苏沐秋一转头便猛烈呛咳,臊着脸提起自己精神向导猛摇,低声怒喊:“你不只会打牌,还会写字?!我怎么不知道?”

  “写字?”有了提示,叶修恍然大悟,发现那是帝国文字的‘叶’扭曲版。

  他弯着眼勾起唇角:“哎,真可爱。”也不知道说的是谁。

  但不知道也无所谓了,因为叶修撸了下豹子的肚皮之后,又伸手钻进苏沐秋的衣摆,照样揉了下他的腰腹,有意无意地轻挠了下。

  苏沐秋被他这一下闹的血液发烫,一股莫名热度四处乱窜,眼看就要当着监考员陈果的面窜到不该去的位置,连忙掐住叶修的手背,低头做题冷静。

  他略过几十道不知所谓的题,找到相对简单的题目:苏准将最喜欢的颜色。

  他志得意满地点开,准备在选项里挑一个,然而试卷上弹出一张色码表,总计一千六百多万种选择。

  苏沐秋:“……”

  小豹子开心地摁了一个梅花印,最后系统判断它选了亮瞎眼的萤光粉红。

  接下来的题目还算正经一点,用各种暗号或密语隐讳地提及苏沐秋曾执行的任务,询问任务中的细节,总算有重启身分测验的感觉,脱离爱豆一百问的低俗品味。

  他填的满心安慰,接着听一旁陈果自言自语,她将溜号几人的卷子提交主系统,一边吐槽:“……这几道任务题,都是送分题啊!他们肯定没看苏准将的系列影集,还有动画第三季……”

  连这都拍成影集?苏沐秋直接怀疑起人生,难道他当初不是从军,是娱乐圈出道了?

  他在‘某月某日闯入联邦星域M-79模组之侵袭者为何’这道题后,写下干脆俐落的虫一个字,最终发现这份一言难尽的考题他就没有会填的题目。检视了一下,足足有一半题目留空,只得瞎猜填满。

  “啧啧,你肯定不是苏沐秋本人。”叶修瞅见他将试卷空题全填上A。

  “当然不是,他一全联邦人尽皆知的单身狗,我证件上可是写著有伴侣。”苏沐秋自暴自弃,满腹怨念,“这都问些鸡零狗碎的,当真不是粉丝协会开的题吗。”

  “既然是军部特殊法,肯定是军部开的题。”叶修指出,“但没人说军部成员不能是苏准将的狂热粉丝啊。”

  苏沐秋忽地感觉一阵毛骨悚然。

  

  而在两人交卷后,全程安静做题的喻文州跟着提交答案,望了会儿叶修那在他眼里看来是手悬空抽筋的撸豹动作,接着低头玩起终端。

  见他消息提示跳得飞快,终端屏幕闪的跟霓虹灯似的,苏沐秋不禁留意了下,发现他打开了一个名叫‘苏准将的爱人后宫们’的大群,讨论起答题心得,引来附和无数。

  “……”

  

 

  被赶出考场的三人没有原地干等,方锐如今可是一天要发十几条星网圈的人,他带着两人满大街拍照,搜集素材,砖缝里的一根杂草都要换十个角度来拍,配上一大串鸡汤再发布。

  王杰希跟黄少天就在街边长椅坐下,后者的目光四处乱晃,移动剧烈,看著有几分诡异。

  他指着空无一物的前方哈哈大笑:“你看到没有,那只金毛傻的不忍直视啊哈哈哈,跑去逗猫,结果被猫爪子挠一脸!哎哎刚才那记猫巴掌时机好准啊,左巴掌,右巴掌,金毛要反击了,金毛抬起爪子……我靠那只大金毛被打跑了!那只小花猫是谁的精神向导,简直一头小老虎。”

  而王杰希从头到尾什么也没看到,除了金毛慌不择路乱窜时,撞过了店家的投影招牌,让电子画面有一瞬模糊。

  实话说,他确实对这些存在很好奇。

  “什么样的人可以看到‘精神向导’?有共通特质吗?”王杰希问,“陈小姐不是哨兵或向导,但她身为普通人能够看见。刚才听方锐的介绍,确实很像鬼魂。”

  黄少天尽显哨兵本质,面对理论题抓耳搔腮:“哎,啊,嗯,这个这个啊,你让我想想。咱们哨兵学院注重实战,我复习下老方发的科普信息……”

  王杰希摇头:“我想知道你的理解。”

  “你问我的理解。”黄少天思索,回答道,“精神力的强弱吧!”

  “咱们联邦,所有生物身上都有精神力,但人类,尤其是人类中的哨兵跟向导最明显,还拥有精神图景这种玩意儿。普通人的精神力弱,不过是有一部份人精神力数值偏高。”

  王杰希表示明白,心里如此理解:哨兵向导是能通灵的人,而普通人里有人是撞鬼体质。所有人类跟动物都有稀薄的灵感。

  “那么我跟喻的精神力或许是平均值,”王杰希道,“想办法加强精神力,就有机会看到了。”

  黄少天大笑:“哈哈哈哈哈!不可能不可能,谁都知道只有联邦出生的才有精神力……”

  “为什么?从字面上理解,精神力是思维生命体的能量。为何你笃定只有联邦?”

  黄少天笑声一止,一时间语塞了。

  他所学的一切告诉他王杰希的推断是谬误,但黄少天忽然记起,他确实疑惑过这个问题。但如果不是精神力,那又是什么?

  他陷入纠结,王杰希没有打扰他,自己打开终端看了下科普,接着略一思索,检索了艾朗帝国、ABO之类的关键词。

  除了一些垃圾信息外,他果然没有找到家乡的任何消息。看来艾朗帝国和联邦确实距离无数个星域,以至于彼此之间从来没有交流。

  王杰希叹了口气。

  

  此时此刻,关上检索的王杰希和提交试卷的苏沐秋,并没有察觉隐藏在联邦网域每一寸角落的自动审核机制启动了,它筛选了部分信息,重重加密,以最快的速度送出。

  这份信息来到第五模组的星网基站,让使用几十年的老旧传输机卡的半死不活,大半天后,才飘飘忽忽地往联邦首都星发送。

  

*

 

  如今试卷计分全靠智能,速度很快,叶修刚刚抬手伸腰,陈果便喊了声分数出炉。

  叶修差点把腰给闪了:“你们联邦的考生真命苦,考完试当场就公布结果,连逃避几天都不许。”

  苏沐秋呛了一口茶水:“不是,我也不知道会这么快……”

  陈果十分霸气,直接打开投影屏:“那我直接把你们的测试结果都公布啦。”

  叶修慨然:“而且还要公开处刑。你本人有把握满分吗?”

  苏沐秋绷着脸,冷汗如雨下。

  在外头游荡的几人是喊不回来了,陈果没有多吊胃口,一下将答题排名全给放了出来。

 

  “苏大神的身分重启测试,题库有一万多道题,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重新抽选题目,题型和总题数也不一样。”陈果解释了下,“所以全按正解比率来计分。”

  苏沐秋格外纠结地看着排名。

  方锐,黄少天,王杰希,三人压根没答完题目,一起垫底,正解比例在20%~30%区间。

  叶修,全程靠豹子作答,拿了52%。

  苏沐秋本人竭尽全力答自己的题目,最后拿了75%,结合他的答题情况,相当于苏准将套题每四道题目就有一道靠猜,有一道他压根不会。

  他本来想着这种奇葩题目,本人都答不出,靠这个来重启身分压根是说梦话,然而抬头看见喻文州的分数,他心情复杂的沉默了。

 

  --正解率91%。

  要是在场六人非得选一个‘苏沐秋’出来,那肯定是他。

  陈果激动,抓着喻文州的手疯狂摇晃:“91%!这是咱们第五模组居民局出过的最高分了!!你也是苏大神的忠实粉丝啊!”

  喻文州含蓄地接受了大忠粉的称呼:“错了几道题,可惜了。”

  “还可惜呀!你这成绩,放全联邦也只有一百多个人能达到!”

  苏沐秋:“……”居然有一百多个。

  “但是,我听其他人说了,秋园晚沐大神拿了98.5%的成绩,是榜首。”喻文州叹息。

  “……”而且有更高分的啊?!

  陈果唏嘘:“秋园晚沐大神,要不是确定他真的不是苏准将,估计就被军部带去述职了。他说过,答题不难,只要把苏准将的视频,传记,电影全都看过就能办到。”

  喻文州点头赞同:“陈姑娘,待会麻烦妳把测试的结果证明发给我了。”

  “好的!当然没问题,放心我知道!”陈果竖起拇指。

  苏沐秋压抑着心底的古怪问他两:“保留成绩做什么?重启没成功吧!”

  喻文州出示终端,又是那个名字非常诡异的群,温声解释:“申请加入核心粉丝群,要提交90%以上的成绩证明才行。”

  “…………”

  叶修安慰:“虽然你连申请加入自己的粉丝群都不答标,但没关系,我让文州加入后给你瞅两眼啊!”

  苏沐秋面色几度变换,最后有气无力地瞪了他一眼。

  那厢喻文州已经跟陈果和乐地交流起苏准将的种种,又聊了几句最近播放数最多的剪辑,陈果恨不得和喻文州畅聊三天三夜。

  她积极邀约道:“过阵子,联邦首都星会办今年度的苏准将纪念活动。往年都在十月的,今年办得比较迟,听说声势浩大,会有全星域同步播放,咱们居民管理局和其他几个部门也会在模组里办直播。来参加吗?我给你们报内部人员的名额,可以在前排!”

  “我听说了这个活动。日期订下了吗?是什么时候?”

  “12月24日,平安夜。”

  陈果答完,见喻文州怔楞不语的神情,她暗骂自己粗心,赶紧补充:“我跟柔柔都会去,如果你们和对象有约了,不必勉强。节日总是要优先陪对象一块儿过的嘛。”她瞥向逗着猫玩的叶修和苏沐秋。

  喻文州笑着摇头。

  “让妳误解了,我只是惊讶,兰布达联邦有庆祝平安夜的习俗?这么说,你们有圣诞节吗?”

  “是啊,你没参加过吗?啊,对了,忘记你跟另一位王先生都是友邦星系来的。”陈果积极介绍道,“圣诞节就是……”

  喻文州连忙:“我知道……”

  陈果没留意,继续说道:“……就是圣诞老人,会乘着麋鹿拉的雪橇,给好孩子的南瓜灯里发糖果,或是给坏孩子恶作剧的节日。”

  喻文州:“……”这还真不知道了。

 

  留意到喻文州些微变化的神情,陈果忙问:“怎么了?”

  喻文州沉默半晌,才收回若有所思的神情。

  “没事,只是有点惊讶。虽然习俗和你们不大一样,但是我的家乡也有圣诞节,一时有些怀念。”

  陈果好奇:“是吗?真难得。我听很多友邦星系的人提过,他们是特意来旅游,到这儿过过节庆热闹的。”

  “为什么?”

  陈果笑道:“因为只有我们联邦有新年、圣诞这些节日啊!”

  

*

 

  “上头真会使唤人。”郭铭唉声叹气。

  他摸摸鼻子,灰溜溜地踏上模组之间移动用的交通舰。交通舰内人多得要命,加上其他外星系来联邦旅游的,整艘交通舰可谓群魔乱舞。郭铭护着行李包挤过人群,他脚边的穿山甲却被不知打哪个星系来的大块头踩了一脚,痛的郭铭跟穿山甲同时一激零。

  他嘶声抽气,把行李包跟缩成球的穿山甲都举到头上,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位置,碰巧靠窗,跨过外侧乘客时,一份文件不慎从包里滑了出来。

  难得的纸质文件让那位外星乘客愣了愣,慢吞吞地弯腰,再慢吞吞地拾起。将穿山甲安置好的郭铭一回头,就看到树星人用树枝般的手指,捏着砍树伐木搓成浆造出的纸张文件递给他。

  郭铭大惊,忙弯腰道歉:“哎唷!抱歉抱歉!”

  树星人慢吞吞地回到位置,继续看交通舰内提供的旅游频道。

  郭铭大松口气,幸好没有变成外交问题。

  他一屁股摔进座位,留意到树星人正在看的介绍,恰巧是联邦星域内几个模组的变动。因为树星人没办法用耳机,所以视频是以低音量公放的,郭铭身为哨兵,无论天赋如何,这么近的距离是听得一清二楚。

 

  “……自从六年前,苏沐秋准将在后来称为‘荣耀日’的那天带走宇宙异形,联邦星系展开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模组整修……”

  清脆悦耳的女声介绍着。

  郭铭问人工服务机要了杯水,继续听道:“……许多生活模组因宇宙异形袭击,反重力浮空引擎、气候模拟系统、自动调节系统等等,受到的损害过大,兼之避免模组因能源损耗出现问题,联邦议会决定,将联邦人四百多年来始终悬浮于宇宙中的模组,降落到各个星球重力达到适宜标准的行星,同时扩展联邦星域的防线。”

  “A-31模组降落在水蓝星,M-79模组降落在舟与第三星,Y-65……第五模组降落在最为边境的法托星。目前,这些模组皆与行星资源结合,有了崭新不同的风貌,为联邦星域的旅游类型增添了……”

 

  郭铭听的头大不已,暗自嘀咕:“是啊是啊,旅游业开心了,但有一部份苦逼的人,需要在执勤的监测站轮换维护的时候,跑东跑西的确认这些模组有没有出其他毛病呢……”

  树星人没听清郭铭埋怨什么,但分给他一包联邦交通站买的瓜子,郭铭开心笑纳。

  郭铭一边嗑瓜子,随手翻了翻那几张纸质的模组简介,确定全都是模组官方假惺惺的介绍后,他索性打开终端,漫无目的刷起星网,从这里多了解他即将前往的各模组。

  有的模组连大气系统都故障了,一会儿酷寒,一会儿大雨,郭铭不想淋成落汤鸡,只得多准备。

  一连刷了一个多小时的星网,郭铭揉了下眼睛,这时一个短视频滑过眼前,他顿了顿,又把视频拖了回来。

 

  发布者是个去旅游的外星人,因为标签不是五等模组,而是法托星,如今多数人压根还没习惯模组落地,更遑论记下星球名称,因此点阅率不高。

  这视频明显录得仓促,画面模糊,还有点摇晃,只看见人来人往,没有明显标的物,像是不小心录下的。然而下一秒郭铭察觉他错了,因为人群就是视频的目标,只见人潮来往间,有几人如摩西分海,轻松地在密密匝匝的人潮中移动,所有人都跟领导视察或看见瘟神一样,宁可你推我挤,也要闪避开来,丝毫没有靠近。

  视频很短,只有一分钟,郭铭看了五遍。

  发布人配字说道:“在法托星旅游,想去尝尝萌萌推荐的小店面,意外看到了有意思的画面!那就是联邦最有名的英雄军官角色扮演活动?扮得挺像,但其他人看上去不大喜欢,离得远远的。”

  视频模糊得令人眼瞎,郭铭瞪了半天才辨认出,确实有个像是苏准将的轮廓。

  他看了下评论,大多是针对那位coser的扮相,‘不如秋园晚沐大神但也不错’等等。

  郭铭随意滑动的手指,在其中一条画风不同的评论停住。

  14L 他旁边黑头发那个人有点眼熟。是不是有点像前阵子出现在联邦财经报的人,那个什么年轻才俊……叶秋?

  

    

=

一点也不沙雕的沙雕…我怎么还没爆炸q-q

另外,第一部正文曾经手误刷出叶秋,已经修正啦,他其实是安排在后面的人!


感谢  云岸←今天开始做咸者  青空落雪 归北  清雁  几位姑娘投喂……浪了几天感觉不知道how to写文了  ฅ(TωT )ฅ 


评论(78)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