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哨A 番外10-上:不小心把盐加成糖(重发)

*标题好长 [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十五题接龙,题目: 搞笑版同居15题 by 月羽里


我被屏蔽了我一点也不惊讶,能救出来就救吧,总之我先重发一个…如果睡醒发现有两更一模一样大家不要惊讶


10(上).不小心把盐加成糖

  

  苏沐秋系着围裙,卷起袖子,一颠手腕,平底锅内的荷包蛋轻巧地翻了个面。

  边缘煎得金黄的荷包蛋撒了盐,散发出热腾腾的咸香,他一铲子把煎蛋盛入盘中,落在几样小菜旁,洗净手,转身便看到邱非带着一只大白兔走来。

  苏沐秋:“叶修呢?”

  邱非:“叶前辈还在休息……”

  沐雨橙风跳上桌面,甩着小尾巴:“他说头痛,起不来,窝在床上呢。”

  “……头痛?”

  “没有发烧,身体情况没有异常,我扫瞄过啦。”沐雨橙风回答。

  “所以是偷懒?”苏沐秋嘴角一抽,哐的将盘子甩在桌上:“那就不等,咱们开饭,饿死他得了。”

  “苏前辈,不用等其他人吗?”邱非手快地装了两碗粥,在彼此面前摆上。

  “不用。他们四个人一起出去了,说是去哪个地方搞调查,估计又是去星网热门景点拍照闲逛。”

 

  苏沐秋围裙也没摘,一坐下就往自己和邱非碗里夹菜,嘴里嘀咕“都吃光,饿不死你”。

  邱非在心里摇头,又装了一碗粥放好,果然余光瞥见苏沐秋一边嫌弃,一边将配菜拨到另一只空盘里,这才吃起自己的早饭。

  “在联邦生活还习惯吗?”

  “都很好。”邱非微笑,“认识了新朋友。”

  “就是之前要你赶回家上线的朋友?是什么样的人?”

  苏沐秋问,不由自主望向抱着一根特大号红萝卜啃,三瓣嘴一鼓一鼓的沐雨橙风,“秋木苏会打牌写字,妳会吃东西?你们到底联手瞒了我多少?”

  “我才没瞒你呢,哥哥。这是小邱给我准备的早饭。”

  沐雨橙风笑嘻嘻地将红萝卜拆开,里头塞了一根机甲能源栉,待苏沐秋看清了,她又继续抱着能源栉萝卜,美美地模拟着小白兔进食。

  接收到苏沐秋的目光,邱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苏沐秋叹气:“小邱,你太宠橙橙了,别什么都顺着她。”

  “哥哥不爱我了!”沐雨橙风嘤嘤嘤。

  邱非连忙转移话题:“是很好的人。性格很像卢卡,他找我组队报名挑战赛,还有……”

  邱非说着琐事,留意着苏沐秋的反应,很快察觉主动搭话的苏沐秋有些分心。他一筷子捣破蛋黄,把碗里的蛋和小菜都戳糊了,余光三番两次朝某间房飘去,又赶紧收了回来,闷头扒饭。

  邱非佯装没发现,端坐在脚够不着地的高脚椅上:“苏前辈跟叶前辈今天留守,有安排吗?”

  “没有。有事吗?”

  “是,想请两位前辈帮忙。”邱非刻意摆出有些困扰的神情,“但是叶前辈身体不舒服,我……”

  他话没说完,苏沐秋已经捧起碗,把早饭囫囵塞进嘴里,一搁筷子,快步走向叶修的房间:“放心。我去看看,把他喊起来,你先吃饭。”

  邱非话没说完,苏沐秋已经走了没影,并听见砰的一声,暗自猜测是苏前辈把门给踹开了。邱非不疾不徐,习以为常地用筷子把肉丸戳进碗里,细嚼慢咽地吃早饭。

  沐雨橙风趴在胡萝卜上头,小爪子拍着桌面,一蹦一跳地抗议:“哥哥还说你呢,小邱才是,别太宠哥哥啦!”

  “我?”

  捧着碗喝粥的七岁孩子惊讶,犹带婴儿肥的小脸满是迷惑,下意识替在意外观的沐雨橙风抚平身上的毛。

  白兔子被他揉得晃晃耳朵:“你看,哥哥心里很想闯叶修的房门,又不肯老实这么说。你给了他理由呀。”

  

  而在叶修房间内,他正大光明地偷懒。

  一大清早,隔壁房的苏沐秋起床,直奔厨房摆弄锅碗瓢盆的声响老早吵醒了他。但在如此居家平稳的声音里醒来,着实是新鲜事,已经一个多月过去,叶修睁眼的瞬间仍有片刻楞神。

  按照从军的严苛作息,多年累积下来,他一但醒来就是清醒无比,随时可以跳上机甲突突了敌人,然而此刻隔着墙,在苏沐秋准备早饭的碎响中,叶修放纵自己翻了个身,缓缓进入舒缓的睡眠。

  他把理由推给怀里的奶豹子:小豹子又软又热,窝在怀里呼呼大睡,像只绒毛小怀炉,尾巴一甩一甩,这不催人昏昏欲睡嘛。

  可惜这场回笼觉没能睡太久,邱非叩门时叶修转醒,但懒洋洋的不想动弹,索性找了个理由塘塞小朋友,闲闲地躺着,享受难得的清闲。

  苏沐秋推开门时,看见的就是叶修翘着脚,慵懒地叼着没点燃的烟,一手慢慢揉着趴在胸前的小豹子,一双黑眸惊讶地望着他。

  窗外透入的光线为他的轮廓渡上一层毛绒绒的滚边,看起来格外温和无害。

  苏沐秋的视线停留在叶修苍白的脸色:“橙橙说你头痛,怎么搞的?”

  叶修白着脸,故作气若游丝:“苏大大,我头疼的理由,你心里没点逼数?”

  “……啊?”苏沐秋顿了一下,意识到他正踩在供氧机的管线上,挪开脚翻了翻白眼,叶修夸张地喟叹一声。

  他将烟咬在唇边摇晃:“说吧,今天你又为了什么事踹我房门?”

  苏沐秋走近,手背直接贴上叶修的额头,一面拧眉说道:“没事怎么会头痛?你昨天晚上是不是……”

  他正想说是不是踢了被子,话音一止,敏锐察觉叶修枕边露出的纸牌一角。他眉头一抖,不由分说地把枕头抽起来,脑袋冷不丁悬空的叶修登时摔在一堆散乱的纸牌上,还碰了下床板。

  “做什么动手动脚,文明素质呢?有事好好说嘛。”叶修揉着后脑勺,先发制人指责道,但压根没打算把满床的罪证收起。

  苏沐秋面无表情,把窝在他胸前呼呼大睡的小豹子提起来,秋木苏如今肉呼呼的脖子底下,压着一张红心九。豹子一撩眼皮,发现提起它的人是脸色难看的主人,舔了下鼻尖,依然故我地继续睡。

  苏沐秋脸色一黑:“头痛??”

  叶修竖起手:“熬夜打牌,凌晨才阖眼。睡眠不足,当然会头痛。”

  “你熬夜跟秋木苏打牌?什么毛病,它现在这个迷你模样,纸牌都比爪子大。”

  “哎,冷落你了,下次一定找你一块儿。”叶修满脸调笑,意味深长,“不过,小猫能玩的花样可比你多了……除了抽鬼,还能接龙。”

  苏沐秋彻底无语,当场玩了一个‘小猫’不能玩的花样,两手闪电般探出,掐住了叶修的脸左右拉扯,毫不留力,扯的叶修嘶声抽气,连连痛呼,反过来揪他脸皮。

 

  两人扯皮半天,叶修揉着通红的脸窝在床上,床侧的苏沐秋同样捂着脸颊,满脸气不打一处来,身上的猫爪印围裙被刚才一番折腾弄皱了,腰后打成蝴蝶结的系带松垮,这狼狈模样,反而十分居家亲近。

  叶修的思绪不禁一岔,他毫无来由地想,自己躺着赖床,另一个人穿着围裙来喊起床吃饭,打打闹闹,晨光温柔,仿佛这真的是他们日常平凡的光景。

  叶修歪了下头,在苏沐秋身上隐约的食物香气中,伸手朝被窝外晃了晃,被苏沐秋一把抓住。苏沐秋将他往外拉,没好气道:“赶紧滚下床,出来尝尝你哥我的手艺,全联邦想吃都吃不到。”

  闻言,叶修乐的笑了一声:“对了,前几天那套粉丝测验题上,文州选了苏准将擅长料理,结果答错了。”

  ──在联邦的信息库里,显然联邦英雄,白星‘苏沐秋’是不会做饭的。电影里,做饭一事也全权交给队伍里流量小花饰演的女配。

 

  “我听到他跟杰希说,想把你做的炸鸡肉拍照,写更正报告递交给联邦军方,又觉得被当成捣乱的角色扮演机率更大……”

  苏沐秋牙疼:“再提那套题别怪我揍你。现在知道了吧,那可是全联邦人都不晓得的梦幻料理,我跟邱非都吃完了,你……喂!”

  叶修忽然使劲,将苏沐秋扯的摔到床上来,苏沐秋倏地失去重心,向前一倒,连忙伸手稳住。

  承接两人重量的床架发出吱呀声,他撑着两只手臂,低头对上叶修:“你做什么?!”

  “是你说的,”叶修揪住苏沐秋围裙系带朝下一扯,苏沐秋被拉的一沉,叶修勾住他的颈项,轻轻吻上,在唇齿触碰之际低语:“吃早饭啊。”

 


==我果然被屏蔽了==

文字版(weavi) 、 长微博



  两人凝视彼此,眼底闪烁着挑战欲,一切被抛诸脑后,包含油漆罐里秋木苏越发哀戚的低喊,还有叩响门板的声音。

  在两人咬着彼此的唇,胡乱扯开对方裤头的同时,喀擦一声,房门打开了。

  两人大受惊吓,唰的扭过头去,只见邱非抱着黑猫一叶,脚边跟着白兔橙橙,三双共六只眼睛盯着他俩肢体纠缠的姿势。

 

  邱非神色如常:“前辈,我想请你们帮忙的是‘星际战役’的训练。今天第一个报名时间段快过了,如果前辈们不麻烦,可以先登录注册,报好名再继续。”

  苏沐秋和叶修:“嗯??……啊……哦……”

  他们愣愣地点头,邱非道谢后完全不做逗留,关门离开。房里的两人面面相觑,望着对方凌乱的衣物和红痕相对无言。

  外头有对话声响起。

  “噫,肮脏的大人,一大早就这么不和谐。我要跟儿福单位举报!”沐雨橙风清脆的少女嗓音穿透墙面。

  “橙橙,两位前辈只是在打架而已。”

  “是呀是呀,妖精打架。”

  邱非不解:“妖精……什么?”

  一叶之秋清冷的嗓音传来:“那是自然界生物的本能。他们在通过互相斗殴的方式,争夺交配权,藉此延续优势基因。少部分生物透过繁衍的方式,让后代照顾自己。”

  听完解说的邱非反而惊吓:“斗、斗殴?”

  沐雨橙风:“说错啦,一叶,是雄性生物通过斗殴,争夺与雌性生物交配繁衍的权利……”

  “没说错。在艾朗帝国的ABO性别体制下,生育与第二性别的男女无关,即是指,两名雄性生物可能通过争斗,胜者能取得在败者身上繁衍的权利。”一叶之秋一顿,“但他们两位不是。维修技师苏沐秋,依据联邦生物性质,不具备受孕能力,而叶修是A……”

  它补充完毕前,沐雨橙风已经拔高声音惊呼:“哎呀,而叶修是帝国的外星人,所以他可以怀孕!我跟沐沐要有小侄子小侄女啦!小邱,你要有弟弟妹妹了。”

  一叶之秋语塞:“……不是,他们无法通过自然的……”

  邱非迷茫问道:“对不起,有一些词我没学过,听不懂……为什么两位前辈斗殴,我会有弟弟妹妹?……”

  “你低下头。我跟你说。”沐雨橙风神秘兮兮道。

  在苏沐秋感觉不妙,匆匆推开叶修,正欲阻止沐雨橙风少儿不宜的对话前一刻,邱非已经重新敲门,并直接拉开一道门缝。

  “苏前辈,叶前辈,要好好相处,打架不好。”

  邱非一本正经,耳根通红。不知道沐雨橙风和他说了什么,小孩踌躇许久,接着以细弱的声音提醒:“……我、我会帮忙照顾前辈生下来的孩子的……”

  苏沐秋头大无比:“橙橙到底跟小邱说了什么?”

  叶修思索:“他说的是你生吗?”

  苏沐秋:“你这什么关注点……不对,是你生吧?联邦男性肯定不能,但是你……”

  邱非对两位前辈的较劲浑然不觉,红着脸继续说:“但橙橙说男男生子很痛,会流很多血……所以,所以没有孩子也没关系,我会一直照顾两位前辈到老的!”

  小朋友正气凛然的总结后,带着两位机甲智能转身就跑。

  两位前辈目瞪口呆。

  

  直到苏沐秋按着叶修吃过饭,两人各自戴上全息眼睛登录游戏,仍对邱非的发言震惊不已。

  叶修戳戳苏沐秋的腰,与他咬耳朵:“沐秋,咱们把邱非给拐来了,是不是要负起双亲的责任,教懂他基础知识,包含那啥方面的启蒙教育?”

  “他才七岁,启蒙个毛线。”

  苏沐秋低头忙碌。

  他打开终端信息箱,按照惯例,给妹妹的旧终端号发讯息。一天三次,雷打不动,他信箱内已经被退回一百多条。

  “你不老是说小邱是你亲儿子?七岁不早了,再不教,就被沐雨橙风带歪了,啧啧,瞧你的机甲智能。”

  “你也说过他是你儿子,为什么不是你去?”

  叶修正色:“你有现成教材啊!你床底下的那一盒子古董小毛片,不是正好可以……”

  苏沐秋脸色几度变幻:“……你把那玩意儿带回来做什么?!还藏在我床底下??”

  “不是我放的。”叶修表示无辜,“是老方看完之后,说要给你物归原位。”

  “他看了?!!”

  两人站在星际战役的登入点上,一齐踏入了银白色的空间站拱门。

  游戏立即扫描两人的实时身体信息,自动生成新的角色帐号,并跳出输入ID的弹窗。然而在系统扫描身体情报的同时,两人同时察觉一阵奇异的触感,宛如薄膜轻盈地覆盖体表,不留一丝痕迹。

  穿过拱门后,站在人来人往的空间站内,两位顶着“二等兵”头衔的菜鸟,愕然望着身旁的人。

  身穿游戏默认的银白色宇航服,一名眸色偏浅的少年,盯着另一名黑发黑眸的少年,两人皆是瞠目结舌。

  “这是你……15岁的模样??”

    

=

邱非:⊙-⊙!


出现(上)是迟早的事 [/烟] 哦不是,我打算减少字数增加更新频率。嗯,就是这样!

周六要去湾家的活动逛场子,好期待(ノ>ω<)ノ


感谢  云岸←今天开始做咸者  清雁  两位姑娘投喂!!!!最近喝到一杯奶茶叫花漾年华,味道清淡如水,仿佛告诉我没有花样年华x


评论(59)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