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纨绔子弟] 亡者·雷森帕斯

2009/12/13

原著: 纨绔子弟 by Fox^^





  也许...也许不用做这么残酷的选择也不一定,法瑞斯想。残酷,天啊,奥里兰森在上,让全魔界的人知道他在害怕“残酷”的事,这会儿就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人活着、闲下来的时候,就是会不可避免的想东想西,他至少没有自言自语吧。但事实是他的夥伴还在睡觉,他可没那个勇气在他睡着的时候大声嚷嚷,最近雷森身边那股从灵魂里透出来的寒冷越来越清晰,方圆十尺内基本上没什么生物能靠近了。

  除了法瑞斯·奥里克。

  或着说,被下了十三层重封印、目前正在人界享受失恋疗伤假期的魔王军总司令,封陵将军。

  假期,法瑞斯有些惊讶的发觉自己心里是那么的忧伤,像个人类一样的感叹,假期...他到底是来人界度假还是给自己找麻烦的啊。接着他俐落的将平底锅里完美的煎蛋翻了面,恍惚的想到半年前他可不会做这种事呢,毕竟力量决定一切是魔界的铁则,在人界靠金钱也能有一样的效果。大多数时候--迪兰没有愚蠢的提着菜篮跑来的话--他倒情愿去有漂亮风景和美女服务生的高级咖啡厅吃顿英国式的上午茶。

  但是该死的他认识了亡者·雷森帕斯,所以他活该在这里替他准备早饭吗?

  此刻的法瑞斯只想把封印解开跟目前睡的香甜的夥伴大打一场。可是他却有些不切实际的想到在冥界海时植物的表情,‘老天啊,真是太感谢了!一切都会好转,因为你们在一起了!’这株高贵的、有教养的太古植物儿童倒是全心全意的相信他的绑匪父母,并且认为他们只要待在一块儿,所有事情都会好转。

  对了,他得跟雷森谈谈植物的教育,它还不满一岁呢,不能看A片或骂人什么的,可网路那种东西内建在它里边--天知道是在茎上还是叶片里头--根本没办法拔掉网路线什么的。

  他还得提醒雷森把林边镇那件事赚到的几张支票兑现,还得去找保罗要一百万零两百元还是多少的...现在他是夏克菲尔先生了,凑个整数要求一百一十万不为过吧?虽然夏克菲尔家基本上名存实亡了,但那栋房子里以及他说不清有没有的相关产业里,总会也些东西能卖吧。像是壁灯或水晶吊灯之类的。

  雷森在艾文的店也欠了不少钱,应该劝他去还清的。昨天艾文先生不知道打哪得到他新家的电话,刚开始很有礼貌的用英国古老的优雅词汇说些客套话,一转到正题之后像是丧失理智般的大骂欠账多少,那时他用的可是美国黑话,粗俗的令人不敢置信。

  法瑞丝突然意识到这下子他越来越像雷森的秘书或什么的了,他哭丧着脸想,昔日威震八方的魔族最强战士如今成了雷森他妈之类的人物,这种事传到奥里兰森王耳里,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多半什么也不会发生,因为他的力量一点也没有减弱,还足足涨了一倍。


  魔界里最重要的,就是力量。



  可是这一切,有什么意义呢?



  有时候,时光,真的是金色的。

  如果可以,他衷心的期盼这段日子可以晚些结束--他喜欢人类这些温暖的、亲切的、不切实际的情感,这让他觉得很舒服,并且沉浸在其中。而现在,雷森是他的夥伴,就只是这样。他们是雷森帕斯跟法瑞斯,而不是最强神器寂灭之剑或最强魔族封陵将军,不是必须杀的你死我活、世界毁灭的敌人。

  他简直不敢想像雷森有一天会用看待笛兰的眼神看着他--冰冷、无机质且充满恨意--那人看着他的眼神特别温和,因为他们是伙伴。如果有一天雷森朝着他脱下手套,准备来场生死决斗的时候,他会怎么想呢?--多半什么也不会想,顶多只想把雷森给撕毁、让他血溅大地,因为那时的他肯定恢复了在魔界时那种充满血腥与力量的思想,不明白感情是什么。

  光是想到这些,他就有些胆寒了。

  这一切有什么意义?

  如果可以,是不是有方法,能够让“不存在的法瑞斯”取代“存在的封陵将军”呢...不!法瑞斯惊恐的发现,他不能够这么想。他这是怎么了,为了避免未来注定的决斗,想抹煞自己的本质?

  他叹了口气,将烤的金黄的吐司和煎蛋、培根和果酱之类的装盘,顺手放置在餐桌上,从冰箱里--它原先应该贫瘠的要命,现在到是放了些食材--拿出了果汁和鲜奶。

  “现在就等雷森起床了......”老天,这是最困难的部份。

  “法瑞斯,早安...”植物摇摇晃晃的从他胸前的口袋飞出来,往浴室里去。看来电视对儿童的影响真的很大,连植物都清楚早上要刷牙洗脸的道理了。他们在教坏一珠理论上只需要行光合作用的植物...

  “植物,你昨晚几点睡?”他到半夜三点还能感觉到胸前的口袋有东西在扭动,他情愿相信是职务醒着而不是植物也有睡相不佳的问题,“你还没周岁呢,不可以熬夜看电视。”

  “我没有看电视...”

  “真的没有?”法瑞斯眯起眼。

  “好吧、好吧,我上网上到半夜...”植物怯生生的说。

  “今晚你去跟雷森睡吧。”

  “法瑞斯!法瑞斯你不能这样对我!”植物惨叫,倒像是法瑞斯要逼良为娼,“这样会害死我的!!这是虐待儿童!你们不能这样!”

  “那晚上不要熬夜。”法瑞斯说。他居然在跟一株植物讨论熬夜的问题?

  “噢......”植物从浴室飞出来,钻回法瑞斯的口袋。

  法瑞斯拍拍植物,心里诚挚地想着不知道这段日子还可以过多久。



  亡者·雷森帕斯曾经温柔地说,‘我相信你,法瑞斯。’

  然而却没人察觉这更像是在说服他自己。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