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纨绔子弟] 半年后 1

2009 - 2 - 4. 坑了

原著: 纨绔子弟 by Fox^^




纨绔子弟


  当全世界都放弃他的时候,有人不计代价的拉住他。

  雷森有些恍惚的思索着,唇边叼着的烟燃烧了一段时间,暗蓝色的烟雾缭绕着他,几乎有些诡异。然而会让他这么烦闷的原因,现在正在他的庭院里跟一株植物嬉戏。

  嘿,他居然让一个魔族--或着说未来的魔王在他的领地安然无事?即使他现在甚至比一个普通的人类更娇弱些,金发灿烂,蓝色的眼眸是多么地无辜,仍然无法让他忘掉半年前的事。老天,想起来他就觉得不可思议,他那时居然不惜跑到魔界去找他的“人类夥伴"呢。

  他居然想跟他和平共处--噢,该死!

  雷森急忙扔掉烧到尾巴的菸蒂,不管桌上可怜的烟灰缸有多满,从口袋里掏出菸盒。

  居然没菸了!“去买菸,法瑞--…”

  该死,该死的......

  纵使法瑞斯不过回来两天,但他挫败的发现他一向平静无波的情绪简直翻了个天。

  他皱起眉,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始翻找零钱,天知道那些小东西放哪儿去了,半年前回来后,他还从来没有机会在醒着的时间待在家里超过一个小时呢。

  雷森拉开抽屉,看到了零钱,以及摆在旁边的全新香菸,那甚至是他惯用的牌子。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知道,那是法瑞斯准备的。

  他又突然觉得该死了起来,但不是为了某人的细心,而是为了心底不明所以的某种情绪。

  它虚幻的有些不切实际,却温暖的像是夏日的金色海洋,轻缓波动着。

  雷森下意识看向庭院,莫名地。



  法瑞斯将培根装盘,摆上餐桌,满意的看着英国式的贵族早餐。这才是享受嘛,法瑞斯想,即使是自己做的,但色香味俱全而且样式一道不差,精致又繁琐的料理被完成时,心底的成就感是无法取代的。奥里兰森在上,他屠掉两三座城池时都没这么满足呢,他有些悲哀的想。

  他最后还是在雷森家对角线的位置买了栋小洋房,不大,但却足够他住了。其实他偶尔会对奥里兰森王死后仍继续有进帐的银行帐户有疑惑,但他想反正都是增加自己的资产,何乐而不为呢?这是他在七天内大量开销--买房子、家具甚么的--之后得到的结论。

  “法瑞斯--你看--”法瑞斯回头,看到植物比起半年前粗壮了一丁点的手摇摇晃晃的从冰箱中拿出牛奶,并且稳定而缓慢的移向餐桌,虽然它的样子更像是想把牛奶泼到餐桌上。

  他应该阻止他这种行为,毕竟桌巾他才刚买,而且他懒得洗,但心中一股莫名的感动让他无法出声阻止这神圣的一刻。

  “你长大了呢。”当初两三公厘的植物如今也长大了,呃...虽然四公厘并不是个很大的改变,但毕竟也是成长嘛。

  植物把牛奶放好,愉快的扑向法瑞斯,“当然,你出差的半年,我可都是自己照顾自己,雷森根本不会照顾儿童嘛,他真的把我当成塑料花了吗?”植物抱怨,但声量十分地小,毕竟谁也不知道那可怕的灭世凶器会不会听到。

  “是吗,那我可真是抱歉。”雷森帕斯的声音突然传来,法瑞斯跟植物一瞬间都僵硬了,像是蛇法女妖突然跟他们四目相接,措手不及地。

  然后他们慢慢地回头,看到亡者·雷森帕斯不知何时进入他家,优雅的享用着法瑞斯做给自己的早餐。

  “那个,雷森,”法瑞斯有些结巴,“我只有做一人份......”他可料想不到雷森还愿意踏进他的门,更何况抢--或着说征收他的早饭。

  “这不是明摆着吗。”雷森说,这时他正切开煎蛋,满意的看到蛋黄流出。

  “那...我...”那我的早饭呢--

  雷森皱眉,用一种“你都吃那么多了还饿啊”的态度将一片土司和培根推给他。

  法瑞斯有口难言,小心翼翼的观察雷森的表情,确定后者没任何反应之后在离雷森最远的餐桌角落坐下,无奈的接受只有吐司夹培根的事实。

  他根本是来给这位大少爷做全职奴隶的,法瑞斯有些悲哀的想,但更悲哀的是他居然觉得比起雷森用看着笛兰的眼神看他,像以前一样被他奴役简直让他感动的近乎落泪。

  待在他胸前口袋的植物像是察觉到‘妈妈’的情绪,体贴的用小小的叶子拍拍法瑞斯。

  也许有一天,他们俩毫发无伤的坐在一块儿用餐会被后人画成一幅名为‘世界末日的前夕’的作品,但法瑞斯想,他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他不知道的是雷森在踏进他家门的那一刻就已经这么决定。

  只要法瑞斯还是法瑞斯,他会学着接受...他愿意学着接受...

  没有人发觉这是亡者第一次为人改变,包含他本人在内,即使他第一次改变的就是他出生以来就埋藏在血脉理的本性。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