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K新] 各自的女友

2010/07/17




  各自的女友吗?黑羽快斗吐著呼呼白烟,突然发觉今年冬天比起往年都来的冷。


  双手插在口袋里,拇指与食指摩擦、交错,好像这么做就可以磨擦出火花,温暖这种从灵魂起的寒冷。

  也许他只是在吊念月下的怪盗绅士而已。

  那个属于掌声的自己,早已死在三年前,最后、最华丽的一场表演。


  而他始终没能吸引到那抹苍蓝色的目光。




  --唷。


  ...唷。

  这个在跟自己打招呼的家伙是谁啊,啊对了不就是那个嘛,眼前那位跟自己的女友聊得开心的空手道女孩的男友,叫什么来着,平成的福尔摩斯?日本警察的救世主?还是无理的好奇之徒?

  他知道这不过是在自欺欺人。

  那人的名字,早已用一种温暖却疼痛的方式,深深、深深的隽刻进了骨子里。

  也许他的DNA排列早就被改成了对方的名字也说不定。掩在米色围巾下的嘴角扬起,却是嘲讽。


  嗨,新一。


  黑羽君,陪女友出来吗?


  嗯,是啊,你也是?


  啊。


  他低着头,数著有几枚落下的薄雪在自己墨黑色的皮鞋上,又有几枚融化成了水珠,顺着鞋面的弧度落下,无可反抗的。

  然后他默默的听到身旁有窸窣的声音,布料磨擦的声响,接着右臂感觉到柔软的力道,像是不小心被卷入满人的电车时,与所有路过的陌生人有过的短暂的挤压与触碰。他为了这样疏远的靠近感到心痛如绞,心里猛然有种想用力地推开对方,然后咬牙切齿离去的冲动,但他却不能自己的感觉到右臂的僵硬,深怕一个稍大的动静,就会让这样的碰触离去。


  他喜欢工藤新一。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


  但他却无法说出口...毛利家的女孩,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他盯着皮鞋,视线落下的位置,正巧迎着滑下的水滴。怎么矫情起来了呢,他自嘲。


  小兰真的是个好女孩呢,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欢快的说,心里却搞不清水声滴滴从哪来。没听到对方的回答,他再接再厉,要交女友果然要找兰这种的嘛,哪像青子,又聒噪,又不可爱。语末已经接近嘟囔,他却不肯让沉默接手。

  他只是想听听他的声音,如此而已。


  ...喂,黑羽君。


  嗯?


  你...认识怪盗KID吗?


  唉?当然认识啊,以前常常上报纸的嘛。


  我不是说这个。苍蓝色的目光从开心的玩着雪的两个女孩身上收回,淡淡的瞥向左手边低着头的人。


  ...认识吧,但他也消失三年了。分不清是嗤笑还是叹息,他这么回答,你找他有事?


  算是有吧。当年,他问过我一个问题,我没有给他回答。


  黑羽快斗沉默的等着对方的下文,试图回忆究竟是哪个问题,却发现那些回忆模糊不清。


  那是他最后一次出现。工藤新一的语气仍是淡然,他问我,让一位少女苦苦等待了这么久,终于回来的工藤新一,是不是该尽绅士的义务,照料少女一生呢?


  --啊,好像有这么回事。黑羽快斗心想,当时可真是心如刀割哈哈,他可是费了不少劲才维持住平缓的语气。


  如果你见到那个笨蛋,麻烦转告他我的答覆。


  ...新一,怪盗KID那是肯定句吧......


  不。侦探的语气坚决,那是疑问。


  ...那,你的回答是...


  人不是物品,不是说让就行的。


  人不是物品,更不是长期投资。感情这种事,不是等了多久、谁更适合、谁更爱对方、谁付出的更多,就可以选出一个最终人选的;若是一切如此简单,化为1+1=2的式子就能解释,那么打从一开始,有些人便不会认识、有些人不会分开,所有人都很轻松愉快。

  黑羽快斗听出弦外之音,惊愕的抬头,忍不住想喊,新一,你...

  他却望进一片无比明媚的蓝。


  啊啊,是了...这样璀璨如同钻石般的眼眸,就是他的人生脱轨的开头。

  黑羽快斗开心的笑了,他想他懂那双温柔的蓝里,想要传达的意思。



  对方微笑着,伸出手。

  “也许,这次我能逮到国际犯罪档案1412的怪盗KID?”

  “My dear dective,I am honored to submit to you...”

  这双手,他再也不会放开。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