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K新] Strategy for 04~05

← ※ [K新] Strategy for 01~03

2010/08/27

04.

7/21

  美好的周六,工藤新一维持着复原以来的生活方式,惬意的翻阅着福尔摩斯--原本应该是这样的,直到他听到门铃声响,慢悠悠的打开门的前一刻。

  “...兰?”

   来的人竟然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少女,工藤新一微愣。

   “新一,今天开始放暑假了唷。我是来看看你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生活的!”

   少女身上穿着轻松的便服,手上提着两大袋食品,青葱的一头明显的露在塑胶袋外。工藤新一耸肩,侧身表示认可少女的进入。

  “呜哇...冰箱里这些营养补充包是怎么回事?”

   “这些食材都是上周的吧?!”

   “洗碗槽...”

   “新一,你有没有在听啊?!”

   “啊,有、有...”工藤新一将视线从福尔摩斯移到毛利兰怒气冲冲的脸上,那样“与我无关”的眼神更是让少女火冒三丈,却又不知道怎么教训才好。少女从进门后就直奔厨房,指着这个过期那个酸掉,一刻也闲不下来。

 身为屋主的工藤新一,只是坐在餐桌旁,自在的翻开了福尔摩斯,好像对方在整理的不是他家一样。

   “新一!你...唉。”少女叹了口气,无奈的笑着,“你恐怕早餐也没吃吧?我先来弄午餐吧。”

   “...嗯,哦。”

  静谧的空间只剩下少女切菜、汤锅咕嘟冒泡以及书页翻动的细微声响。这样的安静是两人都习惯的,并不会为了这样的空白而感到尴尬。

   “呐,新一...”

   “唔?”

   “反正你这个笨蛋推理王子,没有人处理三餐也不行吧?”工藤新一转过头,发现背对着他切菜的少女咬唇,像是下定决心,“我...我为你做一辈子的饭吧?”

  “呵,”名侦探笑眯了眼,回答,“你是认真的吗?怪盗KID。”

   “咦!新一,你在说什么啊?”少女惊讶的回头,工藤新一只是拄着下腭,饶富兴致地看着她。

   “当然是在回答你的问题。”

   “不,我是说怪盗...”“毛利兰”发现她在工藤新一那种看着猴子表演的眼神里感觉到调侃,苦笑,一个弹指的时间,月下的魔术师站在原来少女所在的位置,“你怎么发现的?什么时候?”

   “一开始就发现了。兰啊,这个时间应该跟园子出去玩了吧?”每年假期的一开始,兰都会跟园子出去玩。想必怪盗也知道这点,才会选择扮演在短时间内不会出现的少女。

   “也许没去呢?来关心自己的男友,很正常吧?”怪盗KID挑眉,不怀好意的坏笑。

   “我们分手了。...另外,汤滚了。”工藤新一平淡的扔出一句,继续翻着福尔摩斯。

   怪盗将瓦斯转到小火,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明白现在的情况。

  “大侦探,你倒是没想着抓我呢。”怪盗KID往碗里添了饭,递给愉快的看着喜欢的菜色的工藤新一,提出了这个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困扰他一阵子了,每日都不知道是该去工藤邸还是不去?也许,这是让他松懈的陷阱,之后会有大批的警方人马埋伏之类的推测,他都有想过。然而根据他的观察,别说安排警察埋伏了,工藤新一根本没离开过房子一步,电话也是要接不接的状态。

 “说不定会抓。”名侦探冷静的反将一军,喝了口味噌汤。

   “...那也要您抓得到呢。”习惯性的扬起挑衅似的笑容,只有自己知道冷汗的多厉害,故做镇定,“在我拥有滑翔翼、也没有暴露真面目的情况下,您打算怎么抓住我呢?人海战术?”

   工藤新一猛地抬头,惊讶的看着怪盗KID。

   猜对了吗?KID自信地笑了,那群愚昧的警察,来几个都抓不住他吧。

   “...你没发现吗?”工藤新一皱眉,有点迟疑的,“你做饭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拿下手套的。”

   ...意思就是,你的指纹满满的留在所有的锅柄盘子上。

   怪盗KID马上苍白了脸,没想到自己犯了这么愚蠢的错误。

  “没事的。”工藤新一吃完最后一口白饭,随意的说了一句,“午餐很好吃。”

   然后他抱着福尔摩斯,放着仍在呆愣的怪盗不管,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厨房。

   工藤新一窝到沙发里,想像着那位名闻遐迩的国际罪犯1412慌忙的擦拭着所有可能留下指纹的物品,然后轻轻勾起嘴角。

   即使平日表现得再成熟,怪盗KID也不过是个少年而已。

   他就是这么看待这个人的。

  他从来也不懂人杀人的理由,但是人救人需要理由吗?

   现在不抓他,只是回报这份恩情,如此而已。

05.

 

7/21 继续

  慢悠悠地享受生活的大侦探在午后舒展了腰背,左右转动活络着筋骨,随后抱著书走下楼。

   悠闲啊悠闲…打算找点饼干茶点当做下午茶的侦探如此想着。

  “…唉?”

   然后发现国际通缉犯1412竟然还在房子里。

   而且是呈现卷起袖子、裤管,精疲力尽的摊坐在厨房里的模样。

   “唷…”怪盗绅士的举起手跟命中的宿敌挥了挥。

   “你怎么还在这?”侦探随口提问,手上不停的翻动着各个厨柜。

   “大侦探就这么希望我离开吗?”

   “一般不会有人期待不速之客吧。”但谁都听的出来语气中的无所谓。

   怪盗基德瞄了眼侦探,随即惊到似的跳了起来,“别!”我才整理好的啊!“请让在下效劳吧!”

   “……”工藤新一眨眼,无所谓的耸肩,把翻动厨柜时弄出来的各种瓶罐袋装物扔了回去,迳自拉开椅子坐下。

   “………”怪盗基德正在心里不停的说服自己深呼吸不要激动。

   这是我家的厨房吧,怎么他比我还在意。侦探懒洋洋的这么想着。

   “那么,”怪盗基德再一个深呼吸,平缓语气,“大侦探想找什么呢?”

   “嗯…下午茶。”

   “…咳,下午茶…”

   “自诩为绅士的小偷应该知道下午茶的定义吧?来源是英国,首创是…”

   “是怪盗不是小偷,等等!我知道。但侦探家有那些材料、用具吗?”像是三层的小餐点架之类的…

   “没有。”

   “那…”

   “我只是想找点饼干跟红茶罢了。”

   “………”充分的被这段对话给烦躁到了,怪盗基德有些郁闷的把整理好的厨柜门关上,一回头就看到工藤新一摊开在桌边的福尔摩斯精装书,以及亮闪闪的苍冰色双眼,里面是微微的笑意。

   …什么嘛、根本没有在看书。所以从头到尾都只是在整他而已。

   “…让就让我为侦探大人烤一些简单的小饼干吧。”怪盗绅士礼节优雅的躬身,将侦探一眼撇来的“装模作样!”视而不见,熟练的拿出磅秤、面粉等,却在要脱下白手套的时候顿住。

   他可不会忘记现在这么狼狈又汗兮兮的模样、整洁明亮到看不出任何一点脏污的厨房是为何而来的。

   “没事的。”侦探重覆了一次不久前才说过的话,“不要太甜。”

   “嗯、…”怪盗的指尖触碰着白手套的边缘,仍是没有动作。

   “…我可是一个好观众,知道观看表演的基本礼节。”看了一眼怪盗仍然有些僵硬的背脊,工藤新一简单的说。

  观看魔术表演时,最基本的礼节就是不能在幕后试图用违规手段试探、找出、破解魔术师的身分和手法。

   所有交锋仅限于舞台上。

   这是对魔术师的尊重,并且魔术师欢迎所有正大光明的挑战。

  “真是优良的品质呢。”如此说着,怪盗将手套与白色西装背心脱下,随意的放在一旁,轻快的开始搓揉材料。

   看著明显轻松自在许多的怪盗,工藤新一微微柔和了眼神,很快的回到福尔摩斯的世界中。

   想必今天下午的点心,可以让他期待吧。

**

7/26

  我家什么时候雇了一个打扫阿姨?

   平成的福尔摩斯在黑衣组织瓦解、身分恢复、诸事安顺,悠闲的暑假开端,然后被吸尘器嗡嗡的声响吵醒时迷糊的想着。

   他转头想看看时钟,下意识伸手在床头柜上找着眼镜,停顿了一会,又慢慢的缩回手。

   接着他慢吞吞的打理着自己、换上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推开门,开始往声音的源头移动。

  “早上好、大侦探!”很爽朗很有朝气的声音,但不会有任何人希望在暑假期间的早上七点听到这样的招呼。

   “嗯嗯…”刚起床还有点低血压的侦探回应,有些烦躁的看着怪盗的打扮。

   绒毛兔拖鞋(他家哪时候有这种东西?)、白色西装长裤、俐落的折好袖子的蓝色衬衫、白手套、单眼镜片,还有一顶突兀的要死的白色高礼帽。

   他很早就想说了,戴着这么高的帽子在厨房里忙碌真得很怪,如果只是为了遮掩身分或防止掉落头发留下证据,他恳切的希望怪盗可以考虑换一顶浴帽,反正学校食堂的大妈不也是这样打扮吗?

   “吵醒阁下了吗?”

   说着,他又打开了因为打招呼而关上的吸尘器,嗡嗡嗡嗡的声响像是有一票人在脑子里施工。

   他才不会说这是因为他清晨就起床做“通勤”准备,大侦探却睡得香甜,导致心理很不平衡。

   话说跑来打扫是怪盗基德的自由意志,工藤新一勉强也算是无辜被迁怒吧。

   “嗯…”工藤新一靠在墙边,略低下头,直直的看着勤奋地吸着毛皮地毯的怪盗。

   “这种毛皮地毯很需要保护呢。”就跟白西装一样,一有灰尘污渍就要马上做处理,经年累月容易变色。

   “嗯…”

   “之前打扫的人,”不知道是兰小姐还是这位工藤大少爷,后者不太可能吧,“没清到地毯呢。”

   “嗯嗯…”

   “对了,明天我不会来。”这么说有点奇怪,不过他几乎是每天签到,比上班打卡还稳定。

   “嗯…”

   “等等就会去做早餐。”

   “……”

   “……”看着靠在墙上站着就几乎睡回去毫无防备的劲敌,怪盗基德沉默了,并且因为自己心里冒出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要不要让他回床上再睡,等做好早餐再叫他起床’而更加沉默了。

**

7/27 晚间

  “大侦探!!你怎么没有来!”远远的听到“碰”的一声,接着一阵答答答答的急促脚步声后,工藤新一的房间门被人用力撞开,与此同时还有一句委屈(?)的控诉。

   “我不是有解预告函吗?”工藤新一坐在自己房里的小茶几旁写着什么,修长的手指按着额角,觉得自己的青筋一跳一跳。

   “这次又是为什么不来?”又是热吗?每天好吃好喝的过着,再怎么说来个现场也不为过吧!

   刚刚“下班”就急忙跑来讨说法的怪盗怎么也不明白一向喊着要逮到他、斗智斗力的侦探怎么了。

   “忙!”他言简意赅的回到,突然像是被点通了什么似的,抬头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门边的怪盗。

   “…干嘛?”面对这样的眼神,怪盗如临大敌。

   “坐下。你很擅长模仿别人的字迹对吗?”

   “对、但这怎么了吗?”怪盗基德缓慢且疑惑的在侦探对面盘腿坐下,很有一出什么事就马上逃离现场的架势。

   矮几上散落着数量庞大的、印有字的纸张与薄册,工藤新一右手保持着稳定的书写速度,左手从纸堆里摸出一张,连着一支笔推到怪盗面前。

   “这是?”看着面前的…数理考卷?怪盗明显更加迷惑了。

   “总之、你先试着写写看。”说着又将一张已经完成的习题交给怪盗,“这是我的笔迹。”

   “哦…?”看着侦探烦躁、甚至可以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怪盗提起笔迅速的开始作答。

   空间中只剩笔尖与纸张摩擦留下的沙沙声,一阵宁静后,怪盗停笔,“好了。”

   “我看看。”拿起纸张,迅速的扫过每一道题,工藤新一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速度快,基本上完全正确,简单的数字与各种数学符号模仿起来连他都几乎分不出真伪。

   他很快的将选择题、数学题的卷子从桌面上搜集成一叠,递给怪盗基德。

   “这、这到底是?”怪盗基德茫然的觉得自己很像待宰的动物。

   “是这样的。基于我没有参与的课程这么多,老师们决定让我用这些卷子换取出席日数。”他顿了顿,甩开心中有关“米花国小的暑假作业也还没写”这种郁闷的想法,“今天是周五了,下周是帝丹的暑期辅导开始,周一就要交作业。”

   否则他真的要因为出席日数不够重新高二读起了。

   “大侦探…”怪盗基德突然不知道怎么解释现况了,国际罪犯1412在帮日本警界的救世主当打手?这传出去会有人信吗?

   “包含今天在内只剩下三天了,再不开始写你会写不完喔。”平成的福尔摩斯非常淡定,吃了片手边盘子里的饼干,怪盗基德很轻易的认出那是他昨天多烤放在密封罐里预备的。

   “……”认命似的叹气,他一开始没有坐下就好了。调整好状态要开写,觉得西装裤口袋有点卡住的怪盗基德随手把里头的东西掏出来放到桌面上。

   “……”

   “……”

   俩人沉默了,那是今晚他的偷窃目标,名为皇冠之心的红宝石。

   “呃……”今天晚上工藤新一没有到现场,理所当然的没有人在逃脱路线上拦截到他,同时他也因此急着赶到工藤邸“质询”,就这样忘了送回去;这些要是说出来,恐怕会被笑上好一阵子。

   “记得还回去。”工藤新一却只是简单的交代,继续投入写考卷的事业中。

   “…是…”他深切的感觉到眼前的名侦探拯救警界只是顺手的,对方大概只是想推理而已…

  清晨六点多,黑着眼圈的工藤新一在对方承诺正午会准时回来后,目送同样黑着眼圈的怪盗摇摇晃晃的迎着晨光飞走,飘忽的回房后倒在床上瞬间进入梦乡,准备就这么睡到午饭出炉,接着再战。

   俩人都没意识到的是,这是怪盗基德第一次在工藤邸过夜留宿。


06. 

7/21 继续

  慢悠悠地享受生活的大侦探在午后舒展了腰背,左右转动活络着筋骨,随后抱著书走下楼。

   悠闲啊悠闲…打算找点饼干茶点当做下午茶的侦探如此想着。

  “…唉?”

   然后发现国际通缉犯1412竟然还在房子里。

   而且是呈现卷起袖子、裤管,精疲力尽的摊坐在厨房里的模样。

   “唷…”怪盗绅士的举起手跟命中的宿敌挥了挥。

   “你怎么还在这?”侦探随口提问,手上不停的翻动着各个厨柜。

   “大侦探就这么希望我离开吗?”

   “一般不会有人期待不速之客吧。”但谁都听的出来语气中的无所谓。

   怪盗基德瞄了眼侦探,随即惊到似的跳了起来,“别!”我才整理好的啊!“请让在下效劳吧!”

   “……”工藤新一眨眼,无所谓的耸肩,把翻动厨柜时弄出来的各种瓶罐袋装物扔了回去,迳自拉开椅子坐下。

   “………”怪盗基德正在心里不停的说服自己深呼吸不要激动。

   这是我家的厨房吧,怎么他比我还在意。侦探懒洋洋的这么想着。

   “那么,”怪盗基德再一个深呼吸,平缓语气,“大侦探想找什么呢?”

   “嗯…下午茶。”

   “…咳,下午茶…”

   “自诩为绅士的小偷应该知道下午茶的定义吧?来源是英国,首创是…”

   “是怪盗不是小偷,等等!我知道。但侦探家有那些材料、用具吗?”像是三层的小餐点架之类的…

   “没有。”

   “那…”

   “我只是想找点饼干跟红茶罢了。”

   “………”充分的被这段对话给烦躁到了,怪盗基德有些郁闷的把整理好的厨柜门关上,一回头就看到工藤新一摊开在桌边的福尔摩斯精装书,以及亮闪闪的苍冰色双眼,里面是微微的笑意。

   …什么嘛、根本没有在看书。所以从头到尾都只是在整他而已。

   “…让就让我为侦探大人烤一些简单的小饼干吧。”怪盗绅士礼节优雅的躬身,将侦探一眼撇来的“装模作样!”视而不见,熟练的拿出磅秤、面粉等,却在要脱下白手套的时候顿住。

   他可不会忘记现在这么狼狈又汗兮兮的模样、整洁明亮到看不出任何一点脏污的厨房是为何而来的。

   “没事的。”侦探重覆了一次不久前才说过的话,“不要太甜。”

   “嗯、…”怪盗的指尖触碰着白手套的边缘,仍是没有动作。

   “…我可是一个好观众,知道观看表演的基本礼节。”看了一眼怪盗仍然有些僵硬的背脊,工藤新一简单的说。

  观看魔术表演时,最基本的礼节就是不能在幕后试图用违规手段试探、找出、破解魔术师的身分和手法。

   所有交锋仅限于舞台上。

   这是对魔术师的尊重,并且魔术师欢迎所有正大光明的挑战。

  “真是优良的品质呢。”如此说着,怪盗将手套与白色西装背心脱下,随意的放在一旁,轻快的开始搓揉材料。

   看著明显轻松自在许多的怪盗,工藤新一微微柔和了眼神,很快的回到福尔摩斯的世界中。

   想必今天下午的点心,可以让他期待吧。

**

7/26

  我家什么时候雇了一个打扫阿姨?

   平成的福尔摩斯在黑衣组织瓦解、身分恢复、诸事安顺,悠闲的暑假开端,然后被吸尘器嗡嗡的声响吵醒时迷糊的想着。

   他转头想看看时钟,下意识伸手在床头柜上找着眼镜,停顿了一会,又慢慢的缩回手。

   接着他慢吞吞的打理着自己、换上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推开门,开始往声音的源头移动。

  “早上好、大侦探!”很爽朗很有朝气的声音,但不会有任何人希望在暑假期间的早上七点听到这样的招呼。

   “嗯嗯…”刚起床还有点低血压的侦探回应,有些烦躁的看着怪盗的打扮。

   绒毛兔拖鞋(他家哪时候有这种东西?)、白色西装长裤、俐落的折好袖子的蓝色衬衫、白手套、单眼镜片,还有一顶突兀的要死的白色高礼帽。

   他很早就想说了,戴着这么高的帽子在厨房里忙碌真得很怪,如果只是为了遮掩身分或防止掉落头发留下证据,他恳切的希望怪盗可以考虑换一顶浴帽,反正学校食堂的大妈不也是这样打扮吗?

   “吵醒阁下了吗?”

   说着,他又打开了因为打招呼而关上的吸尘器,嗡嗡嗡嗡的声响像是有一票人在脑子里施工。

   他才不会说这是因为他清晨就起床做“通勤”准备,大侦探却睡得香甜,导致心理很不平衡。

   话说跑来打扫是怪盗基德的自由意志,工藤新一勉强也算是无辜被迁怒吧。

   “嗯…”工藤新一靠在墙边,略低下头,直直的看着勤奋地吸着毛皮地毯的怪盗。

   “这种毛皮地毯很需要保护呢。”就跟白西装一样,一有灰尘污渍就要马上做处理,经年累月容易变色。

   “嗯…”

   “之前打扫的人,”不知道是兰小姐还是这位工藤大少爷,后者不太可能吧,“没清到地毯呢。”

   “嗯嗯…”

   “对了,明天我不会来。”这么说有点奇怪,不过他几乎是每天签到,比上班打卡还稳定。

   “嗯…”

   “等等就会去做早餐。”

   “……”

   “……”看着靠在墙上站着就几乎睡回去毫无防备的劲敌,怪盗基德沉默了,并且因为自己心里冒出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要不要让他回床上再睡,等做好早餐再叫他起床’而更加沉默了。

**

7/27 晚间

  “大侦探!!你怎么没有来!”远远的听到“碰”的一声,接着一阵答答答答的急促脚步声后,工藤新一的房间门被人用力撞开,与此同时还有一句委屈(?)的控诉。

   “我不是有解预告函吗?”工藤新一坐在自己房里的小茶几旁写着什么,修长的手指按着额角,觉得自己的青筋一跳一跳。

   “这次又是为什么不来?”又是热吗?每天好吃好喝的过着,再怎么说来个现场也不为过吧!

   刚刚“下班”就急忙跑来讨说法的怪盗怎么也不明白一向喊着要逮到他、斗智斗力的侦探怎么了。

   “忙!”他言简意赅的回到,突然像是被点通了什么似的,抬头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门边的怪盗。

   “…干嘛?”面对这样的眼神,怪盗如临大敌。

   “坐下。你很擅长模仿别人的字迹对吗?”

   “对、但这怎么了吗?”怪盗基德缓慢且疑惑的在侦探对面盘腿坐下,很有一出什么事就马上逃离现场的架势。

   矮几上散落着数量庞大的、印有字的纸张与薄册,工藤新一右手保持着稳定的书写速度,左手从纸堆里摸出一张,连着一支笔推到怪盗面前。

   “这是?”看着面前的…数理考卷?怪盗明显更加迷惑了。

   “总之、你先试着写写看。”说着又将一张已经完成的习题交给怪盗,“这是我的笔迹。”

   “哦…?”看着侦探烦躁、甚至可以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怪盗提起笔迅速的开始作答。

   空间中只剩笔尖与纸张摩擦留下的沙沙声,一阵宁静后,怪盗停笔,“好了。”

   “我看看。”拿起纸张,迅速的扫过每一道题,工藤新一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速度快,基本上完全正确,简单的数字与各种数学符号模仿起来连他都几乎分不出真伪。

   他很快的将选择题、数学题的卷子从桌面上搜集成一叠,递给怪盗基德。

   “这、这到底是?”怪盗基德茫然的觉得自己很像待宰的动物。

   “是这样的。基于我没有参与的课程这么多,老师们决定让我用这些卷子换取出席日数。”他顿了顿,甩开心中有关“米花国小的暑假作业也还没写”这种郁闷的想法,“今天是周五了,下周是帝丹的暑期辅导开始,周一就要交作业。”

   否则他真的要因为出席日数不够重新高二读起了。

   “大侦探…”怪盗基德突然不知道怎么解释现况了,国际罪犯1412在帮日本警界的救世主当打手?这传出去会有人信吗?

   “包含今天在内只剩下三天了,再不开始写你会写不完喔。”平成的福尔摩斯非常淡定,吃了片手边盘子里的饼干,怪盗基德很轻易的认出那是他昨天多烤放在密封罐里预备的。

   “……”认命似的叹气,他一开始没有坐下就好了。调整好状态要开写,觉得西装裤口袋有点卡住的怪盗基德随手把里头的东西掏出来放到桌面上。

   “……”

   “……”

   俩人沉默了,那是今晚他的偷窃目标,名为皇冠之心的红宝石。

   “呃……”今天晚上工藤新一没有到现场,理所当然的没有人在逃脱路线上拦截到他,同时他也因此急着赶到工藤邸“质询”,就这样忘了送回去;这些要是说出来,恐怕会被笑上好一阵子。

   “记得还回去。”工藤新一却只是简单的交代,继续投入写考卷的事业中。

   “…是…”他深切的感觉到眼前的名侦探拯救警界只是顺手的,对方大概只是想推理而已…

  清晨六点多,黑着眼圈的工藤新一在对方承诺正午会准时回来后,目送同样黑着眼圈的怪盗摇摇晃晃的迎着晨光飞走,飘忽的回房后倒在床上瞬间进入梦乡,准备就这么睡到午饭出炉,接着再战。

   俩人都没意识到的是,这是怪盗基德第一次在工藤邸过夜留宿。



   →  Strategy for 06

评论(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