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夏目友人帐][斑夏] 逆转设定 (看得到妖怪的人类·斑x?!的夏目)

2011/07/07

写作前提: 动画三期拨放前


看得到妖怪的人类·斑(まだら)x设定不明的夏目 


逆转设定

 

  远远的,斑看到了一个穿着与他相同的制服的少年,面色不佳的走在路上。 

  什么啊…那个。 

  抱著书包行走的少年看起来非常不舒服,而他的后头,竟然大喇喇的跟着两只妖怪;那个一只独眼的、一只牛头的机机瓜瓜地说着什么的妖怪他曾经听说过,似乎是不远的山林里居住的中级,算是有一点恶作剧的能力。 

  大白天就跟着人类吗…斑想了想,虽然他是新生,今天也才第一次穿上这件制服,但看在都是同校的情谊上,还是帮点忙吧。不然,那个少年看起来随时会因为中暑而倒下--当然,这是普通人以为的理由。 

  啧,不过还是麻烦啊。 

  “喂!”斑大步向前,用力的拍着少年的肩膀,少年踉跄了一下,随即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斑。 

  ‘是、是斑啊!’牛头大叫,惊慌的退后。 

  ‘斑!是那个斑吗!’独眼的脸白的跟纸没两样。 

  ‘这个可怕的白发!可怕的力量!’ 

  ‘‘还有凶恶的脸!!!’’同时大喊。 

  “喂!什么凶恶的脸!!”斑咬牙切齿。 

  ‘呜哇…’牛头慌不择路,撞上路旁的电线杆昏迷不醒,独眼赶紧拖着同伴逃之夭夭。 

  “真是的…”斑轻啧了声,那些妖怪有没有这么欺善怕恶?他只不过偶尔去讨点酒喝而已。 

  “呃…请问…” 

  “嗯?”斑低头,看着只到他肩膀高度的浅褐发少年,“我刚才只是在随便大吼大叫。不要放在心上。” 

  很漂亮的眼睛,就像透明的琥珀一样纯粹。斑不着痕迹的收回方才驱赶妖怪时放到少年单薄肩膀上的手。 

  “是吗…总之,谢谢你了。”少年浅浅的笑着,挥挥手过了马路。 

  “你、…”你看的到吗?--斑将这句话吞下,撇了下嘴角。 

  没有人想自找麻烦,更何况是会被同类当成异类的麻烦。哪怕他早已习惯。 

 

  那名少年叫做夏目贵治,很碰巧的跟他一样是高一新生,也很碰巧的同班;最碰巧的就是他们都是今年初才搬来这个纯朴的小镇的,与周遭那些从小学就彼此有认识的小圈子的人不同,他们都是被排除在外的人。 

  就是班级+1+1,这样的感觉吧。 

  斑一脸无所事事的呆坐在位置上,他还不想因为开学第一日就逃课而出名,不经意的就看到了夏目。 

  坐在窗边的少年安静的看着下课时间,忙着连络感情的班上同学,眼神温柔。 

  ……。 

  要不要去… 

  “呐!你好,你是夏目贵治同学吧?刚才自我介绍的时候就记住你了唷!我是多轨透,你好。” 

  看着突然出现在夏目桌旁的少女,斑觉得自己刚才一瞬间“去打个招呼吧”的念头异常的蠢。 

  “妳好。”夏目浅笑,除此之外什么也没多说。 

  “听说你是转学来的?可以问问为什么吗?”多轨一脸兴致盎然,“我一直都住在这里,很想听听外面的事呢。” 

  外面、吗… 

  斑突然感觉有些烦躁,城市的人,对待他这样的异类,从来都是话挑伤人的讲、行动从排挤出发。那些亲戚表面和善,但私底下讨论的东西他可是一句都没少听,“那孩子真的很怪”、“不知道在看哪里,在跟什么说话”、“我不要跟他住在一起”什么的…他早就听到习惯,从感伤到麻木,原来几十年就可以习惯。 

  虽然如此,他还是存够了钱,自己搬来远离一切的这里,租了间小小的套房;当然,那些故坐作姿态的亲人他一分也不少的收下,既然他们愿意,他何乐而不为? 

  “唉?夏目同学是一个人住啊!好了不起!” 

  “不,也没有…啊,放学钟…” 

  “响了呢…今天要帮妈妈买东西,没办法继续聊了,抱歉唷…”少女鼓起脸,很不满意的样子。 

  夏目跟多轨又交谈了几句,两人便各自收拾了东西,挥手告别了。 

  他也一个人住啊?斑挑眉,离开空无一人的教室。 

 

 

  “你…” 

  斑保持拿着钥匙开门的姿势,看着从楼梯走上来的少年发愣。 

  “啊…晚上好,斑同学…不,猫咪同学?”夏目忍不住笑了出来。 

  “什么?!猫咪、这…”对方笑了之后,斑怒气冲冲的正想质问,却在自己身上发现歪歪斜斜的写着“猫咪(ニャンコ)”字样的贴纸,抽了抽眼角,叹气,“这是幼稚园的小朋友贴的…” 

  “幼稚园?”夏目理解不能。 

  “是啊,下课后我在一间小小的幼稚园打工…”想到这里,斑又忍不住叹气。他很讨厌小孩子啊!没有理智也没有脑子,只有流不完的口水还有傻不啦基的笑容,要不是这附近只剩这份打工有缺人,他才不会去。 

  至于万年缺人的便利商店,他倒是没考虑过,毕竟比起对一群陌生的家伙鞠躬哈腰笑容满面,他还宁愿去面对这群小怪物,至少他可以训训他们。 

  今天那群小朋友早上似乎有劳作课,不知道是哪个小鬼在自己身上贴了这种愚蠢的标签贴纸,还好夜色暗了大概只有夏目看到…肯定是那个说自己家里有养白色胖猫的小鬼贴的,明天就等着他去算帐! 

  “猫咪同学住在这里?”夏目问了一下,秉持着同学友好的观念。 

  “不是猫咪,是老师啊!”他是去当老师的!虽然只是打工… 

  “是、是…猫咪老师住在这里吗?” 

  “唔。”算是承认。 

  “那我们就是邻居了…请多多指教,猫咪老师。”夏目微笑,打开隔壁的门,拎着便当走进,关上门。 

  “………啊?” 

  睡前,斑躺在床上看著明明没有池塘却被月光映照的波光嶙峋的天花板,不知道他应该为了今天巧合真多而感慨、还是该为了少年那句莫名其妙悦耳的“老师”而呆愣。 

 

※ 

 

  “早。” 

  “猫咪老师,早安。” 

  看着随手拎著书包、背靠墙,一脸漫不经心的斑,夏目打了声招呼,两人踏着晨光离开小公寓, 

  学期开始两三个月,除了第一天晚上发现彼此是邻居的戏剧化事件外,生活平淡的可以。 

  夏目贵治淡然的走在路上,身边的猫咪老师也没说什么,却不觉得尴尬,气氛宁静。 

  不过,老师凶起来还真的很有魄力啊…夏目突然想到一两个月前的事,那天晚上,斑突然破窗而入。 

  如果说是要夜袭,那也太搞笑了。 

  ‘喂!你们从这里滚出去,不准动我的猎物!’ 

  ‘呜哇!是班!’ 

  ‘怎么又是他啊?!…’ 

  感觉一直窸窸窣窣、吵杂的要命的声音从窗口远去,夏目将深埋在棉被里头的脸抬起,看到的就是一脸凶狠夹杂着关心表情的斑,背后是圆亮的满月。 

  ‘老、老师…?’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虚弱的就像幼猫鸣叫。 

  ‘啧,我每晚都听到你房里像是在开派对,吵得要死…’他曾经因此对夏目有点误会,清秀的脸、夜晚的声响…,但却从没看过奇怪的人出入,今晚终于忍不住破窗而入,‘没想到竟然是这些低级的…’一群小妖怪,也敢来他的地盘撒野?不想想他就住在隔壁! 

  ‘抱、抱歉…’夏目不知道自己的脸色很苍白,笑容很苦涩,‘我…我会注意的…’ 

  ‘你看的到对吧?那你应该记得开学那天我有能力替你赶走妖怪啊!’大可以找我帮忙的!斑气急败坏,忙着将地上的玻璃碎片扫起、在破掉的窗户上补报纸。 

  ‘我…我没想到会…’ 

  ‘……’看着少年抱歉的笑容,不知怎么的斑就是知道,少年很不习惯踏入别人的世界,反之亦然。所以斑没有说什么,只是强硬的在窗口、门口附近贴上自制的符咒,代表了这是他的领地。 

  ‘麻烦你了,真对不…’ 

  ‘啧!总之,就跟我说的一样,你是我的猎物,也就是说你的命是我的!’斑蹲下,靠近仍然躺在被窝里的少年,眯起眼,‘在此之前,你想死试试看?’ 

  ‘老师,你知道…’夏目瞪大眼,有些疑惑、惊疑不定的问。 

  ‘你是妖怪跟人类的后裔吧?’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却十分的“美味”。 

  ‘我…不…’夏目皱眉,有点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 

  ‘总之,’斑推开门,顺手拿起夏目藏在门牌下的备用钥匙,‘睡就是了。’喀嚓。门锁上了。 

  那时候的事情,夏目真的很反应不来,他瞄了眼正在尽责的执行保镳任务的斑,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 

  他确实不是普通人类…但他想,他不需要斑的保护。 

  或着说,也许斑会想要他的命…他是统领这里所有妖怪的主上,非自愿的。 

  在妖怪的世界里,最强大的人,就会被视为当地妖怪的统领;而他是唯一修行几千年的妖怪,住在山林里很久、很久了,这些新生的、搬迁来的小妖怪碰到事情(包含外来侵略者啦、A怪抢B怪的食物啦、什么时候要办酒会啦)通通一股脑的跑来问他,每晚每晚的吵。 

  那天他真的满脑子都是黑线了,听的很烦,这些问题开学那天,牛头跟独眼就缠着他一直在吵…索性把自己埋在被窝里,任凭那些家伙讨论祭典要用松果还是莓果,反正自己不管就是了,没想到造成斑的误会,甚至破窗而入……听到对方大喊“这是我的猎物”的时候,夏目的心脏无法克制的紧缩了一下,他觉得自己隐藏的很好啊? 

  要失去…现在的生活了吗?一时有点茫然,脸色当然就苍白了点。 

  但后来发现对方在门上贴的都是防止妖怪进出的符咒,他想,猫咪老师应该还没发现吧…毕竟,第二天的早上,虽然没有说,但对方确实门口旁等他一起去学校,一直持续到现在。 

  要是知道他是妖怪,又贴上那种符咒,就不会等他了吧?虽然那些符咒只对中低级妖怪有效,但夏目觉得斑大概不知道这点,大妖怪还是很难遇到的…也还好对他无效,不然被关在房子里,不就被察觉事情大条了吗? 

 

  可是…夏目一面对着多轨打招呼,一面神游物外。 

  如果猫咪老师发现他的真实身分,那时候的他们…又会如何呢? 

  他不敢去想像。 

  …总觉得老师会杀了他啊…|| 



--

设定:

把妖怪当作普通人,好妖怪就交个朋友、坏妖怪就打飞的人类·斑=猫咪老师(幼稚园工读) 

活了上千年,但很喜欢人类、偶尔变成人类去过过生活的妖怪主上·夏目。 


此外,贵治这个名字,是他曾经寄宿的家庭,一对很棒的夫妻取的名字,所以他很珍惜的用着。 

这对夫妻这辈子转世也还是在一起,夏目国中就是跟塔子阿姨他们住 

可是因为不太容易老,高中又碰巧考到外地,正好当作掩饰就搬出来住。假日会回去探亲。 

至于猫咪老师,因为被人类排挤过,所以虽然长的很帅,可是对于普通人都是冷脸,人际就更差了。 

学过一些驱赶妖怪的方式,有的是翻古籍自学、有的是小有交情的好妖怪教的。 

像是贴在夏目窗子门口的,就有几张是好妖怪教的、表示“这里已经是我的领地了”的印记 


评论(10)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