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w貘] 无人知晓

2012/09/29



0、

他说,我要离开一阵子。 

 

他说,本大爷很快就会回来。 

 

他说,不要摆出那种难看的表情。 

 

 

 

 

 

 

他说,等我。 

 

 

 

“嗯。” 

于是少年笑了,带着泪的笑颜就像是花瓣上转瞬即逝的朝露。 


1、

‘宿主,你这天真单蠢的家伙,在本大爷回来前可别傻不啦叽的被骗走啊!’


貘良了一直在等一个人。


为什么要等那个人,他也说不出个理由。


相处的好吗?这个问题他也回答不出来。


拿刀胁迫,杀人如麻,心狠手辣;对自己的朋友下手,占用自己的身体,监控自己的动向--这样,算是好吗?但既然设定集说是好,那便是好的吧。


“宿主,这里所有的房间,都是我的。”


那是某次寄宿在他心房里的黑暗灵魂把他不由分说的扯进意识时,昂起头,对着仍傻楞的摊坐在地板上的自己,不可一世的这么说。


其实这句话并没有任何情感因素在里面,虽然貘良下意识的想到“这里是我的心房吧”。


听起来,就像是个长不大的小鬼,粗声粗气的宣告你的心里满满的只能有我。孩子气的独占欲。


不过相处了这么一段时间,他也明白,这只是某人昔日的盗贼王性格发作,不容许他人抢占地盘罢了。


虽然那个“地盘”的被抢占与否,即使是心的主人,也无法控制。


“好。”

但少年还是这么回答了,带着温和的近乎柔弱的笑容。


没办法,现在不答应这个孩子气的房客,他大概就要听某人大吼大叫一个晚上了。



2、

貘良了是一个纯白的近乎透明的人。


这点无论是某人霸道的住进他的心之空间前,或是某人离开后,都没有变过。


他一直都没什么亲密的朋友,家人也不在身边,感情上,自然有些淡薄。


或着说,单纯。


相比某法老王进驻后,自动被扩建成“心之迷宫”那个程度的心之空间,据总是骄傲锐意的某人说,他的心之空间充启量也只是简单大方的民宿。


“说这样还是好听的,事实上不就是什么复杂心思都没有的单蠢白痴吗!”当时的某人嗤笑。


但说归说,盗贼王私底下似乎很喜欢这个寄宿地点,毕竟空间简单,色泽单一,有什么不对劲,马上就能发现。


意外的,是可以放心下来的地方…吗?


某个心底喜孜孜表面上却嫌恶到不行的黑暗灵魂不知道,他的房东其实正在吐槽他。


废话,要不是住在千年轮里的某人时不时拿别人的身体出去招摇撞骗放火杀人,期间他又一点意识一点印象也没有,他又至于心之空间简单成这样吗?


严格来说,他们就像双重人格;从十岁生日开始,真正的貘良了的存活时间,就被另一个人格给瓜分了。


正因为什么也没有经历,什么也没有体验,才会形成现在的,温柔、单纯,却有点寂寞的房间吧。


所以说,这间民宿的“整修”,根本就是盗贼王一手打造而成的啊。



3、

高中毕业后,貘良很普通的选择了升学,这是个师长与同学都认可的答案。


毕竟是优等生嘛,这是很正常,也是众人心里早已决定的选择。


令人意外的是,看起来文弱气质的貘良,其实最擅长数理;更令人意外的是,他报考了考古学系。


--算了,也不是这么令人意外。继承了爷爷的卡牌店,游戏这么说,因为貘良有个考古学专家的爸爸嘛。


不,不是这个原因。但“朋友们”早已揭过这个关于貘良的话题,所以貘良也没有解释。


大家感叹的聊着当年,貘良温和而认真的聆听着话题,发现有许多众人提到“他也有参与”的事,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所以说,到底他失去了多少时光啊。貘良心底汗颜,表面上还是配合的露出有同感的表情。


突如其来的被换下去,或是莫名其妙的“恢复意识”,一瞬间衔接实的表情与应对,这种事很诡异的也习惯了。


意外的是很有用的走神技能。


“貘良,你觉得呢?”


“嗯,我也是那么想的。”


只要摆出镇定温和的笑容,搭上万无一失的应对句,就不会被看破了。


………


怎么好像,他才是在扮演“貘良了”的那个人啊。



4、

有时候他会想,游戏他们与其说是他的朋友,不如说是他跟暗人格的共同朋友吧。


一起读书上学,一起出门踏青,一起玩卡牌;甚至可以说,游戏他们其实是暗人格的朋友。


即使如此,他还是很喜欢这些总是热热闹闹的朋友们。


游戏他们真的都是很好的人,貘良也很高兴他的对自己的保护跟体贴。


“只有你这么想吧,宿主,他们根本分不出你我的差别不是吗?这就是你所谓的朋友?”很擅长挑拨离间的盗贼王总是在他的心底幽幽的这么说着,带着不怀好意的笑。


“才、才不是呢!”貘良知道自己的心音有点颤抖,因为邪恶的某人明显的传递出愉悦的气息,貘良决定不告诉他他只是在忍笑。


他心里的房客的演技,绝对是影帝级的,瞬间变脸的技巧,别说游戏了,他自己都怀疑对方才是他了好吗。


那个人,是所有暗人格里面,唯一能够假扮自己宿主,甚至能够骗过所有人的人。


貘良偶尔会想像总是目中无人、倨傲邪佞的某盗贼王,露出无辜可怜的文弱表情是什么感觉。


……与其说是想像不能,不如说是会直接代入自己的模样,毕竟是同一张脸啊…


那个人,连他的一些小动作、说话的习惯、表情、反应,都能完整的模仿。


在少数貘良拿回身体掌控权的时候,即使对方没有说,他也能感觉到对方一直在心底注视着他。


很认真的,很投入的,像是要刻画到记忆最深处那般的。


“那只是因为我要模仿你只能死记,这么没用的模样本大爷可从来没有过。”对方啧了一声。


是是是,貘良偷偷的敷衍似的想着,但他可不想被某人爆跳如雷的怒吼,所以没有做出回应。


无论原因如何,能够有一个人用那样认真的态度,始终注视着你,就让人觉得很温暖吧。


突然想到电影里警探躲在暗处24小时全天候跟踪嫌疑犯的模样,貘良又汗颜了一下。


他可不觉得那种时候,嫌疑犯的心里有感觉到温暖。


……


他最终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有点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了。



5、

考上知名大学考古系的貘良,被众人认为是打算继承父亲的职业。


在日本,子承父职,很多时候都是一种荣耀的延续、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但不是的。他不是为了这种原因才选择了考古系。


一年里,他能见到父亲的次数寥寥无几;他敬爱他的父亲,但没有到因此而决定继承父亲职业的程度。


“那么,是为什么呢?”考古学系的开学自我介绍时段上,一个好奇的同学私底下问着。


‘古代埃及可是比你们想像中的还要残酷。’他突然想到某人漫不经心的说过这句话。


偶尔昔日的盗贼王心情好的时候,会把貘良已经进入半梦半醒的意识拖进最底层的心之空间,叨叨絮絮的谈天。


什么啊,当时是高三,高强度学习一日后亟欲睡眠休息的貘良忍不住吐槽,他现在这是直接在床上陷入昏迷了吧。


‘你们现在看到的,不过就是风化的石块堆成的坟墓,’某个黑暗人格说,‘那里埋葬的,又岂止法老一个。’


为了建一个人,一个被神格化的人的坟墓,好几万、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人必须顶着烈日跟饥饿,连水的没的喝,无日无夜的被鞭子挥打着,从遥远的地方运来巨大沉重的粗糙石块,排列成一座仅容一人的塔。


‘法老王的权力你们无法想像,’他嗤笑,讽刺着现在和平的近乎迂腐堕落的人类社会,‘人命的价值,本来就不同。’


一个人,甚至一整个村落、城市的人,随时可以因为得罪了法老,而被神明的化身给光荣赐死。


只手遮天。


那是一个,只有一个人可以发言的世界。


‘我的村落,也是…’像是意识到自己吐露的太多,他停住口,没有往下说,‘你能理解我为什么这么想报仇吗?’


‘嗯嗯,’貘良发现总是骄傲自信的某人像是怯懦的孩子,偷偷的瞥着自己,于是他很配合的继续维持昏睡中没有仔细聆听的表情,帮某人隐藏他不小心说出来的小祕密。


‘那就好。’


然后,他再也忘不了对方获得认同似的、微微笑起来的开心表情。



“也许,我只是想念埃及的风了吧。”貘良了得体的微笑,这么回答。



6、

个性决定一切,很多人说换了环境自己就能重新开始,但若行事作风仍旧,最终发展也很难超出以往。


上了大学换到新环境,没有了千年智慧轮突如其来的人格更换,貘良了却还是温和而孤单的模样。


成绩优秀,外貌出色,个性和善,情况本不该如此;但或许是幼时与人交流太少,他始终无法融入热闹的气氛。


不是没有过比起一般同学更加熟络的朋友们,只是他总是在一旁听着、微笑着,附和着众人,即使从没什么惹人生厌的反应,也容易慢慢的走向疏离。


人的关系,本来就不是这么简单。


貘良了曾经有过愤世记俗的情绪,认为没有千年智慧轮,他就会过得很好。他想要的始终只是朋友。


但随着成长,他开始想通,也许没有千年智慧轮…,这种构想,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他的个性过于顺从,也没有特别的想法,虽然只知道附和让他很难拥有真正交心的朋友,但难道其他对他友善的同学,就不是朋友吗?


他很满足。


只是没有想到,陪伴他最久的,竟然是千年智慧轮里的黑暗灵魂;也没有想到,那曾经像是永远甩不开的恶梦,竟然如此轻巧的从生活中消失,不留一丝痕迹。


偶尔看到电视转播海马集团举办的大型卡牌决斗赛,萤幕里的游戏看起来仍然是那样腼腆,在踏上决斗台时却带着亚图姆的影子。


虽然大多数的时候,都是由暗游戏在进行战斗;但在冥界大门前,武藤游戏还是亲手打败了已逝的法老王。


当之无愧的决斗王。


貘良了突然想到,他从来没有跟盗贼王一起玩过怪兽卡。


‘等我。’


也说不定,他与人交往的态度,只是为了维持那个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回来的心之房间,而已。



7、

竟然跟一个以抢夺与欺骗为生活习惯的盗贼王谈约定,有时候他也觉得很奇怪。


不过他觉得对方会信守承诺,所以他也这么相信着。


只不过是等待而已。


他的生命,已经很习惯在等待中度过。


却从来也没发现,最困难的,就是这种漫无边际的等待。



8、

“哎呀、真糟糕…”貘良了在餐桌边对着刚买回来的食品苦恼,因为他发现忘了买调味用的鲣鱼露。


看着狠下心才买回来的好几盒高级牛肉,这些不能久放单价又高的肉品让他有些犹豫。


今晚原本打算吃寿喜烧的,貘良了略一思索,还是决定不要浪费,就多花一点时间亲自动手熬酱汁吧。


‘宿主,你果然是笨蛋?’


好像还能听到记忆里某人的恶劣嘲笑,貘良了有点郁闷。


迷糊不是什么严重的事,虽然偶尔会有些生活上的小问题,但只要提前准备好就行了。


像是先查好目的地的交通方式,将代办事项写下来,或是购物前先列出清单。


……但是把清单放在口袋里,却还会忘了拿出来,这就是严重的问题了。貘良了叹气。


为了解决这种小困扰,貘良了很专心的盯着炉火,深怕一个走神,就把酱汁烤干了。


小小的锅子里飘出甜甜的酱汁香味。


寿喜烧是很难得的,他跟他心之空间里那位有点邪恶的房客都爱吃的东西。


貘良了本身喜欢甜食,熬有柴鱼跟砂糖的酱汁那种鲜甜的味道让人觉得很快乐。


昔日的某盗贼王习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除了串烧,这种酱汁底的肉片是他的第二喜爱。


因为生活费并不总是那么充裕,所以也很难得能吃上一次。


但以往购物的时候,即使没有清单,也很少会漏买东西。


‘葱啊!喂!’


所以,那个有些气急败坏,却总是提醒他的声音,再也听不到了吗?


突然闻到淡淡的焦味,貘良手忙脚乱的关火,发现以寿喜烧来说,酱汁被烧得不太够了。


他才一直跟自己强调要专心…这种跑神的习惯到底是怎么养成的啊……


‘宿主!快烧焦啦!真是的,劳驾本大爷…给本大爷多注意“我的身体”的安危一点,要是失火烧起来怎么办?我上哪再找一个侵占这么容易又是法老朋友的宿主?!’


……


酱油的味道,有点咸。


貘良了默默的想,这次多加点糖吧。






TBC / END

---

06 07 08是硬塞出来的,其实05就可以完结了…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