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果青/俺がイル] 叶山x八幡 观察日志

2013/07/24

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

叶山隼人 x 大老师 比企谷八幡


*

  这样的剧情发展绝对是错误的。

  虽然青春这种东西本来就是由错误跟谎言组成,但这样的发展绝对可以列入惨烈的范围。

  是阴谋吗?是阴谋吧!来自某个怀抱恶意的人的重大阴谋!


  如果这是梦的话,拜托让我现在就醒来吧!神明大人!

  我,比企谷八幡,第一次真心诚意的向您祈求啊!

  …这样想着,旁边那道饱含了不明意味、毫无疑问的紧跟着我几十分钟的视线仍然灼热的刺痛着我。


  果然,神明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啊。

  “噗,比企鹅同学,你的表情好有趣啊。”那道视线的主人爽朗的笑着,语调轻快的说出这种丝毫不顾被害者心情的恶意发言。

  “……叶山。”

  视线的主人,就是即使被奉为校草也令人毫不意外的超级校园名人,叶山隼人。



  “唉?我看起来很像有事吗?”叶山疑惑的回答,就算不抬头我也能猜到对方脸上温和与不解的比例十分洽当的表情。

  不,应该说这种情况下我怎么能抬头。

  在感受到一道灼热的视线后惊醒,花了大半午休时间装睡却被人给说破,钟响前才不经意的说出彷佛宣言“你这三十分钟的作戏我早就看穿了唷”的语句,叶山这家伙是恶魔吗?

  “不用看就知道了。那么,到底有什么事找我?”

  到底有什么问题需要你在这边观察我这么久?拜托爽快点说吧!

  “没什么事……不,算是有点事吧。应该说,我从刚才到现在的所有行动都是因为我已经在做这件事了。”

  喂喂不会吧,观察一个人装睡的样子就是你所谓的事吗?你是S吗?

  没想到叶山隼人完美的外表下有这么病态的嗜好,造世主果然是公平的。但班上的人这么多,愿意让你用热情的目光盯着的肯定不少,至少我肯定只要你愿意到讲台上高呼,所有的女生都会点头。

  我就着趴睡的姿势,悄悄的瞄了眼班上的情况。果然以我跟叶山为中心,一大个半圆的范围里一个人也没有,那些人通通挤在半圆外的教室角落,不分男女都窃窃私语的看着这边。

  想来也是啊,叶山人缘好态度佳,身世不错又是足球社长,这样的超级现充怎么会跟一个阴沉又个性扭曲的自闭男靠这么近,甚至是近到两个大男人趴在同一张桌子上的程度呢?同学们,不要说你们,我自己也好想知道原因啊!

  待在众人视线焦点,无论再怎么装都没用了,我索性坐了起来,摘下耳机收回包里,正经的看着随着我的动作也坐正的叶山。

  “那么,你所谓的事到底是什么?”

  “啊,就是想要观察你啊?”

  想要观察你是什么意思啊!今天海老名不在教室内,不需要说出这种服务她的台词啊!语尾唯妙的疑惑语气又是什么意思啊!你自己不晓得你为什么这么做吗?

  “……不好意思,为什么要观察我?”

  “嗯……我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在意你。”

  啊啊,原来如此。

  人气王第一次碰壁,所以想了解对手跟自己的差异,这样解释我就了解了。

  不过,你的对手绝对不会是我啊!再说回来,这个班级,不,这所学校你会有你的对手吗?所有雄性生物看到你几乎都是败战而退吧?

  那个“她”,又是谁呢?

  虽然不想自夸,但能够越过叶山的完美光环而欣赏我的女性,绝对是非常有眼光的。

  “之后可能时不时打扰你了。”

  知道是打扰就不要这么做啊!

  “等到我们彼此的社团活动结束,今天放学一起回家吧?”

  “…………!!?”

  此时此刻,我真后悔午休时没有一不做二不休的将桌子一翻接着跳窗逃走。



  我待在侍奉部享受宁静的傍晚,在这个时间、这个教室阅读著书籍,是我近来习惯的新的“特殊地点”。

  虽然有雪之下那个不近人情的家伙还有由比滨喋喋不休的跟前者分享新消息的声音,但我早已熟悉这样的声响,不如说已经变得在这样的气氛下能更快进入书籍的世界。

  这间堆满杂物、课桌椅的小教室,一下课就往这里走,已经成为我生活里自然而然的事了。

  偶尔上门来的委托学生,也是这种生活里的自然景象。

  就像现在,拉门被缓缓拉开的声响……

  “不好意思,打扰了……啊、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来的竟然是叶山。

  很明显是从运动型社团练习结束后直接过来,换下体预服装前应该有稍微做过清洁,但白色的制服有些微汗湿的感觉。对于叶山这样阳光运动型男来说不会很奇怪,但他一直是个很注重仪表的人,运动后没有冲澡就直接换上制服的次数实在很少。

  “唉?叶山君?!”由比滨有些惊讶,但马上充满活力的打了招呼。

  “你好,有什么需要吗。”雪之下一如往常的直接切进重点。

  “妳们好啊。啊,是这样的…………”

  很好,就让你们多闲聊几句吧!最好用场面话填满这间教室!

  我低调却迅速的抄起背包,用最自然最没有存在感的动作往教室后门前进。

  “我是来接比企鹅同学回家的。”

  什、什么东西啊?!

  “唉?唉唉唉?!!”由比滨与其说是惊讶,不如说是进入错愕状态。这也难怪,中午的时候她并不在教室。

  但此时此刻不是解释他那段颇让人想歪的发言的时候,我往后门冲刺,身为当事人这时我该做的就是二话不说马上溜走。

  “站住!比企谷。”

  雪之下却在我冲刺的瞬间施展定身咒。

  “抱歉,我今天有事要马上回家,所以请让我走吧!”我诚恳的拜托雪之下大明神。

  “啊啦,不是很正好吗?对方都来接你了。”一点也不正好啊!

  “不是,其实我有点私事要办,那是必须要我一个人处理的,所以不好意思我得走了。”

  “你没发觉自己的说词互相矛盾吗?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发生逻辑错乱,你的智商足够上幼稚园吗?”

  对不起,我想不到理由了,但无论如何请让我走。

  “比企鹅同学,一起走吧。那么大家,明天见了。”

  来不及了,恶魔已经带着灿烂的笑容来到身旁。

  “唉唉唉唉?”

  直到教室门被关上前的最后一眼,由比滨仍然错乱中。


*


  一路上,完全没有任何对话。

  应该说,从部室门口到大门这段路,叶山不停的回应来自各个路人的招呼,而我不发一语,就像一道影子一样安静。

  中午有在教室的同班同学看到我跟叶山,却都露出相同的惊讶表情。

  但即使如此我也没有试图跟叶山产生任何对话的欲望,就连问他为什么的力气都丧失了。就这样当做我们是偶然同路的陌生人吧!这才是最符合现实情况的选择。

  而且我跟叶山的家根本不在同一区,要不了多久就会分别了,甚至连短程电车都不会同乘。

  我这样盘算着,在下一个转角叶山却自然的跟我转往同一个方向。

  “比企鹅同学的家是往这边走吧?”

  “……嘛啊。”其实我大可不回应他,藉此表示我的不合作态度,但他的THE·ZONE领域太过强大,让我下意识接上了话题。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叶山比我还要高很多,总觉得他的视线是看着我的头顶上。这是一种瞧不起人的手法吗?

  “你现在心情很低落吗?”

  当然很低落啊!我可从来没有表现出乐意的态度吧?一起回家什么的,这是我留给户冢的第一次啊!

  “……啊,果然很低落。”

  这还用你说吗?

  “哦?现在是有些愤怒起来了吗?”

  现在是什么惩罚节目的询问环节吗?!

  “真的生气起来了?”

  我忍无可忍,“喂,我说你…………”

  突然覆到我头顶上的温度打断了我的发言,叶山将右手放到我的头上,与此同时用力拨乱了我的头发。不熟悉的感觉让我僵立在当场,但这种举动怎么有点既视感…等等,这不是跟我摸家里的猫一样的动作吗?!

  “哈哈,抱歉抱歉,”开心爽朗的语气从非常接近的地方传来,“我不是故意想让你生气的。啊、你怎么全身僵硬了?”

  “你………………”我蓄满了怒气值,准备好要放一次大绝。

  “好像不太对劲,你还好吗?”叶山却突然贴到我的面前,十分用力的抓住我的手臂。

  好痛!性骚扰!有变态!

  如果我是女生,现在的情况肯定可以这么呼救了吧!

  “你在发抖……为什么呢?”叶山喃喃自语。

  我这是气到颤抖吧!把当事人的情况诚实的说出来想逼得人更尴尬吗!你圆滑的处世态度呢!

  一股从未体会过的热度从紧抓住我的手掌处透过衣服传递了过来,在秋日傍晚的现在驱散了一点凉意,原来这就是人与人接触的温度吗?等等、这可不是研究没有朋友的人无法体会的新鲜感觉的时候,我应该想办法摆脱这种窘况吧!

  “你、你在大街上拉拉扯扯不觉得丢脸吗?!”一说出口就知道我错了,这种像小女生的回答是怎么回事?而且竟然极其难得的咬到舌头了。

  “大街上?”叶山茫然的看了看四周,静谧的小巷道空无一人,“这里不算大街吧。”

  这是讨论定义的时候吗?你听不出来我的意思是要你放手吗?“麻烦请放手好吗?”

  “但是,你抖得好厉害…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抓住你的时候才感觉到的。真的没问题吗?感冒了?”

  我知道自己抖得很厉害,但绝对跟感冒没关系,不如说就算是感冒我现在都要热出汗了。这完全是对不熟悉的触感、不熟悉的温度还有不熟悉的碰触感到极度过敏的反应。

  以前没有朋友的我自然不知道自己原来属于对于碰触的反应比较过激的人,这种颤抖根本无法靠说服自己的心灵停止下来,在叶山这样完美的同性面前不小心崭露出自己丢脸的一面让我有种彻底惨败的感觉。

  “完、完完全没问题!”因为颤抖导致发音抖了两三次才完整说出话。只要放开手就马上好了,我可以发誓。

  “是吗…………”叶山似乎有点疑惑,但还是将手收了回去。

  我忍不住偷偷松了一口气。虽然温度离开的一瞬间,手臂上那一小块感觉特别冰冷,但我明白这绝对不是什么空虚的错觉,只是体感温度的自然现象而已。

  但几乎是瞬间,我整个人都被温暖包裹了起来。

  盯着只穿了制服白衬衫的叶山错愕了几秒钟,才后知后觉的想通叶山的制服外套已经披到了我肩膀上。

  “喂…………”

  “也许是感冒的前兆,你要多小心注意才行。我刚从社团运动回来,即使没有外套也没有问题的。”

  我完全不介意你会不会有问题啊!

  这种体贴的笑容跟举动,麻烦请留给三浦、海老名、由比滨甚至雪之下或平冢老师啊!

  “你家就在前面吧?等等赶紧泡个热水澡,暖和一下身体……唉?等等!比企鹅同学?!”

  不顾身后传来叶山惊讶的呼喊声,脑海一片空白的我不知为何身体自动飞奔逃走了。


  直到当天晚上,吃过饭、洗过澡之后躺在床上发呆时,我才慢慢回过神,并且发现叶山隼人那家伙那件质料显然比一般学生更加高级、保暖的黑色制服西装外套被我皱巴巴的扔在房间角落,像是阴暗记忆或着黑历史具现化一样,散发著恶意的盘据了我的地盘一角。







PS. 叶山同学是盯着比大老师的表情跟言语更加诚实的呆毛看。

叶山:果然要防止比企鹅同学又说些伤人的话,诀窍就是得在他发言前打断他阿…

大老师:你………?!


评论(6)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