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游戏王GX][约十] 五年后的你

2014/01/05

本文的现在,是两人毕业后2年 

所以五年前,大概是第一学年中后的时候… 

 我没有看GX第一季第二季,所以不会提到什么往事(嗯? 


约翰x五年前的十代

五年后的你



  “唉?唉?这里是哪里---”褐发的青年在树林中打转,满脸的迷惑让人能轻易判断他处于迷路状态。 

  他简直想跪下来呐喊,他只不过是在红宿舍翘课睡了个午觉而已啊!为什么一睁开眼已经在莫名其妙的地方! 

  左右四顾不是高大树木就是草丛,他是掉到什么原始丛林吗? 

  一个不注意,一只浅紫色、彷佛猫咪一般的奇特生物出现在他的脚边,欢快的打转。 

  ‘RUBY~~’ 

  “等等,RUBY,妳跑哪了--唉?十代!?” 

  拨开草丛的青年一脸震撼的看着他,湖绿色的清澄双眼令十代格外熟悉,不过, 

  “呃,你是谁啊?” 

  不过,他未曾见过眼前的人啊。 

 

 

  “所以,你的名字是约翰安、安德…” 

  “叫约翰就可以了哦。” 

  “嗯!约翰!” 

  约翰偏头,听熟悉的友人用着憋脚的外文结巴的叫唤着自己,这种感觉非常新奇。 

  自从毕业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十代,日本本校毕业典礼时他虽然也在现场,但奈何十代根本没有参加。 

  这家伙杳无音讯,一出现却是在北欧学院附近的森林里胡乱打转,北欧分院占地广大,人群相对不密集,平日更不会有人走到高大针叶树林里,若不是RUBY突然从他的研究室里冲出来,恐怕十代还得迷路上一阵子。 

  然而,比起最后一次见面,长相上没有多大变化,但仍能看出蜕去些许青涩的十代,却睁着一双清彻天真的褐眼问他“你是谁”。 

  “这里是5年后吗…好厉害啊!栗子球!” 

  “嘛,十代,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情况呢…”约翰无奈。 

  眼前的十代正窝在约翰研究室里的待客沙发上,一脸满足地捧着一杯温暖的热可可,跟半透明的羽翼栗子球兴奋地聊着天。 

  眼里的开朗活力让他看起来年轻了许多,但微微细长的眼眸以及比第一次见面时高出许多的身形,说着自己不是才二年级吗的十代,分明有着属于“这个年纪”的十代的身体。 

  与其说是穿越时空,更像是失忆。 

  约翰思索着,他不晓得为什么十代跑到远在北欧的分院这里,但这或许是他为何出事的原因。现在只有他能帮上十代,不知为何直觉从未考虑过报告师长的约翰觉得自己任务重大。 

  但是,看着充满活力,对人充分信赖、也喜欢与人群在一起的十代,他突然不知道找回深重的记忆是否对十代是好事。 

  “不过,十代,真亏你就这么相信我的一面之词,跟着我回来呢。” 

  “因为看的到精灵的都不是坏人啊!RUBY这么可爱,想必是很用心的照顾着的吧?”十代偏头,约翰看着这样的十代,不同于第四学年时那样孤独离群的纤细个性,他突然强烈地怀念起初识时的十代。 

 

  十代没有说,当他一睁眼发现自己处在未知地区而手足无措时,不小心碰掉了身上的钱包,里面,夹着一张湖绿发色少年与他互相勾着肩膀,肆意欢快地笑着的照片。 

  是个可以信任的人吧,他一向容易轻信,但看着为了他苦恼地查阅著书籍的约翰,他第一次感觉到也许他从未如此深信过一个人。 

  “约翰,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十代放下杯子,几步靠到约翰的身旁,好奇的看了眼约翰手上的书籍,呃,满满的英文…他抽了抽嘴角。 

  “嗯,那就麻烦十代帮忙整理一下资料吧。”约翰指了指工作桌上杂乱摆放着的纸张,看起来像是专业报告,“这是我的研究论文,按照旁边的标签颜色收拾就可以了。” 

  仔细一看,每份报告的边缘都贴着标签,正好是彩虹的七种颜色。 

  “约翰都是用颜色区分报告内容的吗?”十代收拾了起来,微妙的感觉到违和,发现自己的视线高度以及手掌大小跟“午睡前”有着些微的差异,这里真的是五年后?的认知第一次进到他心里。 

  “嗯,可能是因为使用的牌组,我对这几种颜色比较熟悉呢…抱歉啊十代,麻烦你帮我收拾报告。” 

  “哈哈,是约翰在帮我吧?” 

  “我总是一直被十代帮助呢,难得有机会让你依赖我啊!” 

  “唉?我…我是说你认识的我,很不依赖你吗?”十代震惊了,他怎么感觉自己从入学就一直被翔跟明日香各种扶持,例如今天要交报告别忘了明天要考试范围是第三章什么的,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虽然他自己一点也没有意识到。 

  “是啊,十代一直很独立呢…”约翰感叹,从书柜里抽起了另一本书,“总是把大家的事一个人揽在肩上。” 

  “真的吗?”十代翻开放在沙发上的,属于“现在的”自己的背包,拿出了老旧简易的手机,“我还以为现在的我老是在麻烦你呢。” 

  通讯录里,竟然只有“约翰”这个名字。 

  “啊…这个,应该是因为十代把手机弄丢了,所以才丢失了其他联络号码吧。”约翰笑着解释,毕业典礼结束后,整整一个月都找不到十代,学生无故失踪是个很大的问题,幸好校方收到了十代的来信,没想到开头第一句就是“在旅行中不小心弄丢手机了,忘记了号码不好意思啊大家”… 

  但为什么只有他的号码? 

  他不知道十代的新号码,更不知道怎么连络十代,说着忘记大家电话的十代,通讯录里唯一的一个联络人…约翰不让自己往其他方向思考,只是告诉自己,仅是因为号码好记吧。 

  “嘿…对了,翔、万丈目他们呢?还好吗?” 

  “还不错喔,明日香跟万丈目交往了,翔跟地狱凯萨正在经营一个新的联盟,其他人也都往自己的梦想前进。” 

  只是十代,这时的你在哪里,在做什么,却没有跟我们透露一丝一毫… 

  “唔--没想到毕业这么快啊-不过,肯定也经历了很多愉快的决斗!” 

  “十代拯救了学院好几次呢。击败了很多强劲的对手喔。” 

  “真的吗?!啊啊,好想赶快回去,决斗在等着我啊!” 

  “十代…”约翰不清楚十代究竟是灵魂穿越了时空,或是…失忆?“你能叫出优贝尔吗?” 

  “优贝尔?”十代扶额,思索着,“好熟悉的名字…是什么卡牌精灵吗?” 

  约翰皱眉,他想,这次的问题可能大了。 

  优贝尔的消失,十代的失忆(或穿越?),这后面到底隐藏了什么? 

 

02.



  游城十代睁开了眼。

  茫然的从床上坐起,他发现自己待在一个从没见过的地方,以个人套房来说还算宽敞的房间里是满满的书籍、资料,从大大的落地窗向外看,能看到整片的针叶树林--走遍了这么多地方,他已经能够大致分辨出树种,看来自己是在高纬度的地方。

  房间角落的大办公桌上有着一盏微弱的小灯,鹅黄的温暖灯光柔柔地在夜里照亮桌面的一小部分,纸笔、资料凌乱摆放的模样,让人直觉不久前还有人在查询着资料,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暂时离开桌前。

  他最后的印象是自己在欧洲某处的森林里,然后…

  …然后,怎么了呢?十代发现自己完全想不起来后续的发展。

  这是怎么了?他皱起眉头,跟优贝尔超融合之后,照理来说不会发生记忆断层的情况啊。

  就在十代不知该说是心细还是神经大条的要忘记自己身处不明地点,转而深思为何遗失部分记忆的原因时,一只栗色的半透明精灵从床头边的牌组内浮出。

  原先好似睡意朦胧的羽翼栗子球在见到十代时,彷佛被惊吓一般,马上扑过来绕着他飞转。

  ‘クリクリ!’

  “夥伴!”十代看到一直陪伴着他的小精灵,心中莫名的不安减缓不少,“你知道优贝尔去哪了吗?”

  方才他在心中不断的呼唤着半男半女的龙型精灵的名字,对十代有着惊人独占欲的卡牌精灵总是恨不得24小时腻在一起的模样,只要一有人靠近十代就会张牙舞爪的作出威吓的姿态,也不管对方是否能看见他。

  虽然由于这个世界的环境不适合精灵生存,无法长时间现型,但每当十代呼唤,她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出现。

  ‘クリ…’

  “是吗,你也不知道啊…”

  ‘クリ、クリリ~’

  “嗯?你说谁能帮我?”羽翼栗子球雀跃的语气让十代一愣。

  羽翼小精灵轻快的飞开,视野一瞬间开阔,他终于看见办公桌旁的小沙发上的身影。

  “…约翰?” 


 

==== 

 

既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除了分开,还能怎么办? 


评论(3)

热度(23)

  1. 雪贺路过@lof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退淡圈告示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