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方舟计划 12-3 (人鱼au)

* 接龙 末日三十题 by 屿尘

前情提要:包子罗辑‧苏家与叶家四位正在异变后的地球逃难。罗辑偶然发现,苏沐秋带着的是【方舟计画】的通讯盒。

苏16,是个青葱少年,叶外观15,是一条鱼。

520我也想凑热闹更新感谢天地,找来找去只有海中月有一点存稿…

时隔一年半了我是真的忘记设定了,如果前后有bug……没关系我相信你们应该也忘了,这不是正好嘛!



12-3

 

  苏沐秋又摁了几下数字键,敲了敲电话机,确定这只通讯盒只能由对方单向联系,这才放下话筒,拧眉苦思。

  相较他镇定的反应,大他几岁的罗辑紧张多了,整张脸贴上公共电话,检查那只金属盒有没有故障,接着不断拨弄金属盒的连接端口,百般检查无果,还生疏地模仿苏沐秋的动作,把通讯盒当旧型电视机拍打。

  直到金属盒被他拍得掉了下来,罗辑赶紧接住通讯盒,这才不甘心地罢手。

  罗辑十分纠结:“不过是飘点雪,怎么就断讯了?这个可是军方设备的改良版……”

  叶修耸肩:“如果是以前,下场雪可能不算什么。但刚才小张说的,你们都听到了,‘太阳的异常与地球磁场互相影响’,连生物都受影响了,你不会觉得大气圈外的卫星讯号跟以前一样稳定吧。”

  罗辑叹气,分外沮丧:“道理我都明白,就是心里堵的慌。我们才刚刚联系上军方呢。”

  “只能等了。按照张新杰的说法,要尽量确保通讯盒接在电话机上,我们的路线需要修正了。”苏沐秋摩娑着下巴,“还有他说到的异常……啧,关键情报不清不楚的。”

  罗辑:“啊!假如张教授说的是关于磁场的猜想……!”

  罗辑大喊一声,急急忙忙往外跑去:“你们等我一下!我拿……哇!”

  一人一鱼眼睁睁看着罗辑平地摔倒,砰的一声巨响,连在废弃商店里寻宝的苏沐橙包子叶秋都探出头来。

  罗辑连忙起身。

  “我没事我没事,你们等我!我带着资料,要不是保密协定,早就拿出来了……”他一面喊,一面快步冲向停在不远处的军卡,拉开车门东翻西找,估计要花上不少时间。

 

  苏沐秋靠着电话亭盘腿坐下,望向叶修一勾指尖:“叶修,你有把张新杰说的话记住吧?来,重复一次。”

  “一会儿替你拆车接电,一会儿电话录音,你把人鱼当什么了,复读机还是修车工?”叶修抗议。

  苏沐秋思忖片刻:“当成打杂的?吃饲料能干活的家养鱼?”

  叶修的表情毫无变化:“C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允许人类这样压榨家养鱼?”

  若是罗辑还在场,估计不敢再问,担心人鱼暴起杀人,把他像那几头失控的灰狼一样开膛剖肚。

  然而苏沐秋丝毫不惧,讲得头头是道:“你忘了咱们家家规?吃我苏家的饲……咳,吃我家的饭,就要为我做事。你这个记忆力不科学的鱼脑袋不就该用在这时候吗?”

  叶修:“我怎么感觉鱼脑袋不是好词……”

  苏沐秋只回他一句话:“你说说昨晚投喂你的煎鱼跟炖鱼汤是谁做的。”

  吃了别人饲料的鱼竖起手,放弃上诉,安分地照实重复。由于苏沐秋听一遍嫌不够详细,叶修只好重复了五次,终于喊停时只感觉口干舌燥。

 

  苏沐秋拿水笔敲了敲手中的小本子,上头布满零乱字迹,是他记下的几个关键。

  “刚才,张新杰教授提到了G市、喻家、喻文州和人鱼。”

  苏沐秋盯着自己的字迹:“还有‘异常磁场扰乱生物电循环系统,造成转变,人类失去自制机制’……”

  他又划了个箭号,喃喃自语:“喻文州跟人鱼有关系,这是指他是人鱼?他是混血人鱼?还是……啧,太多情报了,理不出脉络。”

  

  若说喻文州不是人鱼,却有关联,经历几次事件之后,苏沐秋直觉联想到:喻文州曾伤害过人鱼,或意欲对人鱼不利。

  比如说解剖过人鱼,这并非毫无可能。

  倘若这个推测为真,那么张新杰口中的‘G市喻家,那里已经……’后面的话,将至关重要:是指G市情况获得控制,很安全?还是那里已经如H市一般沦陷?这其中差异可不是一点半点,而是庇护所与龙潭虎穴的天壤之别。

  苏沐秋清晰记得,昔日在人鱼博物馆听过的那场“说明会”,那群研究员对人鱼的态度,‘女神号’中钉死的紫尾人鱼标本,以及失踪的研究员小陈。

  这一去,他们几个人类或许不会出事,可是叶修跟叶秋呢?万一做错决定,他们可是亲手把人鱼送到研究员手中!在最悲观的可能性中,人鱼能死亡都是最好的下场--死掉总比活着,然后被人剥了鳞片、抽干血液、剐下皮肉,一根根拆出筋骨,再被做成干燥鱼密封进福马林里供人参观好。

  

  苏沐秋烦躁地挠了下头,心里又想:但他们已经往G市走了太远,一路上险象环生,又是狼又是异变巨犬,现在转向走回头路,无疑是浪费这些天来的努力。

  难道要带着所有人在外面继续流浪,在不断进化的异变生物和日渐稀少的资源间挣扎?

  叶修坐在他旁边,倒是相当宽心,还记得把那只通讯盒收好,以免弄丢了。他看着苏沐秋一条条写上计划,又一条条划掉,小本子上一片凌乱,跟刮了场风暴似的,好几个箭头直指G市跟喻文州。

  叶修忽然若有所思地摩娑了下衣领,扬起头:“沐秋,我能帮你排除一个可能性。”

  “什么?”

  叶修道:“如果小张说的喻文州,就是你那位同事,那我可以告诉你--喻文州不是人鱼。”

  “或许是混血……”苏沐秋想起戴妍琦。

  “也不是混血,但他与人鱼有点关系。”

  “为什么这么肯定?”苏沐秋晃了晃水笔,旋即笃定道,“你肯定有想法了。来,告诉你苏哥哥,你的猜测是什么?”

 

  叶修望着眼前的少年,或许是苏沐秋偏浅的眸色所致,显得苏沐秋回视他的眼神干净又认真,仿佛未曾沾染尘埃污垢。

  “只是随便想想。”

  叶修总觉得不告诉苏沐秋更好,他正要摇头,一根水笔就敲上他脑门。苏沐秋撇嘴,拿笔杆咚、咚地戳着叶修:“你觉得你跟我,谁比较懂人类的心思?与其你一条鱼把事闷在心里,把自己闷成了闷烧鱼,还不如老实交代,我来替你思考。”

  “好好好……你别戳了。”叶修连忙把差点捅进眼珠里的水笔挪开。

  他留意了下叶秋的方向,确定距离够远,随后贴近苏沐秋耳边,温热的呼息抚过苏沐秋的耳壳。苏沐秋有些想捂住发痒的耳根,强自按捺住冲动。

  叶修:“我在他身上,嗅到人鱼的味道。”

  “所以他说不定也捡到了人鱼……?”苏沐秋不由自主地跟着压低声。

  叶修摇头。

  他垂下眼,放轻声音,以细若蚊蝇的声量道:

  “我怀疑……喻文州尝过自然人鱼的血肉。”

 

  苏沐秋先是愣住,接着瞬间愕然!

  他心脏疯跳起来,这时不远处一声砰然巨响,正处于惊愕的苏沐秋登时跳了起来,一把将叶修推到背后,朝声音来源方向瞪大了眼,目光逡巡。

  被他摁到地上啃了满嘴土的叶修好不容易起身,就喊道:“小罗,你拆车啊?”

  “没有没有!”罗辑回喊。

  他气喘吁吁,从军卡驾驶座拖出他那只随身的大型背包。

  那背包光是看上去就沉的像砖,罗辑要将背包移到地上时,一时没抱稳,那只背包顿时重重落地,里头的东西全翻了开来,无数纸张散落。罗辑却没理会文件,只管抱出一件形似硬壳皮箱的物体,专注地解密码锁。

  苏沐秋抓紧叶修的手臂:“你刚才说……”

  “嘘。”叶修竖起食指,隐蔽地指着一个方向,以口型无声说道,“不能告诉叶秋,他会气炸的。”

  苏沐秋顺着方向望去,恰巧看到被罗辑的动静引来的叶秋,他正站在窗边,朝贴在一块的苏沐秋和叶修皱紧眉。与此同时,苏沐橙在店里大喊:“哥哥,刚才怎么了?好大的声音呢。”

  “不要紧,小罗的东西摔了,我们帮他收拾就好。”苏沐秋赶紧回喊。

  他心知这不是深入询问叶修的好时机,只得将所有情绪收拾干净,对叶修低声嘱咐:“晚点你给我解释清楚。”

  叶修无所谓地点了点头:“知道了,家养鱼的本分嘛。”

  苏沐秋瞪了他一会,随即抓住叶修跑到车边,替罗辑将满地纸张收拢。

 

  这包分量不小,罗辑这么一个瘦胳膊细腿、跑百米喘得能升天的体能,却数次婉拒包子替他扛包的热情协助,亲自将这个大背包从H市扛到了这里,哪怕紧要关头,也牢牢护着不放,足见内容物的重要性。

  苏沐秋趁机看了眼上头的内容。

  或许是得知苏沐秋和叶修与方舟计划有关,不违反保密,罗辑的确没有阻止苏沐秋翻看。然而文件上面全是一串串的英语,夹杂大量专业词汇,搭配各式线条起伏凌乱的图表,苏沐秋翻了翻,依他人生十六年来所受过的教育,只勉强看出某张配图是生物细胞,其余一概不知,两眼抓瞎。

  苏沐秋索性放下这叠文件,看看罗辑正在较劲的皮箱。

  那皮箱的密码锁足有六位数,但上头并非刻着0~9的数字,而是苏沐秋不认得的符号。罗辑按顺序调整好符号密码,又掏出钥匙插进锁孔一扭,皮箱发出细微的喀咑声,弹开了箱盖,让箱内的物品重现天日──

  他如此小心保护的,竟然是一台被塑料膜和封条层层裹紧的笔记本电脑。

  这台电脑与苏沐秋所知的所有款式都不符合,外观看起来耐摔厚重,正中间以阴刻的方式,绘有与通讯盒如出一辙的橄榄枝标记,象徵着方舟计划,明显同样是军方制品。

 

  “其实,我不是方舟计划的正式参与者,真正参与的人,是我的导师张以川。我只是作为助手加入他负责的一部份研究。”

  罗辑叹气,瞥向苏沐秋的视线里饱含歉意:“但即使只是助手,连研究的全貌都没见过,还是签了很多保密协议。我成天记录数据,计算变化,建立模型,埋头给导师打下手一年多,才意识到这个研究可能涉及某个被深深埋藏的重大计划……”

  “就是方舟计划吧。”叶修道。

  “没错。我这回前往G市,就是代替导师将不能靠网线传输的重要建模送去给一个合作机构,顺便听G市方面新的观测发现。有一些资料,我猜电脑里面有……也许能从资料里猜出张新杰教授想传达的事。”

  罗辑谨慎地从皮箱里取出那台被层层封好的笔记本。叶修听见他轻声向导师致歉,随即一把撕开封条,打开电脑,用力摁下电源。

 

  按理来说,如今所有电子产品全数失灵了,这台笔记本也该故障,但电源指示灯却顺顺当当地亮起,并在两人一鱼期待的目光中,浮现了画面。

  罗辑大松口气,欣然道:“这台电脑做过特殊处理,就是因应磁场异常的环境,正好派上用场了。”

  然而电脑虽然顺利开启,但首先跳出的是漫长无比的读取条,他们沉默地等待。

  读取条苟延残喘,以龟爬的速度,2.1%、2.2%地前进。

  十分钟过去了,一阵寒风吹过,正恍神的罗辑哆嗦回神,看到进度条才刚刚从个位数跳到二位。

  周围一片寂静,只有正在逛那间废弃商店的苏沐橙几人发出的声响,包子跟苏沐橙开心地笑闹着,夹杂着叶秋疲倦万分的一句“你们自己玩行不行”。

  “呃……抱歉,那个……”罗辑抱着电脑,倍感尴尬。

 

  叶修起身,当机立断,拱手告退:“我家笨蛋弟弟快脱水了,我去替他一下,让他去水里游两圈,你们忙哈。”

  苏沐秋没好气地冲叶修翻白眼,转头与罗辑聊天:“这么重要的资料,张以川教授放心交给别人来送?”

  “H市到G市,搭飞机都要两个小时。导师年龄大了,让学生跑腿很正常的。”罗辑回答。

  苏沐秋:“但是,就你一路上迷路、差点被人打劫、找不到吃喝的表现,应变能力基本等于没有,我是你导师,肯定不敢放你出来跑腿。”

  苏沐秋答得坦然,没有多少讽刺意味,完全就事论事,罗辑倒是尴尬地摸摸鼻子。

 

  罗辑干咳几声:“咳咳。因为G市观测到异常数据的消息来得突然,联络上我们研究室时,语气十万火急。可是我们一问观测到了什么,对方又在电话里含含糊糊的,不肯透露。正巧导师接到紧急通知,必须立即随军方前往B市,他只能把事情交给我……”

  苏沐秋想,听起来这位张以川和张新杰是差不多时候被带去B市,也就是说,他的重要性应该与张新杰相当。

  那么这台笔记本电脑里,确实可能有某些重要信息,也许能帮助他对现况有更多了解,能更好地保护叶修跟沐橙。

  他一直高高吊着的心总算松了半分,用力拍了拍罗辑的肩膀,以相当真诚的语气说道:“这代表你很受导师信任啊。”

  罗辑红着脸,有几分尴尬:“不,不是……只是因为我参与了数字建模。之前能那么快算出异变植物多久会覆盖地面,也是因为我们已经确立了一些固定数值……”

  “别这么谦虚,虽然求生能力差了点,但论及学识,我们所有人跟两条鱼加起来,都比不过你。”苏沐秋笑着,拍了下他稍早替罗辑收好的那沓有字天书,“比如说这里头都写了什么,我一个单词都看不懂。”

  罗辑“啊”了一声,像是突然记起除了电脑以外的纸质资料,他主动拿起那叠文件,积极询问苏沐秋:“你想知道什么?我可以翻译给你听!”

  苏沐秋双手撑在身后,瞥向商店的方向,店门外,包子拉着其他几人正在玩地产大亨。没有了手机、电脑之后,这类纸牌游戏也能让他们玩的惊叫连连了。叶秋脸色发黑,叶修则是春风得意,估计是虐了不懂人类游戏的亲弟弟。

  苏沐秋单手抚开刘海,叹息道:“我?我现在最想知道,张新杰教授说的‘方舟计划’解决眼下困境的办法是什么。”

  罗辑一顿,他放下手中的文件,诧异地望着苏沐秋。

  “你说,方舟计划解决这些困境的办法……”

  罗辑这么一重复,苏沐秋顿时不好意思,连忙解释:“不不,我不是想要拯救世界,只是至少得知道方法,才能让沐橙跟叶--”

  “张新杰教授没有告诉你吗?”

  罗辑讶异地打断苏沐秋:“方舟计划解决困境的方法,就是人鱼啊!”

  苏沐秋眼睫一颤,忽地禁声。

  罗辑没察觉他不自然的沉默,好奇询问:“你难道不是因为带着人鱼,所以被纳入计划的吗?”

  

    

=

给哨A的投喂就等哨A再感谢啦!

520发了一个这么不浪漫的更新的确是路过本过了,咕咕咕


不会有后续,不用想了,一直在海中月签到你们以为能盼来后续吗,不可能de~(๑´ㅁ`)



评论(137)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