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哨A 番外10-下

*标题好长 [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十五题接龙,题目: 搞笑版同居15题 by 月羽里



10-下

 

  邱非双手都在操作台上忙碌,正紧追着两位前辈,一时腾不出手,只能无奈地对怀里的白兔子说道:“橙橙,不要使坏。”

  “嘻嘻。”沐雨橙风松开按在通讯键上的爪子,高兴地摇晃耳朵。

  队伍频道内,两位前辈你来我往地吵架,一下讨论如何训练邱非,一下讽刺对方的昵称。

  通过屏幕上的小窗口,邱非能看到眼神明亮的少年表情不断变化,生动无比,另一位少年则窝在驾驶座内,随兴地回着话,神态悠闲,就是有时对苏沐秋挑眉的神情,让苏沐秋磨牙喊着欠教训。

  或许是因为他们换了个年龄与自己相近的形象,邱非突然意识到,以往他一直仰望着不敢随意相待的两位前辈,其实就近在身边,与他,与平凡的人没什么不同。会开玩笑,会气得大喊大叫,

  他们要一起打异形了,他们是队友。

  心底开始跃跃欲试的邱非主动出声喊:“苏前……”

  喊到一半,他突然想到应该用游戏昵称来喊才对,邱非连忙改口:“笑前辈,猫猫前辈,等等我。”

  笑前辈一头雾水:“什么小前辈?”

  猫猫前辈怅然叹息:“被文州和杰希听到,要让他俩笑一整年了。”

 

  一行三人即将接近目标物宇宙异形时,苏沐秋突然停下:“等等。”

  他将前方画面放大,仔细观看身形模糊的敌方:“情况不太对。”

  叶修立刻放出沐雨橙风的侦察机,并将画面同步到队伍中,当清晰的影像回传,他与苏沐秋交换了惊讶的目光:“那是什么玩意儿?”

“……这是狮蝎。”苏沐秋拧紧眉。

 

  与两人认知的,拥有黑色甲壳与无数尖锐腹足的虫子截然不同,出现在积分赛场内的“宇宙异形”,体表呈现金属色泽,拥有近似狮子的体型,分节弯曲的尾端带着巨大倒勾。这名为狮蝎的宇宙生物张牙舞爪的凶狠姿态,通过小侦察机同步映入三人眼前。

  “我以前碰过几头落单的狮蝎。”苏沐秋眉心紧皱,垂眼轻咬指节,思绪飞转,“记得我带你们玩过的‘生存战役’?我们玩过一个场景,瓦星废墟,瓦尔特星就是在许久以前,被这种来自外星系的侵略生命体‘狮蝎’给灭绝的。”

  邱非记起,沐雨橙风曾为他上过课,提到瓦尔特星。但他今天才知道是什么东西,让他们星球成了废墟。

  苏沐秋:“……当时瓦星人曾向联邦求援,联邦协助他们顺利清除狮蝎后,由于瓦尔特星球遭到太多不可逆的破坏,瓦星人移居联邦模组。”

  他话语一顿,低声自语:“但这不是……”

  

  ──但这不是其他玩家高喊的“苏准将自我牺牲的荣耀日战役”该出现的宇宙异形。

  然而,玩家们显然都认为,这玩意儿就是曾袭击联邦的东西。

  

  叶修:“不可能所有人都没见过虫族,认为这个叫狮蝎的就是那时侵入联邦的外星异形吧?当时有不少模组被破坏,也有人伤亡,更别提上前线的多少军队,驾驶机甲的可都是人。”

  苏沐秋猜测:“也许像沐雨橙风的驾驶舱被改动一样,是因应游戏而作的调整?”

  叶修不置可否,又认真补充道:“话说回来,把你打成残花败柳,最后逼得你不得不出自我牺牲的外星异形,那个分明是我啊。”

  “残花败柳个鬼!明天你给我背书包重读联邦语小学班。”苏沐秋怒道。

  苏沐秋喊完,凝神细思眼下异常情况,许多记忆片段于脑中飞快掠过,他思索着重返联邦后听到、看到、接触到的一切,想着关于异形的事──这么多苏准将系列电影动画影集,总不可能……

  一道想法突然闪现脑海,苏沐秋呼吸凝滞,一丝战栗钻过心头。

  他咽了口唾沫,沉着声音道:“……叶修。”

  叶修望着屏幕上脸色难看的少年。

  “你有没有察觉,从我们回到联邦开始,直到现在,听到的所有谈话、见到的所有纪录,上面说的全都不是虫族……而是定义含糊的‘宇宙异形’?”

  本欲开口的叶修一顿,脸色有片刻阴沉。

  他垂着头似在思索,刘海遮住了他的神情,再度与苏沐秋对上目光时,黑发少年神色如常:“全体记岔了?你们联邦人记性真差啊,啧啧。”

  苏沐秋有气无力地翻了个白眼。

  轻描淡写地揭过这一叶的叶修,心底幽幽响起一句话:但是,我怎么不觉得意外呢。

  不过,数千万的联邦人可能记错,能够记录下影像的仪器也会集体出错吗?难道联邦没有拚了命跑在第一线的记者,没有在虫子扑来的时候选择拍视频上传的傻瓜?

  这个情况太异常。沉默的两人同时想到。

  

  队伍频道内,邱非从两人开始讨论他听不明白的话题起,就保持了沉默,一向热爱唠嗑的沐雨橙风同样安静,仿佛只是普通的游戏智能。

  邱非只知道两位前辈停止停止了交谈,静了几分钟,忽然,前方的黑色机甲微微偏头,好似与另一架白色机甲交换目光,随后两架机甲冷不丁启动了推进器,引擎喷出炽亮的光芒,一直线闯进了狮蝎群!

  随着玩家的动作,游戏开场时好端端站着摆待机造型的狮蝎群全数活了过来,引来公共频道此起彼伏的惊喊。

  邱非:“前辈?”

  沐雨橙风也疑惑:“哥哥?”

  方才那凝滞的氛围仿佛不存在一般,苏沐秋摩拳擦掌,兴致高昂:“来来来,叶修,你跟我单挑一场!既然是积分赛,就比一比总积分啊!”

  叶修:“要脸吗?我第一次玩这个游戏,操作都没摸透。”

  “我也是第一次玩!”苏沐秋喊。

  不知道是不是少年人的外表,连带影响心智人格减龄,两位带着指导任务而来的前辈压根忘了邱非似的,在狮蝎群里扛着武器拌嘴。

  叶修大叹口气,动作夸张地摇头摊手:“联邦苏同志,这是以你霸占排行的单机游戏做的,你驴我没玩过?”

  “就驴你。”苏沐秋操作机甲,唰的抄起腰间长剑,“走!”

  他话音刚落,一发闪烁着幽蓝磁光的炮弹击出,无数狮蝎被无形大手揪住一般朝炮弹聚拢,紧接着一串连绵火线盛大炸开,将灰暗的宇宙天幕染上大片金橙色。苏沐秋错愕,调整视角,恰巧看到叶修驾驶的沐雨橙风收回吞日,尚未消散的蓝色磁光缭绕着炮口。

  苏沐秋:“悬磁炮……”

  “不愧是沐雨橙风的主武器,很强,幸好当时我一照面就把吞日废了。她真的拿这个给人照CT?”

  叶修感慨,让记起吞日被毁的苏沐秋肉疼淌血。叶修换上普通的狙击枪,笑道:“这一炮挣了四万一千三百分。怕你输得太难看,我换把武器。”

  按苏沐秋的表情,应该是恨不得拿剑戳他,这时机甲暗黑破坏神朝沐雨橙风抬手,一根手指高高竖起。

  竖中指?叶修一看,对面竖起的是小指。

  叶修摸不着头绪了,也操作沐雨橙风竖起小指,和他搭了一下:“咳,拉勾勾?”

  苏沐秋:“……”

  因为少年身材手指不够长而操作手滑的苏沐秋咽下一口血,在心底默默地竖起两根中指,转身抄起刀迎上狮蝎,决意在那群异形里杀个七进七出!

  沐雨橙风紧随其后,武器开始蓄能。

  邱非连忙跟着抱起狙击枪追上,但未等他瞄准完毕,狮蝎群一窝蜂涌了过来,他霎时被冲散。

  

  另一边,同处积分赛场的那群苏准将观光团商量完毕,终于慢吞吞追上。

  他们勉强凑成了阵型,这时一架机甲操作失误,突然窜出头,领头的迎风布阵没说话,刚才起哄喊老大的人立即叫道:“水母!你出列干啥啊!快退后快退后,听老大指示。”

  水母?喊谁呢?不小心出列的机甲愣住,仔细一看,突然发觉自己选的辅助机甲,圆头圆脑,当真像粉蓝色的大水母,他气得吐血。但气势不能输,水母盯着对方的机甲绞尽脑汁联想,终于怒喊道:“谁是水母啊!你这只小、小蜜蜂!”

  蜜蜂机甲服气了:“行了水母同志,放电磁球,先探探狮蝎群的数量。”

  水母愤愤几句,不甘愿地配合了指示。

  他操作过关,小金属球马上朝前方飞散而出,很快散布于狮蝎当中,水母报数道:“A1区有五千,B3区一万二……不对,一万一……一万三……我去怎么数字一直变动?!”

  他正想查看是不是系统故障了,就见前方黑沉沉的宇宙炸出一大片火光,游戏爆炸特效的轰隆爆炸声与震动接连不断,将几架靠近的机甲冲的像湍流中的小船。

  他瞠目结舌,与此同时,由于狮蝎群不断变动位置,分布数值剧烈起伏,而在它们后头,一黑一白两架机甲紧咬不放,势如破竹,好似大草原上的牧羊犬,驱赶着羊群,聚拢一群,就炸毁一群!

  他呆愣好一会才赶紧扒出积分榜,只见君莫笑和忧郁小猫猫两个名字高挂排名一二,并不断上下轮换,厮杀激烈,甩出第三名好几条街。

  “靠……这是什么操作?他们强杀吗?!”水母大喊。

  蜜蜂同样惊呆了,但他惊讶的是黑色机甲的动作:“我看错了?还是君莫笑真的一边削狮蝎,一边耍剑花?”

  听这句话,队伍里的几位姑娘调整机甲视角,看向那架显眼的暗黑破坏神。

  那架机甲打法十分从容,向左一横劈,朝右一计直刺,手中长剑的紫色电光舞出连绵光痕,时有另一架机甲抬枪射出的幽蓝色磁能弹当背景光,攻击交织的视觉效果当真绚烂的很。

  她们忍不住赞叹道:“哇,真好看,好强啊……”

  水母喊道:“强个P,动作好看了,但每一下都挥空只打到碎石尘埃,只求美观不求效果,就专门骗你们这群挑机甲只看外观的女人!”

  几个姑娘立刻将他静音。

  

  “不是只求美观,”蜜蜂观察片刻,“你仔细看,君莫笑挥过剑的位置,下一秒小猫猫的磁能弹就赶上了,直接击破君莫笑攻击距离外的狮蝎……”

  “等下,你的意思是,他看似挥空的每一剑,都恰到好处击碎了碎石,替忧郁小猫猫清空弹道?怎么可能。”

  “如果是哨兵……”

  “哨兵也不行,哨兵也是人啊,但他们这操作速度下还打了配合?反应得多快?!”水母表示不信。

  迎风布阵咳了声:“喂喂喂,那边忙着看表演的几个,别掉队啊!”

  蜜蜂紧张道:“老大,我们积分是不是要输了啊?再不赶紧……”

  迎风布阵哈哈笑道:“没事,随便玩玩,别忘了咱们刷积分赛的目的啊!要打排名,可不是这种队伍来。”他说的意味深长。

  “哦哦。”蜜蜂记起来了:姑娘们来刷苏准将的视频,而他们来刷姑娘们的好感。他立刻跟到那位自称女向导的姑娘身边。

  迎风布阵完全不着急,领着大队伍追上,从雷达上发现另一架孤零零地落在后头的机甲,上头标示着战斗格式。他嘀咕了声:“嗯?小姑娘掉队了?”

  

  

  邱非紧紧追在两架机甲后头,很快发现他每次开枪,都慢苏沐秋的剑光一步。

  那群一窝疯四处乱撞的狮蝎造成他闪避困难,其他机甲也阻碍了视线,不多时,苏沐秋的身影已全然消失无踪。

  邱非没看个人排名,只是望着因自己拖累而逐渐下跌的小队积分,有几分焦急,好不容易瞅准了一头落单的狮蝎,迅速校正角度扣下板机,一束幽蓝色的电光扫过,抢在他前头击毁了狮蝎,让目标化作分数。邱非转头,看到叶修驾驶的沐雨橙风扛着枪离开,继续四处打游击去。

  邱非紧了紧操作杆,半晌放开手,任联邦二式停滞在原地。

  沐雨橙风忧心:“小邱?别气馁,你很厉害的,是哥哥跟叶修太幼稚了,不仅忘记陪你训练,还非要抢你怪。之前你跟风梳烟沐还有流云都配合得很好……”

  “不是的。”邱非抿唇,神色认真,“前辈他们这些举动,一定有原因,想教导我什么。我在反省我忽略的地方。”

  沐雨橙风:“……你别期望太高,我觉得哥哥没想这么多吧……”

  邱非忽略其他,专注看着雷达图。

  

  雷达图上,所有机甲的动向一清二楚,绝大多数跟着迎风布阵,乍看一片乱糟糟的亮点,但邱非仔细观察,能看出他们以某种阵型前进。

  而另外两个四处游移的标志,则是君莫笑跟忧郁小猫猫。两架机甲距离不远,显然是一起行动,君莫笑落下的每一剑,忧郁小猫猫击出的每一枪,都没有抢占彼此的目标,更没有阻碍对方行动。

  两架机甲如游鱼一般,在大队伍和狮蝎之间移动。

  邱非想:迎风布阵他们商量了打法,但两位前辈呢?他们一句战术跟目标分配也没有,为什么不会抢到对方的目标?

  “前辈是怎么办到的……”

  七岁的孩子绞尽脑汁,忽地想到流云曾说过的一句话,灵光一闪:“……判断队友意识?”

  之前和他组队的风梳烟沐跟流云,俩人都十分厉害,意识超群,邱非能顺利融入队伍战术,他一直认为是自己训练有成效,但刚才回忆之下,邱非察觉,是因为他们俩人对自己的配合!

  他们俩人都自然地意识到邱非下一步的动作,自身预先做出调整,而邱非一直以来都合他们俩人组队,以至于没有察觉这点。

  邱非太习惯于单打独斗,考虑自己的行动就耗尽全力,他忽略了与队友合作的重要性!

  听过邱非的想法,沐雨橙风里解了一下他的意思:“小邱,你是说,你们三个人一起写同一张综合卷子,以前的小邱只懂得自己闷头努力,把自己会的题想办法填满。现在知道要先判断,某道题目谁容易做错,你来做更好;某到题谁做得比你更快更好,虽然你也能做,但留给他更有效率?”

  没做过卷子的邱非反而迷茫:“嗯……?”

  沐雨橙风想了想:“我还是觉得哥哥幼稚鬼而已……”

  

  无论真相为何,邱非振奋不已,操作机甲跟上叶修。

  他试图跟上叶修的操作意图,避免重复对准同一个目标,导致无效攻击,并且照料着他判断是叶修视觉死角的方向。同时还得留意那一群观光团的家伙,迎风布阵带着一群人四处乱窜。

  加上机甲操作不够熟练,要注意的东西太多了,邱非左支右绌。

  见邱非靠近,叶修一反刚才接连不断狂刷积分的疯劲,慢悠悠地点射着狮蝎:“唉,联邦机甲的操作方式,与我老家真是大相迳庭,不顺手。平白给你苏前辈占优势了。”

  苏沐秋听见了,望向邱非和叶修:“你这家伙……”

  语气倒不是愤怒,而是含了几分无奈。

  邱非没察觉俩位前辈先后放慢了速度,有意无意地护着他驾驶的联邦二式,只努力地训练自己取舍目标。

  两位前辈带着邱非,在战场中划水,苏沐秋曲起一条长腿踩在驾驶座边缘,摸了摸下巴,私下找叶修提议道:“给操作加点乐趣,限定练习怎么样?”

  限定练习是指自己增加难度,仅攻击目标的特定位置,有时应付军队枯燥的练习,不少人会暗戳戳这么干,一调攻击纪录出来比对就一清二楚。这个名词叶修自然晓得:“打哪,你打头我打尾?”

  “太小儿科了。”苏沐秋勾起嘴角,眼里满是挑战欲,“我打左眼,你打右眼。”

  叶修一笑:“行。”

  为了击中目标,两人的操作方式又是一阵抽风,邱非再度手忙脚乱。

  

  苏沐秋和叶修带着邱非又刷了几次积分赛,两人除了放慢速度照料邱非以外,其他捣乱的事一件没少,刻意打乱攻击节奏,偶尔胡乱出招,训练邱非应对各种情况。

  赛场内的玩家换了几轮,只有迎风布阵一直都在,对他们很有兴趣似的尾随在后,他似乎察觉那两位二等兵是在训练邱非,并对协助他们表现出极高的热情。

  但不晓得是出于某种第六感,还是因为那驾机甲内坐着的是苏沐橙外壳的糙汉,苏沐秋看迎风布阵格外不顺眼,连带对方跟在战斗格式屁股后头的行动,在他眼里都带有难以言喻的猥琐气息。

  

  三人结束训练,退出积分赛场时,迎风布阵追了过来,站在少年模样的邱非面前殷切地凝望着他,邱非疑惑地问了句“怎么了”,迎风布阵才垮下肩膀:“哎……果然是男的,还想着可能是贫乳妹子……刚才真是我听错了?”

  邱非:“‘贫乳’是什么意--”

  苏沐秋:“咳咳咳!”

  邱非接收到前辈的暗示,没有继续询问,但在转身离开之前,他看着迎风布阵以苏沐橙模样露出的颓然失意脸,忍不住问:“刚才谢谢你……要一起去……”

  迎风布阵意兴阑珊:“去哪?”

  “去……”邱非对着与队友风梳烟沐相同的脸,反射性道,“去吃冰淇淋吗?”

  

  疑似无所事事的迎风布阵跟去了冰淇淋店。

  由于苏沐秋过于凶狠的冷瞪,往常习惯双手插裙兜大跨步走的迎风布阵同志难得姿势端正,并在进入冰淇淋店的第一时间取消外观模组,以本人模样坐下。负责点单的苏沐秋总算问了他要点什么口味,迎风布阵大松口气。

  目送苏沐秋和邱非前往柜台的背影,迎风布阵纠结地问另一位黑发少年:“小忧郁,君莫笑是对我有意见,还是对苏沐橙有意见啊?”

  “小忧郁?”叶修问。

  迎风布阵肃着脸:“老夫宁可死也不喊臭男人‘小猫猫’。”

  叶修:呵呵。

  “他是对你用苏沐橙外观有意见。”

  “苏妹子的外观好看,照照镜子就赏心悦目,他居然有意见?”迎风布阵叫道,“他自己还用苏准将的正太外观呢!”

  叶修抬眼望向愤愤不平的迎风布阵。

  迎风布阵本人大约30岁上下,五官不算多帅,但看着很亲切,结合他自来熟的个性,叶修想了下,认为这是很容易在军队里与一大帮同僚拜把的那种人。

  

  “老迎啊……”

  迎风布阵抖着眉毛:“什么老迎,听起来这么奇怪?”

  “换一个称呼。”他赶紧道。

  叶修从善如流:“那,小迎?”

  被一个15岁的家伙喊小的迎风布阵:“……”

  端看他抽搐脸色就知道这个称呼也不行,叶修叹气摇头:“迎儿,你真难伺候。”

  “谁他妈是迎儿?!”迎风布阵拍桌。

  苏沐秋正好带着冰淇淋回来,他把其中一份送到迎风布阵面前,体贴道:“老风,给你的。”

  “……”不是老淫就是老疯,这两小鬼还能不能好??

  

  迎风布阵一摆手,豪气道:“我姓魏,大家都喊我魏老大,你们这么叫就行啊!”

  两名少年点头,异口同声:“哦,老魏。”

  迎风布阵:“…………”

  迎风布阵堵得慌,郁闷地捏着冰淇淋小勺。

  他与三人交换了好友申请,胡乱闲聊,三句不离机甲驾驶,倒是个真心热衷机甲的人。他们相谈甚欢,可惜迎风布阵半途有事而匆忙下线,伪装许久的沐雨橙风终于扒上桌边,毫无芥蒂地接手迎风布阵剩下的大半碗冰淇淋。

  叶修好奇道:“橙橙,你能尝出味道?”

  沐雨橙风含着勺子:“可以通过小邱品尝冰淇淋的时候,脑内电子信号的变化来模拟嘛。”

  叶修有趣地看着大白兔吃甜品。碗底很快空了,一只手伸来,将她嘴里的勺子取出,邱非把勺子放在桌边,与沐雨橙风认真说道:“橙橙,我们要去下一项课程了。”

  “啊……这么晚啦。”沐雨橙风挥爪子,“那我去给小邱上课啦!哥哥叶修,再见。”

  一人一兔子的身影消失,这说下线就下线的果断态度,令在场两人好生喟叹,苏沐秋直道“希望黄少天跟方锐有这种自觉”,越想越心酸。

  

  还没玩够的两人目光一碰,勾肩搭背地去玩了星际战役其他项目。哪怕两人都是新手,但毕竟长年与机甲为伍,操作跟意识辗压其他人太多,杀的玩家哀鸿遍野,排名蹭蹭上跳,等级从二等兵一路飞升,顺便攻占了晋升榜的榜单。

  直到气不过的玩家刷大喇叭满世界叨逼“君莫笑跟忧郁小猫猫这对狗开挂”,玩得兴起的两人才意识到这事儿的确不地道,他们跟只能打打全息异形的普通玩家较劲什么啊!

  苏沐秋和叶修刷完最后一场,一退出就被几个咬牙切齿的玩家追得满街跑,两人不想起冲突,连忙逮着空隙钻进空间站拐角,蹭蹭几下爬到楼顶,望着下头几位玩家呼啸而过,这才脱离麻烦。

  

  “做得太过了。”苏沐秋索性在楼顶躺倒,双手垫在脑后,仰望游戏内虚拟的星空叹息,“但是,近战机甲打起来真爽啊!”

  叶修在他身旁并肩躺下,闻言偏了下头。

  “那你为什么将沐雨橙风设计成远距离攻击型的机甲?”叶修问,“你的近距离操作挺不错的,只输我一点。”

  远距离机甲最重要的是精准度,而近战机甲更需要瞬时反应力。

  叶修记得最开始见到苏沐秋时,这家伙驾驶着机甲几次主动近身,扫腿挥拳反应又快又猛,若不是那挺重炮,他真没法一眼看出沐雨橙风是远程重甲。

  苏沐秋秒答:“远程机甲打起来比较华丽。”

  叶修棒读:“哦,为了华丽好看。”

  “你瞎想什么?”叶修语气未变,苏沐秋却不爽地瞅他一眼,“是因为要让沐橙能看见我活跃的样子。”

  叶修恍然,忽然想起他曾见过的关于苏家兄妹的一段回忆。

  苏沐秋承诺妹妹,他会用白色机甲,让在家等待的苏沐橙能看到自己。当然,苏沐秋非常清楚,妹妹是不可能凭肉眼看到自己的表现的。

  然而他还是这么做了。

  “原来远程机甲也是出于这个考虑?”

  “说起这些,你刚才说了什么?我输一点点?”苏沐秋用脑袋撞了叶修一下,自信无比地宣言,“无论是什么机甲,我可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改天咱俩实际打一场,让你见识见识!”

  “机甲吗?”

  

  叶修出神一阵,接着笑道:“是啊,真希望有机会和你在外头一起驾驶。”

  苏沐秋心头一动。

  叶修接着说道:“到时我还要选沐雨橙风。”

  苏沐秋:“……”

  看他一脸憋闷,叶修哈哈大笑起来,笑得胃都痛了,靠在苏沐秋身上闷笑。

  感觉手臂上隐约传来的震动,苏沐秋不爽地啧声,一翻身把叶修整个人揽进怀里,用力揉乱他的发型:“笑!你再笑啊,下回要是一叶宁愿让我驾驶,看我笑不死你。”

  “哈哈哈……”叶修笑到痛苦地缩成虾米,勉强抬腿踹了苏沐秋一计,被后者扣住小腿。

  

  两名少年壳子的成年人打闹起来,在窄小的楼顶上左翻右滚,不一会儿就闹得累了,窝在一块喘匀气息。

  苏沐秋靠过去,脑袋埋在叶修颈窝间深吸口气,轻轻阖上眼,感受叶修身上传来的体温。

  游戏没有模拟心跳,更没有可能模拟出信息素。苏沐秋却觉得,他能感受到叶修胸腔内稳定的心跳声,以及一丝他只有在叶修记忆中清晰感觉过的雪茄烟味。

  起初这种他无法察觉的信息素令他难受,咳嗽半天,但现在,他觉得雪茄烟也很好──当然他是不会跟叶修老实说的。

  “沐秋?”

  “别动。”

  苏沐秋闷声说道,双手紧揽着叶修:“这是定时定点的拥抱。”

  叶修好笑,没有吐槽他这个定时定点老早就乱调了,只习以为常地伸手搭在苏沐秋背后,另一只手慢慢抚着苏沐秋的后颈。

  

  这手势与力道,与他安抚大雪豹时如出一辙,但对象换成了人,叶修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搓揉他人埋有腺体的后颈,是Alpha对伴侣表示亲昵的一种本能习惯。

  不知为何,叶修觉得好笑,不禁抓了下苏沐秋的发梢。

  两人享受着没有旁人的片刻安稳。

  苏沐秋道:“叶修……”

  “嗯?”叶修低头,对上苏沐秋明亮的眼眸。好像无论年岁,苏沐秋这双眼睛从没变过。

  “我想到了。”

  “想到什么?”叶修问。

  “想到最快能让我们一起开机甲的方法。”

  叶修应声。

  苏沐秋一副充电完毕精神抖擞的模样,拉着叶修坐起身,兴奋地喊:“第五模组肯定有机甲零件的制造厂。如果我们想想办法,把一叶跟橙橙……”

  “又要修机甲。”叶修叹息,“但是,你和少天他们说过,沐雨橙风的零件不少是特制的,第五模组不可能有办法生产吧!更别提一叶之秋,它根本不是联邦机甲。”

  “零件肯定不够。”

  苏沐秋得意洋洋,刻意压低声,故作神秘地说道:“所以,明天跟我……一起去追垃圾车吧!”

  

=

让我们VCR回味一下: 

番外05

  折返回去筹备赎身钱的叶修和王杰希迟迟不见踪影,居民管理局门可罗雀,这部两个半小时长度的电影居然顺利播到了结束,停在剧末彩蛋,英挺勇武的苏沐秋胸肌鼓起,手撕异形,甲壳碎裂,血肉横飞,并浮现金光闪烁的第一部完。

 

番外06

  松口气的郭铭又恢复陶轩初见那副不靠谱的模样,哈哈笑着揽了下陶轩的肩膀:“陶舰长,别担心了,真不是宇宙异形来袭或其他同盟准备进攻联邦星域。”

 

番外09

  “……自从六年前,苏沐秋准将在后来称为‘荣耀日’的那天带走宇宙异形,联邦星系展开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模组整修……”

  清脆悦耳的女声介绍着。

  郭铭问人工服务机要了杯水,继续听道:“……许多生活模组因宇宙异形袭击,反重力浮空引擎、气候模拟系统、自动调节系统等等,受到的损害过大

 

番外10-中

  其中一架沐雨橙风的驾驶员当即呼喊:“咱们今天刷新到荣耀日战役,肯定是苏准将冥冥中的指引,非得打赢不可!听到没有,一架都不许输!一定要全胜辗压这群外星异形,以祭苏准将在天之灵!”




感谢  清雁  茶靡  云岸←今天开始做咸者  果徵酒晴月[放飞自我无所谓惧]    君离。 几位姑娘投喂的冰淇淋!! ฅ(>ω<)ฅ

炸号的话不就能够顺利弃坑了吗!



评论(92)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