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哨A 番外11:追逐垃圾车

*标题好长 [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十五题接龙,题目: 搞笑版同居15题 by 月羽里



11.追逐垃圾车

  

  --追着垃圾跑,这是生活在第五模组的人们熟悉无比的日常生活之一。

  

  苏沐秋介绍道:“这个模组被称为贫民窟,可不是浪得虚名,除了基础资源以外,什么好东西都轮不到第五模组。但你们看过了吧,这里的中央商业街很热闹,偶尔还能找到连在首都星都罕见的东西,是不是令人好奇货源?”

  黄少天打了个大呵欠,垂着眼皮睡眼惺忪道:“实话说吧老苏,我对这个什么垃圾场,心里是一丁点的好奇都榨不出来,现在唯一好奇的就是你哪时候会让咱们回去睡觉……”

  苏沐秋面色不改,捏紧拳,砰一声响后,黄少天抱着脑门嗷嗷乱叫,他旁边的方锐连忙一扫昏昏欲睡的神情,端正无比地大喊:“是!好奇!请苏队解惑!!”

  苏沐秋满意地点头。

  “那是因为,联邦绝大多数的垃圾都是倾倒到第五模组。”苏沐秋解释,“很久以前,人们不晓得在宇宙倾倒垃圾的危险性,直到在宇宙间随意乱飘的垃圾阻碍了航道,甚至形成小型碎石带,才开始正视问题。按照宇宙公约,排放垃圾必须有特定地点,联邦选定建立垃圾场的其中一处就是第五模组。”

  “所以,这里的人从小就习惯到垃圾场寻宝,将可利用的资源带走,修一修能动的可以自用或卖钱,修不了的可以卖废金属,算是变相的垃圾分类,回收再利用。”苏沐秋道。

  方锐努力表现出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我还想着这个模组挺繁荣的,怎么会被视为贫民窟呢。”

  苏沐秋给几人科普介绍之际,他们搭乘的地面车停下,负责驾驶的叶修偏头,朝前一指:“到了。是这里吧?”

  趴在叶修肩头打瞌睡的小豹子精神一振,跃到叶修脑袋上,与方锐、黄少天一块探头探脑,好奇地望着前方。

  

  模组气候系统模拟的清晨阳光下,一座座由垃圾推成的山峰矗立,各式外漆褪色斑驳的废弃物让垃圾山看着冰冷灰蒙。无数高耸的垃圾山好似能连成山脉,延伸到了目力不及的远处。

  此外,垃圾场内每隔数百尺,便竖立着一只高大的金属臂,金属臂的高度足有十层楼高,锈迹斑斑,每次转向,便发出尖锐刺耳的摩擦声响。

  这里的垃圾太多,哨兵异于常人的感官将五花八门的环境信息一股脑塞进脑海,视觉情报塞的黄少天眼球要烧起来了,机械臂运作的吵杂声响更是魔音穿脑刺破耳膜,加上黄少天一踏出地面车,一股子恶臭酸腐气扑面而来,黄少天眨眼间就险些脑子一晕栽倒。

  方锐连忙抓住队友,飞快调节感官并死命替黄少天加固屏障。方锐努力工作的同时,胆颤心惊地瞥向苏沐秋,深怕这位不定时炸弹又要发作,焦心大喊道:“苏大大你不要命啦!这种地方你也敢来,你的精神情况……老苏?”

  苏沐秋脸色不佳,正八爪鱼似的紧抱着叶修,奄奄一息地窝在叶修的颈窝间,听见方锐的呼喊,才无力地摆了下手。

  见他没当场断气,方锐暗自松下心,考虑片刻,还是悄悄探出一道细若发丝的精神触梢,以防万一。

  方锐记得差点被苏沐秋紊乱的精神情况给绞碎意识的可怕,但为了确保苏沐秋不会突然发作直接放倒他们几个,让他们全死在垃圾场角落,方锐暗地掐了下黄少天,示意哨兵队友替他照料一下,这才深吸口气,哆哆嗦嗦地朝苏沐秋的精神图景里探去。

  感知到苏沐秋精神情况的瞬间,方锐呆住了。

 

  精神永远是哨兵的短版,苏沐秋对队员的举动一无所觉,气若游丝地紧挨着叶修磨蹭,被自己的精神向导怒气冲冲地挠了好几爪子,那副气息奄奄的模样才算缓了过来。

  “走吧,我带你们进去瞧瞧。”苏沐秋招手。

  这时,一只黑猫从地面车内灵巧地钻了出来,一叶之秋抬起暗红色的眼睛,打量着眼前对于猫咪身材来说大得骇人的垃圾山。它几步窜上叶修的肩头,想看得更清楚点,小豹子斜睨了眼黑猫,接着一蹬腿将一叶之秋踹了下去。

  并没有猫科动物平衡系统的机甲智能吧唧一下正脸着地:“……”

  “你俩都是猫吧,别欺负同类。”

  “喵嗷。”

  叶修无奈,戳着奶豹子的脑门,被豹子无辜地咬住指尖。

  一叶之秋冷冰冰地抗议:“我不是猫科,也不是动物。我是战斗型机甲‘一叶之秋’的智能系统,编号……”

  “好好好,不是猫不是猫。”

  叶修随口应声,将一叶之秋拎起来拍干净毛皮,目光四下一晃,最后把它放到苏沐秋的脑袋上。

  苏沐秋:“……”

  叶修:“站高一点,看得够清楚了吧。”

  苏沐秋转过头,与头上的一叶之秋表情如出一辙,两双眼睛一起死鱼眼瞪他。

  “真高兴你两处得好。”叶修欣慰。

  苏沐秋无语,想把猫扔下地,指尖刚刚碰到黑猫的毛皮,忽地想起这是一架多么酷炫的机甲的智能系统,又记起一叶之秋机甲他还有多少地方没拆过,要抓猫的手势,立时变成撸了把猫。

  苏沐秋双手齐上撸着头上的猫,诚恳道:“一叶,告诉你主子我们处得很好,还能多相处相处,‘深入彻底’地增进感情,是吧!”

  一叶之秋炸着尾巴毛:“……”但我不乐意跟你增进感情!我的驾驶员为何老是把我转手给维修技师!

  黄少天跟方锐嘀咕:“啧啧啧,你看他俩,一个脑袋顶黑猫一个顶白猫,深怕人看不出是情侣挂件?真没眼看。”

  方锐:“嗯……”

  一叶之秋:“我不是情侣挂件,我是机甲智……算了。”

  苏沐秋顶着一脸厌世的黑猫,带其他三人踏进了垃圾场的范围。

  方锐神情复杂,观望前方两位队长几秒后,他低头打开终端。

  

 

  垃圾场的区域大得没边,无法一眼看到尽头,几乎把第五模组的大半区域都占走了,在这里玩捉迷藏,怕是得找上三天三夜。比如此刻,说要带路参观,但两位顶着猫挂件的家伙一溜烟没了人影,方锐黄少天索性放弃找人,自行观光起来。

  他俩虽然是土生土长的联邦人,但还真没见过这么大型的垃圾场,好奇地四处观看。

  垃圾山内,有不少人影晃动,穿着五颜六色的自制防护服,背着大包,在垃圾山里翻找可利用的物品。偶尔有几名垃圾场管理处的巡逻员走过,以及在机械臂顶上操作的,黄少天观察到,竟然全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自动化智能。

  黄少天奇道:“这里的人太多了吧?我老家的垃圾场没钱雇人手,老早无人化了。”

  方锐慨然:“黄少,这些天你没发现吗,这个模组的人力太便宜了。比机械还便宜啊。一块基础智能芯片的钱,能聘好几个人呢。”

 

  两人本想爬上垃圾山看看,忽然一阵刺耳嗡鸣炸响,所有机械臂开始闪烁红灯,只见三三两两地在垃圾堆里翻找的人立刻扔下手头的工作,朝距离最近的机械臂飞奔而去!

  转眼间仿佛蚂蚁出洞,几秒钟前看不到几个人的垃圾山,从各角落不断有人钻出,数百人同时拔腿冲刺景象着实可怕,方锐跟黄少天吓了一跳,在人潮间推挤碰撞,好不容易才找到落在后头的叶修。

  “那是什么警报?这是怎么回事?要逃命了吗?垃圾山要倒塌了?咱们要不要跟着跑?!”黄少天捂着耳朵大喊。

  “不是逃命,不用跟着。”叶修回答。

  “老苏呢?”方锐左右寻找。

  “他?他刚才不小心摔倒,被人群踩成糊糊了。”叶修正色,捏起小豹子的爪爪,“他是猫证。对吧?”

  “喵!”小豹子踩在叶修肩上,抱着他的脑袋,高举爪子附和,殷切期待方黄两人的反应。

  另外两人立刻回以白眼。奶豹子气馁趴下,咬住叶修的一缕刘海。

  叶修谴责:“你们不相信我这个外星人的说词情有可原,但连自己队长的精神向导都不信任,这就太过了吧?没看到小猫多伤心吗?我好不容易哄好它,让它从忧郁小猫猫变成快乐小猫猫,现在它又难过了,你们有没有良心?”

  方锐的向导病又犯了,他痛苦地对一人一豹说道:“不是我们不配合,但这是常识问题啊!如果老苏真的出了事吧,哪怕没死只是重伤昏迷,他的精神向导都不会这么精神,更不可能举爪作证主人死掉了……”

  黄少天放出黄烦烦,灰鹦鹉飞了一圈,朝前方叫了一声,黄少天道:“老苏在那里做什么?”

  

  不远处,苏沐秋背对他们,正和一位穿着处理场制服的中年人谈话。对方先是摇头,不知苏沐秋对他说了什么,中年人才点头,并严肃地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苏沐秋拿起终端与对方的终端碰了下,处理场人员便离开了。侧过头的苏沐秋,脸色有几分郁郁寡欢。

  方锐:“老苏怎么了,看着像是想揍人。”

  黄少天充分发挥哨兵的优势,一字不漏重复:“老苏跟对方谈了个交易,那个人本来想拒绝,但老苏说‘我其实是苏准将的粉丝,想体验准将的生活’,对方说‘看在苏准将的份上就答应你了’,然后补充了一句:‘不过小兄弟,你这张脸整得不像苏准将,比较像小姑娘说的鲜肉偶像,换个整容医生吧’。”

  方锐如今不想笑了,反而对自家队长充满了心疼。

  叶修仍十分捧场:“哈哈哈。”

  方锐连忙捂住他的嘴,严肃目光在叶修与黄少天之间来回:“保护队长脆弱的心灵由你我开始,都别让他发现咱们知道了!懂吗?”

  叶修:“唔。哈哈哈哈。”

 

  苏沐秋叹气,整理好情绪转身朝几位同伴招手,并古怪地望着三人一脸乖巧的表情。

  “我和这里的人谈好了,他愿意把处理场的机器人借我们使用,但要按使用时间实时扣费,损坏的话要三倍赔偿。”苏沐秋撇了撇嘴,“因为我们是‘不像懂得驾驶机甲的生面孔’,费用才这么贵。”

  他打开仓库门:“所以,我们要争取赚到比租用费更高的收益。”

  内部停放的处理场机器人曝露在光线下,几人看到每架机器人撑死了也只有三米的高度,比起沐雨橙风那种随便目测都超过十米的大型机甲,仓库里这几架机器人当真简陋无比。

  那几架机器人灰蒙蒙的,机身上的编号漆色斑驳,看不出是什么数字,粗胳膊粗腰,身体躯干胖如铁桶,圆滚滚的脑袋上头甚至没有加盖,非常阳春的驾驶舱就这么露天开放。

  黄少天盯着驾驶舱,回忆片刻:“我在首都星的博物馆看过长这样的驾驶舱,在一种叫拖拉机的古老玩意儿上。至少得有两三百年没人用过拖拉机了。”

  方锐看着那土掉渣的机器人的目光有了些微改变,忙不迭拍照留念:“原来是活化石啊……”

  “这怎么驾驶?”叶修问。

  “这几架是作业用机器人六式,通称‘胖铁塔’。已经改造过了,专门用来租借给人赚外快,刷身分卡扣费启动。操作很简单,你跟着我做。”

  苏沐秋手臂一撑,长腿一跨,轻松翻进了驾驶舱内。他大略介绍过操作台,身分卡朝凹槽里刷过,一阵金属摩擦声后,胖铁塔缓慢踏出步子。

  不多时,四具胖铁塔走出了仓库。黄少天注意到,除了他们以外,其他几处也有几架胖铁塔缓缓走了出来。

  

  苏沐秋一面操作胖铁塔前进,抬头观察远处高大机械臂上的灯号,那里闪着橙色灯号,一面解释:“刚才响起的是无人垃圾车即将抵达的信号,通知垃圾站的人打开机械臂接收……看,果然来了。”

  随苏沐秋话音落下,数十架堪比百人大型运输舰的‘垃圾车’进入模组,落到伸展开的机械臂上。

  几声卡榫接上的脆响后,抓稳垃圾车的机械臂极其粗暴地朝下一歪,载了满满一车的垃圾顿时砸向地面,有几人登时一声惨叫也没传出,便被巨量垃圾掩埋,不知是死是活──黄少天这才明白为什么刚才那群人跑的这么紧张,却停在机械臂范围外不靠近,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追逐垃圾车的活儿了。

  垃圾车废弃物倾倒完毕,等待的人们开始动了,饿虎扑羊似的抱着那堆垃圾翻找挑选。

  随着逐渐有人找到值钱的东西,场面混乱起来,有的人拿着智能芯片,来不及兴奋,就被旁人夺走;也有人好端端扒拉着垃圾,忽然一只巨大如人头的诡异老鼠跃出,尖锐门齿在人类皮肉上划开一大道口子,接着好几只巨鼠将伤者拖进垃圾山山腹中,不知所踪。

  “这是高危工作啊老苏,要是出事了,工伤可得给报销。”黄少天摸摸腰间,遗憾没有带出冰雨,“这里这么多人,萝卜坑就这么几个,咱们也用抢的?”

  “不,我们不抢。”

  苏沐秋带着队伍一路走向垃圾场的边缘:“刚才打听到一个情报,我带你们去另一个地方。”

  叶修挑眉:“这里还有另一个地方?”

  

 

  跟在苏沐秋身后的三人很快察觉,刚才那些驾驶胖铁塔的人,也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

  一行四只胖铁塔绕开人群走,顺着墙沿前进,来到人烟罕至的区域,在几座大型废弃物后头,竟有一处长宽足有五米的大型通道,半透明的能源屏障挡着通道口,隐约可见外头的漆黑景色。

  “走。”苏沐秋指挥。

  他们一步踏出了屏障,简陋的驾驶舱外升起肥皂泡似的透明保护层,方锐抬头一看,顿时瞠目结舌:“这是……模组外面?宇宙?!”

  苏沐秋头上,黑猫一叶之秋望着屏障外的苍凉星球大地,以及那片漆黑的宇宙,同样卡壳了几秒。

  --原来垃圾场的边缘,就是第五模组边际!

 

  “咱们不用申请出入许可,就一步踏出了模组?”黄少天操作着胖铁塔,在屏障内外来回踏步,机器人脑袋上的大泡泡一会儿升起一会儿消散。

  “别玩了,这些机器人都几十年的古董,被玩坏了你自己赔。”苏沐秋叮嘱了句,“这是垃圾投放口,不是出入通道,要什么申请--第五模组上头那群家伙才懒得管这些鸡毛蒜皮的许可。”

 

  他向叶修招手,两人一前一后朝左前进,而黄少天与方锐自觉向右,分头探索。在模组外头,除了靠近通道的部分有块空地,其余地方同样被密密麻麻的垃圾山给层层包围了,几十只机械臂正辛勤工作,不断倒空垃圾运输车,任由废弃物被星球引力给抓在地面上。

  “刚才我跟管理处的家伙套话,打听到第五模组在法托星降落后,垃圾场以模组为起始点,范围直接扩展,涵盖了整个法托星。在模组内部的多半是一些日常生活废品,中度危险性以上的废弃物,以及可能携带宇宙辐射的零件碎片,都扔在外头。”苏沐秋道。

  

  联邦当然不只有一处垃圾站,但第五模组是最大的一处。每隔半小时,就会有一艘运输船抵达,被机械臂抓住,叽灵咣当地倒东西。

  苏沐秋在判断物资是否可用的速度上,在场四人中他说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了,几乎是每一辆垃圾车的物品刚刚落下,他就看准了要捡走哪些东西,不多时就将胖铁塔背后的小储物箱装满,又拎了一只箱子在手边当提篮。

  另一头的黄少天跟方锐也大有所获,找到不少稀罕物品--哪怕是损坏的,但他们这只联邦帝国小队里有两个人会修嘛!

  黄少天兴致勃勃地翻着东西:“外面的东西比里头好多了,他们怎么不出来找,非要在里头打架抢那一块铁皮啊?”

  “他们不懂驾驶胖铁塔。”苏沐秋回答,

  黄少天道:“这旧型机器人,操作面板的键比游戏机还少,能打游戏就能驾驶吧。”

  苏沐秋摇头。

  “黄少,你想的太容易了。没有机甲智能辅助,等同所有操作都得靠驾驶自己完成,光说走路这件事,每一步要跨多远,左脚迈出去之后,什么时候迈右腿才不会摔倒,如果没辅助计算系统,一般人走一步,至少得跌三次。”

  黄少天瞭然。这倒是他对于驾驶机甲这件事太过习以为常导致的盲区,军校毕业生每一个即使不用计算,也有足够经验掌握节奏,但一般人可没办法。

  “难怪老方走不动路了,肯定是不知道怎么迈步,还不如亲自下来在外头走。”黄少天随口一说,望向后头慢他一线的方锐,这才发现人不是操作不顺畅,而是操作太顺畅了,方锐单手操作,另一只手正在终端上运指如飞,聊天聊的正嗨。

  黄少天:“方锐你够了啊,这种时候还不忘经营你的星网圈?能不能认真点,认真!你要走歪了找不到路我可不会去救你。”

  方锐眉头紧蹙,单手打字溜到不行:“嗯嗯嗯……黄少你安静点,我忙正经事呢!”

  黄少天决定放弃这位重度网瘾队友。

 

  “确实有人在外头走。”叶修说道。

  黄少天惊讶:“啊?还真有?”

  苏沐秋调整视角,正盯着前方另一架机身上漆着红色041字样的胖铁塔。

 

  有能耐外出搜刮物资的,起码都是懂得基础操作的人,身家比只能在里头抢铁皮的人好上不少。除了苏沐秋他们这样临时来寻宝的,大多有备而来,多数身后自带小型载物机,或是由同伴驾驶机器人跟着。

  然而眼前那架041,它后头跟着的,竟然是人。

  大约十几人跟在041机器人后头,他们身上套着打满补丁的防护服,通过头盔,能看清那些全是面黄肌瘦的少年。由于法托星的天然引力,只有模组内三分之二,少年们勉强能抱起废弃物战利品,一行人摇摇晃晃地走在崎岖不平的路上,这时其中一人落后掉队,冷不丁摔倒,041的驾驶者顿时劈头盖脸地痛骂。其他人连忙扶起跌倒的少年。

  “那套防护服,”苏沐秋突然开口,“我以前也穿过。那时候我十岁吧,是到第五模组的污水道里把处理片换新。那防护服很厚,移动困难,虽然标明可以供氧两小时,但只要一个多小时就会开始缺氧,逐渐濒临窒息。”

  叶修问苏沐秋:“要去帮忙吗?”

  苏沐秋脸上看不出太多情绪:“不用。”

  叶修望着他,听苏沐秋低声道:

  “那几个人,眼神很坚毅,他们不是被逼的--贫民窟这里,为了维持生活,总有时候会接到危险工作。但宁可来做这样的工作,也不去偷抢,他们的意志值得尊重。”苏沐秋顿了顿,“此外,能到模组外头工作的小孩,多半是体质比较好的一群……他们觉醒成哨兵跟向导的机率很高,多受点磨练不是坏事。”

 

  说着要尊重、不干涉,苏沐秋驾驶着胖铁塔前往下一处时,仍不时回头留意那群少年。

  叶修假装没留意苏沐秋偷偷守着那群小不点,迳自翻找起新倒下的垃圾,把东西塞到苏沐秋手里的箱子:“这一件我拿走了,修理小玩意儿能用到。这个看起来橙橙会喜欢。这一件可以给小邱练手。这一件……”

  叶修拿起一块纯金色的金属块,随着他转动,上头泛着细碎星点般的光泽,看着十分昂贵。

  “这一件……是什么东西?”

  他疑问,低头一看,刚才倒下的这一车垃圾里,有好几块类似的金属,将脚下这块地点缀的金光闪烁。

  安分当挂件的一叶之秋扫描了下:“成分53%为钛金属,32%铁,13%其他金属成分,2%杂质,0.05%金……”

  苏沐秋瞥了一眼:“是什么星舰的碎片吧?啧,漆成了土豪金,真没品味--”

 

  叶修正要随手扔掉,但前头那架041突然转身,朝着叶修直奔过来,并向身后跟着的孩子们大吼:“前面有黄金!!”

  叶修哭笑不得:“垃圾车里怎么可能会有人丢黄金?”

  然而那位041仁兄是连载物机的钱都不愿意花,反而聘了一批小孩替他扛零件的狠人,直奔着这满地的黄金碎片而来。它弹开了背后的储物箱,朝里一摸,竟然是放了满储备箱的电磁球!

  苏沐秋诧异:“他准备了电磁球?!要是胖铁塔被电磁吸住就动不了!他这是早就打算要动手抢啊!叶修,快--”

  “快躲?”叶修问。

  “快准备好,咱们黑吃黑!”

  苏沐秋摩拳擦掌,不退反进,朝041大步直奔!

 

  041惊的一趔趄,这刹那停顿,苏沐秋已经袭到041眼前。041匆忙防御,两架胖铁塔都没有配置火力,打起架全靠肉搏,每次碰撞就会激起一阵震耳欲聋的声响,动静大得吓人,引来无数目光。没多久,又有几架瞎了眼误以为这里有黄金可抢的人赶来,等到发现这些是刷金漆的垃圾也来不及了,胖铁塔的转身挪腾慢的可以,只要陷入战局,基本就逃不开了,全撞做一团。

  苏沐秋操作胖铁塔慢速挥拳的同时,叶修驾驶的那架挡住了其他人挥来的慢速拳,方锐跟黄少天赶到的第一时间,映入眼里的就是一群机器人慢速拨放打架的画面。

  黄少天不知道从何帮忙起,干脆学方锐,拿起终端录像。

 

  本来胖铁塔们战得一团和气,但不知道是谁率先捡起金属碎块当飞镖扔出,当第一个人驾驶舱外的薄弱保护层被划破,直接暴露在稀薄大气中,驾驶者惨叫一声面色发青,只来得及戴上防护头盔便扑通倒下落地,其余人就像忽然找到攻击方式一般,猛烈抛掷起金属碎片!

  无数尖锐碎片以机器人的力道扔出后,在胖铁塔的厚重机身上砸出一道道划痕,苏沐秋跟叶修操作技术明显出众,很快被集火,防御的同时还得留意保护其他人,以免这群菜鸟自己把自己弄死了。方锐跟黄少天接收道苏沐秋的指示,在这团混乱战况中把小朋友一一捞出来,小心地护在一旁。

 

  直到有第一个人因不慎滑出驾驶舱而死亡,血液飞溅,战况越发激烈,一阵警鸣声才姗姗来迟地响起,停在出入通道旁装饰品似的无人警备机飞了过来,将几架间接导致意外的机甲扣走,警鸣声疯狂大响:“警告!警告!禁止伤害联邦公民……”

  叶修抬手护着驾驶舱:“唷,你们这垃圾场,原来有警备系统?我还以为就这么放着打呢。”

  苏沐秋望着那几架警备机械,眯起的眼中隐约流露出一点暗色。

  “当然有。但只有出人命的时候,他们才会管。其他时候无论偷拐抢骗,都是任由人们自生自灭的。”苏沐秋笑了一声,“其实,他们只要稍微改善模组内的生活水平,垃圾场很难爆发大规模冲突--都是来想办法挣钱的,谁希望有钱赚没命花?但他们宁可派警备机器人来盯着镇压,也懒得改变这一切。”

 

  “联邦很好,我为她的一切骄傲。”他的声音越发轻了,只有他头上的一叶之秋,以及与他保持私人通讯的叶修听到,“但有时,我……”

  苏沐秋注视着被方锐藏到机械臂后头的几名少年。

  他们并没有害怕无措,反而胆大的很,偷偷摸摸地望着几架胖铁塔斗殴,眼里闪闪发光,很想驾驶看看的模样。

  顺着苏沐秋的视线方向,叶修同样看到那几个少年。

  苏沐秋深吸口气,咧出笑容:“联邦不够好,那么改变她,让她变得更好,不就是我走到这个位置的原因吗。”

  叶修心底一动。

 

  他望着神采飞扬的苏沐秋,像是被他的情绪感染,同样露出笑容,并提醒了句:“志向很远大,但首先,苏同志,041刚才把你的战利品劫走了。”

  一叶之秋:“四点钟方向,两百米处。”

  “什么?!”苏沐秋一转头,果然看到那位041提着他的备用储物箱,砰砰砰的向远处跑!

  “好啊叶修,你故意不提醒我?!”

  苏沐秋驾驶的机器人用力一肘叶修,转身欲追,旁边围着打架现场的警备机器却突然飞过来,将他一左一右架起,朝模组内拖去!

  苏沐秋错愕:“等下,为什么抓我?!”

  他正欲操作机器人挣脱,没想到警备机一张黄牌,直接拍到了胖铁塔的脑门上,驾驶舱内光线一闪,顿时全暗了。唯有刷身分卡的凹槽旁显示一行字样:“身分卡权限暂时冻结,现停止运作。”

  “……”苏沐秋瞪大了眼,“暂时冻结?”

  而叶修一脸茫然,他同样身分卡失效,被警备机架起来,与苏沐秋一同莫名其妙地架了出去。

  

 

  同一时间,由于他俩被扯出群殴队伍,那群胖铁塔少了两位强敌,撕逼的动作忽然大了起来,眼见又有驾驶抓了把碎片抛来,黄少天连忙踹开方锐,自己朝旁一跳。

  然而这一跳之后,他没有再落地,黄少天发现他驾驶的机器人直接飞起来了!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这款机甲有配置浮空引擎还是反重力系统?我怎么飞起来了,而且是倒着飞!?”黄少天不断推着操作杆,发现毫无动静。

  被他踹开的方锐爬起,拼命追赶着黄少天,一面大喊:“黄少!你不是飞起来,你是被抓起来了啊!”

  “啊?!”

  黄少天左右一看,他的胖铁塔手臂上被拍了一张黄牌,真正配置了浮空引勤的警备机扣着他的手臂朝模组飞去。而在他不远处,苏沐秋跟叶修像两条被挂起来的咸鱼,一样懵圈地被扣走。

  

  “第五模组使用的警备系统太老旧了,估计是故障了?有没有自检程序?”苏沐秋对警备机大喊。

  警备机给出回应:“没有故障。”

  黄少天抗议:“呸呸,没有故障,没有故障你到是说说为什么抓走我们啊!”

  警备机的电子眼闪了闪,它转向苏沐秋:“苏糖饼,肘击,系统判断家暴孕期伴侣。暂时冻结身分卡权限。”

  苏沐秋骤然失语:“…………”这位孕期伴侣根本只有身分卡怀孕而已!

  “我是被家暴的一方,也要扣着我?我还怀孕呢,容易受惊吓。”叶修从善如流地接受设定并质疑。

  它对叶修道:“叶儿耙,超过30天未接受孕检,危害胎儿权益。暂时冻结身分卡权限。”

  叶修没话说了。

  黄少天:“喂喂喂,那我呢?我可没有家暴伴侣,没有需要孕检,没有杀人没有夺宝,还救了队友一命,从头到尾都是无辜正直的热心人士--”

  机械声答覆:“黄傲天,殴打未成年少女。暂时冻结身分卡权限。”

  黄少天瞪大了眼:“未成年少女,谁??我怎么不知道我殴打了未成年少女!这里别说是少女,我连外型是女性的机甲都没见到一架!”

  追在后头的方萌萌咳了一声,小心翼翼地举起手:“黄少,是我……”

  黄少天:“……”

  “我是未成年少女……的身分卡。”方锐硬着头皮道。

 

  警备机直接将三人的胖铁塔停回仓库,并冷冰冰地宣判刑罚:“初犯宣导,暂时冻结身分卡所有权限,限期三天内参与一堂指定教育课程。课程结束后,评分达标即恢复权限,不达标则重新补课。相关信息请见终端。”

  三人灰头土脸地爬出驾驶舱,同时听到终端滴滴作响,打开新讯息,映入眼里的就是课程名称与地点。

  “唷,我们是同一堂课。”叶修扫了眼彼此的终端。

  方锐拿出战友情谊:“是什么课程?放心黄少,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才踹的那一脚,有难同当,我跟你一起去!”

  黄少天死瞪着终端屏幕,忽然笑了一声。

  “……”方锐寒毛竖起,不禁朝后挪了半步,“是,是什么课程……?”

  苏沐秋瞥了他一眼,难以言喻地读出讯息。

  “……‘美满关系预备课程’。”

  黄少天抬起头,满脸拧笑,一把勒住了转身就逃的方锐。

  


=

没想到有一朝一日更新要挂梯子(╥﹏╥)


感谢  Anamiheye x2   汁°_忙,咕一阵子  茶蘼  几位姑娘替他们四位男士充值了一堂难以言喻的课程 ฅ(ↀωↀ)ฅ



评论(94)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