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革命机/艾晴艾] 战后存活设定 04~05

← 战后存活设定 03

04本章有大量小狗酱出没,雷者退避!



04.

通往后山的石阶,有三名少女缓缓拾级而上,清晨的阳光和煦,鸟语啁啾,一派和平的景色,少女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却无法驱散几人间沉重气氛。
领着头的指南翔子叨叨絮絮地对一旁的连坊小路晶谈天说地,要去哪里吃隐藏版的终极美食、要去哪里旅游、要去哪里跳伞要去哪里冲浪要去哪里玩滑翔翼玩滑雪、之后要做什么职业…要谈一场跟某个人一样,没有看到两名少年紧紧相靠着的遗体及字条之前,没有任何人察觉的,一生一次轰轰烈烈的恋爱…

这些,都属于时缟晴人与艾尔埃尔弗永远失去的“未来”。

与新曲CD封面上那样明媚灿烂、令世人充满希望的笑容不同,流木野咲只是默默的跟着,在两人身后聆听那些只属于青春的计划。

指南翔子握握拳,给自己打气,眼下有著明显的乌青。

“嗯,要尽快打起精神呢…要努力才能保护其他人的幸福!”

“嗯嗯,如果是晴人,也会希望妳振作起来的。”

“是啊…啊,不过,不只晴人,也很感谢艾尔埃尔弗呢!要不是他,我们大概早就…”

俩人不约而同回忆起艾尔埃尔弗分派“作业”时的面无表情,无论是熟练驾驶valvrave亦或研读法律政治帝王学,也许当时确实感觉到了辛苦,但现在看来无疑带来了巨大的好处。
时缟晴人总是温和近乎逆来顺受的苦笑着,一脸爱莫能助,他也确实无法在这些方面帮上她们。实际上他的训练量要比其他所有人更加残酷。

“所以…那是给艾尔埃尔弗的么?”

“嗯!是羊羹哦!明天他们就要下葬了,至少在这之前…艾尔埃尔弗虽然总是说着很苦的话,但意外的喜欢这种甜点哦。”指南翔子肯定自我似的点头,“看他的反应推测的!”
连坊小路晶侧头,看着指南翔子捧着的一大盘吉奥尔羊羹,中间似乎包了什么酱料,看来又是指南翔子的特色料理。

“中间包的是什么?”
“是多尔西亚特产泡菜。”
“泡………………”六号机的驾驶马上变了脸色。
“想着到了天国,艾尔埃尔弗会不会怀念多尔西亚料理呢~这样的概念制作出来的,意外的很好吃哦,AKIRA酱,吃一口试试看?”
“诶…”连坊小路晶对于泡菜夹心的羊羹没有兴趣,虽然指南翔子总能找到好吃的搭配,“这是祭品…”
“别担心别担心!”指南翔子挑起了一块,直接递到晶的嘴边,“这是晴人的份,晴人不会介意的。”

听着这段对话,意外勾起流木野咲的思绪,有些出神,渐渐忽略连坊小路晶惊艳的表示好吃的对话声。
时缟晴人…她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个人太天真了…
比起这样单纯的近乎蠢,非常好操控的草食系,无疑她才是更加适合的驾驶员,或着反多尔西亚的代表。
然后时缟晴人一次又一次的带来了奇迹。
就在她开始对“如果有时缟晴人,也许我们真的能通往希望的未来”深信不疑时,这个人又出乎意料、却又如意料中一般死去了。
最后还是那么的天真吗,晴人。即使是艾尔埃尔弗,都没能把他打醒,甚至把他自己也赔了进去…


……这种事,流木野咲怎么可能相信!

流木野咲抿紧唇,然而不等她多想,前方传来的惊呼声让她迅速回神。
“啊--是谁!为什么!晴、晴人的…”

“翔子酱!怎么了…啊!”

“妳们冷静下来!怎么了?敌袭?!…这是!”流木野咲三步并做两步冲上前挡在惊慌失措的两人面前,映入眼里的画面却令她一滞。

原本布置的繁花锦簇的密封舱边,有着大量明显的破坏痕迹。
杂乱不堪的现场,大量且零乱的足印,全数消失的祭品…

“为什么会偷祭品!连这点东西都偷走,还能说是人吗!而且他们为了大家牺牲了这么多!”指南翔子怒不可遏。
连坊小路晶咬着拇指表情焦躁,显然也是同样的想法。

忽略指南翔子的反应,流木野咲反而本能的想--不对劲。
这里有种…微妙地刻意的引导观众第一印象的感觉…她是拍过电影的人,对于这些反应算的上是敏锐。
在密封舱边弯下身,近距离仔细检查,没有任何被外力破开的痕迹,对方可能是不知道这里躺着得是谁、单纯想偷祭品的小偷?
毕竟艾尔埃尔弗跟时缟晴人的遗体无疑的更有价值。
但这根本不合理…零散的祭品搜集起来也是有一定重量体积,犯人应该有能力连同密封舱带走,现场却只留下了密封舱。

流木野咲伸出手摸了摸密封舱的外壳,试图找出蛛丝马迹,却意外的在光滑的外壳上摸到一处突起。
轻轻抠了下,一小块金属盖板掉了下来,飘出一张小纸条,盖板跟纸条的后面,是密封舱的微电脑外接线路板,看起来没有被入侵或使用的痕迹。
--一种莫名奇妙的既视感…
流木野咲拿起纸片翻了翻,只是一张普通的空白纸片,像是普通覆盖在电子端口上防尘纸。但她立刻强迫自己咬紧下唇,才能掩饰住几乎狂喜的笑容。

--这不就是,她从卡尔斯坦机关回来时,艾尔埃尔弗留言的模式吗。
--这是艾尔埃尔弗的“指令。

她接收到了。


“翔子酱!妳看,这个足迹好像是往树林里面去了!”

“小晶!我们去追!一定要让他们乖乖回来道歉!”

“等等!”流木野咲站起身,喊住已经一脚踏进树林的两名少女,表情冷淡,但眼底有深刻的哀恸与无奈,被咬破的下唇血珠滴落,鲜红的刺目,“别追了…让那群偷祭品的人道歉?那些根本不能算是人,也不配再来打扰他们。”

“时缟晴人…比起道歉或赔罪什么的,他也许更希望能好好睡一觉。”

看着指南翔子征然空白的表情,流木野咲长叹了口气,补了最后一句。

“至少他们没事…密封舱很完整…尽早下葬,让他们安稳的走吧。”

略为愧疚的看着流泪不止的少女,流木野咲背过身,黑色直发带出一弧光泽,她直直注视着升起的太阳,即使泪水盈满了眼眶也不曾移开。


稍后,三人会因为彼此红着眼眶泪眼蒙眬的模样一同笑了起来,而流木野咲会低头拿起手机,传送一封讯息。
‘To 经纪人: 关于之前曾讨论过的新曲CD紧急再版计划,我希望………’


*


05.

艾尔埃尔弗收回望着窗外景致的目光,低头看了看表。
他很少选择磁浮列车这种交通工具,风景虽然不错,但隐蔽性不足,不管是穿梭在市镇内亦或旷野上,任何角度都是狙杀点,若是不怕事情闹大难以隐蔽行踪,直接在轨道途经处安置一排微型炸弹,就什么都搞定。
这次若非时缟晴人不稳定的状况,他自己一个人会选择潜水或跟踪车队这些方式潜进多尔西亚。
是的--他要带着目前脑袋真的只是纯装饰的英雄·时缟晴人,潜入王党派成功居上、正在大幅清查人口的多尔西亚。
只因为时缟宗一很有可能仍然在多尔西亚里的某处,进行诡异的某种实验。

己方情况与近程目标如此艰困,纵是艾尔埃尔弗也感到有点棘手。

但眼下还有其他更加紧迫且令人痛苦的事。

“是时间进食了…”再度瞥了眼腕上的石英表,按照艾尔埃尔弗这几天观察下来的时缟晴人Rune进食量,少量多餐最是洽当,而现在就是他自己订下的进食时间。
而身旁的时缟晴人,仍然一副天真到有剩的模样,眼神不聚焦地发著呆,彷佛车厢花纹有多好看似的。

压制着心里莫名的烦躁,艾尔埃尔弗一把扯开衬衫领口,动作熟练的一手环住对方腰间,一手按着时缟晴人的后脑杓,毫不犹豫的往自己肩颈处一嗑。
静静等待了片刻,时缟晴人除了眨了眨漂亮的蓝色眼睛,没有其他反应,通过肩上的触感,艾尔埃尔弗几乎不用思考都能发现问题所在:时缟晴人没有伸出“獠牙”。
毕竟不懂语言,艾尔埃尔弗下指令也没用;而在被动情况下,除非时缟晴人缺乏Rune到了极限,否则疗牙根本不会自动伸出。
烦躁度立刻飙升,艾尔埃尔弗猛力将时缟晴人搂进怀里,几乎要拉着对方坐到自己腿上。
“你快点。”艾尔埃尔弗皱眉,动作不耐烦力道却轻柔地揉着时缟晴人的后脑,“用力。”
所幸似乎是几次进食前都会被揉后脑勺带来的习惯性,时缟晴人愣愣的伸出獠牙,刺 穿了柔软的肌肤,慢慢小口吸允起来。
“不对…不是这边,旁边一点…算了,不如我自己来。”
艾尔埃尔弗面无表情的猛推了一下时缟晴人的头,獠牙微微一偏,划开的口子涌出大量鲜血。
时缟晴人现在不会主动进食,仅靠他那点惯性动作,效率差的可以,简直不比幼猫喝奶快上多少,艾尔埃尔弗算是找到了诀窍,屡次把时缟晴人靠在他肩上的脑袋推来翻去,主动拉大伤口。一开始时缟晴人甚至“不知道”要怎么伸出獠牙,艾尔埃尔弗不得不在手腕上接了一条输血管塞进时缟晴人嘴里--这已经被列为他这辈子都不会想回忆起来的事情之一。
“唔!…呜呜……”猛然灌进嘴里的温热血液让时缟晴人一呛,若非艾尔埃尔弗本着不浪费任何一点的态度死死按住他,估计现在时缟晴人已经咳的两人一身血。
“全部喝下去,不准吐出来。”艾尔埃尔弗语气冷淡的说着,不过能看时缟晴人想咳又不能咳的表情,小小的感觉到不何时宜的愉悦。

在外面旁听了很久的餐车小姐终于鼓起勇气挂起职业笑容,轻声叩门后推开把手。
“您好!请问需要茶水零食…哎呀!”
“不需要。”艾尔埃尔弗语气平静的回答。
“不…不好意思打扰了!”
餐车小姐红着脸一秒关上门推着车远离该包厢,她虽然做了很多的心理准备,里面的客人可能在进行一些光天化日之下一般人不会做的事,但因为偶尔会有车厢被包下来进行犯 罪活动,列车掌已严正声明每间都要一一确认,谁知道是不是打幌子?

还是没想到呢…那位银发的先生好帅啊…眼神也好有吸引力!
不过,吮在他肩上的那位褐色长发女孩…应该是内人吧?即使有人敲门也没有回头或躲避一下,真是好热情大胆!
餐车小姐晕呼呼的想着,踏着高跟鞋搭搭搭的离开了。



车厢内,略微疑惑“为什么在外面等了这么久才敲门?”未果的艾尔埃尔弗抛下这点想法,估量着差不多了,随即敲敲时缟晴人的头顶,示意对方停下。
他顺手扶正了在时缟晴人回到位置上时有些拨乱的假发,思考着下一步。
而时缟晴人则继续盯着车顶花纹,置身事外,幸福的放空。



TBC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