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K新] Strategy for 06

发现没放上来啊,补上06。

←   Strategy for 04~05

2012/07/17 19:0

7/30

  “砰!” 

   “哎呀!名侦探阁下,您的动作可真粗鲁。”待在厨房里的怪盗没有说他被突然的声响吓了一跳,拿着菜刀的手万一抖了那么一下问题可是非常严重。 

   “啰嗦!那是我家的浴室门。”随手拿着白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进厨房的工藤新一脸色难看。 

   怪盗思索了一下,还是收回了“怎么了吗?”这样一句显得太过亲昵的句子,“请您不要对物品迁怒呢。” 

   他也知道他在迁怒,可就是无法克制。 

   “抱歉。”工藤新一叹了口气,无力的趴在餐桌上,闷闷的说了一句。 

   “晚饭很快就好了。” 

   “哦。” 

   一时间厨房里的俩人竟然无话可说,只剩闷锅咕嘟咕嘟的滚着汤和切着菜的细微声音。 

   毕竟是这样微妙的相处关系,怪盗想,冒然提问似乎显得不太对。 

   那是,他所不认识的‘工藤新一’。似乎跨越之后,他们的关系会更加复杂。 

   “烦死了!能不能不要上暑期辅导?”侦探却孩子气的大喊。 

   怪盗一愣,笑着盛了一碗香浓的热汤放在侦探面前,“先喝汤吧。” 

   怎么觉得自己越来越像慈母了啊…… 

   “暑期辅导…”怪盗衡量似的,“还好吗?” 

   “我不想上了。”侦探喝着汤,咕哝着回答。 

   “大侦探毕竟出席日很少,趁着暑期补一些也没什么不好吧。”难道是课程太简单了觉得无聊? 

   虽然是迫于无奈,但重回国小一年级半年许久的侦探似乎也没这么闷过。 

   每个学生或多或少都曾有过不想上课的念头,但怪盗还记得当工藤新一还是小侦探时是多么期待回到属于自己的生活中,恢复后好不容易有上学的机会,他不懂到底这位大侦探哪里不开心了。 

   “……”工藤新一挣扎了一下,只憋出一句:“因为…很热…” 

   “…我记得帝丹高中每间教室都有冷气。”怪盗无言,这个理由到底可以扩充到哪里去啊! 

   “……”工藤新一闷闷的塞了一口菜。 

   侦探这样的恼怒、沉默反应反而提高了怪盗的兴致,本来嘛!怪盗就是无理之徒,不是吗? 

   但无论怎么问,都得不到任何回应,侦探只是闷头吃着饭菜,平日多多少少会剩下一些,今天到是吃了个干净。 

   百思不得其解的怪盗只好顶着满头的问号离开了工藤邸。 

-- 

7/31

  暑期辅导第二日,侦探倒是恢复了平静。但仔细观察的话,还是可以看出隐隐的焦躁。 

   这种不复冷静的模样,很少见。 

   “那、”怪盗表情平静,其实心里饶有兴致,“暑期辅导,还好吗?” 

   “……不。”此时的工藤新一就像个普通的学生,烦闷的把头发抓的乱七八糟,丧气的趴在餐桌上,只是盯着怪盗下厨的动作,手边一本书都没有。 

   彷佛假期初在工藤邸看到的、冷静而沉稳,慵懒地翻着福尔摩斯的是另外一个人。 

   “是吗?”怪盗思索着还可以从哪里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他的兴趣不在破案,但偶尔为之,也是一种乐趣吧? 

   尤其,对像还是那位敏锐而睿智的侦探。 

   但即使是怪盗,也有他自己的日常生活。现在工藤邸的主人要上课,他每天过来的时间更是缩短了不少,这晚间短短的时间内他光是处理生活白痴的侦探的晚餐以及偶尔为之的早餐,几乎就没有其他空闲了。 

   相处时间的缩短,以及彼此个人生活的范围扩大,直接导致了怪盗不清楚有什么可能的原因导致侦探如此失常。 

   不过。 

   “来,晚饭。”怪盗将简单的几道料理放到餐桌上,顺手盛了一碗饭给侦探。 

   “谢谢。” 

   虽然回答的如此简洁,但侦探马上坐正捧过饭碗、眼底晶亮亮的闪烁着的期待光芒毫无掩饰的给了怪盗最大的肯定。 

   因为某些原因丧气的样子、期待的样子、脸颊因为愉悦而泛起薄红的样子。 

   他不敢说这些都是专属于他的表情,但这都是他所不知道的、“活着”的工藤新一。 

   于是怪盗洗洗手,打开冰箱确认了材料。 

   “今晚追加甜点,想吃焦糖布丁吗?” 

   “好!” 

   侦探的眼睛闪亮亮的,意外的非常可爱… 

   “…但我更想吃柠檬派。”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侦探边扒饭边说。 

   …可爱之类的,他绝对绝对没有想过。T△T 

  夜晚,怪盗展开着滑翔翼,轻巧的乘着凉爽的夜风,感觉口袋里好像放了什么东西。 

   摸出来,是一张简单的白色卡片,熟悉的字体潦草地写着‘ Thank you. --K·S ’,还有一个小小的涂鸦。 

   怪盗默默的在心里吐槽喂喂感谢的卡片也写得太简单了吧,又垂泪了一下这个字体熟悉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自己就用这个字体写了整整三天的作业。 

   但微扬的嘴角却怎么都无法抑止。 

  书房窗边的侦探看着消失在皎洁的月色中的白影,又无言的看了看整齐的摆放在落地窗前的绒毛兔脱鞋。 

   ……… 

   所以说,这拖鞋根本就是怪盗自带的吧。这是什么可怕的恶俗品味啊? 

   想着今晚的柠檬派还有剩下,明早可以就着这些解决早饭问题的侦探,没有发现自己带着的笑容。 

  月光下,同样心情轻快的俩人,以及… 

-- 

8/1

  怪盗提着超商的塑胶袋,推开工藤邸书房的落地窗时,只有一个感想。 

   --好舒适啊~ 

   对于全套西装的怪盗来说,只要少主人在家,终年超低温的冷气简直是夏日里的圣地。 

   他突然想到侦探的日常打扮,薄长袖衬衫跟普通长裤…那就不是好舒适,而是好冷了吧。 

   工藤新一意外的很怕热,从他第一天到工藤邸就发现了。无论是低到夸张程度的平均室温、连出门到犯案现场都不愿意,或是因为热到没有食欲甚至买了一堆营养补充饮料囤积在冰箱里。 

   “………”怪盗觉得自己好像发现工藤新一近日来的郁闷的真相了。 

  “大侦探,暑期辅导还好吗?”流畅的料理动作,怪盗好心情的搭话。 

   工藤邸的厨房现在俨然成为怪盗基德的厨房了,虽然物品配置大体上没变,但每个厨柜里放了些什么,哪些需要补充哪些需要注意保存期限…等,工藤新一那是一问三不知。 

   “忍忍就过了。”看着怪盗基德在自己家厨房似的顺手,视线看着炉火手上却能在厨柜里摸出调料的模样,侦探懒洋洋的趴在餐桌上,慢不经心的回答。 

   “说起来,这几天大侦探的午饭是怎么解决的呢?”怪盗提问,其实只是想验证自己的猜测。 

   “嗯……照旧。” 

   “呃…请容我提问,照旧的意思是?” 

   侦探却烦躁了起来,“…问这么多干嘛!” 

   “好歹是照料阁下晚餐的人吧,这些询问应该在合理范围内呢。” 

   “……” 

   “…难不成,”原先以为侦探会回答兰小姐或热情的女同学准备的便当,但这种心虚的沉默让怪盗莫名其妙的恼火起来,“没吃午饭?!” 

   “有吃。”像是感应到怪盗诡异的怒火,侦探马上斩钉截铁的回答。 

   “哦?吃什么,营养补充包吗?”怪盗放下手上的锅铲,定定的盯着侦探苍冰色的双眼。 

   一向绽放着坚定光芒的双眼此时却游移不定,想隐瞒什么似的眼神。 

   “不…不是…”侦探回答,虽然仍有迟疑,但听不出来有谎言。 

   “……” 

   知道再逼问下去只是让侦探急了,更不会说出答案,怪盗只好暂时打消问清楚的念头,拿起锅铲准备继续。 

   却在那一刻,他清楚的听到侦探嘴里一句小小的嘟哝,然后感觉自己的血压瞬间冲破极限。 

   “……哪会卖营养补充饮料啊…自动贩卖机……” 

   “工、藤、新、一!!!” 

   那一天,怪盗基德的咆啸大概也突破极限了吧。 

  其实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盲点在,那就是帝丹高中身为推行西化且位于东京、网罗高分人才的学校,怎么可能连简单的校内小贩部或是社员餐厅都没有? 

   对于重回学校的工藤新一来说,学校的餐点也是很重要的“回归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周一时他就快乐的奔向学生餐厅,想着无论好吃与否,他都要细细的品味和平的日常。 

   没想到,看着满厅万人钻动似的景象,汹涌的人潮,长到不行的队伍,他马上有种晕眩的感觉。 

   再看到充满各种油腻热烫食物的菜单,厨房里忙碌的大婶们满面的油光和热火朝天的吆喝… 

   还不等因为第一声“看,是工藤新一!”而引起的骚动转为暴动,平成的福尔摩斯就带着倒胃离开了现场。 

  想着没有在大热天还冒烟的食物的贩卖部也许更适合他一点,工藤新一转换了目标。 

   然而这次的结果也没有好上多少,因为来迟一步,剩下的都是油葱面包那类多吃几口就腻味的食物;与此同时,热情而八卦的、从四面八方涌上来的激动学生们让过了好一段慵懒低调日子的侦探想起当时连续好几天霸占头条的新闻:‘日本国际声望再度提高!高中生侦探与FBI联手破获大型犯罪组织!’…… 

   于是返校第一天,侦探在离开教室后又灰头土脸的拎着一小盒牛奶回来的画面,深深的被众人注意到了。 

   接下来的两天,他也只是换着口味在喝贩卖机而已,这导致了他对晚饭的渴望直线上升… 

  以晚饭做要胁,从名侦探简单的只字片语里脑补出完整情节的怪盗一方面有些恶劣的想着侦探也有这天,一方面又为名侦探就这样放弃吃午饭感觉有点莫名的怒火。 

   但他看到名侦探乖乖认错似的垂着头(只是饿了…),脸上泛着不知是羞是恼出来的红晕,决定还是算了。 

   “…兰小姐呢?”怪盗问,他知道他们之间的现况,但青梅竹马的感情仍然在,他不认为那位小兰放任工藤新一不吃饭。 

   “……总是不太好再去麻烦她了呢。”工藤新一说着,不自觉的露出温柔的微笑,他想起暑期辅导第一天中午,他惨兮兮的回到教室后,那名姐姐似的少女坦然的将只吃了一半的便当盒递给他的模样。 

   他不介意,也知道兰只是纯粹出于照顾青梅竹马,甚至照顾弟弟的心态这么做。 

   他们,是家人啊。 

   但其他人不这么想。他已经耽误这位好女孩这么久,现在又公然分食一个便当,那只会让兰跟他的关系越传越暧昧,最终阻碍兰与其他人认识的机会。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高中生侦探没有粉丝送手工便当啊。”怪盗基德调侃到,打破了微妙的怀念气氛,“今晚我多做了一些菜,等等就帮你装午饭吧。” 

   “粉丝的便当没食欲。”侦探简单的回答。 

   粉丝的便当,他可不敢吃。这是更深一层的原因。 

   毕竟那些不是他信任、熟悉的人,身为侦探,他看过太多太多,在食物跟环境中下手,是杀人最常见的手法。他更是因为入口的东西而受过将近一年的罪,现在他有再多的防备与小心都不为过。 

   这么想着的侦探,却接过怪盗递来白饭,开心的吃着晚餐。 

   “没食欲啊…?” 

   “嗯,很没胃口。” 

   怪盗当然知道为什么,针对食欲这个问题也很有解决的信心,看侦探每天都能吃到平均量甚至以上就知道了。 

   除了尽量避免会冒热烟的食物,油腻的、姜、蒜类也很少端上餐桌,这些都是消暑食物的基本。 

   再来就是他会尽量让每一餐里都有酸味出现,例如柠檬、糖醋,再不济也会将剁碎的梅干末拌进饭里,增加食物的鲜味,降低腥味与油脂的感觉;甚至将水果入菜,凉爽、增味之余也让菜色有了变化,从视觉上就让人颇有食欲。 

   --这些,都是在这个暑假之前,他从未注意过、也没研究过的细节。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知道大侦探的生活作息、食物喜好。 

   他最初也只知道柠檬唐扬那之类的,将柠檬汁淋到炸鸡上的简单方法。这些都是他在这段日子里,慢慢的做准备、查询资料、实际试作才知道的事。 

   “总觉得,”名侦探咬着筷子,略一思索后笑了起来,“不是你做的,就不对呢。” 

   明明知道这只是因为他的料理都是偏凉爽的消暑料理的缘故。 

   明明知道这只是因为他占了知道名侦探非常不耐热的优势。 

   但那个笑容是这么明媚灿烂、纯粹。 

   “所以说,大侦探是被怪盗的料理给偷走胃口了呢。”怪盗基德笑着回应。 

   只是这么小的一件事,他仍有种办了一件大案子之后的成就感。 

   …也算是,值得了吧。 

  “如果有饭后甜点,我想我就只能肯定的说“是啊”了。”侦探笑眯眯的。 

   “………………” 

   ………所以说,肯定啊认同啊值得啊成就感啊什么的,通通不过是他自己想太多罢了…\(〒▽〒)/ 

*** 

 附录:场外画面 

8/2 星期四 白天 午餐时间 

  今天的工藤新一心情很好,好到甚至哼着五音不全的歌都不奇怪。 

   准备带着手制便当围上来的粉丝们心情很不好,因为他们连续3天都没有正常吃饭的推理王子竟然…自备便当了!! 

   “新一,好可爱的便当盒哦!有人帮你做便当?”毛利兰在旁边看到那个粉红色为底上面还有小花图案的便当盒,发出惊叹的呼喊,铃木园子抽了抽嘴角,觉得好朋友是因为之前照顾国小一年级的死小鬼,现在连审美眼光都如此破败,殊不知那是因为在毛利兰眼里高中的工藤新一基本上跟国小的江户川柯南统合为一了… 

   “嘛嘛,算是吧。”名侦探同时抽了抽嘴角,他一点也不觉得这个便当盒可爱,但他不知道这个便当盒究竟来自恶俗的怪盗或是恶俗的妈妈。 

   但他对内容物还是很期待的。 

   名侦探眨着晶亮亮的眼睛,缓缓打开了便当盒… 

   “哇!看起来好好吃!”铃木园子眼冒红心,“而且上面还画了基德大人的符号耶!!” 

   看着颜色鲜亮的各种配菜以及用番茄酱画在饭上的涂鸦,工藤新一的嘴角从未抽搐的如此严重。 

   “画的好像哦,替新一做饭的人一定很喜欢基德吧?”因为毛利小五郎的关系,时常有机会得到怪盗基德预告函第一手消息的毛利兰感叹的说到。 

   同时她也放下了心里的一点担心,她知道工藤新一成为生活白痴不是一两天的事,根本不可能自己下厨准备午餐便当,没有在打开盒盖的时候看到两包营养补充饮料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呵呵是啊,世界上绝对不会有人比那家伙更喜欢基德了………………”毕竟就是基德本人… 

   带着咬牙切齿的笑容应付所有上来打探“工藤的神秘对象?”消息、听八卦以及凑热闹的人,工藤新一毫不犹豫地从涂鸦头像的脑袋位置狠狠的挖了一勺。 

  但无论如何,料理还是很美味的。 

   怪盗基德于晚间来打卡出勤(?)时,很欣慰的看着吃的干干净净的便当,没发现名侦探诡异的笑容…… 

  那天晚上,工藤邸吃的是工藤新一预先叫好的外卖;厨房里只有看似开心实则阴沉有点反胃的吃着清蒸鱼、红烧鱼、炸鱼块这些油腻的外送料理的高中生侦探,以及被强按在餐桌边,处于晕眩与梦魇之间的国际怪盗。 

  真不知道,这是谁整谁呢。

-- 

 前记/后记 

之所以8/2会说是附录的场外画面,是因为我还不想这么早写到“外界”的事 

 毕竟现在这一切都建筑在小小的工藤邸以内 

 所以…嘛,纯粹当做,饭后甜点吧? 


评论(10)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