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快新] 夜归,日常。

工藤新一下了目暮警官好心安排的接送車輛,彎下腰禮貌地微笑致謝後,有冰冷的觸感劃過頰邊,他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天空降下了雪。


下着雪的深夜特别冷,刮着渐强的冬风。穿着的西裤裤脚沾上水渍,寒意似乎透过运动鞋,延着骨络直直穿透全身,平成的某大侦探不禁打了个寒颤,拉紧身上的深色风衣,快步踏入工藤家的宅邸。


从口袋掏出门钥匙,工藤新一垂下苍冰蓝色的眼眸,就着街边昏暗的灯光,修长白皙的手指欑着在细雪中迅速冰冷起来的金属,试着对上锁孔。几次失误后,工藤新一烦闷的搓搓手,活动着开始发僵的双手,耐下性子继续尝试。


屡战屡败,还不等他气的踹门离去,锁孔处传来喀嚓的开锁声,厚重的大门突如其来地在工藤新一面前打开;暖气扑面而来,猛然进入瞳孔的灯光令他不适的眯起眼,闭眼的瞬间,一只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臂将他拉了进去,门在身后被‘碰’的甩上。


骤然失去平衡让新一踉跄前倾,撞上一股暖人的温度。温热的手臂自然的绕过身侧,环抱在他腰间。


熟悉的怀抱里,有熟悉的气味--新一嗅出丝丝水汽与自家惯用的沐浴露香味。


“新一!”头顶上有人声喳喳呼呼的叫了来,满是焦急与关心,“新一新一!你怎么这么晚回来?外面下雪了?你像冰块似的…”


他感觉到自己垂在身侧的双手被人小心翼翼地包覆于掌心。对方的手掌比他大上些许,干燥,温热,带有一点薄茧。当那双手毫不在意的将自己的温度传递给他时,工藤新一才意识到自己确实被冻的狠了。


但他仍睁开眼,抽出手轻轻推开面前的人,换下因雪花化了水而湿漉漉的球鞋,将同样潮湿的风衣随手挂上衣帽架,其下只有单薄的针织羊绒背心与长袖衬衫,在暖气开足的室内正好。


“麻烦借过,”工藤新一冷着脸,与手足无措的黑羽快斗错身而过,迳直迈开步伐步入客厅。


在工藤新一身后,黑羽快斗表情扭曲了一瞬,随即快步奔入厨房,再出来时端着杯热腾腾的可可,将马克杯塞入缩起长腿深深陷在沙发中的新一怀里。侦探没有拒绝,顺从的接过杯子捧在手中。


“谢谢关心,黑羽君,”工藤新一说到,表情软化许多,便透出一点一点的疲倦与苍白。


“新一,这么晚了就直接按门铃的,不管什么时间我都会来开门的…”黑羽快斗埋怨到。


工藤宅邸正门与大门中间相隔了一小段花园,路灯的微弱光线在夜色深重时根本不足照到门上。偏偏门廊下的夜灯坏了,黑羽快斗思索着他应该抽空修好呢,还是藉此每天为新一开门呢。


“没想到将空房间出租给大学同学还有这么好的附加服务?”工藤新一眼底含笑的瞥了眼大门与马克杯,轻啜了口热饮,“不过,这样太打扰黑羽君了。谢谢。”


“一点也不,绝对不会打扰!为了新一不管上刀山下油锅都没有问题!”黑羽快斗赶忙宣誓衷心,又补充道:“毕竟都是帝丹大学一年级的新生嘛!又正巧有许多课程相同,还劳烦你收留我住宿,本来就应该互相照顾。”


“是上摩天楼下保险库都没问题吧?”工藤新一冷哼,小声自语着。


黑羽快斗立即出了满身冷汗,正想若无其事的离开现场,却见工藤新一锐利的眼神如鹰般直直射入他的眼底,将他盯在原地。黑羽快斗只能哈哈、哈哈的傻笑,装傻充愣一番。


“对了黑羽君,真是抱歉,”工藤新一低下头,语气间不自觉带上无辜,“那么晚了,还让你开门。”


与工藤新一交手多回的黑羽快斗,脑海中自动为此情此景套入大侦探还是江户川小侦探时的氛围,软软的、天真的、甚至自己都没发觉的带上些微恳求与撒娇的语气。


“没、没没没事。”黑羽快斗结巴。


“看黑羽君都换上睡衣,我肯定吵醒你了…”


黑羽快斗怀疑自己幻听了,否则他怎么觉得工藤大侦探还顺口补了句‘勾面揑’,尾音上扬软和。


然而深知大侦探习惯的他,在脑海中毫不客气的给举着白旗拜扶在地的自己连环巴掌回神,一但工藤新一将一件非常普通的事重覆两次、亦或用特别天真的语气问句,那他绝对是在套话。


“没有吵醒,”黑羽快斗极其自然的打了呵欠,揉着额际,像是熟睡中醒来连忙帮忙开门却又矢口否认的好心室友,“那时我正好醒…哈…好吧,正好睡着一段时间了。”


“是么?啊勒勒~”工藤新一歪头。


一听见某侦探心狠手辣掀底不留情的起手式,黑羽快斗登时头皮发麻,双腿一软,差点当场跪下高呼求放过。


“可是我在黑羽哥哥…咳咳咳,”太过习惯的标准流程令工藤新一口误,他急忙猛咳几声带过,“抱歉。可是我方才在黑羽君身上嗅到水汽,黑羽君会梦游起床沐浴?”


工藤新一挑眉,悠然问到。


黑羽却在那声来自工藤新一的‘黑羽哥哥’中久久不能自拔,飘然欲仙,乍一听某侦探的问话,下意识直接反驳:“怎么不会?梦到新一就需要起床沐浴啦!”


工藤新一猛然被嘴里的一口可可呛住,正式的剧烈呛咳起来,勉强止住后表情却一脸狰狞古怪,脸色在臊红与铁青间来回变换,像是不知做何反应。


而蠢话出口后的黑羽快斗脑海里只有一行字。


噢买尬。


或许他应该把单眼镜片戴上再来应付大侦探,尝试这么做会不会让他的智商回覆正常水准。


不过,蠢话说多了也就习惯了。于是黑羽快斗脑海里的噢买尬宛若一尾游鱼般迅速溜过消失,面上的表情在对‘从开学到现在仅认识两个月的同学’如此失态的发言后,竟然越发正经严肃起来。


他说:“新一。”


工藤新一将所有抓狂的情绪收拢压下,回视他的同居者,略有些苍白的脸颊上染着浅淡的晕红。


他说:“新一。我喜欢你。”


他说:“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人令我更喜欢了。”


他说:“我知道你跟毛利兰没有在一起,约好了当彼此没有血缘的亲人。”


他说:“我对你的心情没有一丝虚假。这两个月以来,你对我也应该有所认识,我过的很开心,而我知道你也是。”


黑发少年嘴角挂上傲然的笑容,眼神沉了下来,语气极度自信:“只有我可以让你幸福。”


“我们在一起吧,新一。”


“…新一?红着脸我可以当作你害羞认同么?”


“……新一?!你的脸好红啊啊啊啊!”



于是黑羽快斗再度手足无措的扑了上去,警界的救世主淡然自若的任由才跟他深情告白的同居者摆弄,眼神清醒,脸上却烧起来似的逐渐带上病态通红。黑羽快斗的指尖一触及对方额头,便被异常的热度给惊了一下。


“我没事,黑羽。”


“怎么会没事!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烧起来?”黑羽快斗翻箱倒柜找起了药片。他知道问正主放在哪也没用,那些都还是黑羽他搬进来时给更新补充的。


“大约是…”即使理智清醒精神尚可,低烧起来的脑子却拒绝合作,工藤新一细细思索了一会才回答:“晚上为了追小偷,在断电的大楼逃生梯间跑了好一会,出了一身汗,接着在天台上劝戒对方,吹了一阵冷风。回程的车上有暖气,但下车后又在寒风中摸索着开门。一路忽冷忽热。”


以这番毫无效率又叨絮的叙事方法来看,尚还保持着条理的工藤新一脑子转不太动了。


“下次要穿厚些,一件风衣怎么够?衬衫跟背心也太薄了!”黑羽快斗自然不可能说什么‘那下次别追了’,他下次只能准备好羽绒服放在门边后再出门上工。


“我身上的衣服是针对现场安排准备的,展示厅内会有暖气,根据可能的逃脱路线我也不需要追到外头。没想到某怪盗被抓到后硬是逃脱升天,我也只能追出去。”


除了预计偷窃目标的米花展览馆之外,附近几栋楼为了警界线布置都暂时断了电,以防怪盗基德藉此逃脱。


没想到即使如此仍阻止不了怪盗奔向自由的渴望,硬是逼的工藤新一在冷风中打追逐战。


“……新一,既然出了一身汗不早说呢先去泡个澡吧我帮你放热水…”黑羽快斗赶紧溜走。


想来,怪盗基德与他一样狂奔了十几层楼,又是厚重的魔术装备与白西装,大约同样出了满身汗,工藤新一噢的一声,“原来如此,难怪你选择装睡却还先洗澡露了这么大破绽,基德。”


“…哈哈、哈哈哈……”黑羽快斗的干笑声从浴室中闷闷的传出。


放好水后,脚步飘忽的工藤新一被黑羽快斗推着进了浴室。黑羽快斗在门外待了一会,确定对方没有问题后才上楼去取干净的衣服。


他靠在浴室门边,怀里抱着浴巾与工藤新一的睡衣,听着里面时不时传来的水声,仰头发呆神游天外。


“…新一,那个…”


“嗯?”工藤新一隔着门哼声回到。


“我是说,我是说如果,怪盗基德打算顺便送你回来…你会接受吗?”


“……”里头的侦探笑了起来,模糊的笑声不确定是嗤笑、嘲笑还是单纯觉得好笑…,他答到:“想到下班后顺便把我也拎回家了,跟我同居的怪盗先生?”语气间却没有什么讽刺意味,甚至有些奇异的温和与有趣。


回家…某怪盗将这个词在嘴里溜了几圈,心底有细密的充实感油然而生。黑羽快斗在心底补充,不是顺手拎回家,而是怪盗本来就该将战利品带老窝小心收藏起来--当然,工藤新一这件战利品,待他得到后他是绝不会归还的。


此人完全没意识到工藤新一的回家就是回自己家没错,以及自己现在就住在名侦探的家中,真要算起来他才是被某侦探带回来的压寨夫人、工藤家少奶奶。虽然此人乐于当童养媳糟糠妻,一切自己动手乐趣无穷。


“怪盗基德可不在这里,”在这里的是他黑羽快斗,“我就是好奇问问。这样你就能用最短的时间回来啦,每次案子结束后又是深夜,怪盗基德肯定不会放心你独自回家,他又是那么一位绅士绝对会乐意送你回来,一路上能少很多波折跟麻烦。”


这段话逻辑尽失,先不提到底工藤新一一个大男人晚上为何需要怪盗基德这另一名男人呵护着亲送到家,以及怪盗基德为何会乐意送数十分钟前还跟自己在案发地点玩命追击急切想逮捕他归案入狱的人回家这两点,基本上工藤新一是所到之处自带波折与麻烦的人,根本不是他总被碰巧卷进事件的问题。


工藤新一只是笑了笑,拉开一道门缝,接过黑羽快斗手上的衣物,顺口回了句“似乎也不错”,黑羽快斗正好瞧见对方眉眼中的盎然笑意。


“……我、我也只是说说啦!谁知道怪盗基德怎么想呢。”黑羽快斗今晚第三次打哈哈,他居然还认为自己能蒙混过去。


工藤新一倒也没说些什么,换上衣服后推开门,宽大的毛巾罩在头上,发梢的水珠滴落在锁骨上,缓缓滚入衣领间,勾着某人的目光极其渴望一同滑下。


“对了快斗,”工藤新一将毛巾拉下搭在肩上,洗过澡后他的状况恢复不少,估计睡一晚就能正常,他拉开抽屉同时随口说着:“下次在房里烫白西装的时候记得带上门。”


“…………哦、哦哦,那不是我在烫才艺表演活动要用的西装的时候嘛!哈哈、哈哈…”


“嗯…还有,”工藤新一补充到,“借客厅保养后,记得把你‘才艺表演活动’的装备拿回房里收好。我之前绊到你忘在沙发边上的备用滑翔翼。”


“…………”


“快斗?你知道吹风机在哪么?”一路翻找过去的工藤新一喊到。


“………新一,我给你拿,等一下!”


黑羽快斗连忙翻出东西,抓着就往沙发跑去。工藤新一正带着微笑端坐在沙发上等待,十足耐心。




这是永远不会退色或改变的日常景象,一个极其普通的夜晚。

而这样普通的生活,两人将彼此扶持着,一路走过日日夜夜。




end。


给爱过,也不打算放弃去爱的cp写一个温暖的段子。



评论(12)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