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2.23 自作孽不可活(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设多,注意。

←  12.22


4


  黄少天跪在地上默默拾起破碎的三观与心灵,蔫了吧唧的苦逼模样闹的人都良心不安起来。可惜他碰上的两个人早在相识那年就为了喷赢对方纷纷把良心给囫囵吃了,半点不剩。

  叶修迳自伸手扯开苏沐秋的领口,鼻尖凑上去就是埋在对方怀中一阵猛蹭,甚至伸手探入苏沐秋衣领中乱摸不知道耍什么流氓。而苏沐秋竟做出一副不知是真是假的黄花闺女娇羞样,看的黄少天再次摔破一颗玻璃心,满脸凄风苦雨。还好叶修不是真打算公然劫色,只是得意的翘起嘴角,从苏沐秋身上某处暗袋里翻出了菸。

  “菸民伤不起啊…”叶修慢悠悠的点燃了菸,这才扭头看向某剑圣,只见对方跪倒在地拄着冰雨摇摇欲坠,倒真的吓了叶修一跳,“怎么了少天,吃坏肚子?仔细交代你在哪边胡乱捡了地上的东西吃,我好跟文洲说一声啊。”

  “靠靠靠自作虐不可活,咱老祖宗诚不欺我…!”黄少天痛苦的说,“我只是在你们兴欣塔找个自贩机,为什么大半夜还要这么刺激我!我说你俩该不会真的内部消化了吧?兴欣的向导这么多你们还搞哨哨恋说出去多寒碜人?”

  “少天,放弃吧,这里不会有自贩机的。世界异变后谁还生产罐装汽水呢,何况有电也不会这样浪费。你问问你们小卢他知道什么是自贩机么?”

  叶修呼了口菸,若有所思的说。

  

  ‘兴欣塔’。

  世界的剧烈变化初见端倪,可以追溯到将近百年以前。然而人们习惯以十几年前文明秩序彻底崩落那天作为转折,它被称为世界异变。

  在此之前的数十年间,哨兵与向导只是作为某种超能力或奇人异士而为人们所知,世界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认知到这并非只是少数个例,而是与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失控吃人事件一同发生的事。

  当异变成为不可抹灭的事实摆在人们眼前,在世界各地悄悄建立起来的塔俨然成为黑暗中的明灯。而嘉世塔,由于年轻却亮眼无比的‘枪神苏沐秋’和‘斗神叶秋’,成为早期最广为人知、极具公信力的塔,吸引着人们争前恐后的上门寻求庇护。

  他们确实做到了。旧H市基地在早期,甚至可以称为天堂。

  可惜,人多了,自然会争权夺利。

  无论是维护自身权益,贪求更多更好的资源、地位,或是野心…

  为了保障众人生命安全与资源供给,一天到晚征战在外不在塔中的俩人自然未曾将这些放在心上。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些事,嘉世塔败落,旧H市基地几乎被丧尸攻破,在原兴欣网吧被两人集结起来的…各路奇葩入驻,以及嘉世塔仅剩的年轻一辈倾力合作,才稳定下来。

  是以人们开始称呼这里为‘兴欣塔’──即使实际意义上的兴欣人最初听到荣耀大陆上有一座星星塔时,还认真的讨论王杰希是不是终于把微草改成星星射线塔或是观星塔。

  ‘有这种解读的肯定是正牌兴欣人不会错’的说法同样不胫而走。

  

  “黄少天,你们怎么又来了?蓝雨塔可不在附近。”实际上远的很。苏沐秋问到,“出来放风啊?”

  “什么放风,咱们地灵人杰人才济济的蓝雨塔哪里像监狱!而且谁都跟你们兴欣塔一样啊!也只有你们兴欣塔的人会这样到处乱跑…包含向导在内。”黄少天揉了把脸。

  “又来兴欣拐向导?怎么不去老王那,我瞧英杰挺不错啊。”叶修平淡的扫了眼黄少天,“你们蓝雨号称全哨兵组成的菁英团队,这不把向导都吓跑了么?搞得像什么铁血军队一样,快把画风还给老韩。不如跟文州提议改成‘蓝雨男公关部欢迎你’?”

  “如果这方法有用我们队长肯定早就作了还要你说?!”黄少天情绪隐隐焦躁着,“别说王杰希那个护崽的,即使再弱小的塔都会尽全力把向导藏在塔里跟养濒危物种一样,全荣耀大陆就只有兴欣塔的向导是自由的我们当然来兴欣塔啊怎么着!”

  叶修听见‘自由’时,嘴角有一瞬勾起情绪不明的笑容,然而他正巧伸出那只完美精致的手掩住嘴取菸,等黄少天看清,又是懒洋洋的嘲讽姿态,“唷,我知道了。少天大大半夜不睡觉,原来是精力过剩辗转难眠,出来买向导素?”

  “…就是买向导素不行么!!”黄少天按着脑门开始急躁的原地打转,“知道在哪就快点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

  “行行行,这不就在前台嘛!我想想今晚是谁值班?一帆?你可别吓到我们小朋友。”叶修说着,然而黄少天在得到答案的瞬间就如同脱缰的柯基犬一样喳喳呼呼的冲了出去,苏沐秋连忙扬声喊到:“黄少我们不收信用点啊!拿资源来换!咱们塔信用点的币值跟你们不一样呢有汇率的!”

  “苏沐秋你个心脏信用点全世界通用好么──”黄少天回喊,走廊上已不见他的影子,只有恼人的声音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苏沐秋提起放在一旁的东西,正打算赶赴前台登记,顺便跟黄少天商量一下向导素的今日价格,以免乔一帆碍于前后辈关系下不了手狠宰对方。

  然而当他转过头,看到倚靠在墙上平静的抽着菸的叶修时,只是默默的脚步一转,向着宿舍区走去。

  “走吧。”

  叶修抬高眼皮,狠狠抽了一口后安静的拧熄了菸,耷拉着脑袋,拖着脚步跟上苏沐秋,向着两人的房间走去。

  

  *

  

  苏沐秋与叶修共用一间房,这放在现在或许是十分罕有的情况──在通讯设备未修复、联盟尚未成立前,每座塔各自独立,异变初期资源稀少,嘉世塔作为最早成立的基地之一自然也有过艰苦的时候。当时他们能用双人房已经是看在两人皆是王牌的份上。但如同一山不容二虎,哨兵很难与另一位哨兵在密闭空间长时间独处,过于敏锐的五感与信息素排斥对双方都是种折磨,情况稍微好些之后──死掉的人多了,占床的人少了──塔就会尽可能安排独立卧室给哨兵与向导。

  嘉世自然提过给两人换好一点的房间,他们却不约而同的推说从15岁就习惯这么住,反正一间房两张床,也没什么不好。

  叶修抢在苏沐秋之前踏进附设的独立淋浴间,充分享受了一把痛快的热水澡,出来后顶着一头湿漉漉的脑袋乱晃,苏沐秋只得抓着毛巾给人服务到位后才进浴室。恰好供热水的时间过了,苏沐秋速战速决冲澡后龇牙咧嘴的冲出来,只觉得浑身冷飕飕的。

  叶修安稳舒适的窝在自个床上,兴许是在回程车上睡够了,此时他倒还醒着,没精打采望着天花板上一块不起眼的深色污渍,彷佛那里有道缝随时会滴下水。

  苏沐秋坐到他床边,揉了把叶修被他胡乱擦拭导致炸起来的黑发,毫不意外的被人拍开手。

  “服务态度不佳,差评啊。”叶修斜眼说道。

  “你可真下的了狠手,我要是被打残了怎么办?你养我?”苏沐秋故作心疼的揉着手背,片刻后才轻声说到,“…你还在想黄少说的那事?”

  “都是垃圾话,哪能呢?”

  “也不全是。关于向导…他说的,我们怎么会不知道呢?”苏沐秋苦笑,“即使是兴欣,这里的向导也不是真正自由的。再怎么开后门,也不可能真的放小安他们出去到处走…”

  

  当哨兵和向导还未被定义,仅是作为一种奇特的超能力被人理解时,人们并不知道他们作了什么。若以游戏来比喻,哨兵是近战系,而向导则是法系职业,然而对普通人来说,这两种都是‘超乎常人的存在’。

  他们认为那是异能有高有低的缘故──哨兵是S级异能者,一拳能破三块砖,一蹦能跳三层楼;而向导是普通异能者,耳清目明,跑楼不喘。

  确实,即使是向导,身体素质也比普通人好上些许。

  然而实际上,刚觉醒的向导就像刚转职的法师小号,他们什么经验也没有,也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是什么,能如何使用,只是相信了一直以来的‘普通异能者’说法,被不明所以的普通人推上前线,试图阻挡一切可怕的外来事物,然后牺牲。

  直到世界异变将至的数年前,科学家才姗姗来迟的初步确立‘哨兵’、‘向导’的定义与其互补互助的地位。

  此时,向哨比例已从1:1,惊人的跌落到1:5,甚至继续往1:6下滑。这可怕的比例以滑坡般的速度持续变动,怵目惊心。终于在联盟成立那年,塔之间的人──高层──决定为了保护向导的安全,强制向导禁止离开塔内。

  他们以昔日F1方程式赛车的概念说服了绝大多数反对者。参与决议的高层们将哨兵比喻为赛车,而塔里的向导则是维修站。每一辆赛车都由车手自身经验判断轮胎的磨耗及油耗状态,选择进入维修站的时机;哨兵同理,每个人需要向导协助疏导或调节五感的时机不同,你见过赛车上载着维修组的么?不如自己回塔请向导协助,随时调整好再出发,也省的向导跟着在外风吹日晒啊。

  ──向导被软禁,这似乎不是难以预测的事。

  追根究柢,一切都是人类自作孽不可活。

  

  除了极少数的特殊情况,向导就像大熊猫一样被看管起来了。即使是独排众议启用多位奇葩的兴欣,也不能公然违背这项规定,他们能作的也只是建立一种独树一格的管理方式,让向导拥有在旧H市基地范围内活动的‘自由’。

  

  

  “我还真没想那些早十几年前就猜到的事。”叶修伸手,轻贴苏沐秋的额际,为他进行惯例性的安抚与调节。“有我在,总会变好的。我就是担心小乔下不了狠手。”

  说来说去两人都在想这件事啊。

  苏沐秋歪头,透过精神链接感受着叶修的情绪,满脸遗憾的确定对方真没有在伤春悲秋,“向导大大,我的胸膛就在这,你哪时候可以娇弱易感的忧伤一会让我体会小鸟依人这个词?”

  叶修躺在床上,大方自然的摊开手挑眉笑到,“这简单,我借你小鸟依人不就成了?”

  苏沐秋在抽眼角拽被子闷死这只心脏与揪起这只向导猛摇看能不能掉落一点脆弱之间抉择,最后痛苦的决定拉开叶修的被角,弯起长腿将自己埋进对方大敞的怀抱,感受感受小鸟依人的实际用法。


=

2016.2.1 小修


→  12.24  / 目录

评论(17)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