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2.25 总是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设多,注意。

←  12.24


6


  索性又睡上大半天的叶修终于在正午时分被自己饿醒了。当他梳洗好,拖着脚步推开食堂大门时,一团灰影立刻自门缝中窜出,啪唧一声撞在他脸上。

  叶修将脸上的东西捏下来,一边揉着被撞疼的鼻梁,还来不及打量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一大清早就与他亲密接触,便听到乔一帆慌张的声音:“对…对不起,前辈!”

  “哦,一帆,早上好。”叶修抬手问好,低头看向手中抓着的物体,赫然是一只浑身布满灰羽毛的鸽子,“一寸灰?小灰一早挺精神的啊。都能实体化了,很不错嘛。”

  听见精神向导发出微弱但充满朝气的咕咕声,叶修笑了起来,伸出指尖轻轻揉了揉鸽子的脑袋瓜。

  “是、是我的错…一寸灰不知道为什么跑了出来…”乔一帆烧红了脸,不知道应该先感激对方的称赞还是道歉,从叶修手中接过鸽子。

  叶修朝食堂内嗅了嗅,随即捏着鼻子换上体谅的表情,“没事,不是你的问题。这里味道太杂了跟菜场似的,连我都觉得呛,一寸灰估计是受了刺激。”

  闻言,乔一帆更尴尬了,但听出叶修言外之意的他没有接话。

  黄少天立刻抬头,连珠炮似的抱怨:“呸呸呸!你说谁味儿呛啊!叶秋你好意思么!兴欣塔这么穷么连个空气清新装置都不开,要不这里怎么会都是信息素的味道!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或苏沐秋一样信息素异常,什么味也没有?”

  “说的就是你们啊蓝雨的哨兵同志们,公共场合信息素都不收敛一下么?何况我身上这可不是异常,这叫如水般清澈的信息素气味。”

  叶修斩钉截铁的回答,黄少天嘴角一抽──早上苏沐秋也嘲过他们信息素气味的问题,他当时说了句跟叶修非常相似的话,什么‘我这是风一样爽朗的信息素气味’…妈蛋!叫自己嘴欠!黄少天索性回到餐桌旁,闷头盯着桌面,打定主意不跟兴欣的心脏说话。

  蓝雨这次来到兴欣塔的其余成员同样低头对着餐盘埋头苦吃,决心不理会任何一句垃圾话,满脸跃跃欲试的卢瀚文同样被镇压。唯有一名气质温润的青年抬头,脸上是恰到好处的微笑。

  “前辈,午安。”喻文州放下餐具,主动开口问好。

  “文州。”叶修点头。

  “我想,乔一帆的精神向导不是因为我们的缘故失控。他是一名哨兵,的确可能因为其他哨兵的信息素而产生对抗意识,但早餐时一寸灰并没有出现。”

  “是这样么?小灰说不定飞出去了呢,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嘛。”叶修随意答到。

  “它没有出现,这点我们都能确定。”喻文州微笑着,眼神轻轻落在叶修因久睡而微微浮肿的脸上。“那么为什么,叶秋前辈一靠近,他的精神向导就失控了呢?”

  叶修笑了起来,“文州啊,你说的风轻云淡,但索克萨尔好像不这么想,它可比你诚实多了。”

  喻文州低下头,随即轻声说到失礼了,拿起靠在桌旁的灭神的诅咒。那柄精神向导实体变形而成的武器正微微震颤着,蓝雨的队长也没有什么尴尬的表现,只是将它横在腿上轻抚了下。

  坐在乔一帆旁边,翘着脚等后辈伺候的魏琛面上心有余悸,“老夫可声明早就把索克萨尔传下去了啊,现在就是个普通人,那是文州的反应。”

  精神向导对全荣耀最嘲讽的哨兵有反应什么的,妥妥的黑历史,根本不敢想像,半夜都会吓醒。

  然而事实上,不只喻文州,在场不少哨兵的精神向导都有些坐立不安,黄少天按着腰间同样震颤的冰雨见怪不怪,只管埋头扒饭。

  “每次碰上前辈,总是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喻文州露出恰到好处的苦恼神情,“我很好奇原因。可以请前辈为我解答吗?”

  “还能有什么原因?我人见人爱呗。”叶修说。

  喻文州笑了几声,不予置评。

  人说随时一只菸快乐似神仙,见对方暂时放下问题,叶修嘴上闲了就想翻根菸来抽。奈何平时苏家兄妹为了控制他的菸瘾,基本都由他们亲自给叶修带菸,还美其名曰为叶神效劳是全兴欣的荣幸。

  全身上下找不出任何能缓解菸瘾的东西,叶修精神委靡的拉开椅子,摊在安文逸身旁,像根脱水豆芽菜的模样让兴欣的医疗人员多看了几眼。

  安文逸推眼镜,“昨天回来?需不需要我疏导调整?”

  “不用不用,我的精神领域好的很。”叶修挥手,“就是缺根菸。”

  也只有拥有复数以上向导的兴欣能享受到这么好的福利,向导主动提出帮忙调整,珍惜都来不及还能拒绝!蓝雨那边顿时射来好几道羡慕忌妒的眼刀子。

  叶修也没去打饭,就这么摊着,果然过不了多久,就见苏沐秋从食堂厨房旁的小门钻了出来,手上捧着的餐盘菜色多样化,显然是开了小灶。

  他挂着乖巧的笑容,友善的朝里边多说了几句,被雇来做饭的几名大妈笑的开心,又伸长手给他添了几勺。

  老是在那群战斗力破表的大妈面前吃鳖的魏琛马上黑了脸。

  “不公平!”魏琛叮叮咚咚地敲碗起哄,半点也没打算反省自身问题--从魏琛发现厨房大妈会给乔一帆多一点饭菜后,他一直厚着脸皮让人给自己打饭,大妈见他如此压榨腼腆的乔一帆,给他的饭菜质量持续直线下降。

  “有本事欺善怕恶,没能耐自己打饭?”叶修说。

  魏琛怒,“这里就你没资格说我。”

  苏沐秋才刚转过头,就看到吵嚷的人群间,举高了手只差没喊‘选我’的叶修,顿时心累。他坐到叶修的另一边,将餐盘砸到他面前,只见上头有豆浆有油条有蕃薯粥,几盘子烫青菜,甚至还有煎的油亮的荷包蛋跟一屉小笼包。叶修搓了搓手,掀开蒸笼盖子,立刻给扑鼻的香味与热乎乎的小笼包唱征服。

  虽是午餐时间,但看菜色,这很明显是早点,不难发现这是给刚起床的叶修准备的。苏沐秋端来的餐盘上放着两副餐具,显然他也打算一块吃。

  “瞧你懒的,睡到这个点。”苏沐秋抱怨起来,给叶修摆上餐具,将勺子塞到他手里,“我不过去请大妈们给我开个小灶炒盘菜,结果她们给我一餐盘早点,还一直问我小叶呢小叶呢,小叶起床了不小叶还没吃早点……你是给她们灌了什么迷汤?”

  “她们看我可爱,对我特别照顾啊。”叶修回答,听到这句话的人有高达半数登时扔掉勺子,找地方干呕。

  早上亲耳听到苏沐秋悄声拜托大妈们留一份早点热着的莫凡投去意味不明的眼神,注意到一旁的苏沐橙对他眨了眨眼后,又低下头沉默地搅弄自己盘子里的饭菜。



→  12.26  / 目录

评论(13)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