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2.29 一墙之隔(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设多,注意。

←  12.28


10.

  

  黄少天很不开心。

  他双手环胸,全身板的笔直,摆出木乃伊的标准姿势,一个人躺在行军床上满脸不悦。

  他觉得自己一碰上兴欣的双秋组合就会立刻沦落幸运E。从踏入旧H市区域范围开始,他的五感就不受控制地隐隐浮动起来,因此难受的要命,之后买向导素被坑了一把,被魏琛诓骗代打,被陈老板娘扯着耳朵骂…

  现在还因为五感不稳定,对环境中的声音光线空气振动一下迟钝一下敏感,整的欲仙欲死,惨遭忧心忡忡的(不堪其扰没有同伴爱的)蓝雨成员们踢了出来,塞到兴欣塔最偏僻的房间自己过夜,美其名曰隔绝环境干扰…躺的还是行军床,他自己搭的!

  床板又冷又硬,散发著霉味的床垫上甚至有个洞,弹簧光秃秃地戳了出来,黄少天只好脑内竞技场让自己分心,以求尽快入睡。

  “…横扫,隔挡,看我左一剑右一剑,刷刷刷刷刷。唉唷那边那个苏沐秋不小心绊倒了叶秋啊真是大快人心!看本少四段跳五段跳一块儿串烧,银光落刃刃刃!”

  结果黄少天越想越兴奋简直停不下来。

  在脑海中雍容大度地接受了那两心脏跪在脚边求认老大的请求,一番畅想后黄少天才留意到窸窸窣窣的细小对话声。

  黄少天左看右看地寻找声音来源,动作悄声无息的跳下床,贴在墙边细听。

  “…我老觉得听见黄少天的声音…”

  “错觉吧,都这么晚了少天不好好睡觉除了骚扰室友还能干嘛呢,不会跑来这么偏僻的地方。”

  哎哎哎这不正是那俩心脏的声音么!这可让我逮到机会听听他们隐瞒了什么。黄少天兴奋地想,屏气凝神,并感慨要不是五感失控,平时他哪会听到这点声音。

  一墙之隔处静默了一会。

  “…掏出来了?”

  “你拿稳了别摔着啊,可金贵了。”

  …掏?拿稳?

  “行行行,我给你拿。东西都带了?”

  “带了,从文州那要来的。”

  队长也参与了?!

  “那咱们赶紧开始了。”

  “行。沐秋,这给你,我还真不擅长…”叶修的声音低了下去,黄少天挠心挠肺都要穿墙而过了愣是听不见后半句。

  “好。你扶着…”

  “等等。唉唷,大大你小心一点!”

  “那你倒是撑开一点啊!!”苏沐秋低吼。

  “倒不是我不想,这儿就这么点大,是要我撑的多开?倒是你行不行,行了就快放进来啊。”

  “这样差不多了…”苏沐秋咕哝,黄少天只听见一声古怪的喀嚓声后,叶修突然大叫起来。

  “停停停!太深了!沐秋大大你别给我捅穿了!”

  黄少天炸红了脸,面上却咧出抽风一般的邪恶笑容。

  他可听到了不起的大八卦哎哟!居然听到苏沐秋跟叶秋打野战的墙角!看他明天怎么替他们宣传宣传。

  然后叶修又喊了一声:“削短点!”

  削…削?!

  “好。”苏沐秋沉稳地回答。

  --好?!

  这声‘好’如同平地一声雷,将黄少天脑内小卢不宜的画面硬生生炸为血腥情杀案,他差点没忍住去隔壁敲门让他们别玩的那么猎奇。

  “唔…好了。刚刚好!有时候连我都害怕自己的才能…”苏沐秋赞叹到。

  “这个是要用在哪的?”

  “哦,我想用在这…你看。”

  “挺大胆的创意啊。你别动,让我试试。”

  “等…痛!夹到了!要是我残了你负责啊!”

  “怎么老是要我负责,要不要那么娇弱?我给你条手绢咬着啊?”叶修的声音中带笑,“好了。变形试试。”

  变…变形?!

  轻微的金属摩擦声后,隔墙的两人同时激动起来。

  “成了!可以开这么大。”

  “能射么?让我耍耍?”

  黄少天精神错乱,越听越糊涂。


  隔壁房,拿着从喻文州那以餐费为名搜括的晶核材料,挤在一块升级千机伞的两人推来撞去,地上是散落一地的图纸跟细碎粉末。

  “让我先玩玩嘛!”叶修说。

  “不行!我还没好!”苏沐秋推开叶修,仔细地打磨着方才削掉少许刀柄的忍刀,确认尺寸合适才又收回伞中,以坠入爱河的目光痴迷地摩娑片刻。

  叶修打了个寒颤,“苏大大,你的眼神…求别看了…”

  “嗯?”苏沐秋专注地将千机伞翻来倒去,确认着外观衔接,“你好美…太完美了…真是杰作啊!”

  “你以为你一个人搞的起来?别光看不碰啊!”叶修无奈,伸手去夺,要玩就玩型态切换嘛,苏沐秋一个劲看外观算什么事。

  “别碰别碰!啊--”苏沐秋惊喊。


  听墙角的黄少天只觉得这两人的对话越来越羞人,脑洞关不上,从香艳的道具paly到口味特异的科幻R18再也停不下来…



→  12.30  / 目录

评论(12)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