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2.30 伞只有一把哦(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设多,注意。

←  12.29


11.


  叶修与苏沐秋闹腾了多久,黄少天就扒在墙角听了多久,结论就是谁也没有休息够,后半夜当两人满眼血丝、嘴里继续嘀咕着越来越骇人的术语离开回房休息时,黄少天才拖着飘忽的步伐来到床边,狠狠砸到行军床上呼呼大睡。

  三人几乎一沾床就陷入熟睡。


  然而不过数小时后,天色微暗,还未迎来破晓的旧H区基地内,一道尖锐的警报声划破天际。

  当夜轮值的魏琛在警报响起的同时便撞开了兴欣两位主要战力的房门,与正好套上长靴的苏沐秋和扣上最后一颗钮扣的叶修撞在一块。

  魏琛一甩眼神,甚至没有抽空多解释两句,转身在走廊上飞奔起来。身为前哨兵的他虽然失去超乎常人的五感,但体力基础仍在,短短几秒间就跑到了走廊另一头,两人连忙跟上。

  “怎么回事?”苏沐秋提速,与魏琛并肩询问。

  “丧尸潮。”魏琛语速极快地回答,“别多问了,老夫也得亲眼看看才清楚。”

  几人快速移动起来,魏琛极有目的性的带着他们向某处奔跑,刺耳的警报声在塔内回荡,经过窗边时苏沐秋甚至能听见塔底越来越多人惊惶失措的惊叫声。

  仅仅数分钟内,彷佛旧H市基地生活的上万人全部醒来了,尖叫声如潮水一波波刺入耳膜,苏沐秋不过稍缓一步,叶修就三两步赶上紧贴在他身侧,暗中替他疏导紊乱的感官。

  “我一个体力废柴跑不动啊,苏大大我瞧你火车开的不错,不介意我先上车后补票吧。”叶修说到,由于分心替苏沐秋巩固精神领域,他落后半步,看上去还真有点懒的挪动等着让苏沐秋扯着他跑的感觉。

  “车票很贵的啊!小本生意恕不赊帐,信用点先划来。”

  “我去你们俩,什么时候了不能正经点!老夫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魏琛愤怒地吐槽到,但因两人的反应,他紧绷的神经确实放松几分,“老叶啊,都落到要让老苏带你跑的程度了,干脆早点把一叶之秋传下去,别白费了这把战矛跟那堆晶核。”

  叶修呵呵一笑,什么也没说,魏琛却觉得自己被深深鄙视了,这等嘲讽功力实非常人所能想像。


  他们迂回曲折地跑了好一会,终于在塔的底层走廊边停下。塔的第一层比地面高上几尺,平日需要通过阶梯上来,这点高低差正好让塔内的人能看见外头的情况,顺带发挥缓冲作用。

  此刻在塔内的兴欣成员基本全数到齐,病恹恹的方锐与苏沐橙站在窗边向外望去,陈果拿着望远镜同样站在一旁。罗辑在哨兵包子搬来的长桌上面展开一张图纸,与邱非低声讨论,身为普通人的他在播放警报后就立刻赶来集合,希望能帮上忙。

  缩在角落的莫凡脸色阴沉,而安文逸苍白着脸,身为向导的他们对负面情绪十分敏感,这里乱糟糟的情绪多到几乎要溢出空间,让他们隔着精神屏障都感到不适。

  听见脚步声的乔一帆回过头,连忙让出对外窗边的位置。

  苏沐秋在窗边观察情况,而魏琛与叶修来到长桌边加入讨论。

  长桌上平摊着基地布置图,罗辑手中握着水笔,在图纸上标画出邱非低声报给他的丧尸大致分布。在象征旧H市基地围墙的锯齿状线条外,红色的标记像是一只大漏斗,由分散至密集慢慢收拢,其中还有星点状分布的米字号。

  “简而言之,外面突然爆发丧尸潮了。”罗辑紧张地划着标记,“大约上百只的一级丧尸在基地的出入口外徘徊不去。由于起初分散的很广,观察员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他们正向旧H市聚拢。”

  “这周在瞭望台值班的是谁?”叶修问。

  听见叶修的声音,罗辑反倒紧张的捏紧笔,看着叶修的眼神有几分犹豫,报出几名新晋哨兵的名字。

  “我没有要责怪他们。”叶修凝视着图纸的目光平静,“一级丧尸走路很慢,拖着脚步只比龟爬快一点,短时间内确实看不出什么。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就没错了,太过粗心大意。结束后让他们回训练营再磨一阵。”

  罗辑跟邱非点头,“那现在…”

  “老大快看我使出狮子座流星拳赶跑他们!”包子立刻举起随身携带的板砖。

  他虽然是一名哨兵,但从来没人搞懂那块神出鬼没的板砖是不是他的精神武器,甚至连他的精神向导能不能实体化都不清楚,堪称谜一般的敌人/队友。

  罗辑连忙抓住高举板砖大步前行的包子。

  邱非接替着继续说明,他指着米字符号,“有观察到步行速度与常人相差无几的丧尸三两成群混在一般丧尸中,已被确认是二级丧尸。”

  “二级啊。”魏琛摸了摸下巴的胡渣,“数量多了点,但应该不难应付…虽然小唐负责这次例行带队外出不在,不过塔内战力还够吧。是不是有些大惊小怪?”

  罗辑慌张起来,开阖着嘴像是想找词汇说明自己的想法却突然辞穷一般,握着水笔不知如何是好。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忽然冷静下来,思路畅通,镇定的解释:“只看数量是这样的。奇怪的是,丧尸不具备理性思考能力,但这次它们却有目标的聚拢在门前。”罗辑白着脸说到,“最糟的情况是它们之中…也许有个体拥有了智慧或沟通能力。”

  魏琛变了脸色。

  与罗辑共同讨论后得出这个结果的邱非握紧了拳,而叶修歪斜倚靠在桌旁,双手环胸,表情一如既往,唇边的菸并没有点上。

  窗边的几人忽然发出惊呼声,叶修抬头望去,就见苏沐秋沉着脸,侧头问到:“现在带队守在基地大门的是伍晨他们?”

  “是、是的!”负责联络的乔一帆回答。

  “让他们立刻回来。”不等愣住的众人询问,苏沐秋低声回答:“他们扛不住。丧尸太多,晶核内包含的异变波动引发大范围精神共鸣,刚才外头已经有精神屏障脆弱一点的哨兵跪了。──出入口东面,要破了。”


  墙,要破了。


  陈果愣愣的,手中的望远镜滑落,砸到地面上撞出清脆的声响。

  “嘉世…”她茫然的说,“嘉世…兴欣…又要被攻破了么?”

  叶修和苏沐秋同时伸出手,在陈果头上胡乱揉了一把。

  “放心。”苏沐秋说,“有我们在。”

  “对自己的塔有点信心嘛,老板娘。”叶修勾着嘴角,“不然告诉妳一个信心大增的好消息。妳的塔里有斗神在呢。”

  “等等,应该说‘有枪神在’吧!”苏沐秋毫不犹豫地接话。

  陈果抽抽眼角,觉得自己那一瞬间的感伤都白瞎了。

  两人相视一笑,立即下达任务,“老魏、小乔、邱非一组,负责跟撤回来的伍晨他们集合,分派人手负责基地内的护卫,保护一般民众,巢清溜进来的丧尸,紧急维护围墙。包子罗辑,机动队,回收外头给跪的那群哨兵跟伤患,小安跟莫凡留在塔中,替所有回收过来的伤员提供治疗,进行最低限度的精神力安抚。点心大大……抱着你的小白片跟在老板娘身边保护她吧。”

  苏沐秋补充,“无法让精神体武器化的人,绝对禁止放出精神向导。别忘了武器型态折了坏了可以修理,但动物形态的精神向导受伤或死亡当事人的精神会受到重创。”

  几人认真点头。

  陈果急忙上前问到:“那你们呢?”

  叶修与苏沐秋一语不发,而苏沐橙站了出来。

  “我们?”苏沐橙自然地回答,她扛起吞日,站到她的哥哥们身边,灿然一笑,“──当然是去推BOSS啰。”

  



  兴欣众人很快分配好任务,正要分头行动,就听见一阵脚步声由远至近,同样来到兴欣塔庄严厚重的大门前。众人转头一看,赫然是蓝雨。

  与兴欣这种自由奔放爱穿什么就穿什么的风俗不同,各大排的上号的塔基本上都有各自的服饰用以辨别,然而一般日常情况下是不会穿上的,以配戴徽章代替。

  此刻,只是来‘作客’的蓝雨,竟然每个人都换上深蓝色的服装,手臂侧边的水蓝色标志烫的平整,清一色的正规制服将气氛无端渲染出几分肃穆。

  队伍正前方的喻文州好整以暇,仍端着谦谦君子般的微笑,踏着军靴跨出队伍,站在叶修与苏沐秋面前。

  就像他对忽然爆发的丧尸潮没有感到丝毫奇怪。

  而站在旁边的黄少天则负责彻底败坏了蓝雨整体的装逼氛围,一下吹口哨,一下弯腰摆弄冰雨,眼睛像进了沙一样猛眨,视线飘忽,就是不往叶修和苏沐秋身上看。

  “文州啊,你们蓝雨来进行‘基地生活机能建设交流’,还带着这一身?”叶修挑眉,挥挥手让其他人赶紧忙去,眨眼间就只剩下他们三人与蓝雨呈现分庭抗礼之势。

  “这是自然,毕竟我们以分区名义前来交流,必须严正对待这件事。”喻文州笑到。

  “哦,正好,我还真有事想跟你们交流。”叶修双手环胸,他微笑起来,但因为只有一边嘴角弯起彷佛在挑衅,即使他心里盘桓的思绪绝大多数与挑衅无关,“像是…旧H市范围内出了什么事或物,让你宁可放空蓝雨塔,也要率队亲自前来?不告而取谓之偷,知道你跟少天终于改走猥琐路线,老魏会很欣慰的。”

  “我当然会一五一十告诉叶前辈,但前辈现在有时间听吗?不如我们结束后来谈谈交易吧。”喻文州很快的捕捉到叶修的言外之意。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时。蓝雨是不是该做点什么先表示下诚意?”

  喻文州侧头笑到,“当然,面对丧尸潮,蓝雨也会出个人无条件协助兴欣。”

  出个人?那么就是只有一个了。

  叶修点头,“那我可点了啊。”

  他缓缓举起手。

  那双漂亮的手缓慢地游移着,看似在玩蒙眼点兵。但他实际上没什么可犹豫的。

  叶修指上了黄少天。

  黄少天早就猜到叶修会选他,于是调整了一下冰雨的位置,大步上前。

  “那么就决定是你了啊。”叶修微笑,“文州大大。”

  黄少天当场栽倒。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喻文州一点也不意外,他带着灭神的诅咒,迈开步伐来到推BOSS小分队之间。

  “裁判,我要启用喻文州的附加效果。”苏沐秋举手。

  “行,用吧。”叶修点头。

  苏沐秋朝向蓝雨的方向呼喊:“全体蓝雨注意!你们队长现在是我的队员,你们自然也是我的队员。现在马上跑起来去找小乔报到,协助基地内救灾镇暴啊!”

  “都别偷懒,别忘了有人质在我们手上。”叶修拿战矛轻敲地面。

  苏沐秋立刻哥俩好似的勾住喻文州。

  黄少天表情抽搐,然而看见喻文州轻轻点头后,倒也没说什么,立刻带着所有人投入协助旧H市基地。



  耽搁了这么一会,叶修他们也立刻行动起来。四人带着自己的武器跑出兴欣塔,叶修忽然鼻尖一疼,他抬起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这不是临近破晓的天色。

  那是一大片足够垄罩整个旧H市范围的乌云。

  此时叶修又是脸颊一痛,他伸手抚过,指尖沾上了细小的水珠,带着轻微的刺痛感。

  如同征兆一般,不等人们反应过来,豆大的雨滴突然连绵不绝地砸下,几秒内就转为倾盆大雨。稍微平静些许的旧H市基地内忽然传出比先前更大的喧哗声,许多普通人从他们眼前跑过,被雨水淋过的肌肤成片发红,急切地寻找着掩护。

  ──这是末世后的酸雨。

  短时间内雨滴对哨兵的影响不大,但一直淋雨同样可能灼伤皮肤。

  苏沐橙低呼一声,叶修扭头,注意到苏沐秋同样望着夹在他们之间的女孩,而苏沐橙按着手臂,看向天空。

  叶修再度抬眼时,发现自己第二次与苏沐秋对上了视线。那名哨兵的嘴角挂着笑容,而叶修从对方映照着自己的瞳孔中,看见自己脸上相似的微笑。


  “没想到是在这时候啊。”苏沐秋埋怨到,他举起手,虚放在苏沐橙上方,像是想帮她遮雨,“初登场太不华丽了。”


  “不然等咱们建个大展示厅,召开发布会,一百盏聚光灯打着再说?”叶修同样举起手,与苏沐秋指尖相对。


  “那怎么行。家人比什么都重要。”苏沐秋理直气壮,注视着叶修。


  “是啊。”叶修弯起嘴角,回望对方,“没有更好的时机了。”


  两人将手捏成拳,轻轻一碰。


  就在两人碰上拳的同时,不可思议的事在尾随其后的喻文州眼前发生了──几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苏沐秋与叶修虚握成拳的手中,忽然共同抓着一把凭空出现的巨大银伞。

  它不带任何精神波动,像是一把最普通的伞。但那把伞看不出材质,伞缘如金属一样寒冷锐利,又如玉般光润,伞尖却像某种野兽的獠牙或利爪打磨而成,伞柄细长,有几不可见的接缝。

  那把来路不明的银伞太过诡异,饶是喻文州都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受到丧尸潮的影响出现幻觉。

  然而这把伞的出现,只是为了挡雨。

  此时它被兴欣的两位大神合力撑开,牢牢罩在苏沐橙上方,他们俩人却丝毫不在意地淋着雨。

  苏沐秋松开手,而叶修将伞柄塞到苏沐橙手中,拒绝了苏沐橙一起撑伞的要求,与女孩执拗的目光。

  “伞只有一把哦。”

  “叶修,哥哥,你们…”

  “妳是后方援护嘛,妳发挥的越稳定,就能越早推倒BOSS回去休息。”苏沐秋说到,“还是你觉得这点雨会影响我跟这两只心脏?”

  “还真的会呢。”叶修咬上点不着的烟,“沐橙淋雨我们怎么能专心打怪?”

  “……嗯!”苏沐橙认真点头,一双眼睛盛满光芒。

  


→  12.31  / 目录

评论(16)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