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2 你穿/戴上去很好看(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設多,注意。

←  12.31


13.


  叶修和苏沐秋见其他同伴情况不佳,决定先行折返一趟。他们在大雨中带着苏沐橙折回紧急出入口,才扭头要去接喻文州,就见人拖着还算稳定的步伐自己回到出入口屋檐下。喻文州的情绪稳定,叶修判断对方没有大碍,也就没想着上前帮忙。两人在莫凡的协助下重整状态,精神暂时稳定下来,但多少还有些晕眩不适。

  “文州,还行吧?”叶修拧着衣摆,随意问到。

  喻文州抹开脸上的雨水,点头轻叹道:“没有大碍,但短时间内再出发是不可能了。”

  一旁的苏沐橙显然是差不多的情况,他在苏沐秋心疼的要命的‘有哪里痛么’‘头晕么’‘要喝点水么’一连串提问中,固执地抱着吞日试图站起身,身形却明显有些摇晃。

  叶修按着苏沐橙的肩膀。

  “连你们都受了这么大影响,其他人也顶不上用了。文州,沐橙,暂时别挪动,我瞧你们配合的挺好,告诉我,再坚持一会,挡住门,办的到么?”

  被点名的两人立刻瞭解叶修的意思:由主动攻击改为被动防御。

  喻文州跟苏沐橙都属于远程,可以转为定点固守的形式,从远距离歼灭接近的丧尸,这样既能确保自身情况不会受太多影响继续恶化,也能暂时维持旧H市基地门口处的净空。

  喻文州一向谨慎,他思索片刻:“有向导的帮助,还可以再撑一会。但持久战就有些困难了。”

  叶修点头,从苏沐秋眼中看见相同的意思。

  他自然的下着指示:“莫凡会留下来协助你们,让向导离开基地的后续责任我跟沐秋负责。两个小时后若丧尸群没有离开,或是我们还没有回来,就退入塔里,将旧H市基地的警戒程度提到最高,请其他基地协助,从外侧消灭丧尸。明白了?”

  喻文州皱眉,而苏沐橙瞪大了眼,立刻伸出双手,抓住叶修与苏沐秋的衣摆:“你们又要自己去冒险了?就像那时候?”

  苏沐秋弯身,注视着妹妹担忧的双眼,“沐橙…我保证,我们会回来。”

  “……我也要去!”

  叶修呵呵一笑,揉了揉苏沐橙,“没事,就是见个老朋友。我们不会冒险的,赶跑它就回来。明白就话就笑一个给咱们看看吧,沐橙。”

  听见老朋友这个词,喻文州目光微动,但选择了保持沉默。

  这不是个讨论的好时机。

  苏沐秋低声安抚还想强撑着跟上的女孩,叶修则迅速地清点了身上剩下的物品,也不管莫凡和苏沐橙眼底不容置疑的强烈反对,一手拎上却邪就当机立断的跳上苏沐秋的后背。

  苏沐秋满脸不情愿,手上倒是挺自然的稳住叶修,将人背在身上,“卧槽,你好沉啊!要不是刷限时副本,谁愿意背这么个大沙袋跑战场。”

  “嘴上说不要,身体倒是挺老实的。我就贴心地不说出来刺激某人的智商了吧。”叶修戏谑道,伸手指出方向,用力一拍苏沐秋的肩头,“驾!”

  “别以为我不会把你扔下去!”苏沐秋怒吼,脚下却是一刻不停,背着人返身奔回雨幕中。

  

  *

  

  苏沐秋眼前满是雨水和模糊不清的景象,而一只手越过他的肩膀,舞动着战矛横扫所有档在前方的丧尸。大雨让他对丧尸的敏锐度下降,仅能勉强分辨出身周数尺内的丧尸位置,苏沐秋干脆专心遵从叶修的指示,左弯右绕、上蹦下跳地穿越无数障碍物,向着特定位置疾奔。

  “沐秋,敢不敢再提个速?”

  温热的吐息呼在耳畔,叶修的声音清晰地在他耳边响起,苏沐秋扯住发散的思绪,低声回答:“说的简单。怎么了?”

  “三级的状况不太对,我们得快点。”叶修解释。“我让你看看。”

  叶修双手轻贴苏沐秋的额际,将自己大范围散出精神力获得的反馈顺着链接传递过去。

  苏沐秋登时觉得整个世界变了。

  除了属于他自身原有的五感以外,脑海中彷佛被安上了地图雷达,脑中无形的地图上密密麻麻地遍布着细小的红点,几乎将附近区域全染成红色。

  那是可以被精神力感知到的晶核,代表了丧尸。

  然而在他们的直线方向,有一处特别鲜亮的红点,散发不详的氛围。

  而那个点正在移动。

  ──向着他们的反方向。

  “…它发现我们在接近。”苏沐秋惊讶的喃喃自语。“…它居然要逃跑了。”

  “一只无脑的BOSS突然知道什么叫‘脱离战斗’,”叶修沉着声,“当年它不过是个能产生大范围精神干扰的丧尸,从今天的表现来看…它也许拥有了思考能力啊。”

  “它在进化…绝不能放跑它。为了还活着的人类,这次一定要彻底歼灭它,再所不惜。”苏沐秋安静片刻,忽然说到,“两个人刷BOSS,你怕了没?”

  “这种事咱们哪有少干过?”

  听见对方的回答,苏沐秋笑到,“这可是我们的雪耻之战啊,输了就太丢人了。”

  “我长这么大还没输过呢,估计这次也体会不到这是什么感受。”叶修索性不下指示了,仍贴着苏沐秋,让他自己按照精神力构筑的地图跑。

  冰冷刺骨的倾盆大雨中,唯有彼此的体温紧紧相依。

  两人沉默,将心底那点忧心死死藏掖着,不约而同地鼓舞着对方,从彼此的链接中只能感受到坚定的信赖与无所畏惧的勇气。

  

  

  豪情万丈的两人最终还是迟了一步,丧尸们彷佛有意识地挡在前方,等他们抵达某栋一点也不起眼的小楼房时,那里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叶修懒散地将战矛当作拐杖扶着,看苏沐秋架起重组为手炮的逐日,面无表情地轰掉一整栋小楼。

  这等浩大声势没有引来多少丧尸,它们如同收到某种解散指令尽数散去了,但却引来了意想不到的人。

  两人在渐弱的雨势中拖沓着脚步回程,打算沿路能找到多少丧尸就收多少晶核,充当安慰奖。一级丧尸对两人都算不上危险,正秉持着蚊子再小也是肉的想法,一路悠闲扫荡,苏沐秋却眼神一厉,敏锐地将叶修护在身后。

  “小心。”苏沐秋说,“那边,有其他哨兵的信息素气味。”

  “埋伏?”叶修困惑。

  戒备片刻,一个明显是活人的物体出现在两人的视野中。对方踉跄地拐过残败的建筑废墟,靠着墙痛苦地剧烈喘息,额际青筋爆起,全身上下多处伤口渗着血,将服装染成黑红二色。

  叶修注意到,对方抬起眼,认出他们身份时,有些微惊讶与挣扎的情绪闪过。

  来者无力地伸手挥了挥,勉强笑到:“哈啰前辈。”

  “哈啰小江。”叶修挑眉,“你状况不是很好啊。”

  “哈哈,是啊。待会有劳两位前辈了…”江波涛说着,竟缓缓阖上眼滑落在地。

  苏沐秋连忙扶起陷入昏迷的江波涛,而叶修就在一旁单膝跪下,不远不近地小心探出精神触,随即对苏沐秋摇头。

  “他受到丧尸攻击,精神力波动的厉害,再不救估计要精神异变,丧尸化了。”

  “怎么能不救?”苏沐秋痛心的说,“人类存亡之际,还这么没有同伴爱。你知道这是谁么?资源很多的豪门…咳,人类方重要战力轮回塔的二当家啊!”

  叶修摆出痛改前非的脸,“但是这里只有咱们三个哨兵,向导又不会在外蹦跶,哪里找个向导来救他?”

  苏沐秋听出叶修的言外之意,喊起江波涛,“小江快醒醒!睡着了就醒不过来了啊!”

  两人同时伸出手按住江波涛,不管不顾地用力摇晃对方,让重伤患凄惨地在四只魔爪下玩了一回疯狂碰碰车,左摇右摆晃个不停,估计是累惨了,愣是没有醒来。

  最后苏沐秋满意地点头,“他确实晕倒了,不会中途清醒。”

  “这下没晕都给我们晃晕了。让让,给本向导腾出空间啊。”叶修伸出手,虚悬在江波涛额上,对他紊乱的精神领域进行简单的梳理与安抚,便交由苏沐秋扛沙包似的带回基地。

  

  *

  

  回塔后,包围基地的丧尸果然也散去了,由于驻守的其他兴欣成员和蓝雨的鼎力相助,基地内没有受到太多破坏,状况比预料中好上许多。两人将江波涛交给安文逸治疗,让人转告同样已经回来休息的喻文州晚点来真诚真心公平公正地谈谈,就扯着吸饱雨水而沉到不行的衣物回房直奔沐浴间。

  这次仍然是叶修抢先一步,倒不是他又耍了什么小伎俩,而是淋一早上酸雨对叶修来说更为难受,苏沐秋自然将自己摆在最后。

  苏沐秋等在淋浴间外,甩开沉重的风衣,将上身的背心马甲、枪套等衣物退得一干二净,扔到预先接好水的盆里泡上。沾到酸雨的衣服必须立刻清洗,否则很可能损害衣物,虽然也能交给塔内雇佣来的大妈们,但酸雨对普通人造成的伤害很大,他必须先简单处理一轮才行。

  正当他赤着上身坐在小凳子上卖力地搓着衣物时,淋浴间的门推开,里头蒸腾的热气全数扑到苏沐秋脸上。苏沐秋掩了下才埋怨到:“又不是姑娘,不过冲个澡而已,叶修你用的时间未免太──”

  当他看清眼前的景象,苏沐秋噎了下,剩下的句子全数哽在喉间。

  叶修顶着条洁白柔软的毛巾,湿漉漉的发梢下是懒洋洋的黑眸,身上套着一件略显宽大的白衬衫,袖管长的只露出圆润光洁的指尖。叶修仅仅随意扣上了几个钮扣,形状姣好的锁骨与脖颈曲线不能更惹眼。



  然后下面…下面没有了。

  半遮半掩的白衬衫下是两条白皙紧实的长腿,他整个人还泛着浅淡的玫瑰红。



  苏沐秋顿时一巴掌拍到自己脸上遮住视线,但又猛睁着眼从大开的指缝间望去,另一手抽风似地颤抖指向叶修,“你你你─────”

  “沐秋大大你什么?药不能停啊。”叶修瞥见苏沐秋手边的大盆,开心的将自己衣物也扔了进去,溅了苏沐秋满身水。

  水珠顺着苏沐秋胸腹精实内敛的肌理线条滑下,划出一道道水亮的痕迹,隐没于腹部松垮半解的皮带下。叶修微微眯起眼状似不经意地看了一会,这才收起隐约带上不同情绪的眼神,可惜错乱中的苏沐秋丝毫未察。

  “你身上───”

  “不会吧,这么小气?我不过就借你的衬衫一穿。”

  叶修晃着两条长腿,溜到简单的衣柜旁弯下腰就开始翻找,苏沐秋立刻将两手都拍到脸上无声呐喊,鼻尖掠过若有似无的信息素气味。

  平常都已经闻习惯了丁点也感觉不到怎么这时候才蹦出来刷存在感啊!!

  叶修翻衣柜的姿势非常接地气,就跟任何大老爷们在家里找衣服一样普通地蹲下来,捞出条土气到不行大裤衩套上,奈何他身后的苏沐秋放弃治疗多年,愣是看直了眼。

  “…咳,没事,尽管穿。”苏沐秋虚弱的说,“我就想说你穿上去很好看……不是,我是说果然佛要衣装人要金装不愧是沐橙跟我亲自挑的衣服谁穿谁好看穷吊丝也能转眼高富帅…”

  苏沐秋痛苦的弯腰前倾,满嘴胡言乱语,好半天才聚拢一点理智,“你没事干嘛穿我的衣服?”

  “我知道自己强的逆天,总不能你也忘了我是个娇弱的向导吧?”叶修无奈的卷起袖管,将小臂伸到苏沐秋眼前。“这么明显不遮一下行么?”

  比起其他部分看上去只是泛着薄红,稍早的战斗时多数时候直接暴 露在酸雨中的手背和小臂烫红一片,很明显能看出他满身通红不是因热水澡而起,是轻度灼伤。

  向导的基本体质不错,但也只是跟普通人比较而已。

  何况后半路他被苏沐秋背在背上,替人挡了好一会的雨。

  苏沐秋脑中仅存的那点旖旎马上被扔到九霄云外,熟练地找出一大罐子专门用于这类伤害的药膏,轻扣着叶修的手腕一点一点涂上,眼神专注的吓人。

  药膏很快地起了作用,皮肤上如同日晒过度的疼痛被清凉感取代,叶修连连嘶声抽气。他实际上是觉得这感觉挺酸爽,但苏沐秋满心焦急下误解了叶修的意思,手下的力道放的越发轻巧,如羽毛抚过,并竭尽全力对精神中的那端传递安慰的情绪。

  叶修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情绪,咬着没点上的菸,让它在嘴边晃了晃。

  一名向导再怎么逆天,体力基础与五感也始终比不上哨兵,就像哨兵再怎么强,也不可能反过来对向导进行精神安抚。

  即使苏沐秋在哨兵中算是精神力相当强的,传过来的情绪也不过如微风抚过,甚至不够让草叶颤两下,根本不会真正起精神安抚的效用。



  但就是令人觉得……挺好的。

  跟他绑定在一起,挺好的啊。

  

  叶修用空着的那只手拽下毛巾拍到苏沐秋头上,替对方随意地擦起头发,也打断了心底那点难得的矫情。



→  1.3  / 目录

评论(22)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