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3 全部接收(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設多,注意。

←  1.2


14.


  喻文州是第一个注意到叶修他们成功解除危机的人。


  这次古怪丧尸潮形成的原因,他并非一无所知。

  是以当丧尸忽然放弃撞倒围墙吃里头香甜可口的大餐,转为摇头晃脑地离开时,他立刻意识到这波丧尸潮已经过去。他安静地陪伴两位不肯先行撤回的兴欣成员等在门外,并有幸成为最早迎接归来的两位的人之一。

  “转告蓝雨的喻文州队长。”当时叶修随手扯住个人交代,“就说…感谢他的协助,务必要让我们表达谢意,休息够了就来聊一会天吃个饭吧。”

  他的眼神还是那么懒散没精神,但扫过人群的视线却犹如尚未出鞘的利刃。

  喻文州几乎能感觉到有一线寒芒掠过颊边。

  他知道喻文州在这里,却让人转告。

  他还说--蓝雨的,喻文州。

  为什么呢?

  喻文州花了很多时间推敲叶修几句话中的每一个涵义、每一道眼神,苏沐秋带回来的江波涛--为什么会有轮回的哨兵只身一人在此?--似乎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所以他不过休整了一会,谢绝了安文逸替他梳理精神的建议,就挂着温润的微笑,轻声请托门外的邱非转告叶修和苏沐秋一同用餐的邀请,脚步却向着兴欣的内部会议室去。

  

  他等了很久,期间乔一帆与罗辑送来了好几份各式各样的早点,喻文州喝了口添了太多糖而甜腻过头的豆浆,便礼貌性地推开了其他食物。

  当会议室的门打开时,喻文州正掀着一只简陋的保温壶,用小调羹慢慢搅弄白米少的可怜的稀粥。

  推门进来的两人却让一向宛如深潭般平静不兴波澜的喻队长动作一顿,险些掩不住眼底的惊讶。

  总是拖沓着没精打采的脚步,破绽百出却又无懈可击的前荣耀大陆第一人,此刻脸上是隐藏不了的疲倦,被满脸忧心自责的枪神苏沐秋半搂半抱,小心地扶着对方坐下。

  叶修穿着一身尺寸略大的衬衫与长裤,单薄的衣物起不了多少遮掩作用,喻文州轻易就能看见其下裹满了绷带。

  从掩在袖口下的手掌,手臂,胸腰腹全数都覆着雪白的绷带!

  而一旁同样入座的苏沐秋穿着风衣看不清楚,但显露在外的脖颈同样裹着绷带,颊边还贴着散发刺鼻药水味的小块纱布。刺激性的药水气味充斥着空间,嗅觉敏锐的喻文州不明显地动了下指尖。

  叶修抬抬眼皮,给自己和苏沐秋倒了杯温水喝着。

  摆明就是不打算先开口。

  “两位前辈用过餐了吗?”喻文州笑问。

  苏沐秋漠然低笑一声,“我们现在可没心情吃饭。喻队长,你知道我们碰上的那东西是什么吧?”

  喻文州没有犹豫的直接点头。

  苏沐秋扶着手肘,“这次倒是挺坦白的?不打算继续私下进行…‘交流基地生活机能建设’什么的?”

  “两位前辈想必见过那只丧尸了,瞒也瞒不住。”喻文州笑,“如果你们联手都受到重伤,我们蓝雨原先的计划即使成功,估计也伤亡惨重。不如坦白合作。”

  苏沐秋冷声,语气咄咄逼人,“这会倒是乖觉。一开始怎么不提醒我们?说两句话的时间总是有吧,还是蓝雨根本想拿我们试水?”

  “…我们没有这种打算。”

  “要是我跟叶秋没有回来,这时候说什么都多了。”苏沐秋回答。


  他的表情淡漠,即使不是善于解读肢体语言的喻文州,都能从他轻按着叶修手背的姿态看出明显回护之意。

  这两位哨兵之间的关系众说纷纭,但不容反驳的就是他们对彼此极为重视。叶修重伤,苏沐秋这番强硬表现倒也不难预料,而蓝雨塔不想与这两位哨兵彻底对立。

  喻文州还没组织好适当的回答,反倒是叶修放下握在另一只手里的水杯,指节轻叩桌面,对苏沐秋轻轻摇头。

  “沐秋,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叶修嘶哑着声,轻描淡写的说,“你我都搞成这副德行了,如果文州早知道对手是什么,怎么会愿意跟我们到基地外推什么BOSS?他又不是谁那个二缺。否则倒是勇气可嘉。”

  苏沐秋焦急地辩驳,“但是…”

  “我们还有很多需要蓝雨协助的地方。”叶修低声说道,“文州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的。”

  苏沐秋唰地抬头注视着喻文州。

  喻文州失笑。

  “隐瞒目的与情报进入旧H市基地确实是我方失礼在先,于情于理,蓝雨都会尽力提供协助。”喻文州垂眸微笑:“我们希望与两位前辈交换关于那只丧尸的情报,蓝雨同样会将所知的消息告知兴欣。今日蓝雨包含我在内提供的帮助,按照通用规则本该将收获、晶核应按比例分配,为了表示诚意,这个比例就由兴欣决定。”

  “这种事你说了算?”苏沐秋嗤笑,“不找黄少天讨论?他是蓝雨的副队长吧。”

  “这点权力我还是有的。”喻文州轻声说到。

  

  苏沐秋与叶修互看一眼。


  “这可是你说的啊。”

  “那么这批材料--我们就全部接收啦。”


  兩人同時咧出笑容,一個人臉上寫著嘲諷,另一個寫著計畫通。

  刚才还怒气冲冲的苏沐秋忙不迭地扯下脸上的纱布,呲牙咧嘴的抹开沾到脸上的药水,底下连块油皮都没擦破。稍早一脸‘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叶修则一边燃起菸大抽一口,一边嚷着“我快饿死了”将凉透的馒头塞进嘴里,里头夹着的煎蛋还被苏沐秋中途侧头叼走,两位大神为了抢食斗的不亦乐乎,哪有任何重伤的模样。

  乔一帆尴尬地敲门进来,送了几只油汪汪的大鸡腿给斗的正欢的两人。

  “啧啧老板娘果然实在人啊!我都多久没吃过鸡腿了。”叶修吃得满嘴油光,眯着眼赞到。

  “也不枉费我们来之前特意先绕过老板娘的办公室门口了。”苏沐秋感叹。

  

  “喻前辈…”乔一帆喏喏无语,忐忑不安的走到喻文州身旁。

  “没关系。”喻文州笑着叹息,“我没有生气。我早就看出来了…他们回来时可都好手好脚的,为了掩饰没有血腥味这件事,还拿药水薰人。有这样两位为了替基地讨材料什么计都能用的人在,是旧H市基地的福气。”

  乔一帆决定不考虑这句话究竟是褒是贬。



==

其他:



“那么,苏沐秋,”叶修笑了一下。

“--你的后半辈子,可就由我全部接受了啊。”



→  1.4  / 目录

评论(8)

热度(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