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5 the first and the last kiss(哨向番外)

  这本来只是个普通的下雨天。

  

  18岁的苏沐秋无意识搓着手,但很快地注意到自己明显恍神的小动作,立刻将手指收进有些发汗的掌心,双手虚握成拳搭在键盘上。

  他身旁的两台计算机主机内传出轻柔的嗡嗡声,散热器卖力的工作着,从金属机箱内透出温暖干燥的空气。多少也充当了制暖设备,他还记得对方这么说过,但此刻的苏沐秋既感觉不到夹杂细微电子部件气味的温暖,也感觉不到室内潮湿阴冷的寒意。

  或着说他现在紧张的要命。

  “沐秋你搞什么呢?秋木苏杵在那BOSS还抢不抢了啊!”

  而隔着两台主机,他身旁的压力源头正在喊他。

  对方以平静的口吻说着焦急的语句,构成了对方风格的嘲讽意味,敲击键盘的声音仍不急不徐。

  苏沐秋紧张的两眼发直,瞪着屏幕上动也不动的秋木苏,他想如果这时候勉强用打颤的指尖去操作神枪手,估计鼠标也会从发汗的掌心中滋溜地窜出去吧。

  “苏沐秋?”

  隔壁的人终于困惑地摘下耳麦,侧头看过来。

  为了省钱,他们在白天苏沐橙外出上课时从不开灯,即使在这种霪雨霏霏的日子,也只用薄弱的屏幕光线照明。

  幽幽冷光打亮了对方半边侧脸,颊边细软的绒毛与发梢半透明一般,就像附着于网际网络世界的幽灵。

  但苏沐秋却觉得对方看上去特别明亮,那双倒映出自己的乌黑眼眸彷佛蕴藏着星光。

  想,想什么呢!瞎矫情。

  苏沐秋狠狠唾弃自己,唰地低下头,继续瞪着键盘。

  然而一双完美精致的手却忽然划破幽暗的视野,将愣神的苏沐秋转了过来。

  “想什么呢,苏沐秋?”

  “没,没有…”苏沐秋反射性回答。

  他满心只有对方干燥柔软的掌心轻贴自己侧脸的感觉。

  “没有?”对方嗤笑,“刷BOSS都能恍神,还想糊弄我‘没有’?”

  “叶修…”苏沐秋喏喏到,对上那双不带恶意的黑眸,忽然就下定了决心。

  “我有话跟你说。”

  苏沐秋以为自己开口了,但他反应了几秒,才意识到那句话来自叶修。

  少年也放下了鼠标,盘着腿坐在两人一同修补过好几回的椅子上,侧倚着桌面,纤长的手指拉开抽屉一挑,却只摸到一把廉价批售的棒棒糖。

  他嘟囔着“这种时候不该来根菸么”,破罐子破摔的拆开塑料包装,将棒棒糖塞进苏沐秋不知道想些什么而愣神微启的唇中,自己同样叼着一支,发出嘎吧嘎吧的声响。

  苏沐秋忽然有不祥的预感,连忙含着糖含糊地抢先开口,“等等啊让我先说--”

  “这种事跟刷副本一样先出手先赢,首杀我就拿下了啊!”叶修语速极快,勾起半边嘴角,“苏沐秋--我喜欢你。跟我处个对象,怎么样?”

  “…我…去…”

  苏沐秋沉下脸,“抢什么首杀?不知道我为了开这个副本准备了多久?”

  叶修惊讶了,啧啧称奇,“开副本还要准备啊,我都靠逆天的技术碾压,直接刷的BOSS不要不要。”

  苏沐秋面无表情的抽着眼角,他忽然扯住叶修的领口,下一瞬间那张略带青涩但颜值破表的俊脸就凑到叶修眼前。

  苏沐秋动作轻慢地将两人口中的棒棒糖取出,随手扔进水杯里,发出清脆的声响。叶修下意识挪动了下,就见苏沐秋挑眉扬起嘲讽的笑容,“我这不是为了技术碾压筹备多日嘛--”

  四片唇瓣紧密地推挤在一起。

  苏沐秋轻舔叶修沾着糖液的唇,没有多做停留,直接深入牙关,柔韧灵活的舌尖在唇齿间肆意搅弄,抢夺叶修每一分氧气。叶修被人抢占先机,对方前倾着将他牢牢压制于桌面,他仍坐在椅子上,后脑杓却撞到了键盘。叶修从没想过自己的腰能后弯到这个地步,或着说他什么也想,被苏沐秋那双燃烧着火光的眼眸钉在原地,陷进青苹果与香草味的甜腻亲吻中。

  当苏沐秋松口,稍稍分开几乎要揉成一团的唇瓣时,他不过是轻轻调息了一会便恢复如常,叶修却面色涨红、粗喘着气,毫无招架之力的从桌面上一点一点滑落下来,被苏沐秋一把拦住安稳地搁在椅子上,任叶修瘫软在椅子中。

  叶修按着因缺氧而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侧头看着埋首在他脖颈间的苏沐秋,后者正专注地舔拭着方才热吻中溢出两人唇缝的液体。

  “挺行的啊,沐秋大大。这阵子晚上不睡觉就是在看教程?”叶修喘息着问。

  “那是。”苏沐秋理所当然的回答,“要刷的BOSS不要不要嘛!”

  “把教程资料发一份给我,等我练上手了,还不是分分钟碾压回去的节奏?”

  “好啊,需要技术指导随时叫我。”苏沐秋舔唇。

  “不用指导,依我的聪明才智,下次看我怎么虐你。”叶修冷笑。

  

  可惜再也没有下次了。

  

  苏沐秋瞥见屏幕下方的时间,起身穿上外套,扭头对叶修说到:“我去买晚餐材料了啊。”

  “等会。”叶修同样站了起来,开始满屋子找羽绒服,却被苏沐秋按着坐下。

  “我去就好,”苏沐秋神情骄傲,眼底却满是温柔笑意,“好歹是交往第一天,当然要让我亲手做顿好的给媳妇了。”

  叶修看着苏沐秋拽上伞走出门,在灰暗的天色中那名少年撑起伞的身影不知为何狠狠灼伤了叶修,让他困惑地低下头揉了揉眼。瞥到屏幕上惨烈战况时他不禁咧咧嘴,操作藏在安全区的一叶之秋返回,试着挽救大势已定的战局与插了翅膀飞走的稀有材料。

  片刻后老旧楼房外的巨大声响与惊呼混杂着雨声,轰鸣般冲入了叶修的脑海。他指尖一顿,立刻甩开鼠标夺门而出,倾盆大雨中只能看见围聚过来的各色花伞,一辆卡车停在路的那端,车头灯闪动刺眼的光线,顺着路面上紧急刹车的焦黑痕迹循去,只有一名少年,一把伞。

  他们都毫无声息地躺在路面上。雨水混杂着自少年背后迅速流淌而出的血液,就像被戳穿的桶子,咕噜咕噜地流入下水道。

  对方身上洁白的风衣立刻染成了粉色。

  

  苏沐秋出门的时候穿的是这件外套么?

  人的体内原来有这么多血么?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

  叶修挤出人群,却不小心被人拌了一跤,重重摔倒在腥涩的血水中。

  他不在乎这些,扑到静悄悄地躺在路面上的人身旁。

  

  傻人有傻福,说不定苏沐秋老早走远了。

  回去后他会嘲笑叶修跑出去淋雨还蹭的满身脏兮兮的么?

  

  --他不会。

  路面上的人熟悉入骨的长相悄声告诉了叶修:他再也不会了。

  

  叶修冰冷的指尖轻触着苏沐秋的脸颊。

  果然是耍我吧?苏沐秋身上的温度甚至比我还高啊。

  但叶修心底却回荡着某种物体在痛苦悲鸣中,哀号着死去的轰然巨响。

  

  他俯下身,退尽血色的惨白唇瓣凑到紧闭着眼的苏沐秋耳边,嗫嚅着唇,张口轻声说到:

  

  

  “----行啊,挺会扯的嘛,方锐大大。”

  

  啪的一声,方才还声情并茂地演绎着现代悲剧的方锐被一叠纸砸了满脸。

  方锐连忙扔开憋笑憋的浑身抽搐的尸体黄少天,心痛如绞地捡着散落一地的纸张,“搞什么啊叶秋大大!一点也不懂文学巨作的价值么!”

  刚才被方锐紧抱在怀里,负责饰演苏沐秋的黄少天彻底喷笑出来,在地上打滚几乎要笑断了气。

  “小邱,你给我再说一次咱们今天为什么浪费时间聚在这?”叶修叼着菸到。

  “为旧H市基地的年末庆祝会审核、挑选提交上来的节目。”邱非站在一旁,手中捧着检核表,“老师,方前辈提交的戏剧项目要通过吗?”

  “你说这能通过么!”叶修扭头看向另一位审核员苏沐秋希望获得共识,没想到对方烧红了眼眶,一副沉浸在剧情中无法自拔的悲恸模样。叶修只能痛苦的扶额,又看向方锐,“你说你的剧本叫什么名字?”

  “来自兴欣的你之蓝色生死恋。”方锐骄傲地回答。

  叶修又头痛起来,他挥挥手,“我是说洋文的版本。”

  “The first and the last kiss。背景是…”

  “好了好了,我不想知道。”叶修用特别心痛的眼神看着方锐,“下次六个核桃别全倒卖给轮回,我们也得留一份才行。小邱,给他们都打叉。”

  黄少天跳了起来,“这剧本哪里不好啊本少还屈尊降贵演了示范版给你们看呢你这是什么反应--”

  “少天,你一个蓝雨人跑来参加什么活动?我瞧瞧,唷,还是合作编剧?来人啊!把这俩逆贼都拖下去扔塔外。下一个。”

  苏沐秋正接过乔一帆递来的纸巾揩着眼泪,闻言立刻高呼:“等等!先告诉我后来怎么了!阿修…叶修一个人还好么--”

  “苏沐秋,你跟漏洞百出的剧本较什么劲?”叶修抽搐到,“别的不说,围观人这么多就没个叫急救的?人都被撞死了满地是血,尸体早该撞散架了哪来这么凄美?”

  黄少天露出特别深沉的表情。

  “之后叶修默默埋葬了苏沐秋,留下幼小的苏沐橙,一个人踏上寻仇之路--”

  “驾驶就在旁边啊,还寻仇!报警吧!”叶修吐槽。

  方锐同样露出特别深沉的表情。

  “叶修默默埋葬了苏沐秋,将自己贱价卖了出去养大苏沐橙,独自一人艰苦的带领嘉世刷冠军--”

  “好像还靠谱一点,冠军的部分。”叶修勉强赞同。

  “然后因为情商太低嘴太嘲讽,被队员疏远孤立,最后惨遭自己一手带起来的队伍背叛,踢了出去--他点了支菸,小心地举起手左看右看充分遵守交通规则过了马路,在温暖的小网吧从夜班网管重新开始…”

  “………”叶修抖了抖菸灰,“你们这剧本是打算演上12个小时,还是分系列作每年庆祝会各演一段?”

  他身旁的苏沐秋在听见后续时,立刻再度陷进脑海中的剧情出不来,红着眼眶,想像叶修在人海中孤独飘荡,形单影只,心脏一抽一抽地泛疼,酸涩不已。


=

祭出了番外大法。

本篇标题是‘哨向番外之年后庆祝会1’。

愣是不放在前头,哈哈哈有木有吓到大家?我怎么会再杀伞我一次?


 / 目录

评论(44)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