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7 弥天大谎和唯一的真实(哨兵向导/深夜60分)

*哨向私设多,注意。

← 1.6


17

  

  就在古怪的僵持气氛中,江波涛见两人视线纠缠不清,自觉电灯泡应该退场,便刻意看了一下时间,从善如流地对两位前辈说到:“我该去找安向导定时检查了,非常感谢两位让我借用贵重的卫星通讯设备,之后再与两位前辈讨论其他事务,请原谅我先行离开…”

  说完后,江波涛告别,迳自转身离开。

  却没想到叶修忽然推开苏沐秋,略一矮身绕过战矛,连镶进墙面的却邪都没拿就追了上去。

  “小江,你知道医务室在哪么?我带你去吧。”

  “谢谢前辈,我知道地点。不如说我就是从那里走来的…”

  “我难得善心大发一回,这么不给面子?”叶修摸下巴,抬头思索,“这样吧,还有个事,卫星通讯话费很昂贵啊,一边检查一边跟你谈谈使用费吧。”

  “呃…我明白了。”

  江波涛哪里听不出来对方就是要找理由与他私下交谈,无奈的任叶修将手臂搭在自己肩上,满脸哥俩好似的愉悦笑容,并扭头朝正要赶上来的苏沐秋嫌弃地挥手。

  苏沐秋疑惑。

  “沐秋,我送小江去复查,你就不用跟来了,晚点见啊。”

  

  “叶…?”

  

  苏沐秋一顿,注视着叶修连拉带扯拖着江波涛快步离开的身影,慢慢停下脚步,站在原地,怀里抱着逐日与却邪,神情呆愣无比。

  

  *

  

  医务室不远,何况叶修还提了速,不过数分钟后便带着江波涛抵达目的地。

  他推开门,探头四下张望,医务室洁白干净的窗帘轻轻飘动,室内空无一人。

  显然安文逸不在这里,但叶修半点惊讶也没有。

  “小江,你不是说来见小安?”叶修漫不经心地翻出一只马克杯接了水,随口问到。“怎么没见他人呢,如果真约好了,他不会迟到。”

  江波涛平静自若地在病床边坐下,“是吗?可能是我记错时间了吧。”

  叶修耸肩,随手将水杯放在床头柜上,只手插进裤袋,拖了张椅子挪到病床旁,整个人瘫了进去,掂着脚尖让整张椅子一晃一晃。

  他仍是一贯油盐不进的平淡表情,唯有动作间不住地伸手翻遍全身上下每一处口袋,好半天才轻啧一声,喃喃自语‘我的动力都在那家伙身上’这种语意不详的话。

  江波涛好整以暇,倚着床头。他正想喝点水,却发现叶修拿起水杯往自己嘴里咕噜咕噜地灌。

  

  果然不是帮他倒水啊。江波涛收回手。

  

  “小江,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这你知道吧。”

  “原来前辈就是救了我的向导啊。如果是前辈就说的通了…跟我猜想的差不多…虽然我以为那名向导是苏前辈。”江波涛恍然大悟。

  叶修扬起嘴角,挂上标致性的笑,嘲讽那般的,“被丧尸震晕不会掉落智商吧?你说荒郊野外的怎么会有向导?更别提沐秋是向导这种瞎猜了。救命之恩当然是指我们辛苦的把你扛回兴欣塔接受治疗嘛。”

  江波涛轻咳,“毕竟当时情况危急,我还以为有向导立刻帮忙紧急梳理了精神,然后让人带我回兴欣塔…原来只是幻觉。”

  “丧尸的精神共鸣真可怕啊,都让你梦见不存在的向导了,你说是不是啊小江。”叶修感叹。

  “是啊…”江波涛感紧附和。

  “你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叶修问。

  “我知道自己当时情况很糟,根本等不了。以及…恍惚中感觉到某位向导的精神触梢,但跟安向导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同。…叶前辈真的不是向导么?”

  叶修不置可否,懒洋洋地挑眉反问,“唔,这是说我或沐秋不像个哨兵?口气真大啊,啧啧。”

  轮回的二当家摇头,换上满是歉意的笑,“抱歉,只是刚才见苏前辈跟叶前辈的互动,实在不像两名独立哨兵,反而让我联想到明华跟方太太那对哨向。情不自禁产生了叶秋前辈明面上的身份是弥天大谎,实际上是改名换姓、隐藏身份的向导这种猜测…是我脑补过度了。”

  叶修斜睨对方,觉得这名哨兵的笑脸含意太多了,语句中隐含的内容也是,应付起来一点也不比刚送走的喻文州容易。

  “好了,无论如何,我说自己是你恩人,你敢不从?”

  “从。”江波涛双手举高做投降状。

  叶修坐正,神情带上一点严肃,“那好。我接下来有件攸关重大的机密事项需要寻求你的意见,你能保证,除非必要,绝不会透露给你我之外的其他人?”

  “包含苏沐秋前辈?”江波涛皱眉。

  “特别是苏沐秋。”叶修点头。

  “…在不危及轮回的情况下,我同意。”江波涛谨慎地接受了条件。

  

  “好吧。你觉得…”叶修眯起眼。

  “…怎么追一位哨兵?”

  

  “嗯?”江波涛一愣,这问题…确实攸关重大啊!原来他不小心介入兴欣塔第一哨哨分手危机的浑水?!一个处理不当,分分钟就被其他护短的兴欣人虐杀。

  “…请问前辈要追哨兵?那苏前辈怎么…咳,苏前辈知道么?”

  “为什么提到沐秋?”叶修困惑的表情令人不疑有他,“而且我什么时候说了是自己要追,不是才跟我勾手指约好不脑补么。”

  江波涛没有争辩谁跟他勾手指了,谨慎接话,“对不起。那么重来一次,前辈…认识的人要追哨兵?那位是什么身份?哨兵,向导,普通人?”

  叶修乐了,“唷,依属性不同还有不一样的攻略啊!快都给我说说。”

  “哨兵跟普通人在一起的例子不少,毕竟普通人的基数还是比较大的,而哨哨比较艰难一些,毕竟哨兵会对其他哨兵的信息素有生理上的排斥反应,但相处久了大多可以适应…用一般人的交往方式,搭配向导素就能顺利过日子了。”

  “哨兵跟向导呢?”

  “哨向最简单,结合热一到什么都搞定。”

  嗖嗖搜,叶修膝盖插了好几箭。

  “不过,感情的事都是因人而异的。”江波涛不疾不徐补充。

  “这样吧…”叶修想了想,“小江,你看你们杜明跟我们小唐为例,要怎么攻略?”

  江波涛毫不犹豫的笑了。

  “再来一次世界异变就有可能了。”

  叶修为某哨兵感到惋惜,“这么不看好?你听到远在他方的明明心碎的声音了么?那我再换个例子…”

  “前辈,”江波涛打断叶修,“虽然我不介意用‘前辈的朋友’来代称,玩闹似的给前辈出一堆主意…但是,我能感觉到前辈问怎么追哨兵时,态度十分认真。无论出于避免绕远路或是感激前辈救命之恩,我都该出自真心给前辈建议。”

  江波涛正襟危坐,眼神专注,将话说的明白。

  叶修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后辈都展现真心诚意了,也就抛下那堆继续举例的预备方案。

  

  说起来,他又有什么好隐瞒的呢。

  

  无法肯定对方是听进了他的话亦或继续打迂回战,江波涛开了个半真半假的玩笑,“可别回答我前辈是要追苏沐橙啊…我们都看的出来前辈将她当作妹妹爱护。”

  见叶修垂眸不语,他又笑了一下,“况且,不管前辈身上有多少谜团,唯有一件事全荣耀大陆都不会质疑它的真实性,那就是──‘叶秋与苏沐秋是彼此最在乎的人’。”

  

  比起自己的生命甚至整个世界,都更加、更加在乎。

  即使两位当事人从未宣之于口。

  


→ 1.8  / 目录

评论(18)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