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10 原地踏步(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设多,注意。

← 1.9


20


  获得背后灵称号的江波涛沉默地跟了一路,亲身感受某人制造的沉重低气压──这能怪他么,房间就在隔壁…即使如此,他仍站在自己的房门前,有礼地对两位前辈道晚安,并在苏沐秋不知是推还是踹开房门时,悄悄对叶修使了个眼色。

  叶修瞭然,对江波涛眨眼,转头就跟苏沐秋打声招呼,“对了,我还有点事要跟小江交代,你先进去吧。”

  苏沐秋将脱到一半的风衣又穿上,走回叶修身边,“没事,我就在这等你。”

  “咱们房间就在这里而已呢,”叶修扯着嘴角笑到,“把我当幼儿园小朋友怕迷路?还是你没断奶?”

  “我还没断奶。”苏沐秋毫不犹豫地接口,语惊四座,态度特别镇定,“什么时候你奶我一口?”

  ……江波涛冷静的思索自己见不到明天太阳的可能性。

  叶修对垃圾话的抗性显然高多了,因为他同样平淡的回答,还顺便牵扯别人下水,“我要是能奶你,文州少天估计都是老魏奶大的吧。”

  他止住还想接话的苏沐秋,并招了招手,示意对方蹲下。苏沐秋从善如流地半弯下腰,就见叶修伸手插入苏沐秋发间,垂眼极为亲昵的揉了揉,嘴角噙着温和的笑意。


  表面上看是这样的。


  苏沐秋却忽然变了脸色,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叶修的精神触梢探入苏沐秋,将他的五感‘关掉’了,调整为普通人的程度。

  这种感觉像是世界一下子失真,他本来能看见叶修衣角上一根线头散成了好几绺,听见窗外树梢上枝叶抚动的沙沙声,感觉到楼下的人踏在地砖上的轻微振动…现在只剩模糊,安静,什么也没有。


  没有叶修轻缓的呼吸与心跳,也没有他的气息。


  降低五感不会对哨兵的身体产生太大影响,部分情况下甚至是必要的休息,但苏沐秋却非常难受。

  只因为他要跟江波涛说些不能让他听见的事…?


  “我跟小江说两句就回去。”调整苏沐秋的五感跟精神领域叶修早已驾轻就熟,他只用了极短的时间便完成这些,又在苏沐秋头上轻拍作为掩饰,“苏沐秋小朋友,要乖乖的啊,不许偷听才能拿小红花。”

  苏沐秋怔愣地抬起头,看见叶修与江波涛拐进隔壁房的身影,最终什么也没说,眼神一沉,转身回房。

  

  *

  

  叶修回房时,发现原本摆放着两张单人床的位置空了出来,地面上一片狼藉,零散的杂物堆成岌岌可危的小山,书籍纸张不说,甚至还有空泡面碗夹在其中。整座山摇摇欲坠,呼吸重一点都可能崩塌下来。叶修又看向各式各样不晓得有什么作用的零件半成品,它们整齐地码放了一地,占据所有可供人行走的地方。

  房间的另一侧,他的床就摆在苏沐秋的床旁,两张床间的距离仅容一人侧身走动,而苏沐秋已经平静地睡熟了。


  …苏沐秋这是什么毛病?做什么实验需要这么大空间?


  叶修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是无所谓,这不是要追苏沐秋嘛!近水楼台先得月,现在人自动给了他名正言顺同床共枕的机会,晚上说不定能对睡着的苏沐秋干点嘿嘿嘿的事,怎么想都不吃亏,正和了他心意。

  他毫不犹豫地将两张床间的空隙归零,随意冲了澡,就进了温暖的被窝中。叶修闭着眼伸手往苏沐秋的方向探去,没想到却摸到一手冷空气,他才叹息着想到床是放在一块了,床被却还是两张,各睡各的,好像一点变化也没有。

  这真的能成么…

  叶修回忆着刚才江波涛告诉他的结论。

  不过经过一下午的观察,江波涛就告诉叶修结果:追苏沐秋,肯定可以!

  他告诉叶修切勿操之过急,并提出了一些刷好感度的建议,特意声明是“根据方明华真实案例去芜存菁取得的一次就上手必胜攻略”,叶修听着觉得挺不靠谱的……好吧,不管靠不靠谱,用过就知道了。江波涛表示他会从旁协助,让叶前辈不用太紧张。

  人人都说斗神叶秋是荣耀大陆教科书,但教科书大大异常苦闷。听过教科书教人谈恋爱关系么?没有?那么叶修他自然也完全不懂了…

  想到这里,叶修不禁烦闷地抓了抓头,转身背对苏沐秋那张香甜的睡脸,埋在被窝中嘀咕到:“只能靠小江了,别辜负我的希望啊。”

  在他背后,苏沐秋无声地磨着牙,面色狰狞。

  

  

  隔天清晨,胡思乱想了大半宿,到后半夜才勉强睡着的苏沐秋于半梦半醒间,听见床边传来窸窸窣窣的细微声响,还有某位讨人嫌的声音。

  “叶前辈,早上了。”某人放轻了声音,在门边悄声喊到。

  “好。”苏沐秋听见自己的向导这么说。他正想睁开眼发生看看什么情况,便感觉到桥的那端不自觉传来的温柔情绪,又迷糊地睡着了。

  

  等他醒来,梳洗好换上衣服准时抵达食堂时,他惊讶的发现一早就不在房里的叶修居然在吃早点,一手端着豆浆碗一手夹着油条霸气异常,看起来已经吃了一段时间。

  而他对面居然坐着一只正在喝茶的江波涛。

  注意到江波涛望向门口的视线,叶修回头,对苏沐秋打个招呼,便起身拖着脚步跟食堂大妈说了几句,端出一整餐盘的豪华餐点,放在他身旁的空桌面上。

  “沐秋,我给你端了早点。”叶修弯着嘴角说到。

  “…谢谢。”苏沐秋有一点受宠若惊。

  但看见叶修扭头对江波涛挑眉,而对方回以肯定的微笑后,苏沐秋又觉得这顿早餐不管怎么吃都有点难以下咽…特别是这个份量…还真的有点…多。苏大大一边难受地往嘴里塞着食物,一边痛苦地看着吃完早饭的两人闲聊起来,心底的忧伤泪流成河。

  

  

  *

  

  “这样下去,再多的柔情蜜意都要磨成关小黑屋了啊…”苏沐秋总结到,他转头看着身旁的人,迟疑地问,“你觉得,我…朋友跟他心上人的关系,是不是…原地踏步?还是倒退三步?”

  “……………”你以为这是跳舞?莫凡面无表情的冷瞪苏沐秋。

  他的作息一贯比较晚,早上才刚走出门就被做贼似的苏沐秋拦住,见某枪神紧张兮兮的扯着他拐到隐蔽的楼梯间,而他的身旁居然没有一只捆绑贩售的斗神,让莫凡也有一点紧绷起来。

  难道出了什么大事?

  没想到对方拉着他在墙角蹲下,叽叽咕咕的讲了一大串以“这是我朋友跟他暗恋的心上人的事…”为开头的兴欣两大神恋爱史,还特别少女的紧抓自己的手绢…嗯,手枪,表情忧心忡忡,背景杀气腾腾,随时准备跟故事中的某位第三者甩手套生死决斗的模样。

  莫凡就不懂了,为什么要跟他谈这个…

  苏沐秋读出莫凡的心声,连忙解释到:“我看你比较擅长感情问题嘛!”

  “…………”

  看着莫凡嫌弃的脸,苏沐秋只能厚着脸皮解释到:“呃…向导对情绪跟精神不是比较敏锐么?我想我…朋友或许找向导谈谈比较管用。”

  最重要的原因是叶修是个向导,但苏沐秋不可能这么说,即使说了别人还不一定会相信那只嘲讽是纤细娇弱的向导呢…

  “………”

  听见苏沐秋的理由,莫凡理都不理,直接起身,决定去听包子唱他的星座组曲都比这好多了。

  苏沐秋连忙尔康手,“等等!先告诉我你怎么看──”


  “去问安文逸。”


  莫凡简单干脆的扔下这句话,沐浴在苏沐秋恍然大悟的崇拜眼神中大步离开,背影特别潇洒。

  


→ 1.11

评论(21)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