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11 灯塔(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設多,注意。

← 1.10


21


  作为兴欣塔的两位大神,苏沐秋跟叶修免不了被拽去参加各种会议。看见两人坐在会议桌旁,就像给与会人士吃了一剂定心丸,并营造出某种两人确实有帮忙处理塔内事务的假象,即使他们可能根本提不出什么有用的建议,甚至还扯着图纸一边讨论武器思路一边画着圈叉棋。

  处在末世这个特殊时期,兼之兴欣塔由普通人、哨兵、向导三者共同运作的特殊情况,兴欣塔并非独立于普通人外,同时还是旧H市基地的决策中心。不是由能力强大的哨向治理的塔就这么一座,出乎意料的兴欣塔整体氛围却一直很好。


  估计跟武力值最高的两个人习惯以身作则带头翘班有关。


  今天下午的年度会议就属于‘据说很重要,没人想参加’的无聊范畴,而且还一路进行到晚上。

  与会者寥寥无几,主位上是劳苦功高的陈老板娘,她的左右则是翻动着一沓数据资料的罗辑,还有站在前方指着大图表一项一项说明的邱非。方锐看上去就是被扯来凑人数的,要死不活地趴在桌面上。魏琛乍看之下很认真,两手环胸,聆听邱非的说明,就是呼声有点大。叶修与前两者半斤八两,只是他连伪装都没有,后脑勺就抵在椅背上,双手交叠于腹部睡的特别坦荡。

  叶修会睡的这么干脆,就是因为平日跟他一块开小差的好夥伴苏沐秋此刻正襟危坐,抄写着图表上的数字与重点,难得认真开会。

  而苏沐秋没有把带来的宾果卡悄悄发下去跟其他人同乐,是因为属于留待察看的异变高危者江波涛十分自觉地跟着两位前辈行动,并在跟乔一帆一起为与会者添过茶之后,领了份资料就坐在叶修的斜后方唰唰唰地振笔疾书。

  苏沐秋不过瞥了眼对方的笔记就惊呆了,小邱不过是说了句明年度的项目分配按今年的实际比例调整这种有听没懂的话,江波涛就能写下一连串细项一二三四五还有调整与个人建议。

  …说这场会议不涉及机密让他参与也没关系的人到底是谁啊!怎么好像他对兴欣塔热心奉献似的!


  就在苏沐秋莫名其妙地跟江波涛单方面较劲时,补眠中的叶修忽然开口,问了句话:“老板娘,发生了什么事么?”

  被点名的陈果一愣,众人投来的视线令她有些紧张,“怎、怎么了?”

  “我瞧妳从一早开始就坐立难安。”叶修慢悠悠地睁开眼,平静的黑眸对上紧绷着肩的陈果,“嗯,要是这里有向导,妳的焦躁情绪估计可以把人逼疯了。”

  很难说陈果此时的表情是被看穿的无奈又或松了口气,但她毫无保留的立刻对叶修两人说到:“是柔柔的事……关于清除基地四周丧尸的这个例行任务…”

  “哦,就是每个塔都有的…让小江一个人流浪到兴欣的那个任务嘛。”叶修点头。

  陈果对笑容满面的江波涛回以干笑,继续说到,“这次轮到她…但是,她已经带队出去好一阵子了。时间再怎么长昨天她也该回来了,最近又闹出了这么多丧尸的事,我担心她……”

  陈果在桌面下掐紧了手。

  她一直很担心,但不管离开基地的是谁,去哪里,要多久,她都会很紧张他们的安危,所以她已经习惯每天告诉自己多信任他们一点,并为所有兴欣的、旧H市基地的人们做好她能做的任何事,让他们可以尽可能生活得更好一些。

  苏沐秋跟叶修前阵子也经历很多麻烦,她本不想太过依赖两人,让他们担子太重,但这次……最近丧尸古怪的行动太多了,她无法克制不好的猜测,并为此失眠了好几个晚上。

  见陈果要急出泪来了,苏沐秋放低嗓音,温和的安抚着陈果,“老板娘,别太担心,小唐应付的过来。”

  “是啊老板娘,小唐嘛,这姑娘估计是在路上进行一百连杀之类的自我挑战才耽搁的。”

  叶修摸了摸下巴,想起什么似的,扭头对苏沐秋问到:“沐秋,现在是咱们俩在塔里,但外头有自家队伍迟归?符合规则吧?”

  苏沐秋眼神亮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嗯。”叶修扯起苏沐秋,对陈果扬着懒散却让人非常安心的笑容,“老板娘,我们今晚会点亮‘灯塔’。”

  

  *

  

  ‘灯塔’是什么呢?

  初期,全荣耀大陆只有少数几座塔、世界仍因异变而一片混乱时,嘉世塔两位年少的天才哨兵就像捣鼓暑期作业那般,以一半好玩、一半认真的心态,在嘉市塔的最顶端整出了灯塔。

  据说灯塔的光芒灿亮无比,光束能照到匪夷所思的极远距离,为所有寻求庇护的、外出归来的人,在黑暗中指明了方向;也有人说那是嘉世塔的秘密武器,能射出毁灭的喷射白光灭杀数百公里外的丧尸群…。

  但在嘉市塔渐渐没落后,就没有人看过灯塔了。

  对一些年纪稍轻的人来说,灯塔的存在只是个都市传说。

  江波涛回忆着自己所知的信息,紧跟几人的脚步踏上塔尖内窄小的螺旋梯,最前方的苏沐秋接过叶修从扶手下摸出的铜钥匙,喀擦一声扭开老旧的锁孔,轻轻地推开头顶上方的活版门。



  顶上的空间不大,四面环绕着一圈玻璃,从内往外看,已入深夜的荣耀大陆就像暗藏凶险的黑色海洋,旧H市基地是在海中茫然前行的大船,而他们所在的地方就是瞭望台。正中间摆放着像是大旋转球的特殊装置,其中半个球面透过插在上头的细杆焊接许多面银亮铁板与奇怪零件。

  魏琛、邱非的表情似乎有些怀念,陈果则是一脸见证嘉市塔历史造物的激动表情,其他人一脸茫然。

  苏沐秋跟叶修一句话也没交谈,两人非常默契地分头进行着准备工作,苏沐秋拍开旋转球上的一层薄灰,开启球上小小的窗口检查理面的线路,而叶修在黑暗中不停地到处摸索,连续不断地发出环扣解开的细响。

  “这种了不起的事即将发生的感觉…”方锐嘀咕着。

  “别太期待啊,”叶修擦擦手上的灰,随意站在一面玻璃旁向外望,“就是大了点的玩具而已。”

  沉重的衔接声响后,几人发现苏沐秋不知何时翻出了木制的古老船舵,接在了旋转球上,右手的逐日对准旋转球上的小窗口,里面隐约可见类似烛蕊的物体。

  “方向?”苏沐秋问。

  叶修凝神向外看去。表情十分专注。

  但只有苏沐秋知道,他不是用肉眼在看,而是将所有精神力凝成细细一线,尽可能远的探测大致方向…他可以感觉到,叶修平静表像下,对唐柔安危的一点忧心。

  苏沐秋想起因为太过习以为常,反而被忽略的事。叶修是他的向导,而苏沐秋是他的哨兵,这点永远也不会改变──他突然在心里骄傲的想:即使死亡,也无法将两人分开。

  “唔…那边?”叶修随意地指出一个方向。

  苏沐秋转动手中的船舵,连接在旋转球上的金属板开始如星辰般游移起来,调整到特定的角度时,他举起逐日朝旋转球内开了一枪。

  霎时间,整颗球大亮起来,斜上方的众多装置与金属板宛如吸收了光线,将空气中游动的光全数汇成一束,朝着叶修指出的方向直射而去。


  如叶修所说,这确实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它只是一座灯塔,照亮归途的路。


  数小时后,顺着远方一道明亮的光束,唐柔带着其他疲惫不堪的队员与收获徒步返回基地时,她首先看见了站在基地出入口外的两人。

  其中一名男子懒洋洋地撑着一把古怪的巨大银伞,伞柄倚放在肩上,嘴边咬着星火明灭不定的菸,对唐柔挑眉挥手。而同样站在伞下的另一人,一身剪裁得宜的风衣衬出比例极好的身材,他温和地微笑着,手里提着一盏绽放柔和光芒的小灯。

  “小唐,欢迎回家啊。”两人笑说。

  唐柔抬头,看向兴欣塔顶端灿若明星的光芒,“那是你们点亮的?”

  “是啊,怎么样,黑暗中的灯塔够不够装逼?有没有刷了一把时髦值?”叶修笑着问到。

  闻言,唐柔终于笑了起来。

  她的精神状态不好,满身尽是血污与疲倦,唇边却勾起浅淡的笑容。


  “嗯,难怪大老远就被闪瞎了。”她难得轻松地笑着说到。

  


→ 1.12

评论(12)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