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12 波澜万丈的初次约会(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设多,注意。

← 1.11


22


  唐柔回来后,她带着的几名队员跟她本人都疲倦欲死,多少受了连续不断的战斗和末世糟糕的环境拖累,精神状态都很差。更何况,还有近战容易近距离受丧尸影响的问题。苏沐秋与叶修二话不说,立刻压着这帮灰头土脸的哨兵往医务室去。

  一群人熙熙攘攘地回到兴欣塔时,等在门边的江波涛十分有小尾巴兼八卦记者的自觉,跟上众人的脚步,唯有唐柔对‘这个人怎么会如此自然地融入队伍’投以奇怪的眼神。

  安文逸老早收到通知,安静地留守在医务室内,整理出能应对各种伤口的紧急药品和以防万一的向导素。听见有人推开门,他抬头极快地扫视了一眼跟在后方的人,没有减员与重伤患让他稍稍松了口气。

  在叶修的指挥下众人自动排排坐好,异常乖巧的模样。

  “对我们塔里宝贵的向导友善一点啊,情况不严重的,只是受了点不大不小影响的,自动领一瓶向导素回去睡觉。”叶修说到。

  “我没关系…我知道自己的底线。”安文逸冷静地说,搬了张椅子放在正前方,“万一留下后患就麻烦了,还是分别检查一下吧。谁先来?”

  苏沐秋二话不说,立刻将满脸惊讶的江波涛按到椅子上。

  “小安,这家伙是高危险群啊,我瞧他一直没复诊,不会是有病不吃药吧!”苏沐秋痛心地看着江波涛,“住在他隔壁我好害怕,安医师请务必先检查他。”

  安文逸露出与稍早的莫凡相差无几的表情,但还是伸手虚放在江波涛的两侧,屏气凝神地探出精神触,感应江波涛的状况。

  叶修倒是咬着菸随口提了一句,“苏沐秋,你这不是搞差别待遇吧?别太欺负人家小江了。”

  “当然不会,我差别待遇他能图什么呢?”苏沐秋微笑,“这不是为了塔内所有人的安全着想嘛。”

  叶修总觉得苏沐秋哪里不对劲,但精神链接的那端没有传来什么特别的情绪,而且这个人时而抽风时而中二的状况…打从两人认识起就从没好过,叶修也就不管了。

  安文逸一松手,苏沐秋又拽起江波涛,并再三强调“马上回房自我隔离”,将人推出门外。

  江波涛面对笑容灿烂的苏沐秋颇感压力,不由得望向暂时的盟友,换得叶修一记耸肩与碰地甩上的门板后,只得在深夜中孤单地回房。

  


  有了最开头叶修的一段话,又看见检查完江波涛后安文逸额上的薄汗,有几人领了一点简易药品就离开了,剩下的人也十分自觉地尽可能降下精神屏障,减轻安文逸的负担。伤势最重的唐柔则固执地靠在墙角不言不语,将自己排在了最后。

  “小唐,怎么这么晚回来?老板娘担心死了。”叶修同样靠着墙,状似随意地问,但唐柔知道对方的关心。

  “路上碰到了好几波零散的丧尸群,像是从我们基地的方向来的。”唐柔仔细思索着,“基地出了什么事?”

  “嗯…这个啊。”叶修深深抽了口菸,弄得医务室里烟雾缭绕,几名状况不稳的小哨兵都因无法抑制过度敏锐的嗅觉异常痛苦,安文逸瞪了一眼,叶修见状连忙熄了菸,“出了只三级或四级,指挥一大群丧尸当炮灰杀到咱们门外了。”

  唐柔惊讶,“千真万确?能操控丧尸的…?”

  “我也不是很确定,这次让它跑了,没能交上手。让我跟沐秋讨论再跟大家说,免得庸人自扰。给我说说你们路上碰到的其他情况?”

  唐柔点头,也就开始低声交代一些可能藏匿了不少丧尸的新地点,以及待考察的区域等等。叶修垂眸细思,而站在临时诊疗椅旁随时准备按住失控哨兵的苏沐秋同样在听。



  幸好大致上状况不坏,安文逸在一两个小时后完成了其余人等的检查与精神安抚,他擦了擦汗,将视线挪到闭目养神的唐柔身上。

  然而苏沐秋却做出了今晚第二个意义不明的举动,他站到了诊疗椅旁,面向安文逸。

  “小安啊…那个…”苏沐秋轻声叹气,“不好意思啊,能不能耽误点时间,帮我也检查一下?”

  叶修抬头,不可思议地瞪着苏沐秋。

  安文逸双手环胸,“嗯,全荣耀大陆有两名哨兵非常出名,战无不胜,特别勇猛,平日也不见他们需要精神安抚,塑造出一种只要精神力够高就真的不需要向导的恶劣形象…差点被向导协会当做反例印在文宣上。如果不是向导非特例不能离开塔,或许还会鼓吹刷怪不带向导…”

  “别别别!这不是怕珍贵的治愈战损嘛!即使神一般的哨兵如我也会有需要精神安抚跟调节的时候…”

  苏沐秋连声道歉,暗中瞥了眼脸上写着苏沐秋你搞什么几个大字的叶修,这才继续说到,“…毕竟我没有向导。”

  叶修心底暗道一声卧槽,百感交集,一时五味杂陈也不知道哪种情绪多点。但转念一想,不公开向导身份是老早就做下的决定,此时这种情况倒也不难预见……

  叶修轻啧,将黑色短发拨弄得一团乱。

  他理智上明白苏沐秋或许是有某种原因才说这话,小安也是知根知底的自家向导,但是,情感方面…就像没有哨兵能接受别人动自己的向导,向导亦如是。

  叶修不希望有人动苏沐秋,不想有人插手他悉心维护的那片精神领域。

  他正进行着深刻的思想觉悟,就感觉肩膀被人轻拍了下,对上苏沐秋温和的表情。

  “嗯?好了?”叶修惊讶地下意识问到。

  苏沐秋搭着叶修的肩膀,将人往门边带去。

  “还没呢,不过时间有点晚了,你早点回去房里休息,早睡早起才有健康的身体啊!”苏沐秋拍拍叶修的肩膀,在自己忍不住跟着叶修一起离开前将人送出门外,万分煎熬地关上门。


  叶修目瞪口呆地望着门板。

  …苏沐秋为了跟安文逸说话将他扔门外?这是要逆了天啊!

  叶修立刻转身,神情严肃,决定不管江波涛剩下的招数有没有用,都得讨来全数使出,务必攻克一切难关,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苏沐秋的好感度刷到爆表!

  

  *

  

  门内,苏沐秋咬着小手绢紧贴门板,听见门外坚定离去的脚步声与自己心碎的声音,颓丧的叹了口气。良久后,他才意识到手里是一块毛巾,而递来的人是正冷静地为唐柔进行疏理的安文逸。

  “好了。”安文逸转过身,冷血无情地眯着眼,和饶有兴致的唐柔并肩盯着门前的苏沐秋。“用拙劣的理由支开别人,有什么事?老实交代。你应该不是真的需要我帮忙?”

  苏沐秋摇头,又点头。

  “精神方面没有问题…”他自己的精神屏障是由叶修一手建立的,倘若安文逸真的要为他梳理,还得花功夫打破屏障…当然苏沐秋自己也不希望其他人进入他的精神领域,“但别的方面…请安向导务必帮忙出主意!”

  安文逸皱起眉头,“什么事?我需要确定自己能不能帮上忙。”

  “这是我…朋友跟他暗恋的心上人的事…”苏沐秋深吸口气,又开始那一串除了本人以外谁都能听出两位主角是谁的恋爱故事。唯一改变的,就是随着陈述的次数增加,故事里的第三者越来越横行霸道,罪状多的罄竹难书,简直天理难容,让唐柔与安文逸面面相觑,完全猜不到是谁。

  “你说我…朋友该怎么办?相处这么久,一点擦出恋爱火花的苗头也没有,难道真的没有机会?”苏沐秋急病乱投医,但江波涛才来几天啊,叶修那副跟对方很要好的模样,危机感根本biu的一声窜升到银河系外,让他不急也难。

  “嗯。”安老师斯斯文文地推了下眼镜,“既然你…朋友跟心上人都是很强大的哨兵…或许有几个方案可以尝试。”

  苏沐秋连连点头,又回神说到:“等等,我没说他们都是很强大的哨兵啊。”

  “我就假定他们都是很强大的哨兵。”安文逸果断回答,“其中一个方案,你知道一种很经典的心理学效应,叫做吊桥效应?”

  “呃…”

  “简单来说,在令人紧张或危急的情况下,人类会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并将这种反应理解为因某人而起…不过,我不认为真的能产生误解。难道走个吊桥,都会对擦身而过的人怦然心跳?”

  苏沐秋垮下肩膀。

  “但有一点。危险或刺激性的情境可以促进彼此的感情──”安文逸侃侃而谈,“要是哨兵跟向导,还没法采用第一方案。既然两者都是有一定实力,并能自由活动的哨兵──刚才不是提到了最近基地外围多了很多可能的丧尸藏匿点?双人进行挑战,说不定还能并肩作战,拯救对方于危机中──”


  在此刻的苏沐秋眼中,安文逸身后如有万丈光芒,所有感情欠费导致的疑难杂症都在圣光中消弭于无形。

  只见莫名被人加上圣光背景的安文逸垂头看着苏沐秋,眼镜闪过一丝反光。

  

  “去约会吧。”

  去进行一场波澜万丈的初次约会吧。

  


→ 1.13

评论(19)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