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17 剪刀石头布(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设多,注意。

← 1.16


27


  这边江波涛跟叶修闲聊着,一旁的安文逸尽管知道估计对方用不上他,仍自觉地站桩治疗,时刻注意苏沐秋的状况。那头苏沐秋倒是玩上了,只听见砰砰砰连串不停的枪响几乎连成一声,他轻松地押枪将丧尸扔到了他想要的位置。那只丧尸不过是个一级的普通货,受逐日几枪身上的腐肉喷溅了大半,骨架都要散了,翻滚到地上后仍坚持不懈地爬了起来,颤巍巍地向着苏沐秋前进,并撞倒了斜着走来的其他丧尸。

  好几具丧尸碰来撞去,竟排成了一直线,苏沐秋勾起嘴角,好整以暇的模样说明了丧尸排成队不是凑巧。

  他扣在双枪上的手指一松,两把自手中落下的枪忽然散发微光,不过眨眼间,苏沐秋做出扶着某种物体的手势,重组为手炮的逐日正好落入手中。

  苏沐秋稳定的扶着逐日,巨大的能量积蓄于炮口,当最前头的丧尸几乎要抵在逐日前时,苏沐秋扣上了板机。

  一道夺目的光亮横扫而出。

  十数只丧尸在激光炮下贯射倒地,较外围的几只丧尸被激光炮的余波击退,尽数砸到墙边,巨大的冲击力道在脆弱的墙面上撞出蜘蛛网纹,细小的喀嚓声后,墙角忽然破了个洞,丧尸们卡做一团,无意识地挣扎着。

  紧跟着大步上前的苏沐秋,正大光明偷懒的几人凑了过来,围着洞左看右看。

  “瞧它们跟海葵似的。”叶修啧啧称奇。

  江波涛看了一眼,几只丧尸卡在洞里,方向一致地朝向最靠近的苏沐秋不停摆动腐烂的四肢,还真有些像,但丧尸海葵这种东西还是不要了吧…

  “这什么豆腐渣工程?墙面说破就破,卖场安检有过么?”苏沐秋质疑。

  “这有什么,”叶修弯起拇指和食指搓了搓,“沟通一下都好解决嘛!”

  苏沐秋深得其意,“当年咱们嘉世塔质量也没过关吧?现在想想,是不是老陶…”

  感情他们现在住在危楼里么?!听俩大神话题歪的没边,江波涛只得任劳任怨地将丧尸清出来,瞧瞧洞下面是怎么回事。

  将丧尸扔开后,两名哨兵同时嗅到被丧尸血肉腐烂的浓重味道掩盖的细微气味。

  “怎么样,”叶修垂眸,望着黑黝黝的大洞,“里面有东西?”

  “有。”苏沐秋肯定道,“还是奢侈品。”

  见安文逸皱眉困惑,江波涛直接公布谜底,“底下有菸、酒还有细微的火药味。”

  叶修怔愣一瞬,若有所思,“这卖场来头挺大啊!私菸私酒,还藏军火?”

  谁也没想到旧H市基地的范围内有这么个‘惊喜’,这要是末世前妥妥的闹出大问题,现在嘛…无论来头有多大,人都跑了,这些就是无主物,先到者先得,想讨回还得问问兴欣塔的意愿。

  几人暂时净空一小块范围,齐齐蹲在墙洞边你看我我看你。把洞扩大不晓得会不会造成豆腐渣工程整组垮掉,只能爬下去。

  

  现在,谁要爬地洞?


  “这个洞挺小的。”叶修瞅了眼。

  三人刷地看向安文逸。

  安文逸一推眼镜,立刻申请退出,“我是娇弱的向导,下面万一有丧尸就麻烦了,请爱护治愈。”

  怎么抢着守夜的时候不见你娇弱呢!这画风变的略快啊!

  苏沐秋跟江波涛虽然听出下方没有物体活动的迹象,但不能保证会不会像什么盗墓小说一样,有活人靠近里头的丧尸才会被激活,只得点头同意。

  叶修注意到苏沐秋投以隐蔽的担忧眼神,只得垂头丧气的摇头,让苏沐秋放心不少。精神力一扫叶修就知道下面没有丧尸,可他能说么?

  “这里让后辈为前辈效劳吧。”

  这话要是江波涛说,倒真令人感动,偏偏是苏沐秋提出的。

  “下面有菸吧?这方面叶神更专业,能分辨出价值,后辈还是让贤了。”江波涛笑答。

  “我是体质废柴嘛!如果下面有毒箭或陷阱墙什么的我就仆街了,我瞧沐秋挺合适。”叶修开始胡乱说话,充分表现不乐意的态度。

  “你们猜拳吧。”安文逸拍板决定。

  

  众人依言,决定速战速决一把分胜负。

  “剪刀石头布!”

  三只手挥出。

  “叶神………”

  “等等我忘了说刚才只是示范赛,再来一次。”

  

  三人再度出拳。

  “叶…”

  “苏沐秋你这比的是布还是剪刀呢,瞧着还有点像石头,别造成人小江的困扰,再来一次。”

  “呃,我也赢了,没有困扰…咳,算了。”

  

  第三次。

  “………”

  “你们俩哨兵作弊吧?动态视力比我好就耍流氓了?”叶修瞪眼,“小安你评评理。”

  “你不是哨兵吗?”安文逸斜睨一眼。

  

  总之,几人还是按照叶修的吩咐,改为三人背对背出拳,由安文逸看结果。

  第四次。

  叶修还是跪了。

  “别这样嘛,下面好暗,我看不到路…”叶修打起苦肉计,没人理会。

  叶修看着背对他的苏沐秋。

  苏沐秋肩膀一颤。

  “沐秋──”叶修语气凄绝。“咳,好吧,我自己下去…”

  苏沐秋手头上不晓得捣鼓什么,折腾半天才回头。

  他笑容满面地递给叶修一只用铁条弯成的头环,跟孙大圣头上的紧箍儿老像了,就是苏沐秋手中这只还多嵌了把小手电。

  “放心,还能用。”苏沐秋在叶修绝望的目光中温和地推开电源,微弱的亮光照亮一小块地面。 

  “叶神,还是我…”江波涛满脸于心不忍。没办法,寄人篱下,不想日后被叶神送小鞋穿就得展现这种优良素质。

  然而两位兴欣人都阻止了他,嘴角带笑,看着叶修悲愤地套上搞笑的照明灯,像只深海鮟鱇似的,弯下腰可怜兮兮地爬入洞中。

  这什么情况啊?安文逸跟唐柔的剽悍风格他倒是见过,现在连叶神的真爱苏沐秋都这么玩,难道在外叱咤风云的叶神在兴欣塔是被欺负的小可怜?家庭不和睦才出来虐人?江波涛风中凌乱,三观破灭。

  倒也不是如此,纯粹是叶修平时嘲讽人嘲讽的多了,逮到机会小虐他一把没人愿意罢手…

  不过苏沐秋好歹是他的哨兵,“碰到麻烦喊一声,我立刻下去。”

  与信任叶修的实力与否无关,见向导离开,他就本能地焦虑起来。苏沐秋想过代替对方,奈何人手长脚长,他爬这个洞会麻烦许多。

  “行。都等我的好消息啊!”叶修遥遥回喊,倒也不是真的介意。



→ 1.18 / 目录

评论(26)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