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18 重复呼唤的那个名字(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设多,注意。 

← 1.17


28


  叶修将却邪绑在身后,紧抓着一柄小刀小心地向下移动。 

  那把小手电真心顶不上什么事,仅能照亮寸许之地,以叶修的身高来说,倘若他顶着那只手电低头,也只能看到蒙亮的鞋面,再远点就爱莫能助了;叶修索性将鮟鱇鱼环抓在手中,摸索着将小刀插进墙缝间,踩着砖与砖之间的隙缝小心挪动。 

  头顶上,本来还能从破洞中听见几个卖队友的家伙交谈声,随着他向下爬,黑暗与寂静如潮水般缓慢地淹没了他。 

  不过,心底的精神链接并未受这点距离影响,始终清晰的指出苏沐秋的方向。 

  叶修持续反馈我没事的情绪,安心地继续爬。 

  数分钟后,他轻轻踏上了地面。 

  叶修观察了一下,他刚才爬下来的地方原先可能预备用做装设升降梯,地面上留了一些工具与材料,但计划搁置了,匆匆用普通的砖块堵起,他们算是正巧撞破了墙面最为薄弱的部分。 

  底下似乎是十分宽广的空间,叶修随手捡了块碎石掂了掂,手臂一挥便将小石子扔了出去,几声清脆的撞击声后,却是一道闷响。 

  “障碍物?”叶修喃喃,将神器却邪握在手中充当导盲棍,尾端朝下敲击着地面前进。 


  这处隐藏起来的空间占地大约一两个运动场馆,紧密地排列了许多层架,架子的间隔仅容一人侧身而过。每一个架子或许都有两公尺多高,叶修需要举高手臂才能碰到顶,但架子并非塞满了东西,除了放置菸、酒的几处高架,其他都空了大半。他还摸到了一手灰,并找到一盏能勉强使用的小型探照灯。 

  层架旁有一面墙,他摸到上面内嵌式的隐闭锁孔,以及墙面上不细看就不会发现接缝痕迹。叶修直接以战矛破坏,扳开后发现都是一些热兵器,手枪等等自然不必说,他甚至看到一些只会在战争时看到的对城大型武器。墙面内整整齐齐地码放着好几十桶的汽油--好东西啊! 

  叶修巡视着物品,贴着地面的导盲棍却邪碰到了不少滑不溜丢的东西,抬手拿灯一照,发现都是些加热料理包的空袋,还有压缩饼干的塑料袋、空水瓶等等。 

  这些防腐剂添加超标的食物,每份的保存时间都能远超包装上印制的期限,反倒是末世初期许多人争抢、赖以维生的资源。 

  看来这里本来是临时庇护所啊。 

  若以正好放满层架来估算储备量,能堆放的食物,省吃俭用的话供几十人过上几个月不成问题吧。 

  另一侧墙边堆放了一堆气味恶心的大布包,叶修凝神细思一会,上前以却邪一个一个挑开。 

  随着他越走越深入,腥臭的味道越来越浓,已经到了能轻易熏晕一票小哨兵的程度。他脚下的地面也不再平坦,反而像踩在一堆油腻软呼的杂物上。 

  叶修才踏上两步,就立刻后退,转动探照灯侧面发电用的手动摇杆。 

  灯亮了,刺眼的亮光打亮了面前的景象。 

  叶修勾起嘴角,眼里却毫无笑意。 

  “看来也不用找了啊,人都在这里嘛。” 

  地面上全数都是尸体。 

  数十、数百具,有普通人的、哨兵的,甚至向导的,在墙角处堆成了一座小山。不同的是,普通人跟哨兵的尸体,头颅都是被挖开的,里面的晶核不翼而飞,而不会丧尸化的向导尸体倒是勉强完整。 

  可惜无论哪一种,他们身上的伤口都不像是遭丧尸攻击后的抓痕或撕咬伤。即使尸体因死亡时间太久,腐败的难以判断原样,但很明显,都是人造武器所致。伤痕各式各样,旁边的墙面、铁架也都充满过量的攻击痕迹,反倒像是彼此发狂互相攻击。 

  尸山的顶端是一处镶在墙面上的窄小换气口,上面的铁网已经被暴力破坏,歪斜地挂在一边,有一道黑褐色的拖曳痕迹向外延伸出去。 

  爬出去的东西,如果流了那么多血,肯定不是活人了吧。 

  还是,有人在他们之前进来,将这堆丧尸收割完毕?但他们留下了这堆能换取大把信用点的收获,甚至没带上汽油跟武器。 

  如果不是…普通丧尸怎么会有爬通风管道的智商呢? 

  “真是糟糕的感觉啊…” 

   

  * 

   

  叶修下去一段时间,才又爬了上来。 

  仍旧是会发光的深海鱼造型,嘴里衔了包菸,怀里塞了两大条,手上捉着一盏探照灯,蹭的满身是灰,脸上沾着几块脏污,还染上些微陈腐的尸气。 

  苏沐秋将人一把扯了出来,帮着拍了拍灰,叶修探头就着苏沐秋干净的衣领擦了把脸,顺手将拿出来的菸塞到对方的风衣口袋里,在人咆啸前异常无赖地站到一旁,挑开嘴里那盒菸燃上一支美美地抽了起来,满脸事不关己。 

  “下面东西挺多的,除了你们狗鼻子闻出来的,还有一整面墙的武器跟汽油与少量食物。”叶修晃着手上的菸,银白色的菸灰却没有落下,“都是奢侈品,就算上交基地只能抽一部分信用点当奖励,考虑到数量跟现在市价,都能让小安窜个好几级,像王大眼那样想出塔就出塔了。” 

  几人却没有欢兴鼓舞的跳起来欢呼,因为叶修的脸色并不像他的语气那么乐观。 

  叶修下去后,每隔几分钟都有通过链接向苏沐秋传递没事的轻松情绪,是以苏沐秋此刻见他脸色不善,颇有些担心对方碰上了大事,选择自己隐瞒起来。 

  苏沐秋扣住了叶修的手腕,凝视着那双波澜不兴的黑眸。 

  “下面还有什么?”苏沐秋问,语气强硬,不容拒绝。 

  叶修反手轻拍苏沐秋,也不挣扎,不咸不淡的笑了一下。 

  “死人啊。成山成海的死人。” 

  “………” 

  “怕了吧?”叶修笑说。 

  苏沐秋摇头,“除此之外呢?” 

  “…里面有通风口被撬开,有东西爬出去了。” 

  江波涛立刻翻出被细心摺叠好的纸张,赫然是一张手绘的简易结构图。 

  “我跟安向导走了不少地方,除了按照镶在墙上的楼层介绍抄写一份,还额外补充了一些。”江波涛说道,叶修接过纸张,迅速的扫视起来,“本来想回到兴欣塔后交给回收资源的人,现在看来或许能派上用场。” 

  叶修跟苏沐秋凑在一块,按照叶修的记忆与描述,推算着爬出去的东西可能的方向。 

  就在两人惊讶的发现绕了半天或许仍在卖场内,并敲定大概位置时,叶修忽然心神一震,抬头向着某个方向望去。 

  那里,以精神力构筑的无型地图来形容,如同突然出现巨大的、鲜红的X字标记,狠狠戳在纸面上,殷红的能滴出血一般。 

  若能直线穿墙而过,正是他跟苏沐秋才确定的地方。 

  安文逸同样看着那边,但神色犹疑不定。 

  “…小安,”叶修平静地开口,“你发现了什么?” 

  安文逸有些犹豫,握紧了拳:“那边好像…有奇怪的精神波动。但我不够强,感觉不太清楚。” 

  “小唐今天去哪里进行最后确认?”苏沐秋忽然问到。 

  几人面面相觑,空气宛如凝结一般。 

  大家都有了答案。 

  叶修沉吟着,“小唐的情况可能不太妙啊…” 

  他望向苏沐秋。 

  苏沐秋点头,神情严肃,“我们去找她。” 

  安文逸与江波涛毫无异议,立刻带上东西跟在苏沐秋与叶修身后,四人向着带给叶修极度恶劣感觉的方向跑去。 

  一路上静的可怕,不只是他们没有出声,更是昨天还时不时晃出来送晶核的丧尸全都不见了,脚步声在广大的卖场中回荡,产生全世界只剩他们存在的错觉。 

  “等等说不定会有硬仗要打。”叶修打破了寂静,开口说到,“先确认小唐的状况,其他的,我不用说你们也知道吧。” 

  苏沐秋倒是多交待了几句,“自保为第一优先事项。到时候即使发生什么情况,陷入团灭危机,不要回头,离开这里回塔告诉老板娘跟小邱,封锁这块区域。车钥匙在夹板上。”

  “哎等等,我呢?”叶修问到。

  “这还用问?当然是留下来跟我一起…断后了。”苏沐秋随意答到,又转头对上安文逸和江波涛,沉着声重复,“记住,立刻回去。如果连我们都扛不住,你们上来只是给丧尸添人头数。”

  跟在后方的两人没有作声,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幸好他们知道江波涛的性格,平时满脸微笑,但总是清楚明白自己该做什么,倘若苏沐秋跟叶修真的倒了,他就是打晕安文逸都会把人带离。 

  抵达最顶层的展演厅时,苏沐秋给彼此留出了半分钟时间调整,抓紧了枪,便一马当先踹开了门。 

  紧随其后的叶修脑仁一疼,但很快就过去了,他没做多想--因为他看见了唐柔。叶修一挥乌黑战矛,挟带无可披靡的气势,抢在苏沐秋之前冲了进去。 


  末世前许多卖场为了增加揽客项目,提升逼格,纷纷设立了各种展示厅或文化区域,这栋卖场也不例外。增建的展演厅非常空旷,窗户大开、通风良好,从蒙尘的墙面不难发现内部装潢奢靡精致--但里面却什么也没有,是以叶修一眼就看见唐柔,他正好接住忽然死机似的当场倒下的女哨兵,这才看向展演厅尽头的人影。 

  说是人,也不对。 

  那是只大致上还维持着‘人’的形貌的丧尸。 

  那只丧尸看上身形瘦弱,没有利爪、尖牙等明显异化的迹象,它的脸上、指爪间都沾满黑色的干涸血迹,宽大的衣裳下摆同样是,叶修打量了一下,以它的身型来说,爬过换气口应该绰绰有余。 

  若非它身上同样有大半被腐肉所覆盖,毫无攻击性的模样让它就像个普通的落难的孩子。 

  但是叶修丝毫不怀疑,它已经是只三级丧尸。 

  它灰白色的双眼中,已经有了‘智慧’与‘阴狠’。 

  腐败状况较轻微的半边脸,甚至有点像某个人。 

  “…刘皓?”叶修脱口而出。 

  从这个名字出现,叶修就意识到一切都不对劲了。 

  他瞬间出了一身汗,暗骂自己居然着了道,冷汗涔涔地加固精神屏障,这会儿再回过头去,哪还有什么长的像少年版刘皓满眼狠戾的东西,就是只腐烂的肉片勉强贴着骨架,浑身脏兮兮,趴在那不断发出强烈的异变精神波的三级丧尸--爬出来的路上它估计把腿给弄丢了。 

  叶修骂了句脏,“唬弄我呢,我居然中了这点伎俩,说出去还不被老魏笑死。”叶修恶狠狠地回头,特别豪气地向前一指,“就决定是你了,苏沐秋!使用巴雷特狙击!” 

  叶修却兜头迎来一记乱射。顾不上男女有别哨向不亲,叶修以高超的闪避意识抱着昏迷的唐柔就地一滚险险避开要害,被子弹擦过的左臂一麻,刺痛生疼,鲜血立刻染湿了半边袖管。 

  叶修的左上臂被打穿了。 

  但不等他稍作反应,下一串连击衔接而上,又是一枪擦过大腿,叶修只得将唐柔远远抛开,以右手挥动却邪挡住苏沐秋。 

  “苏沐秋你搞毛呢!多大仇不能晚点解决!”叶修喊到。 

  苏沐秋却以逐日顶开了却邪,自语道:“丧尸潮…修……” 

  “…想想我都中招了,你一哨兵…”看着苏沐秋眼底泛红,目光发散恍惚,叶修忍住气急攻心倒地呕血的冲动,凭藉对对方招式的熟悉,一招招勉强扛住,同时不断地重复呼唤苏沐秋的名字。 

  考验叶修身为顶尖向导的业务能力的时刻来临了。 

  论:如何在自家顶尖哨兵发狂的同时,一边扛住对方的攻击,一边梳理对方的精神领域? 



  …在世界中心呼喊苏沐秋有用么? 

   

  * 



  踹开房门的瞬间,苏沐秋的脑海轰然作响,头皮发麻,心惊肉跳,一瞬间便被巨大的惊愕席卷。 

  丧尸潮! !

  在如此窄小的展演厅内,密密麻麻,竟然聚集了成千上百只的丧尸!他们如同踏入了属于丧尸的蜂巢,强烈的共鸣让人异常不适,除了叶修看上去仅是脸色苍白了些,其他几人的状态都十分低落,尤其以江波涛最为明显,已经痛苦的靠到了墙面上。 

  苏沐秋分神去照看了一下安文逸与江波涛的情况,只不过慢了这么半步,叶修只身一人,挥舞着战矛抢在他前面冲进了丧尸群中。 

  “等等!叶修--”苏沐秋心下大急,连忙追上,但挨挨挤挤的丧尸群一下子就让他追丢了人影,精神链接又失灵一般找不准方向,不禁暗骂他家向导也太不省心了吧!这种时候还冲出去找死! 

  他只得忍着五感失控与精神影响的痛苦,一点一点放下屏障,试图最大范围地找寻叶修的踪迹。 

  等他克制精神被撕扯成碎片的痛苦,按着剧烈疼痛的脑门找到叶修时,他又不敢信任自己的眼睛。 

  离他最远的位置,有一只丧尸格格不入,站在蜂拥而来的丧尸后端,毫无动静。 

  它的手中,扣着叶修。 

   

  苏沐秋从不知道这么点距离可以如此漫长。 



  他机械性的开着枪,集中火力扫荡一波波涌来的丧尸,抓紧每个间隙对远方进行连射,那只丧尸却始终巍然不动。

  往日随手几枪就能连串干掉一大片的丧尸源源不绝,不管杀掉多少,就会有新的丧尸补入,手臂酸的几乎要抬不起来,精神屏障也在一层、一层地崩解,五感失控,让他的情况越来越糟。 

  然而这一切都不是问题--比起对叶修安危。对叶修的强烈忧心让他分外焦躁,几乎失去理智,他心底的结合虽仍有温度,但不管投去多少忧虑探问,都如石沉大海。 

  他抹开脸上的鲜血,看着仅在数尺外的叶修。 

  他强大的向导此时紧闭着眼,被那只瘦小的三级丧尸轻松地拎在手里,发青泛黑的指尖扼住叶修的喉咙,让他呼吸不过来地急促喘着气。叶修的脸色很差…苏沐秋怀疑自己从没看过叶修如此衰弱的模样,因为他总会在他的向导身旁。



  但此时他不在。



  他晚了一步,让自己的向导遭受危险,甚至可能死亡。 

  向导不会丧尸化,经受过多异变能量,他们的精神会直接消亡。 

  --假如真的有方法让丧尸逆返变回人类…向导却再也没有机会醒来了。 


  叶修或许昏迷了,但他的嘴里却不断地以微弱的气音,无意识地呼喊两个字。 

  “…沐秋…” 

  苏沐秋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咫尺天涯。

  他的腹部被一只丧尸猛然击中,连连倒退几步后衡腿扫出,紧接着以右手枪柄撞去,左手开枪,却只是堪堪扫过那只丧尸。 

  “…沐秋…” 

  苏沐秋嗅到了夹杂着叶修信息素的铁锈味。

  是血…叶修流了很多血。

  气味距离很近,几乎就从包围着他不放的几只丧尸身上传来。就是它们把叶修掐到那里么--

  他咬紧牙关,手上的攻击越发狠戾,几乎招招致命。 

  但为什么丧尸始终没有减少! 

  “…苏沐秋…” 

  如果他们可以活着回去… 

   

  “──苏沐秋你这个大白痴!!” 

   

  爆喝声忽然划破他模糊的意识,一杆战矛重重砸上他的脑门。 

  脑海中轰隆作响的嗡嗡声中,苏沐秋头晕眼花地扶着额头,摇晃了老半天,才看清周遭的情况。 

  一样是那个空间,一样是那只远远待在后方的三级,但丧尸却远没有他方才看见的多,就只有那么一只,而且别说被人放倒,它看上去根本不具备站起来的条件。 

  叶修横着战矛,满脸恨铁不成钢,身上尽是怵目惊心的沉重伤势,伤的最重的左臂垂软在一旁,血液啪搭啪搭的在他脚下汇聚成一小片血泊。 

  ──与却邪较劲的,却是他手中的逐日。 

  苏沐秋瞪大了眼。 

  “我刚才…” 

  “你中了三级的招数。”叶修难得语气极重的说,“你差点打伤小唐他们。” 

  苏沐秋这才知道,他刚才像是被什么东西上身似的,双眼泛红,对着不存在的敌人疯狂挥动着武器,而勉强清醒的安文逸带着昏迷的两位哨兵,小心地藏在角落。 

  “我…”苏沐秋所有的声音尽数哽在喉间。 

  他看着血淋淋的叶修说不出任何一个字。 

  他对叶修的能力有信心,更别提两位哨兵一开局就躺下了,能伤他那么重的…… 

  苏沐秋自己,却没有受到什么致命伤。 

  苏沐秋颤抖着。 

  属于哨兵的部分,属于苏沐秋的部分,他的世界他的意志全都动摇不已。 

  “我……” 

  “别废话,让我专心做事。”叶修轻喘着气,随手抛开因血液而滑手的战矛,抬起唯一能动的右手,轻贴在苏沐秋的太阳穴上。 

  柔软的精神触梢深入苏沐秋凌乱的精神领域,一点一点地抚慰着他受损的精神,重建屏障。 

  叶修手上温热的血液,同样沿着苏沐秋苍白的颊边滑落。 

  叶修与苏沐秋贴的极近,他早在与苏沐秋的战斗中耗空了大半体力,刚才就已经是靠却邪勉强支撑自己站着的程度。 

  现在扔开却邪,大半重量都压在伤腿上,叶修隐隐作痛,却没有分心,将治疗苏沐秋放在首位,什么也顾不上。 

  眼见叶修状态极差,站都站不稳,苏沐秋连忙低头,伸出手扶住对方。 

  叶修被这么一扯,甚至没能稳住自己,摇晃着倒下了。 

  精神虚弱的苏沐秋在猝不及防下,只来的及牢牢护着对方,后背一疼,两人跌作一团。 

  与此同时,唇齿间尝到了不可思议的、令人心神恍惚的柔软触感。 

  就那么眨眼间,两人间的距离化成了零。 


  他们尝到了一个满是血腥气与菸味的吻。



→ 1.19 / 目录

评论(36)

热度(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