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20 告白失败後隔天(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设多,注意。

← 1.19


30

  

  叶修醒来时,意识还有些模糊。

  避开由窗帘缝中射入的刺目阳光,茫然一段时间后,叶修才缓缓回神,观察起现在情况。

  他此刻身处的地方是一间宽大的旅馆房,装饰奢华到了无耻的境地,但都蒙上了灰--看来他们平安离开卖场,抵达废置的酒店暂时休息了。

  左臂的伤被仔细地包扎好,但发麻没有知觉,大概是安文逸在他昏迷时做了小手术,麻药尚未退去。手背处有一点冰凉,叶修仔细一看,才晓得居然还给他挂了水。

  叶修放心下来,躺着的大床柔软地像云朵一般,让人很有卷被子翻身继续睡的欲望,叶修只花了一秒钟就决定顺应这个心愿,但动弹不得,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被人抓在怀里。

  苏沐秋坐在床旁的椅子上,上半身却俯趴在床边,面容疲倦地熟睡着,轻浅的呼吸声营造出某种亲昵的错觉,像是彻夜照顾他不小心睡着。他紧抓着叶修的右手,让叶修的手臂热的发汗,因姿势不良还有些僵硬。

  叶修看了一会,右手指尖掠过苏沐秋略长的浏海,但什么也没做,只是平淡的收回目光。

  “告白失败后的隔天,还能跟心上人在高档酒店睡一间房一张床…”叶修笑了一下,情绪难辩,“难不成我天生是男主角的命?”

  睡意全无,叶修索性不挪动了,望着上方,开始整理昨天的事。

  

 

  当时,漫长的吻直到叶修听见苏沐秋闷哼一声,紧蹙眉头,精神力又开始波动才结束。

  叶修赶忙按着苏沐秋的额头把人拉开,瞥了眼那只被众人遗忘的三级,轻啧了声才垂下眼,专心进行精神安抚。随着因接吻带来的燥热退去,叶修其他感官慢慢归位,失血的寒冷晕眩感一涌而上,他才意识到左臂仍然疼得厉害。但伤害却没有再加重,方才的一连串动作中,苏沐秋始终小心地看护着叶修的左臂。

  眼下苏沐秋安静的配合叶修,不言不语,‘桥’的那端异常平静,叶修也分不清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待苏沐秋的状态大致恢复,不等叶修说些什么,他立刻举起逐日,对上那只添了不少麻烦的三级丧尸。出乎意料的是,那只三级虽然有利用异变精神波让人类产生幻觉的能耐,但本身却是个脆皮,苏沐秋三两下便将丧尸收拾掉,挖出来的晶核色泽特殊,个头足有巴掌大,入手极沉。

  但没人管的上稀有材料,他们围聚在重伤的叶修身旁。

  此时安文逸已经取出紧急医疗包,为叶修进行紧急处理。

  叶修呼吸微弱,脸色苍白,额上覆满薄汗。

  “不行。”安文逸此两字一出,苏沐秋脑中嗡的一声,表情空白,几乎颓丧地跪下,才听安文逸继续说到:“他的情况不算太糟,但需要动小型手术。我可以,但现在环境不合适,也缺少必须用品。”

  “这里离兴欣塔有一段距离,叶前辈撑的到那里吗?”江波涛立刻问到。

  安文逸冷静甚至冷漠地摇头,尽可能镇定地说:“支撑不了那么久,他就会死于失血过多。”

  逐日的攻击力强大,直接打穿了叶修的手臂,甚至烧穿一部分皮肉,减缓了出血速度,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可是荒郊野外的,哪里来的手术室?

  “…附近的酒店。”唐柔醒来时正好听见后半句,她按着太阳穴十分不适的模样,仍挣扎着起身,“车程10分钟。我之前带队时经过那间酒店,里面有简单的手术室,大部分用品也没带走。”

  唐柔这么一说,安文逸就想起来了。那是一间面对高层与贵宾的酒店,为了应付有钱人各种需求,设有手术间并不奇怪。业主财大势大,在全世界都有产业,早在末世前就收到内线消息,也没有将东西清售便直接关门歇业,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好,等我先进行紧急处置。”安文逸说完便开始处理叶修身上几处怵目惊心的血口。

  “我很怕痛啊,小安你怜香惜玉点。唉唷!”叶修唉唉大叫,安文逸黑着脸--他可什么也还没做呢。

  但叶修的反应让众人或多或少松了口气,唯有苏沐秋注意到叶修抽动了一下眉头,仅管只是极短一瞬便恢复如常,苏沐秋仍然从这个小动作、从叶修的情绪中察觉到一个字:痛。

  …很痛。

  为了分散注意力,叶修开始思考起别的事。

  “大敌当前,也不确定退路就放松紧戒,你们行不行啊。小江,去看一下外头的情况。”叶修指示到。

  江波涛原先正向唐柔提到卖场地下的发现和三级的情况,听见叶修的指挥仍立即应了,却被唐柔拦下。唐柔对江波涛轻声道谢,抓着火舞流炎走到窗边,暂时担负警戒的责任,仔细观察外围,片刻后肯定的回答:“附近有丧尸,数量正常。”

  “嗯。看来三级丧尸也不全是一样的技能…”叶修思索着,一边缓缓说到,“目前我接触过的三级丧尸,多少都有一些奇怪的技能,或许是能拉小弟打群架,或许像这只拥有通过异常精神波让人类产生幻觉的能力…不过这只的体质挺普通的,比一般丧尸还不禁打…唯一个共通点,就是它们哪怕只有一只,都能对哨兵向导的精神面产生强烈影响,并有初步的思维能力。”

  “怎么会有这种差异?”江波涛惊讶。

  叶修认为当时所见不足以证明,但仍说到:“…我怀疑这只三级吃了其他丧尸的晶核。”

  关于这只突变的丧尸,针对它是不是吃了晶核、怎么会吃晶核这件事,叶修叨叨絮絮地说了几种异想天开的猜测,什么趁人活着生喝脑髓啦,甚至包含了‘丧尸中的素食主义者’这种,聒噪地堪比黄少天。

  叶修自己半点也没感觉违和,苏沐秋却忽然开口问道:“很痛么?”

  他还处在一团茫然悔恨的情绪中,难以自拔;这种负面情绪如此巨大,几乎要透出屏障,将所有人扯入。

  叶修一愣,摸了摸唇角──他其实想抽烟,在别人眼里却另有解读方式──他琢磨一会,懒洋洋地笑了,“苏沐秋,其实我挺喜欢你的。你怎么看?”

  叶修歪着头。

  他的微笑里有一点无人发现的期待。

  苏沐秋却没有回答,回避叶修格外明亮的眼神,抿紧唇垂头不语。

  气氛立刻尴尬起来,只有安文逸拿取物品的细小声响。

  江波涛站起身,朝苏沐秋微笑道:“苏前辈,我有一些发现想跟前辈讨论,方便借一步说话么?”

  苏沐秋扫了眼江波涛,没有答应或反对的表示,跟在对方身后默默地走出展演厅半掩的大门外。

  他没有再看叶修一眼。

 

 

  江波涛本想带着苏沐秋走到展演厅旁附设的人员休息室,没想到才踏出门几步,苏沐秋就杵在那不动了。江波涛观察片刻,发现这个位置能将展演厅内的动静尽收眼底,如有意外发生能第一时间返回,也就跟着站定了。

  江波涛一回头,就被冰冷的枪管抵住眉心。

  冰冷的杀意如实质般掠过,江波涛心神巨震,全身寒毛炸起,他的手已经触到了腰间的短剑,但根本赶不及。

  跟不上苏沐秋的速度!

  在此之前,他竟完全没有察觉苏沐秋的动静。

 

  苏沐秋眼神淡漠。他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浅色的瞳孔本该让人感到温暖,此刻却如同无机物一般寒冷,似有银芒闪动。。

  这几天的相处中,江波涛差点忘记了,对方在哨兵中也是无庸置疑的大神。

  “苏前辈…”江波涛勉强出声。

 

  “叶修说你是个聪明人。”苏沐秋随意说到,拇指关上了保险,修长的指尖在板机上滑动,“所以,我想你不会到处八卦,直接或间接影响他吧。嗯…你也是个哨兵,应该能理解面对威胁到自己向导的人事物,会产生不理智的保护本能?”

  叶修。向导。

  苏沐秋几乎开诚布公地说了,江波涛还有什么不理解的地方?

  他小心地放松全身绷紧的每一分肌肉,双手一点、一点从带给他安全感的剑柄上挪开,微笑着摊开双手,“当然不会。我知道的叶秋前辈是个哨兵啊。”

  苏沐秋注视着江波涛一会,才放下一身气势,胡乱点头收回了逐日,又恢复恍神放空的状态。

  为什么不公开向导的身份呢?江波涛困惑,却没有问。

  “恭喜两位前辈在一起了。”江波涛微笑到。

  苏沐秋摇头,情绪低落。

  “他只是安慰我而已。”苏沐秋低声说。

  哪怕三级的幻觉攻击再怎么强大,苏沐秋还有叶修建立的精神屏障,因自己的心慌给了对方可趁之机这是他推托不了的失误。

  第一次碰上这种招式所以犯了错--这是叶修还活着的前提下,才能说出口的话。

  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幸运。

  “我不觉得那是安慰。”江波涛说。

  “可是,这样伤害他的我真的可以么…”苏沐秋自语。

  “…………”江波涛觉得痛苦,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多事?“依我所见,按照俩位前辈的性格,如果对对方没有意思,是不会任由别人靠近的。两位前辈刚才还接吻了,这不够证明么?”

  还是特别黏呼的好几个长吻啊。更别提‘已结合哨向跟已婚哪里不同’这一点。

  苏沐秋一愣,细思回忆片刻,忽然大惊失色,愤恨地往墙上猛地一锤发出巨大的哐当声响,江波涛大吃一惊。

  “别说攻击伤到他了,我居然还趁虚而入抢了人初吻…”苏沐秋忧郁泣血,本打算靠其他方式挽回一下好感度至少赔罪,现在浪漫初吻的地点在什么废弃卖场,他满身是土对方浑身是血…他还想抢救一下啊!

  江波涛一噎,初吻?感情两位大神是最近才精神结合的么?不然结合热一来别说吻了本垒都回了不知道几次。不过他们这个年纪还留着初吻…江波涛硬生生地逼自己转开思绪。

  “苏前辈…”江波涛轻咳,“希望前辈不要觉得我僭越了。如果前辈觉得自己保护不了叶神,那么前辈觉得谁可以呢?”

  没有。

  “谁可以站在叶修前辈身边?”

  当然是他了。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人,苏前辈愿意放手么?”

  这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叶修,也没有人比叶修更适合他,苏沐秋以前这么想,即使现在仍是如此。但是…

 

  江波涛观察着满脸挣扎、踌躇不定的苏沐秋,不急不徐地说:“嗯…其实,我找苏前辈出来,是因为我正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早在叶前辈是个哨兵时,他对叶前辈就十分在意…或着说执念?现在要是知道叶前辈是个向导…恐怕更不会放弃吧。到时候,苏前辈会怎么做呢?”

  江波涛说的含糊,因为没有这个人。他只是想藉此让苏沐秋认清自己,不会有哨兵愿意放开自己的向导,哪怕是乔一帆,如果有人想抢他的向导,都会爆发出野兽般的血性与攻击欲。更何况无关乎彼此身份,叶修和苏沐秋都不会放开对方--这几乎是众人默认的事。

  没想到苏沐秋怒不可遏,烦躁的吼到:“孙翔?!他果然对叶修…?”

  …真的有啊?江波涛一点也不心虚的想,他好像帮队友招惹到不得了的人了呢。

  

  *

  

  叶修望着苏沐秋的身影消失在门后,也不管安文逸正在给他做紧急抢救了,找出火柴跟烟立刻点上,狠狠大抽几口,脸色苍白,目光平静。

  “…还好么?”安文逸手上动作不停,低声问道。

  “没事。就是有些痛。”叶修说完,又补充一句,“我是说伤口呢,你那什么表情。”

  “我下手很轻了。”

  “可是我受伤了啊。”叶修说着,垂眸又抽了口烟,“受伤了怎么会有不痛的,又不是死了。你给我说说尼古丁能不能镇痛来着?”

  安文逸的表情比叶修这位名符其实的重伤患更糟糕。

  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开始背自己知道的尼古丁的作用。叶修没有答话,就是耷拉着脑袋,指间夹着烟听安文逸从学名俗名一路背到化学名称药理分析,显然安文逸由于叶修这只重量级烟民的存在,私下也抽空瞭解了不少烟草的有害成分。

  “尼古丁会使人上瘾或产生依赖性,增加心脏速度、导致高血压并降低食欲…”

  叶修笑笑:“这倒没关系,现在就是给我一桌满汉全席也吃不下了。”

  “………”

  “上瘾跟依赖性啊…”叶修尚未说完,又转了个话题,“哎对了小安。你觉得,我刚才是不是告白失败呢。”

  “………不是。”安文逸想尽办法才挤出这两个字。

  叶修惊讶,“怎么不是呢。”

  安文逸当然知道他昧着良心。

  听力正常的人都听见了,叶修说了‘喜欢’,接着问苏沐秋‘你怎么看’,而后者没有回答。

  这样不行啊,安文逸想。没想到这么快就得搬出这种烂招了。

  但就算再烂,有效就好。

  “有件事,你当作笑话听听。这几天江波涛跟我提到的…”安文逸指尖上满是血污,以掌根推了推眼镜,“他透露有一位我们都认识的人,对苏沐秋前辈有一些…那方面的想法很久了。”

  “什么?还有这种事?”叶修倒真的惊讶了,他脑海中快速过了一遍人选问到,“是不是孙翔?”

  “………”安文逸又推眼镜:“如果真的有人来抢,你会放弃么?”

  “…唔,”叶修笑眯眯地,又抽了口烟,将烟头随意摁熄,“小安,对我用激将法啊?”

  “………”安文逸的小计谋一下子被识破,心里有些尴尬,面上倒是不显,摊着一张理智冷静的表情完成紧急处理。

  “比起我是哨兵还是向导,居然让后辈更担心感情问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叶修叹道,一边像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慢吞吞地躺下,阖上了眼。“结束了?抱歉,小安,我撑不住啦。就休息一会…”

  某位重病号终于在安文逸眼前失去了意识,与此同时,面无血色的苏沐秋正因精神链接的那端忽然静止而冲了进来。

  

=

Q:跟烟民接吻是什么味道?

苏沐秋:二手烟的味道啊!还能是什么味道?



→ 1.21 / 目录

评论(41)

热度(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