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21 今天也睡眠不足(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设多,注意。

← 1.20


31  


  重伤兼失血,手术后本就容易疲惫的叶修回忆了一阵,不知不觉间,就在掌心里另一人暖融融的温度中睡着了。

  他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晚上,周遭一片漆黑,叶修睁着眼适应了好一会,才能模糊地看见事物的轮廓。

  原先挂着的水收起来了,叶修动了动,感觉左臂的复原状况良好,还能再战几百年。

  而苏沐秋不在床边了。

  他直接睡到了床上。

  俩人四肢缠在一块,亲密的只差没头贴着头睡,叶修浑身上下沾满了苏沐秋的信息素气味,也难怪一觉醒来就觉得枕头嗑人,还像被电热毯裹住似的,原来是被苏沐秋圈在怀里。

  …还拒绝我的告白呢,现在挤成一团睡的像小仓鼠似的,苏沐秋到底有几个战术意图?

  叶修想着想着,一阵沧桑上心头,忽觉情路坎坷,感觉好像被耍着玩啊,又是掉血又是会心一击,还能不能跟苏沐秋愉快地相处了?对这货好声好气的就是要气死自己地节奏。叶修难得与荣耀大陆上大多数人面对他时的心理状态取得高度同步。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推开苏沐秋,让对方的脑袋砸到了床柱上。绕是如此,苏沐秋也没醒,无意识地伸手扒拉着,又把叶修拉回怀里蹭了会继续睡。

  “醒来啦醒来啦!”叶修掐着嗓子高呼,“唉唷新娘苏沐橙要跟新郎倌交换戒指啦--”

  “先踏过我的尸体!!”苏沐秋立刻蹦了起来,弹起身怒火中烧地四顾,才在叶修挑眉嘲笑的目光中渐渐放松。

  他先是怔愣地凝视着叶修,呆了半晌,才想起自己在哪似地打着招呼。

  “…叶修?”苏沐秋睡眼惺忪,以掌根揉按着眼,眼眶泛红,“抱歉,不小心睡着了…”

  “没事呢。”叶修极其温柔地说,“苏大大睡眠不足就多睡会啊。”

  苏沐秋倒抽一口凉气,登时比浇了满头冰水还清醒,却摔回了床上,“别这么说话,太吓人了。”

  叶修连忙表衷心,“这不是关心你呢嘛!怎么样,累着没有?我的手术顺利不?”

  “…哪有人这么关心自己的手术的?”苏沐秋哭笑不得,却又有些难受,只得叹了一声。“你睡两天了。”

  “等等,别跟我说没救了。”叶修眯起眼,在黑暗中打量贴在手背上的纱布,“这种事我只听医生亲口交待,你们别瞎说啊。”

  “…你的伤势很严重。”

  叶修随意说到,“这还用的着你说,我自己清楚。如果再有下次,我可就不留情了,”叶修做出虚握战矛的姿势比划了下,颇有几分痛心,“我真该扎你一矛。”

  “扎吧扎吧。”苏沐秋倒出自真心回答,又忽然转为任重道远的严肃语气,“不过老实说一句,你就是回满了血蓝来挑我也赢不过。”

  叶修直接解读成‘你来挑,我赢不过’,正经地点头,“那是,下次再闹这种麻烦,我就直接把你戳对穿。不想死就注意点啊。”

  两人笑闹一阵,才把话题转回了手术上。

  苏沐秋详细地重复安文逸当时的说法,报了一堆特别高端的术语,饶是叶修这等人物也听得云里雾里,只能感叹术业有专攻。

  “还好这里医疗器械砸了不少钱,一次性用品都买的密封包装,还有独立供电,不然血包都坏了…”苏沐秋轻咳一声,“就是都超出保质期。”

  叶修笑了:“不知道过保质多久的血包你们也敢用?我想想就害怕啊!”

  苏沐秋翻了翻白眼,“你以为AB型满地都是?”

  苏沐秋跟苏沐橙一样,都是B型血,江波涛也是。而唐柔跟安文逸是A型血。要能混在一块倒是正好凑出AB血了,但又不是左手A右手B就能给AB型输血。

  “…原来不是冷笑话?”叶修骇然,不知道这么做会出人命么?

  “总不能看你直接失血过多死亡,只能将就了。”苏沐秋说到,又大喘气地补充,“不过小安一看就知道那些血袋放了太久,根本不敢多用。”

  叶修松了口气。光是想像发馊的血液在身体里流动就有点胆颤心惊。

  “还好你熬了过来。”

  苏沐秋沉默片刻,才继续说到。

  “…其实,当时我挺害怕的。”

  叶修瞥了眼过去,似笑非笑,“唷,原来你还知道怕?”

  “怎么不会?我怕的东西可多了。”苏沐秋随即列举几项,“像是有人对沐橙献殷勤,有人向沐橙告白,有人对沐橙不怀好意…”

  “…这都是你一碰到就来气的事吧?”

  “…还有失去你。”

  两人面面相觑,叶修忽而长叹一声,避重就轻到:“这话猥琐无下限如老魏都说不出口,我甘拜下风啊。”

  苏沐秋在黑暗中无声地笑了一下,也不管叶修看不看的见,“有吃的,你饿了吗?”

  “这种事一开始就先说嘛!送餐服务也太不贴心了。”叶修起身下床,小心地摸索着。向导在黑暗中基本是个睁眼瞎,要平时他早翘着腿要人把餐点呈上,眼下却只是自己找着手电。

  “等等,应该有预备蜡烛,我找找。”苏沐秋翻箱倒柜一阵,喀嚓一声后,他捏着火柴小心地护着火,也不怕浪费,直接点上好几只蜡烛。

  室内倒是亮堂不少,叶修总算看清周遭环境,但脸色却古怪起来。

  他俩睡的挺开心的床,仔细一看做成了心型,灰蒙蒙还有细小蛀洞的床单、床罩、床被、床幔…以床开头的物品全数以深浅不一的粉红色为主,满房间的抱枕也都是。从选用的装饰与雕花来看,与其说是少女心公主房,不如说是…蜜月套房。

  苏沐秋大概预先从厨房找来了高档餐车,蜡烛放在中间,还摆了两只白瓷盘,上头倒是一点也不应景地放了几包加热食品袋。

  点上蜡烛后,他笑盈盈地抬头,招呼着叶修吃饭,烛光柔和的打亮他那张颜值逆天的脸,眼神格外明亮,流露过来的情绪十分柔软。


  …这忒么是烛光晚餐啊?!


  “怎么了?”见叶修驻足不前,苏沐秋奇怪地问,他注意到叶修古怪的眼神,尴尬地解释:“这栋酒店底层有丧尸,这间房楼层高,比较安全,又靠近手术室。”

  “嗯。”叶修轻咳,随手拿起蜡烛纸盒扫了眼,又看向苏沐秋,对方正张罗着餐点,试图用那点小烛火搞加热,完全没发现这就是烛光晚餐,叶修也就将写着低温蜡烛的纸盒扔到床下,索性不提了。

  俩人就着餐车上的烛光吃了顿气氛十分高档的晚餐。

  叶修白天睡多了,此时毫无睡意,索性没事干,就开始慢腾腾地打起老人拳,全当伤势状况确认。

  动作间他不小心带到摆在床边的抱枕,绣着玫瑰花的抱枕砸中苏沐秋的手腕,苏沐秋手一抖,险些摔了蜡烛酿成大祸。某哨兵回头,又被一只枕头打中门面,伴随而来的是叶修两声呵呵。

  苏沐秋抽着眼角,皮笑肉不笑地抓起沙发边上的装饰枕,摆出棒球投手的经典姿势就对叶修砸去。

  “睡不着?咱们来运动一下?”苏沐秋同样呵呵。

  “你欺负病患挺顺手嘛!”叶修抓起却邪格档,却划破了抱枕,填充羽毛铺天盖地的洒下,叶修吃了一嘴毛,呸呸几声便左右开弓抓起抱枕反击。

  苏沐秋不甘示弱,也抱着枕头扑上,两人绕着床与沙发打作一团,砰磅声响不断…



  数十分钟后,漫天羽毛乱飞,沙发倒在一旁,可怜的床摇的嘎吱作响,叶修的小腿抵着床,退无可退。

  俩人气喘吁吁,苏沐秋从叶修的视线方向敏锐地捕捉到反击意图,连忙伸腿一扫,见叶修被拌倒,苏沐秋赶紧四肢并用地压制对方,将他牢牢禁锢在床上。

  “重伤状态你也这么闹腾,不怕伤口裂开么。”苏沐秋喘着气到。

  叶修还想推开苏沐秋,就被人扣紧手腕按在一旁,动弹不得的叶修数落起苏沐秋:“知道我是半残的伤患还不放水,苏沐秋你这么狠心沐橙知道么?”

  “冤望啊!”苏沐秋喊到,“我要没放水,你能跟我打平手?还得小心避开左手跟腿伤呢!”

  门板忽然叩叩两声,两人被按了暂停键似地瞬间定格,正不约而同的想大半夜还有什么会敲门,就听见门外传来江波涛的声音。

  “苏前辈,叶前辈醒了吗?情况还好么?你熬了一天了,需不需要换手…我们准备了宵夜…”

  叶修连忙推开苏沐秋,“哎送宵夜来啊!不错嘛,小江快快进来。”

  苏沐秋故作狞笑,“我怎么觉得,听见他来了你很开心?”

  “小江多贴心的一个人啊,给前辈送吃的不该开心么。”叶修说到,突然大惊失色,“等等,沐──”

  苏沐秋一把将柔软的大枕头按到叶修脸上。

  叶修挣扎起来,从枕头下张牙舞爪地想把苏沐秋撕下来,奈何不提两人一哨兵一向导,体力基础先天上就有差距,此时叶修重伤未愈更是连后天优势都扔没了,没两下就被制伏,只得闷声放着没人听得懂的垃圾话。他病号服蹭的半开,裹着绷带的白润长腿光裸在外,被苏沐秋压开在旁,没人察觉彼此姿势暧昧。

  门被轻轻推开了,但苏沐秋没管,而叶修听不见。

  苏沐秋盯着枕头。

  “叶修,你之前说的事我想过了。”

  “放…”

  苏沐秋用力压紧了枕头,将叶修按的严严实实。

  “没想到,会是你抢先我一步告白。我当时的反应,自己回忆起来都很糟。对不起。”

  “唔唔!”


  “我的回答是…”苏沐秋垂眸,轻声说到,“…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苏沐秋的声音放的那么轻,恐怕要贴着人才能听见,何况叶修与他之间还隔了大枕头。

  叶修没听见,他只是抬脚一蹬,击上苏沐秋的腹部,试图踹开对方。苏沐秋闪避间状似不经意地捞起被两人弄的到处都是的抱枕,反手一扔,啪的一声砸中了门,门板在呆立的江波涛眼前狠狠甩上。

  险些被门板砸脸的江波涛打了个激灵,立刻放下手中的锅转身,同手同脚快步离开。

  “小江人呢?”叶修拉开枕头,揉着通红的鼻头疑惑到。

  “留下宵夜就走了。”苏沐秋答,为叶修拉正衣服。

  “为善不欲人知,深藏功与名。”叶修啧啧,把锅拎进门里。“现在吃东西,晚上还能不能睡啊。”

  苏沐秋想了想,“嗯,真要睡眠不足了。”

  

  当晚江波涛躺在整理出来的干净床铺上,盖著有点霉气的床被,脑海中不停重复播放着以下画面:

  整间房跟打过仗似的…满地羽毛…浪漫烛光…苏沐秋压在叶修身上…俩个人盖着同一条被…苏沐秋俯下身去状似说情话…叶修被压制着,满嘴古怪的闷哼声说不出话…当时床到底晃没晃?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不是才相爱相杀告白失败么,这会就不计前嫌继续秀恩爱了?

  忧心忡忡地过了几天都没睡好的江波涛暗自吐槽,腾地坐起身,睁大了满是血丝的眼。

  …说起来,他是不是听到苏沐秋前辈说了…‘愿不愿意在一起’?!

  …叶前辈听到没有???

  

  因为这个疑问,他今天也不幸地彻夜失眠。

  


→ 1.23 / 目录

评论(48)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