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23 老地方(深夜60分/哨兵向导)

精神向导感谢听雨亲的建议

*哨向私设多,注意。

← 1.21


32

  

  叶修到底听到了,还是没听到呢,江波涛针对这件事苦思冥想一晚,终于在天色蒙亮时,直接跳下床跑了出去。

  站在房门外他又呆愣了几分钟,不知道应该先去哪,犹豫过后决定先去叶修他们的房间悄悄观察一下,没想到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后,里面空无一人。

  他随后又分别去了安文逸跟唐柔的房间,俩人同样不在。

  耽误这么片刻,他心底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都有些熄了,思考着他们可能会在哪里,直接下到了一楼大厅。


  江波涛走到一楼大厅时,首先发现原先零星分散着的丧尸都被收拾干净,桌椅装饰全被推到墙边,已经完成净空。苏沐秋跟安文逸待在一旁,大厅的正中央却是唐柔与叶修,俩人握着武器各站一端,呈对峙之势。

  江波涛站到安文逸的斜后方,由苏沐秋的位置看来正巧被安文逸挡的严实,也不知道这站位是不是刻意的。他瞥了眼江波涛,才将视线放回场上的唐柔与叶修。

  唐柔手中一杆火舞流炎握的笔直,眼神定定地注视着叶修,而叶修却将却邪随意插在地面上,懒洋洋地靠着。

  “这么早找我出来,不是要吃早饭啊。”叶修左看右看。

  “你是个向导?”唐柔问到。

  叶修歪了歪头,“这事重要吗?”

  “是不太重要。”

  “那不就得了。”叶修摆手,“多大阵仗就为了问我这么一句,小唐好兴致。”

  “不过,我还没跟向导打过呢。”

  “原来打这个主意?”叶修恍然大悟,“想跟向导打一场,只要妳站出来随便那么一提,队伍都要从兴欣排到轮回塔了,人选多的是啊。”

  “嗯。”唐柔认真点头,下一秒却手臂平举,寒光闪动的火红战矛直向叶修递了出来,“但那些向导都不是你呢。”

  “唷,开打都不打声招呼,我是这样教妳的吗?好歹也喊句‘出阵’增加气氛嘛!”叶修连忙闪过,扶着却邪,没受伤的那条腿在地上单脚蹦达着,以毫厘的惊险距离闪过。唐柔见叶修避开,手腕转动,划了个圆又杀来一记回马枪,叶修右手抽起却邪格挡,被唐柔的力道震的向后滑出几步。

  见叶修连连甩手,唐柔也没有进一步追击,微笑到:“看来这次我会赢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知道不?我可是重伤患,术后疗养期都还没过呢,不信妳问问咱们安医师。”叶修嘴上这么说着,却没有退避的意思,反而笑了起来,“唔,正好我有些思路想进一步尝试,就借妳来练练。”

  应对叶修挑衅般的发言,唐柔的回答是一记龙牙。

  叶修不闪不避,只是略略错身,并以极快的速度击出两记连刺。

  就在叶修的战矛动起来那一瞬间,以他为中心忽然鼓荡出一股强烈的精神波动,压力大的宛如大浪拍舟,几人吓了一跳,正要加强精神屏障,那股精神力却又收的一干二净,就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几乎同一时间,叶修的连突准确地击中唐柔的火舞流炎,手中的乌黑战矛猛然亮起细微的蓝色光芒,战矛侧面一拍,轻轻拍上唐柔的背部。

  唐柔与江波涛立刻变了脸色,安文逸疑惑的看着行动忽然静止的唐柔。

  “妳输了。”叶修笑,拿却邪敲了敲唐柔。

  唐柔伸手摸上后心处,望着洁白干净的掌心若有所思,随即面对叶修摆好架式,“再来。”

  叶修也不多说,挑了挑手,几个攻击来回后又窜出了细微的红光,擦过唐柔的手臂时红光立刻消失了,唐柔却猛地后跳几步,惊讶地看向没半点伤的手臂。

  如此往复几回,叶修的战矛上与身周浮动的各色光芒越来越明显,到了后来连安文逸都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

  随着叶修矛尖处再度被清晰可见的盈盈蓝光缠绕,安文逸甚至打了个寒颤,搓着手臂。

  ──冷。

  冰一般的寒气自矛尖溢出,彷佛却邪是以万年不融的寒冰打造,而矛身中规律地传出几不可查的精神波动,给人这把战矛正在呼吸的错觉。由于唐柔没有再继续,叶修就跟着停下动作,任几人着魔似的瞪着却邪尖端处的蓝光,直到过了几十秒后光芒四散消失。

  “…属性攻击?”江波涛忍不住惊讶地问到。

  身为周泽楷的队友,江波涛自然是在场所有人中最熟悉属性攻击的人。但碎霜跟荒火会有这种特性,是因为传承武器的缘故,却邪从一开始就是叶修的武器,又怎么会突然拥有属性?还不只一种!当红光出现时,即使他站在外围都能感觉到那股热度,黄色的光芒更加古怪,当时他惊觉叶修的速度竟然变快了。

  苏沐秋由始至终都非常平静,除了第一场战斗认真关注了一下,后面就开始分神准备早餐,架起不知道打哪淘来的酒精灯,蹲在一旁克难地搞起加热食品跟其他干货。

  “机密怎么能轻易告诉你呢?”叶修笑到,转头望向苏沐秋,“唔,好香。吃什么啊?”

  “你那些有什么值得卖关子?反正迟早要公开推广,现在不说清楚我猜小安他们就要拷问你了。”苏沐秋从容不迫的拎着密封包隔水加热。

  “小江听了可别失望,这等神技不是人人都能学会的,跟你们小周的优势也无关。”留意到江波涛故作正常的表情,叶修调笑几句后挥手招呼几人靠近,他们这才发现叶修在战斗中几乎没有挪动。“原理很简单,就是幻觉──受那只三级启发而来。”

  毕竟是亲身体验者,唐柔一点就通,“难怪我觉得手臂被火焰烧伤,却没看到伤痕。原来是以精神力让大脑形成错觉。不过,这种方式能用来加快速度?”

  “当然不行。那不过是让妳的反应速度变慢,我看起来就快了。”叶修说到。

  安文逸疑惑,“既然如此,不一定要上前近身才使用吧?那只丧尸可没有靠近。况且,对感受不到冷热疼痛的丧尸有用么?”

  叶修无奈,“新技能,还需要调整。不过,通过击打传递确实是最有效的,毕竟这不是单纯的释放精神力压制,而是更进一步影响意识,被击中时精神上多少会产生细微起伏,精神波渗透的效果最强。这不是真正的肉体伤害,作用于晶核也是有效的──我跟你们苏大大试了一早上。只要精神屏障够坚固就能免疫,我看小安刚才也是最后被影响的。”

  “原来如此…”江波涛点头,“但为什么不是人人都能学呢?毕竟我们都有精神力。”

  “你也知道关键是精神力,一般哨兵在这方面都是战五渣,很难维持,用没几下就要糟。”叶修上下扫了眼江波涛,“不过,我看你们精神力不弱,或许小唐小江能用也说不定。” 

  “叶前辈的意思是…”江波涛略微瞪大了眼,“这套方法主要推广给向导?”

  叶修勾起嘴角,“没错。”


  需要靠向导支持才能打过的三级丧尸,属于向导的强力新技能。

  如果真的实现的话…

  ──这说不定会打破向导如同笼中鸟被关在塔里的现况。


  “不过没这么简单,还得等我完善。”叶修出声打断几人的思绪,“况且这个技能前提严苛,也不是那么容易学会,因为实际操作上,首先得将精神力输入精神体形成的武器。”

  叶修举起手,却邪发出轻微的嗡鸣声,又开始心跳似的散发稳定但细小的波动,安文逸需要很专注地感受才会察觉,遑论俩位哨兵,只感受到叶修注入精神力那刹那的鼓荡,随着这套技能完善,启动时的波动大概也会越来越难以察觉。

  但光是前提就让几人非常惊讶了。

  江波涛赶紧问到:“叶前辈,输入精神力是不是有什么特别方式?前辈输入的精神力这么多,却邪却没有转换…”

  因为精神武器的前提,就是对能够实体化的精神向导输入精神力进行转换,反之亦然。叶修输入的精神力多到几人都能察觉,怎么没见却邪变成一叶之秋??

  …说起来,一叶之秋是什么样子的,大家还真没见过。

  叶修却不说了,见苏沐秋开始分食物,直接扔下几人,明明正经走路也行,偏要扶着战矛一拐一跳的挪动过去。

  苏沐秋将煮好的料理包、干货与少量干粮均等分发到餐盘上,递给叶修一份后直接将勺子塞到他嘴里,并回头解答唐柔他们的疑惑。

  “没有特殊方法。”苏沐秋摇头,“就是这点最难,要恰好掌握转换前的度,尽可能维持在最大限度,否则精神力输入太少连只老鼠都影响不了。”

  苏沐秋抽出逐日,将子弹取出,提醒三人注意后,直接空打了三枪。在有苏沐秋提醒的前提下,他们才留意到手臂上有轻微短暂的冰凉感。

  “一样是装了子弹效果会更好。至于精神力注入太多的情况,你们都清楚……”苏沐秋说着,手上的双枪忽然化成光点消失,眨眼间地面上便出现了一只成年雪豹。

  那只雪豹身长大约一米三,与一般雪豹灰白色的毛色不同,色泽接近雪白,其上布满由小而大的黑色斑块,毛皮丰润,肉垫厚实,四肢矫健有力,身形流畅优雅。

  这只大猫出现后,银灰带橄榄绿的双眼先是冷傲地环视一圈,看到窝在角落的人影时立刻甩了甩粗圆的长尾巴,后脚一蹬蹦了出去,正好将打算偷偷吃下第二份早点的叶修推倒在地。

  被重击的叶修哎唷一声,赶紧确认肋骨被撞断没有,并痛苦地推挤着那只在他身上猛蹭的雪豹,“小苏?!我总有一天会被你这大家伙给压死,老早就说过了不许撞我,你长大了我抱不动,该独立了啊!”

  全名秋木苏的雪豹完全抛弃高冷范,睁大一双圆眼睛无辜地望着叶修,喉咙深处发出讨好的呼噜声。

  叶修跟苏沐秋结合的早,那时两人都是新手哨向,秋木苏时常不受控制地冒出来,叶修偶尔会把它抱怀里哄上俩句,后来就成了一见叶修就直往人怀里窜的性格。雪豹是连猎食都走固定路线,轻易不挪窝的物种,或许对它来说,叶修的怀抱就是它最习惯的老地方。它们天性凶猛,性格敏感而警惕,也亏得叶修从一开始就跟秋木苏相处,才培养出极高的亲密值。

  …但当时秋木苏只有猫崽那么大啊!!

  叶修捏起雪豹按在他胸口上的大爪子头痛地想,它的肉掌都要比叶修的手掌还大了。

  “秋木苏。”苏沐秋冰冷地眯起眼,对自己的精神向导喊到,“给我过来。”

  雪豹伸舌舔着叶修的颈侧,尾巴绕着对方的腰际,十足占有欲地卷了一圈。它冷冷地瞥了苏沐秋一眼,对主人的指令置之不理,又埋头轻咬叶修的耳朵以示亲昵。

  “小苏别闹。”叶修满耳都是湿润的声音,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不要逼我开枪!”苏沐秋低吼,伸手摸向枪套,却空空如也,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那货正是他的武器,只能扶额头痛。

  江波涛很是讶异,要知道虽然精神向导的模样跟主人本身性格并不相关,相处的好不好自然也是,但精神向导确实是一大助力,只要不是天性水火不容,多半都会想办法好好相处,可是看上去苏沐秋跟他的精神向导感情不太好?

  唐柔跟安文逸倒是见怪不怪,毕竟这也是兴欣名景之一。

  “我这是给你们演示一下精神力输入过多的情况,你们都看清楚了,结果就是会自找麻烦。”苏沐秋烦躁地说,“一般哨兵精神力不高,没办法时常让精神向导在武器与动物形态间转换,这也是练习的困难点。至于我,精神力比你们高多了,短时间进行转换没有问题。”

  语毕,他扑过去试图抓起雪豹,并提高音量到:“秋木苏!给我乖乖的变回逐日!”

  雪豹抗拒地俯下身,将认知中属于它的向导紧紧护在柔软的胸腹下,威吓性地朝苏沐秋咧出利齿。

  被压在下方的叶修嘴里叼着压缩饼干,正慵懒地抓着秋木苏收起爪子的肉垫,像模像样地给它做起了手操。

 


=

对雪豹的了解不多,就是晚上恶补了一下BBC的纪录片还有百科资料。


→ 1.24 / 目录

评论(56)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