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24 体温(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设多,注意。

← 1.23


33


  苏沐秋与秋木苏对峙着,最后谁也讨不了好。

  前者不可能真的出手重伤自己的精神体,而雪豹担心伤到被它护在身下的叶修,双方僵持不下。最后还是在吃饱喝足的叶修提议下,让待不了多久的雪豹跟他回房休息,至于苏沐秋,就委屈他暂时换上备用武器了。

  雪豹抖了抖耳朵,这才慢条斯理的从叶修身上下来,坐在一旁摇晃尾巴。

  “你太宠它了,它才会缠着你不放。”苏沐秋闷声说到,郁闷地换上普通枪枝,并在秋木苏紧迫逼人的视线中拽起摊在地上的叶修。

  “我魅力太大,你别是心里不平衡吧。”叶修半点也不害臊。

  苏沐秋眼角微抽,对准备去确认酒店的安全情况与可利用物资的其他人打了声招呼,约定稍后赶上,便带着叶修走回暂住的房间。

  叶修也不推拒,整个人摊在苏沐秋肩上,任人半抱半扛的带着走。

  一路上他们聊着新招式的构思,推搡着彼此摇摇晃晃地前进,恍惚间,两人都想起最开始一起去中央塔报到时的景象。

  “十几年了…”苏沐秋低喃,“秋木苏还是这么紧张你,甚至连我都不让靠近。”

  叶修呵呵,“小苏只是担心我而已,对它来说我就是族群中发育不良亟需照看的幼崽嘛。”

  跟在后方的雪豹低鸣一声。

  苏沐秋沉默,良久才憋出了一句“对不起”。

  “没事。”叶修神色平和。“这么多年不也走过来了。”

  两人在房门前停下,相视无语,叶修笑了一声,随即摆摆手,拎上一小桶水,带着弯起尾巴的雪豹转身回房。

  

  关门后叶修随手找出一块布料沾湿,简单擦拭过满身的汗水跟尘土,并给秋木苏擦擦爪子后,就换上装在‘已高温消毒,请安心使用’字样密封塑料袋内的浴袍,舒舒服服地挂着重病号的名头,卧在床上名正言顺的旷工。

  秋木苏同样跳上床,舔了舔被叶修放在一旁的却邪,才望向叶修。

  “不好意思啊,小苏,我知道你想跟一叶之秋玩,但它没办法跟你一样。”叶修揽过秋木苏,手指梳理着它的毛皮,“只好跟我玩了。”

  雪豹自然是不会回答的,它只是以脚掌轻轻按在叶修胸前,安抚性地发出细微声响。

  雪豹贴的很近,胸腹柔软的毛皮像毯子一样覆盖在身上,并隐约传来属于苏沐秋的气味。于是叶修就在雪豹温热的体温中,缓缓闭上了眼。

  他看见了两名少年。

  两人在断壁残垣中滚作一团,躲到半毁的建筑物下,同时陷入长达数日的昏迷。

  觉醒中的少年向导脸色十分难看,当时他脑海中满是各种光怪陆离的景象,精神领域重复着扩张与再构筑的过程,脑袋如同被人肆意使用的调色盘,许许多多的色块在不停搅动。初现端倪的强大精神力不断地收缩扩张,想脱出牢笼,却有一道链接死死扯着它不放,即使在庞大的精神力中飘摇不定,仍坚持着与他缠在一起。

  少年向导好似被勒痛了,模糊地想着‘该死’。

  那是什么东西,扯着他不肯放开。他发了狠,几乎本能地想指挥精神力粗暴地击溃对方。

  但在他那么做之前,庞大繁杂的情绪一古脑地挤入了脑海。各种不甘的…仇恨的…属于那些盘聚在尸体上尚未散尽的不甘与绝望…强大张扬的精神力彷佛将空气中每一丝尚未溢散的思绪扯进核心,他的意志几乎在冲击下立刻溃散。

  那道扯着他不放的链接却开始不断递来温暖的担忧情绪。以链接为中心,有一道屏障忽然筑了起来,将少年向导收不回的精神力一点一点收拢护在里头,如同护城河与桥一般。由新手哨兵筑起的屏障非常脆弱,厚薄不均,像只肥皂泡似的,被向导狂暴失控的精神力一再打破,但屏障仍一次次摇摇欲坠的搭建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失控的精神力以缓慢的速度转为平顺,少年向导终于停止了反射性的抽搐跟挣扎,在一身冷汗中渐渐转醒。

  一杆看上去十分老旧的战矛凭空出现,叩咚一声落在地上。

  路过的新手哨兵却仍昏迷着,脸色苍白,看上去跟死了没两样。

  向导尝试性地伸出精神触梢,发现少年哨兵没有任何屏障,敏锐的五感半点防护也没有,因暴露在环境中陷入信息过载而昏迷。

  哨兵的精神力本就不强,还一次次替他筑起屏障,何况对方连他们的精神相容度多少都不晓得,就冒然递出链接进行结合--但是也不用知道了,在少年向导的精神领域定型前,他就被强硬的精神结合了。

  “这点常识也没有,长着一张聪明的脸实际上却是笨蛋?”少年向导嘀咕。

  但即使失去意识,那名哨兵仍紧紧护着他不放。

  少年向导沉默地看了一会,只觉得对方的体温很高,扣着他的手指带着灼烫的温度,几乎嵌进血肉。


  叶修在滚烫的温度中睁开眼。

  雪豹仍埋在它身侧,热呼呼的毛皮几乎将他裹了起来,叶修觉得自己出了一身汗,于是伸手试图推开秋木苏,“小苏让让,我热死了--”

  但忽然间,一丝从未有过的燥热感,自叶修体内深处窜了出来。

  叶修所有动作猛然僵硬静止。他僵硬地意识到极高的温度源于自己。

  那种奇特的燥热感如同微弱的星火,落到了叶修身上,即刻炸了开来,腾地点燃了体温,让血液沸腾。

  数秒间,叶修的脑海是完全空白的。

  燥热感却转瞬即逝,错觉般一下子消退得一干二净。

  叶修肩脊一痛,回头看着以脚掌将他紧压在床中的雪豹。

  秋木苏微微收缩的眼睛同样凝着他。

  眼神有点不妙。

  但还有更不妙的。

  “呃--”叶修吞咽着,仍望着秋木苏的方向。

  雪豹猛然倾身,但还不等叶修弄搞清楚秋木苏想干麻,精神向导忽然化作光点消失,两把枪掉了下来,落在叶修身侧。


  在原先雪豹脖颈处的位置,有一只手呈抓握状悬空在那。而手的主人苏沐秋烧红着眼,眼尾晕红,浅色的眼睛凝视着叶修。


=

1.24 雪豹肉渣的版本

图片:长微博

※不影响正文剧情。


→ 1.25


评论(39)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