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26 这是意外不算数(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设多,这样。

← 1.25


35

  

  苏沐秋将心里话说出口后,两人有片刻陷入舒适的沉默。

  这段安静的时间并不长,但已足够苏沐秋暗自开心完,颊边染上一层薄红,也足够让叶修耳根的一点热度消退,平静无波。

  “那么…你怎么想的?我是说,我们之间的感情…”饶是苏沐秋,也轻咳一声藉此掩饰羞赧。

  “嗯,很好啊!”叶修答。

  “很、很好?”就这样?!不过答覆蛮正面的嘛。

  “是啊,很好。”叶修点头,“末世中多少人为了一点食物一口水出卖亲人朋友,我们一起走来,互相信任依靠…”

  “什么?”叶修还在继续,苏沐秋听着年末感言一样的内容就觉得被忽悠,连忙问到:“你确定我们说的是同一件事?”

  “你不是想让我知道你的感情?也不矫情直说,你、我跟沐橙都是彼此重要的家人。还不够好?要求略高啊苏大大,叶秋知道了会哭的,他作梦也想被我圈进去呢。”叶修啧啧摇头。

  感情?家人?苏沐秋一愣,“你说这只是亲情?我们今早都差点爆发结合热了…”

  “哦,”叶修将剩下的菸收了起来,“那是意外不算数。”

  “--意外?”苏沐秋怪腔怪调地重复。

  叶修仿若对苏沐秋透出来的情绪丝毫未察,平淡点头,“不过是个兆头罢了,何况哨向之间自然反应,当然是人生中的小意外嘛。”

  苏沐秋咬牙,抬头直视叶修,眼底有一簇细小的火焰燃烧,“叶修大大刚才听到了吧,我说‘相爱的两人’--”

  叶修直接打断苏沐秋,“我知道,你背的台词嘛!那更不算数了。”

  “可是…”苏沐秋着急起来,绞尽脑汁却找不到任何话能用在此时。

  他把感官放大笼罩着叶修,将他每一分最细微的反应从环境中区别出来,仔细分析衡量。

  他希望能发现任何显露叶修打算调侃他‘唉唷开个玩笑,这样就吓到你了?’的蛛丝马迹。

  但什么都没有。

  从叶修的眼神,肢体动作,心跳频率甚至汗腺分泌的气味,无一不昭示着令苏沐秋怔愣的事实:他是认真的。他没有说谎。

  他望着叶修,憋了老半天,一句‘可是我爱你’几乎到了舌尖,却又因叶修波澜不兴的黑眸,沉甸甸地滑回了心底深处。

  叶修真的这么想吗?苏沐秋开阖着唇,如在陆上挣扎渴水的鱼,无声濒死。这都是意外?

  苏沐秋觉得自己这会倒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正因满心钦慕的对象不为所动地摊在长椅上望天、毫不在乎的将他满腔情意扔在一旁曝晒干裂而茫然失措。

  “…都是意外?那我们的精神结合对你来说也是?”苏沐秋眼神暗了下来,倾身上前,“我对你一直…不,我就该像个鲁莽无脑的哨兵……直接把自己的向导关起来玩小黑屋监禁,谁也不让见…”

  苏沐秋重重咬了叶修一口。

  就像他所说的,像个只知一昧蛮干的哨兵,肆意地吻上了自己的所有物。

  苏沐秋似要将叶修吞吃入腹,粗暴地咬破了叶修的下唇,吮吻着带血的唇瓣,以信息素裹住对方,彷佛想自毛细孔渗透,在他每一个细胞里都戳上‘苏沐秋’。


  --是我的。全都是我的。

  才不是什么意外。


  后半句几乎是含在两人的唇齿间,模糊不清。叶修也没听清苏沐秋这种蔑视向导人身自由的气话,只是被唇上的痛感与翻江倒海的负面情绪吓了一大跳。

  苏沐秋满心的负面情绪黑潮般漫了出来,几乎到了只要是个人都能看见他身后背景黑气弥漫的程度。

  唇舌间的细微血腥气不晓得推开了苏沐秋体内什么开关,属于顶尖哨兵的气场一口气爆发,稍次一点哨兵都要当场腿软吓跪。

  叶修一炸,脑海闪过一句要糟,受到强烈威胁的向导本能瞬间产生应激反应,放出了不相上下的强大精神波动,后院围墙外有几只徘徊不去的丧尸当场倒下。

  两人的气场同样强势地要求方圆百里内的所有生物臣服,一旁的却邪跟逐日嗡嗡作响。

  他们在这龙争虎斗,感受最直观的莫过于同样在酒店范围内的三人。

  江波涛当时正想扔石块攻击远处的丧尸,他先是感觉全身一重,险些在压制中狼狈跪下,唐柔收回战矛支撑自己,而墙边的安文逸直接摊到了瘸腿的椅子上,汗出如浆。

  下一秒,几人又觉得脑仁被咕嘟咕嘟地煮沸,震荡个不停,两位哨兵的屏障在极强的精神波动下险些并裂粉碎陷入信息过载,原先围上来的一级丧尸们僵硬地接连摔倒,几人听到它们体内细小的碎裂声,不禁变了脸色。

  …这晶核不会是直接被震碎了吧?!

  与此同时,还听到窗外传来的痛呼声。

  安文逸跟唐柔看了看呈现标准发球姿势的江波涛。

  江波涛看着自己原先握着石块,此刻空无一物的掌心。

  几人大眼瞪小眼,以江波涛在前的三角阵型磨蹭地到了窗边,就见苏沐秋一手按着头顶,一手抓着眼熟的石块,准确地瞪向从十几楼的窗边探出头的江波涛,全身气机紧盯着他,旁边的叶修似笑非笑,怎么看怎么事不关己。

  “江、波、涛!”苏沐秋脸黑如韩文清。

  “对不起两位大神,闲杂人等马上退避…”

  江波涛干笑着,扶着窗框慢慢挪动到墙后,满身是汗地按着扑通跳个不停的小心脏。

  “安医生,我需要抢救…”江波涛虚弱地说。

  安文逸倒是上前查看,一本正经地把脉片刻后对他摇头,害江波涛一阵莫名其妙的惊悚。

  他好想念温暖的轮回塔啊…

  

  叶修收回看热闹的目光,按着苏沐秋,探出精神触梢,极快的为他梳理着精神,将两人从濒临失控的情况扯了回来,一边问着苏沐秋:“忽然之间怎么啦,闹什么别扭?”

  燥动的情绪被柔软的精神触梢一遍遍安抚,苏沐秋阴沉地扫了眼叶修那张局外人似的知心脸,以及他微肿发红的唇瓣,憋了老半天才吐出一句:“伐开心。”

  叶修眼角一抽,“还能不能好好说话。”

  苏沐秋哼了一声,“告白失败了。伐开心。”

  “你一个大男人还要抱抱呢,几岁了羞不羞人啊。”叶修被雷的外焦内酥,诧异地看着苏沐秋。

  这种话小姑娘来讲多可爱啊,叶修看着又嚷了句伐开心的苏沐秋。

  宽肩窄腰大长腿,身型跟他的精神体雪豹一般流畅优雅,隐含巨大爆发力的内敛肌肉线条,长风衣与背心马甲衬托出好身材,脸蛋上相随时能当封面模特,这样一个二十来岁的大男人冷着脸喊伐开心…

  苏沐秋伸手揪住了叶修的衣角。

  好吧,也不是很难接受。

  叶修坦然的摊开手,用力地抱了抱苏沐秋。

  “还说跟小苏处不好,我看你们挺像的啊。”叶修笑着说,轻拍苏沐秋的后脑勺,“都上赶着求顺毛。”

  苏沐秋郁闷地撇嘴,没有接话,但也没有拒绝被顺毛,叶修看着差点又笑了出来。

  “…你,”苏沐秋问到,“你觉得…咱们俩的关系是意外吗?”

  “一开始确实是意外。但这么久了,习惯成自然,绑定哨兵如果不是你,也不知道怎么过日子了。”叶修难得坦承一回,为了充分顺毛摸,他想了想又补上一句:“而且我们的精神结合是不可能拆开的,你这一生都是我的人,就不用花心思琢磨这点破事了。”

  “没有肉体结合的精神结合,不是长时间不维护就会断裂吗?”苏沐秋惊讶。

  “我们不会。”叶修语气笃定,“我的精神领域跟链接一体成型,要是你死了或结合断了,来不及喘上几口气,我就会精神溃散。”

  苏沐秋惊愕失色。

  “我觉醒不完全,精神体都被扯成了两半,一半成了却邪,一半跟你的精神力搅在一块成了卡在链接里的千机伞,这些你都知道,怎么没想过别的方面?”叶修随意答到。

  他拍拍苏沐秋的肩膀,便抓着却邪起身,打算上楼确认被他俩殃及的三条池鱼。

  苏沐秋深吸口气,只想着‘难怪’。

  难怪秋木苏这么紧张叶修…原来身为精神体的它,一直知道叶修的情况如此异常么。

  “…我不会后悔。”

  “这种事,早就知道了。”叶修摆手。

  没有后悔的余地,就用命来守护彼此。

  苏沐秋起身,快步跟上,与叶修并肩而行。


  “对了,沐秋大大。”叶修忽然出声。

  苏沐秋疑惑地望向对方。

  “你想追我,就直说啊。这么含糊的告白也指望我答应?”叶修侧头,挑眉坏笑了一下,“要是你不行,就放着让我来吧。”


  苏沐秋终于缓缓的、缓缓的回过味来。

  他的唇角一点一点扬起,勾勒成温暖舒心的笑,“那可不行。目前我们各自告白失败一次,战绩相同。”


  “平手状态……别以为,我会再输你一次。”



→ 1.27 / 目录

评论(39)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