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2.14 威风堂堂(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设多,注意。

← 2.5


46.


  轮回带来的物资确实很丰厚,除了食物之外,还有一些珍稀资源。这大概也有感谢他们救了江波涛、保持友好互助关系等涵义,至少老板娘与关榕飞看的乐开了花,眉开眼笑地连连点赞。

  物资交换的车队预计停留两天,在第三天清晨返回轮回塔,让双方有足够的时间将东西清点完毕,而这段期间他们会住在兴欣塔中。

  “然后,滞留期间,孙代表的地陪就是这两个人了。”陈老板娘豪气一指,来看热闹的兴欣众人齐退一步,就剩苏沐秋跟叶修孤单的站在人群外。

  苏沐秋耸肩,显然早已预料到事态发展,叶修上前热情的拍拍表情扭曲的孙翔。

  “一定让你宾至如归哈!”

  “不用了,参观什么的我不需要!”

  见他们相处的不错,陈果点头,让众人赶紧忙去,自己则对苏沐秋多提几句大意为不要欺负孙翔的‘亲切’嘱咐后,脚步匆匆地离开去找邱非与江波涛。一堆物资要在两天内完成卸货、清点、新物资上车,这可不是小工程。

  苏沐秋对陈果表示不用担心,自来熟的搭上孙翔肩膀。

  孙翔眼尾一抽,只觉得这两个人行事作风一模一样,这么地…欠揍。

  “我可以在竞技场待上两天…”孙翔挣扎。

  “哦,真的么?”苏沐秋笑,“你难道不想看看,自从嘉世塔在你的暂时带领下差点崩落后,旧H市基地的现况?”

  孙翔立刻抿紧了唇,表情阴沉。

  他没有说好,或是不好,但在苏沐秋与叶修拿了一堆东西给彼此作好伪装,两人脚步轻松的离开兴欣塔时,孙翔沉默的远远跟在两人身后,一同进入普通人的生活区域。

  

*  


  “哎这个苹果好贵啊!不能算我们便宜点么?”苏沐秋肉痛。

  “不能。”摊主果断回答。

  而在苏沐秋痛心的划出信用点时,叶修已经靠着墙喀嚓喀嚓的吃起干瘪的苹果,由花花绿绿的破布裹起的却邪被随兴地靠在一旁。远处的孙翔拉低了帽沿。

  苏沐秋与叶修时常到一般居民区,看看人们过得如何。

  他们假装是随小型佣兵团的车队从别的基地来探亲的,满口怪里怪气的方言,跟一些地摊的摊主聊天,同时购买有兴趣的东西。

  他们甚至在叶修拿起一只花纹细致的小陶壶时,愉快的发现,已经有人开始制作一些可以被归类到装饰品、甚至奢侈品的东西,这无疑代表了旧H市基地内,已经有部分人脱离每天为生存与饱暖挣扎的生活。

  哨兵跟向导由于本身极易受环境影响的特殊性,长年居住塔内,其中很多人跟普通人是区隔开的,尽管实际上彼此的生活息息相关。

  末世降临十几年了,再不愿接受,人们终究让生活上了轨道,靠自己让一切好了起来。

  孙翔看的却是那些人们脸上的笑容。

  这里,与他短暂的停留的那时,似乎没什么不同。

  但是,一些他知道的,他不知道的,都从这里永远消失了。

  那是他的错,无论他是不是被诓骗来的,他不够强,所以当年的嘉世塔才会差点被丧尸踏破。

  ‘我尽力了’在生命的重量前一文不值。

  此刻他却遮掩着身份,安静的跟在两人背后。孙翔为自己这种藏头藏尾的懦弱表现唾弃不已,对于嘉世跟叶修、苏沐秋,他的感觉十分复杂,不过,至少他不会逃避。

  短暂的探查行程结束后,他甚至以‘我住过这里’回绝了苏沐秋与叶修带孙翔去逛逛兴欣塔的建议,在几人分开后,又悄悄回到了居民区,漫无目的的游荡。

  他坐在小摊内,举着破碗喝只有清汤白面却要价极高的晚餐;或着在街角,听一对年轻的夫妻,表情忧愁,商量着生孩子养不活的事。


  他特意去看了看当年曾经倒塌过的那一段围墙。


  新的围墙早就建好了,比旧有的更加牢固,但周围却没什么人居住,十分空荡,只有一些看上去日子过的比较艰难的人住在这里。

  孙翔随意走着,踏过一摊摊长年淤积而成的小泥洼,并不在意斗篷下摆跟长靴沾满泥点。

  围墙边的泥地上,有个衣着脏兮兮的小姑娘正拿着石子在地上涂鸦,却在孙翔擦身而过时,忽然抬头,惊讶地高声呼喊着,一蹦一跳的扑上孙翔。

  孙翔吓了一跳,想把小家伙撕下来扔开,但她真的太过瘦小,身高甚至不够孙翔的腿长,他知道自己的力道,深怕小孩一捏就碎。

  “喂!妳做什么!”孙翔压低声吼到。

  “你回来了!你回来了!”小姑娘兴奋的抱着孙翔。

  “妳认错人了!”

  “我没有,我知道你!”小姑娘抬头,“你是孙哥哥。”

  “我…啊?”孙翔一僵。

  “孙哥哥为什么走了?你跑出去了么?伍晨哥哥跟魏叔叔说外面很危险的。”

  “…妳真的认错了。我不是妳的孙哥哥,虽然我也姓孙…”

  “就是你,我不会认错的。几年前救了我们的孙哥哥。”

  她的眼神亮晶晶,满是信任的望着孙翔。她的目光,几乎让孙翔隐密的感到畏怯。

  孙翔弯下腰,蹲在她面前,低声说着,“我没有…救了你们。妳说的救了人的孙哥哥肯定不是我。”

  “不是的。隔壁婆婆都有说,虽然因为坏人的关系,怪物才会被放进来,爸爸妈妈都死了,但孙哥哥是好人,为我们努力到了最后,我们才能活下来的。”小姑娘模仿着成年人的语气,抱着孙翔的腿说到。

  孙翔说不出话。

  小姑娘从兜里翻出一只缺了口的花型发夹,那只小发夹亮晶晶的,跟她的眼睛一样。发夹不是什么高级材质,但显然被保护得很好,小姑娘珍惜地摸了摸发夹,却踮起脚尖将它夹在了孙翔头上。

  “好孩子都会被奖励一朵花的。”小姑娘扯着呆愣的孙翔,“孙哥哥吃饭了么?”

  在别着花的孙翔糊里糊涂的被人扯进小屋一块吃压缩饼干时,悄悄躲在不远处的苏沐秋与叶修相视一笑。

  “我就说那小姑娘以后会是个哨兵。”苏沐秋感叹,“五感敏锐。”

  “呵。这下孙翔总该放下这个心结了吧。”

  “是啊,否则每次提到这里,他老摆出那副苦大深仇脸,烦人啊。”苏沐秋吐槽。

  叶修笑,心里却想着,如果未来孙翔接下了却邪,哪怕他仍不肯常驻旧H市基地,也绝不会放任这里有难不管。

  

  *

  

  后来,在这里停留的期间,轮回代表孙小翔几乎将时间全数消耗在被人们戏称为贫民窟的地方,还跟一个瘦弱的小姑娘抢饭吃──他本人似乎完全没注意到,小姑娘是把自己配给的正餐份额分一半给他,还以为自己只是吃了人家的小点心。

  孙翔这点新闻很快地传遍了兴欣塔,因为魏琛照惯例去探望孩子们,提着糖果饼干拐进这块区域时,正巧看见别着小花的孙翔傻楞楞地站在空地上,在小姑娘的央求下,两人一面做早操,一面唱着《小白菜》。


  直到轮回车队要离开前,魏琛还是一看到孙翔就笑的直抽筋。


  “为什么要唱小白菜啊!”方锐也是笑的快断气的一员。

  孙翔气急败坏,“我怎么知道!她说她只会唱这一首!而且唱歌怎么了!”

  “也不知道是谁教的,选这种歌。”陈果知道了事情经过后频频皱眉,觉得教人小姑娘唱这种歌,实在太糟心了,小苹果都好点。

  “哈哈哈。”魏琛笑疯了,眼看就要倒在地上打滚,“唱歌好,唱歌妙,唱歌呱呱叫…那什么…哎唷,不如就让咱们兴欣塔两大代表在轮回离开前也唱首歌欢送吧。”

  方锐兴致高昂,立刻举手,“我!我提议让两位大神唱威风堂堂!”

  两人嘿嘿笑着,望向送行队伍最前方的叶修与苏沐秋。

  “哦,行啊。”叶修挑眉,点头答应。

  “豪迈啊老叶!”魏琛竖拇指。

  “是男人等会就别临时找理由开溜!”

  旧H市基地出入口前的轮回众人探头探脑,想知道这几个兴欣的聚在这里打算做什么。同样列队送行的陈果茫然,完全不理解为何这两人如此兴奋。

  魏琛跟方锐大声吆喝着,激动过后,又有些犹豫。虽然叶修答得很爽快吧,让自家的代表在其他塔的代表面前娇喘是不是不太好…但是,两人纠结的想,看他们俩笑话的机会也很难得啊!

  与此同时,考虑到车队时间紧迫,在叶修点头时就立刻转身的苏沐秋已经从塔里拉着唐柔出来了,手里还抱着不知道哪里翻出来的老旧电子琴。

  “这…这是真的要唱啊?全部都唱么?包含前奏?”魏琛犹豫了。

  “这种歌…叶秋大大还是别太逞强了…”方锐心虚。

  “唱啊,当然唱啊。”叶修失笑,“不是你们撺掇的?沐秋都把伴奏给我带来了,你们还在问是不是真的。”

  唐柔这才明白苏沐秋急着把她拉出来做什么,原来是缺一个伴奏。她在很小的时候学过琴,末世后,作为一种自我精神调节的手段,也有断断续续的练习。她瞥了眼正在架电子琴的苏沐秋,转头问道:“我不一定会弹你们要唱的曲目。”

  阶梯上的叶修摆手:“肯定会的。让他们这群人见识见识《威风堂堂》。”

  苏沐秋缓缓走到他的身旁,与叶修并肩。

  “这个我会。但它不该用琴的。”唐柔在魏琛方锐骇然的眼神中点头,调整着电子琴的音效,稍微活动手指,便将双手平摊在键盘上,缓缓键下第一个音。

  热烈的乐曲一开头,除了当事者三人外,其他人都怔住了。


  这很明显不是他们起哄时提起的威风堂堂。


  “威风堂堂,第一号进行曲。”叶修在前奏间,平板的宣读到,“Land of Hope and Glory,希望与荣耀的土地。”*

  …

  别说魏琛与方锐,就连陈果、孙翔等人都有些目瞪口呆。

  叶修跟苏沐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这种曲子,一本正经的唱着洋文歌词,唱腔说不上多有技巧,但在朝阳初升、万物复苏的清晨时分,听起来渲染力特别强。

  即使听不懂歌词,这首曲子本身就带有一种微妙的乡愁,让年纪稍长的人不由自主地想念起末世前平静的生活,想念荣耀大陆曾经美好的景况。

  

  两人像模像样的唱完了一套歌词,这才看向阶梯下的轮回众人。

  “加油。”苏沐秋说。

  “一定要活下去。”叶修补充。

  被情绪感染,车队里几名向导忽然就红了眼眶,大声回答“会的!一定会!”,把孙翔吓了一跳。

  江波涛握着无浪的剑柄,若有所思。

  “就算再艰难,总有方法可以克服。生活会更好。哪怕只是为了重要的人,永远不要放弃活下去的希望。”苏沐秋伸手紧握住了叶修,“孙翔,江波涛,还有其他轮回的成员,一路平安。”

  “是啊。”叶修坦然地回握,勾起淡淡的笑容,“哪怕是唱着小白菜,都要坚持活下去。”

  

  

  轮回车队离开后,仅仅数天内,由兴欣塔主导,联合霸图塔、微草塔、轮回塔,对全荣耀大陆任何一个收的到卫星信号的角落,发布了一份引发轩然大波的文件。

  文件的内容分为几段。

  1,动物的变异情况。

  2,三级丧尸的分布与分析调查。

  3,精神力技能的实践与应用,向导加入战局的必要性。

  最后一项过分荒诞,但它显然即将彻底改变现况。

  前所未闻的新技能由两位大名鼎鼎的向导张新杰、王杰希联名背书,他们以自己的身份作担保,将学习这项技能的急切性提升到了红色等级。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两位向导并非技能的创始者,甚至封面上的发布者行列中,居然有一个人们从未看过的名字。

  

  ──发布者:苏沐秋…

  以及,葉修。

  

=

嘿嘿我就是不想写娇喘曲


*《威风堂堂进行曲》中最著名的是《第一号进行曲》,常被用作A国高中的《毕业进行曲》,经修改填词而成的《希望与荣耀的土地》则是E国爱国歌曲

在本文理理解歌名(希望与荣耀的土地)跟情绪就可以了。


节选一小段歌词:

Land of Hope and Glory, Mother of the Free,

希望与光荣之土,自由之母,

How shall we extol thee, who are born of thee?

我等众人为你所出,该如何将你传颂?

Wider still and wider shall thy bounds be set…

你的疆域被开拓,宽而益广…



→ 2.15 / 目录

评论(30)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