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2.21 赌气(深夜60分/哨兵向导)

 @伞修深夜60分 

53.


  叶修在外头自由地蹓躂了一整个下午,才踩着饭点回到兴欣塔。

  食堂里左右不见苏沐秋,甚至连方锐等人都没看见,叶修随手抓了个人一问,才知道当他不在时,B市的运输机也到了。微草和义斩都来了人,王杰希和楼冠宁两位塔的最高领导亲自到场,再加上霸图塔的张新杰、张佳乐,蓝雨塔的喻文州、黄少天和卢瀚文,来了这么多尊荣耀大陆上叫的上名号的大神,陈果直接拉上兴欣塔的招牌苏沐秋与其他人等,另外开了一桌豪华接风宴。

  “哦,谢啦。”

  叶修顺着精神链接感应了一下,苏沐秋确实在塔内,他朝链接那端投以安好问候的情绪,对被他拦住的人挥手表示道谢,也不去吃豪华大餐了,打了些饭菜就在食堂角落挑位置坐下,秋木苏跃上正对面的坐位,摇晃着尾巴。

  “可惜精神体不能吃东西啊。”叶修嘴里嚼着食物,伸手去揉秋木苏的耳朵,秋木苏乖巧地趴在桌面上,主动将耳朵往叶修手里送,“话说回来,如果能吃,你是吃什么的?羚羊?”

  秋木苏悠闲地晃尾巴,眼神既天真又无辜,一双又蓝又圆的眼睛里只有叶修的倒影。

  叶修又揉了把秋木苏,随后认真的吃起饭。

  

  饭后叶修拖着脚步慢吞吞地回到房间,打算洗个澡早早睡下,没想到看见房门大开,换上轻便服装的苏沐秋忙碌着,把他们房里的东西都搬了出来。一些零件、图纸还有地摊淘来的古怪玩意儿堆得满走廊都是,还好江波涛离开后,他们附近没有邻居,否则彻底阻碍交通。

  “忙什么呢?”

  苏沐秋瞥了他一眼,赌气似的闷不吭声。

  “计较下午没带你出去玩?你也溜号老板娘肯定骂死我们了,总得有人完成任务嘛。”叶修毫不犹豫的供出扔下自家哨兵的险恶用心。

  “好像有个人,在那之前答应我不离开的。”苏沐秋抱臂,声音平板。

  “…呵呵。”

  叶修自认理亏,索性抱着秋木苏坐在走廊上,给雪豹的肉垫爪子做手操。苏沐秋也没理会叶修,将搬出来的东西整理到另一间空房去,就这么在两间房里进进出出,逐渐将一大堆生活用品搬了过去。

  直到苏沐秋开始挪动大件家具,甚至把床都搬出来后,叶修才出声打断他的行为。

  “苏沐秋,你这是在大扫除?”叶修说。

  “我们哪时做大扫除了?”苏沐秋回问,“这是要换房间。”

  “…你要搬出去?”

  “当然,不只我要搬,你也要搬。”其他零碎物品不急着移动,苏沐秋正好将叶修的床也搬过去,宣告结束这项大工程,擦擦手靠在门外,垂眼望着叶修与秋木苏。

  “为什么?房间漏水?”叶修惊讶。

  “是这样的。”苏沐秋慢悠悠地说,“对于你各种的隐瞒以及违反约定的行为,我决定大方地原谅。既然我宽容你一次,你也应该有所表示吧?有件事我老早就想做了,决定趁今天完成。”

  “你要干嘛?”叶修感到强烈不安。

  “你知道咱们房间被你当做吸菸室十年了,每个角落都是菸味?我的肺肯定是黑的,对健康太不好了,我也舍不得让你全面禁烟,只好退而求其次,要求房内禁烟。”

  …还真的禁烟室伺候?!

  叶修大惊失色,睡前菸、起床菸、闲来无事一根菸是他固定习惯,维持的时间只比认识苏沐秋少上一些,这消息不异于恶耗降临。

  “你是不是有什么没交代的?招不招?”苏沐秋面无表情的倚着门框,手里捏着禁菸标示。

  这个标示,由陈果、唐柔、苏沐橙联手发布,因为哨兵对气味很敏感,尼古丁焦油又是特别容易沾黏四周物体经久不散的味道,也只有苏沐秋能忍受叶修这么久。贴有标示的地点永久禁止吸菸,除非想触这几个姑娘的霉头。基本上魏琛跟叶修都绕着走。

  此刻看到标示,叶修马上蔫了。

  “招!立刻招,苏大大冷静,把你手中的东西放下,别想不开啊!”叶修高呼,苏沐秋只是转过身,在门板上比了比,开始寻找贴标示的位置。

  叶修看着苏沐秋不近人情的背影感到无比痛心,殊不知苏沐秋只是藉此隐藏辛苦忍笑的抽搐表情。

  

  不过谈起正事,两人还是换了地点,进了苏沐秋布置的新房间。

  叶修在茶几一端的单人沙发坐下,他对面还有张空椅,两个人谈话正好。

  没想到跟在身后的苏沐秋推推他,硬是把自己也塞进沙发,俩大男人挤做一团,叶修倒想把苏沐秋推下去,可惜苏沐秋故作余怒未消正在赌气,铁了心霸在这张沙发上,叶修起身换位,又让人一把揽回来。

  无奈地调整了好一会姿势,最后成了苏沐秋霸道总裁似的把叶修抱在怀里,脚边还有一只雪豹,画面十分醉人。

  “咳,其实我的情况,不太好说…”叶修说到,“还记得卖场里那只能产生幻觉的三级?你跟小江小安都看到一堆丧尸,虽然不知道小唐的,但估计也差不多。为什么只有我看到刘皓?”

  苏沐秋皱眉沉吟。

  “这个人都消失几年了,可是从那之后,与刘皓相关的消息突然多了起来,孙翔看到刘皓,下午我带小苏出去,也看见跟刘皓一起失踪的成员。已经死了,是丧尸。”

  “当时太混乱了,失踪名单上太多人,根本不知道刘皓是逃走了还是死了…”苏沐秋轻啧。

  “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又找不到原因。”叶修思索,“哨兵向导这种体制,人类其实尚未研究透彻。向导是精神方面强化,这个精神,到底包含了什么呢?”

  “你是指第六感?直觉?”苏沐秋早已从秋木苏那边隐约知道叶修的情况,此刻马上明白叶修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

  “没错。我怀疑刘皓与最近的事脱不了关系,一些事确实很像他的风格。”

  第六感这东西准不准,叶修以前不知道,但自从下午感觉苏沐秋要给他关禁烟室,此刻也确实发生了,他不得不怀疑……

  “如果是他,什么时候丧尸围城都不奇怪。”苏沐秋叹到,“不过之后能从他的行事风格中推测,好歹有了方向。争取早点休息,养足体力,随时做好准备。”

  叶修点头,“好了,标示呢?我拿去扔掉吧。”

  “行啊,在门上,你撕下来扔吧。”苏沐秋丢下这句,就起身去洗澡了。

  叶修抬头,望着门板最上方的贴了整整一横排的禁菸标示,伸手去勾,发现他根本够不到,摆明了就是不让他碰。

  叶修对苏沐秋这种赌气的行为充分鄙视了一番,但也不能摆明作对真的搬凳子来拆,最后仍得面对现实,痛苦的接受从此住进禁菸室的日子。

  

=

场外:

“(略)…为什么只有我看到刘皓?”

苏沐秋皱眉沉吟。

“确实不太对劲…”苏沐秋轻声说着,“为什么我看到你被挟持生死不明,你却看到了刘皓?叶修大大有没有什么想跟我解释,嗯?”



下章我要开战,好几章前就想,关键字到底能不能达成我开战的野望呢?

最新一位达成三枚首杀的亲选择了跟我做朋友(才不是),我们愉快的交换了Q号,聊起周叶文韩叶文all叶文停不下来(。

她说让我洒洒糖,我…尽力了…

#没治愈版#

【赌气】

叶修跟苏沐秋从那天默契的不提梦境之后,开始对彼此赌气。

说是赌气,更像是冷战。双方相识无语,即使仍睡在一起,每天早上醒来也只有一片默然,不知从何说起。

叶修心底的不安越发强烈,透过链接一直影响着苏沐秋,哨兵本来就不是很善于情绪控制,他知道自己在这种压抑的情况下肯定要不了多久就会爆发,但他不想伤了叶修--后者心头的压力很大,苏沐秋不允许自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只好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以免不小心铸下大错。

苏沐秋的沉默,对叶修来说却同样是压力来源。

什么时候苏沐秋对他沉默过了…?

战争逼近,他们却不放心上,反倒因为别的事情几乎喘不过气。


评论(19)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