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2.22 一见锺情(深夜60分/哨兵向导)

 @伞修深夜60分 

本人丧心病狂,为了冲完结,又补了三千字。

54.


  事情恶化的比预料中更为迅速。

  那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早晨,旧H市基地迎来几位大神后,人们继续日常生活的其中一天。陈果、罗辑与邱非熬夜办公,紧锣密鼓的清点可用物资,安文逸请唐柔与苏沐橙协助技能练习,魏琛方锐等人在床上呼呼大睡,一切如常。

  当乔一帆从瞭望台飞奔而下,极度紧绷的神经使得他急促换着气,泛凉发颤的双手轻放在拉响警铃的握把上时,第一时间内,苏沐秋跟叶修甚至不在塔内,而是在居住区里的一间小摊,两人弯着腿坐在矮凳上,稀哩呼噜地吃着刚做好的豆腐脑。

  

  如同数个月前的情况重演,刺耳尖锐的警报音再次划破了平和宁静的清晨,回荡在旧H市基地中,久久不止。

  

  彷佛应验了苏沐秋随口说到的‘随时攻城都不奇怪’,几天内,丧尸的数量就暴增为以往的三至五倍,数量庞大的一级丧尸以缓慢但坚定的速度,不断朝旧H市基地聚拢。不过是几天的时间,丧尸潮便逼近旧H市于一百公里外设下的警戒线。

  这个距离,普通人不眠不休走个一天一夜也就到了。

  即使考虑到当今阻碍重重的不平路况以及丧尸移动的龟速,情况仍不容乐观。

  让乔一帆毫不犹豫按响警报的骇人景象,匆匆赶回塔中的苏沐秋两人与其他赶来的人踏上瞭望台后,看的一清二楚。从兴欣塔的制高点远远望去,远方的丧尸群像是一片从地平线涌出的,正在涨潮中的黑色尸海,乌泱泱的一大片,令人不寒而栗。

  几人面面相觑,读出彼此深藏的惶惑。在滔天巨浪前,旧H市像是一叶孤舟,风雨飘摇。

  作为临时指挥室,兴欣塔最顶端的灯塔房被紧急修整,添入不少设备桌椅。苏沐秋与叶修将年轻时整出来的灯塔重新调试,炽亮的银白光芒开启后,照向了远方,不分昼夜再也没有熄灭。


  初时几天,他们被打得措手不及。

  袭击来的突然,各塔的支援队伍各自为政,行事风格各有不同,最后在几次的配合下总算磨合下来

  然而丧尸的数量如此之多,哪怕光是站在基地外什么也不做,产生的共鸣就能让较为敏感的哨兵头痛欲裂地当场倒下。

  兴欣塔拥有的三级晶核虽然有助于增加抵抗性,但终归只有一枚,将主要战力中的未结合哨兵强化后就用去不少。顶尖的几位大神纷纷放弃名额,让给底下的人。若非实验阶段时苏沐秋的逐日就被强化过了,此刻估计也是如此。

  苏沐秋与叶修将战术规划、队伍安排等事务转给喻文州几人,暂时担任技术人员,与关榕飞一道埋在研究室,按顺序强化武器。

  “小卢?轮到你了啊。”苏沐秋擦汗,一旁的叶修招手,让人坐下。

  卢瀚文看著有些萎靡,但情况不太糟。他有些犹豫的递出焰影,苏沐秋接过重剑,与关榕飞全新投入强化工作。

  “前辈…”卢瀚文在苏沐秋取出仅剩拇指大小的晶核时出声,“我…我还是不要强化了吧!”

  “为什么?”叶修惊讶回到,“有便宜不占,还是我跟沐秋的便宜,拒绝后你少天前辈会叨念一辈子。”

  “可是我已经强化过一次了。”卢瀚文说,“我问过一帆他们,还有很多人没机会,大家都能够强化一次就很好了…”

  “你是这里年纪最小的哨兵,觉醒没多久,屏障跟精神都太薄弱。你需要二次强化。”叶修平淡的回答,瞥了眼苏沐秋,后者莫明其妙地点头后迳自开始强化工作。

  叶修伸手握住卢瀚文,在精神领域的表层为他进行梳理,在他本身破破烂烂的屏障外,筑起又一层应急的精神屏障。

  卢瀚文惊奇的体会被柔软细密的精神触安抚的感觉,就像抽痛疲惫的大脑浸抱在温水中,舒适的令人忘我。

  “难怪蓝雨塔的大家都这么想要向导…”卢瀚文喃喃自语,对叶修的印象轻松由很强的哨兵转为很强的向导。

  他正陷入舒服的恍神,小腿却忽然被轻轻一拍,卢瀚文回神,低头就看一只体型略大的成年雪豹,刚才敲打他的长尾巴绕着叶修小腿打了个卷,前肢按在叶修腿上,正望着两人轻轻搭在一块的手。

  叶修松开手,“这样比较省力嘛。”

  秋木苏蹭了蹭叶修的腹部。

  精神梳理还在继续,但舒适度确实下了一个档次。卢瀚文想了想,觉得刚才的感觉也有点像被温热的毛皮细密轻巧裹住。

  “要怎么样才能在人群中找到相合度高的向导?”卢瀚文好奇问到。

  叶修张口,尚未说出话就被苏沐秋打断。苏沐秋把焰影还给卢瀚文,示意他测试一下,看似随性地搭着叶修的肩膀说到:“这很简单,当你碰见命中注定的伴侣兼搭档,你会有种…一见钟情的感觉。”

  “一见钟情?”卢瀚文年纪小,但也过了看公主王子幸福快乐的童话的阶段,顿时满脸不解。

  “就是无论对方难过或快乐都想分享,不愿让对方受伤,看到他跟别人拉拉小手你就想毁灭世界的感觉。”苏沐秋答,卢瀚文恍然大悟。

  叶修怀疑稍晚他们就要被蓝雨塔的正副队长叫去讨论幼教问题了。


*


  仓促的把精神武器完成强化后,人类方战力获得小幅度提升,战况稍微轻松些许,但接踵而来的问题却源源不断涌现。

  旧H市基地还没完成全面自给自足。一部分粮食是靠物资交换或外出寻找来填补,但被围困后,基地内储备的食物能让数万人维持多久?武器是否足够?哪怕在苏沐秋的带领下,整个兴欣塔一直以来都秉持着什么都穷什么都要的态度大力囤积物资,曾受创的旧H市仍比不上其他基地。

  旧H市基地根本没有准备好迎接突如其来的丧尸潮。

  其次,外援来不及赶到。轮回、烟雨都被绊住了,攻势不强,就是烦人;而其他基地远水救不了近火,不是每个基地都有B市基地的能耐,可以保有能使用的飞行工具,等他们赶到,黄花菜都凉了,差不多可以帮所有人上坟──如果哨兵们丧尸化的话,就得先把他们剁成肉酱再上坟了。

  

  “如果我死了,把我葬在南山啊,我瞧那里风水挺好。”听完以上总结,叶修开着玩笑,说完还自己哈哈俩声。

  “我也葬南山。”苏沐秋喊到。

  “老夫也…”魏琛才想排队形,立刻被陈果狠掐一把。

  现场的人都不觉得有趣,尤其兴欣塔的成员,脸色难看的要命,好像他们俩胆敢作伴殉情,他们就有种把人拖出来鞭尸。

  一旁的张新杰完全不管垃圾话,这会终于从简陋的地图上抬头。

  “时间。”张新杰皱眉,在罗辑的协助下,于纸面上推演着情况,“我们需要更多时间。”

  包子推推脸色苍白的乔一帆,“他这是什么意思啊?时间?”

  “丧尸在等一个机会进来吃大餐,我们也在等一个契机。”叶修回答,手里抓着秋木苏绕在他腕上的尾巴。

  “不愧是叶老大!霸气!威武!”包子兴奋嗷嗷,也不晓得听懂没有。

  其他人却满脸茫然,充分表现不解,不知道俩大神葫芦里卖什么药。

  “难道有方法可以把丧尸一网打尽?”伍晨犹豫的问。

  “这当然是没有的。或着你们有,尽管提出,目前很需要。”叶修理所当然。

  众人敢怒不敢言,没有方法就不要表现的一切尽在掌握那样自信啊!

  “那消灭丧尸的契机是…”

  “要消灭丧尸,只能老老实实一只一只打啊。”苏沐秋回答。

  见有些人已经想爆起杀人,特别是刚才把魏琛揍乖的陈果十分手痒的样子,苏沐秋主动补充:“我们不需要消灭所有丧尸,让它们离开或散去就可以了。丧尸违背习性,放弃其他一路上它们会经过的基地而聚在这里,这种行为不可能是常态,我们只需要找出促使它们聚在这里的原因并解决,这次危机就算熬过去了。”

  “看来两位前辈有点眉目了。”喻文州说。

  两人也不隐瞒,老实说出了关于刘皓的事与推测,并总结到:他要不是成了三级丧尸,就是有办法操纵那只可以控制其他丧尸的三级。

  “原来如此。这中间有这么多恩怨啊…”喻文州沉思,与王杰希、张新杰暗中交换眼神。

  “玩什么心有灵犀,有想法要开诚布公嘛。”叶修敲桌。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王杰希答,平静的大小眼扫过一头雾水的两人。


*


  兴欣塔最后推出了一个很老土的方法来抓住契机。

  那就是诱饵作战。

  坐镇后方的张新杰将目前基地内的战力分配成几个大队伍,轮换进行外出清巢与修整,尽可能减缓丧尸推进的速度,与此同时,尽量保证队伍里,至少要有苏沐秋或叶修的存在。

  既然可能的幕后黑手刘皓或许是因两人当年无心一句你还是去种菜而走上这条路,俩目标在他眼皮下晃,有较高的机率引蛇出洞。

  苏沐秋与叶修深觉这套战术的技术含量之低,对几位顶着战术大师名头的人大加嘲讽,并对这个计划硬生生将俩人拆在不同队伍格外不谅解。但不得不承认,老土的战术也不失为一种应急的办法,况且还有人提到“队伍里有枪神或斗神能够激励士气”,只得咬咬牙暂且接受了。

  苏沐秋外出时,叶修的队伍正好轮换休息,俩人能碰到面的时间大幅减少,每天就是吃饭时能说上两句,如果丧尸搞半夜突袭,彼此睡眠时间都碰不上。如此不过一两周下来,双方都感到非常不适应,精神不振,浑身没劲。

  “哨兵不应该跟他的向导分开太久。”苏沐秋倒在床上,觉得自己快罹患忧郁症了。

  接连不断的战斗,时时处在高度警戒状态的五感,远离自己向导产生的焦虑,一切都让苏沐秋疲惫不堪。

  我也是。

  叶修这么想着,感觉精神链接被无力地扯了一下,他伸手像揉秋木苏的脑袋一样,捋了捋苏沐秋的额发。

  “…抓紧时间休息。”叶修说到,随即抽回手,带上却邪离开了。


  除此之外,叶修自认情况比苏沐秋更惨。

  张新杰考虑到叶修实际上是个向导,秉持物尽其用的态度,将他安排与异变高危者黄少天一同带队。

  …但他废话这么多,他没异变前其他人就疯了啊!叶修望着不堪其扰的队员,沉思要不要把黄少天打昏了带走,一面慢吞吞地挪动脚步,始终站在黄少天正后方。

  在他脚边,被放出来跟着叶修的雪豹受主人苏沐秋的心情影响,同样恹恹懒懒的。

  “靠靠靠!为什么丧尸都往这里来了,它们对你一见钟情啊!?你也就只能吸引丧尸了。叶秋你能不能别划水了认真干事!!你个哨兵好意思老站在这玩大猫!”黄少天自顾不暇,被丧尸重重包围,只得拼了命挥剑。

  “我是身娇体弱的向导,站在这哪里不对了。”叶修满脸懒散的回答,战矛时不时戳向落网之鱼。

  黄少天大大的翻了白眼,“你好意思扯这种天大的谎言?你哪里像个向导了?!你骗的了世人骗的了小卢就是骗不了我,虽然我没有向导但也看过向导好吧,别的不说,你跟苏沐秋站一块,你猜别人会说你们谁是向导???”

  叶修呵呵,“少天别废话了,替我挡住这堆危险追求者,回去给你糖吃。”

  “谁要吃你的糖!!”黄少天转念一想,忽然被脑海中闪电般掠过的念头惊的冰雨险些脱手,“等等不会吧!我听张佳乐那家伙说,你跟苏沐秋已经举行过婚礼了?你这是要发喜糖吗?我跟队长小卢都在你们塔里怎么不知道这事。喜糖都有什么口味的我告诉你不是我喜欢的我可不会收。啊左方!居然有丧尸偷袭!”

  黄少天嘴上喊的惊险万分,喳喳呼呼的像串小爆竹,行动却非常冷静,眼神冷漠,手中的冰雨闪动着冰冷的蓝色幽光,他嘴上喊著有偷袭的同时,冰雨已经从匪夷所思的角度朝斜里一划,剁下了丧尸的爪子,回身又是一剑,直接让丧尸死的不能再死,基本没有任何丧尸可以突破剑围。

  相较之下,后方的叶修倒真的有几分偷懒的感觉,像无辜被卷入只得扛着晒衣竿打仗的村民甲。

  光明正大划水的叶修此刻感觉很差。

  从他成为向导开始,苏沐秋这个人,以及和他的精神链接,就像呼吸一样自然存在他的生活中。叶修人生中鲜少有这种频频意识到自己是已结合向导,并且有一位绑定哨兵的时候,分开这阵子他倒是深刻感受。

  叶修咂着嘴,心想此刻急需来根菸,藉着卖力工作的黄少天做掩护,弯身到处摸索藏在身上的烟盒。指尖才摸到了纸盒的硬角,叶修突然感应到死角处正有一只丧尸朝他扑了过来,他抬起头,却望着相反的方向,后心空门大敞。

  一发子弹擦过叶修的发梢,一枪爆掉了丧尸的脑袋。

  正回防的黄少天被丧尸炸开来的恶心腐肉溅了满头满脸。

  “喂搞什么啊!”黄少天抹着脸呸呸呸地吐口水,深怕把什么脏东西吃下去,一面跳脚大骂,“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冒着生命危险留下来帮忙的人么!苏沐秋你差别待遇敢不敢更明显??”

  穿着风衣的神枪手姗姗来迟,揉着眼下的乌青轻飘飘地回了句:“敢。”

  他随后在黄少天痛苦捂眼的哀号中一把抱住了叶修。

  叶修环抱对方,短暂的拥抱后俩人相识一笑,彼此精神都好上不少。

  “沐秋大大,休息时间还溜出来贡献劳力啊。知道不遵照张新杰的时刻表作息的后果么。”

  “这种时候怎么休息的下啊。”苏沐秋嘟囔,扔掉手中打空的两把左轮,抓住奔来的秋木苏转换为双枪逐日,搭搭搭搭又射击起来,“这么多恶心家伙对我的人一见钟情,我要能安心躺在塔里呼呼大睡就太好了。”

  苏沐秋的射击太快太猛,枪枪精准命中,不多时就清出一小片空地,这下两个近战都开始懈怠了。

  “我说…”黄少天甩着手腕,“这丧尸也太古怪了吧,怎么老冲着这里来?”

  “你不都说了它们对我一见钟情么。”叶修觉得一见钟情这个词出现的频率有点高。

  苏沐秋手中的左轮重组成自动手枪,射速再度提了一提,一面将大肆嘲讽起叶修:“唷多大脸啊,真觉得自己是万人迷?也不想想自己那副懒散德性,啧啧,除了我之外还有谁会对你一见钟情。叶修大大,自我感觉太良好是病,得治啊。”

  “呵,苏大大,一见钟情哪还需要多啊,一个就够了。”

  “我去,这到底是在互喷还是秀恩爱?”黄少天感觉自己中了闪光弹,眼前一片惨白,暂时致盲。“哎哟难道你真是个向导?不然丧尸怎么老向这里来。”

  “这么难以接受啊?那改成我真是个哨兵,沐秋是我的向导怎么样?换个说法你好点没有?”叶修笑,在黄少天眼里异常欠揍,“还说你看过向导,向导再好吃,丧尸也不会这么一窝蜂跑来。”

  黄少天抗议:“在今年以前哪时候向导可以满地乱跑?你当咱们蓝雨塔跟你们没规矩的兴欣塔一样?”

  “少天,你们塔没有向导。”苏沐秋目光怜悯,会心一击,黄少天当场跪下。

  不过确实,他们这次的队伍里除了叶修、黄少天之外,还有几名哨兵向导,其他向导确实容易被瞄准,也没夸张到这个程度。放眼望去,就他们这边遭受的攻击最为密集。若非如此,也不会成了队伍里最强的黄少天和叶修竟然聚在一起这种十分没效率的形式,上千只丧尸密密麻麻的围过来,就算是叶修,仅凭一人之力也扛不住。

  “这些丧尸的攻击十分有针对性啊…”苏沐秋早有警觉,此时看着基地的方向,毫无征兆地笑了起来,“我们好像离基地越来越远了。”

  “这是该笑的事?!我们打脱队了你知道吗!!”黄少天发觉他们确实远离了大部队,被丧尸隐蔽地隔开了。

  “当然该笑,这招太眼熟了。”苏沐秋挑眉,望着叶修。

  叶修将却邪往脚边一插,直接用强悍的精神力简单粗暴地震晕了范围内的丧尸,三人站在陷入诡异僵直静止的丧尸群中,如同置身风暴中心。

  黄少天惊讶地看着眼前超现实的画面。

  “早说了,少用点心思在没用的事上。半点新创意都没有,就想干掉我们?”苏沐秋大声说到。

  “刘皓,同一招,你还要用几次?”叶修嗤笑。

  数十公里外,有一道精神波忽然猛烈震荡起来。黄少天一无所觉,叶修却警觉地扫出精神束,与他有链接的苏沐秋同样将五感放到极大范围。

  有个极为熟悉的人,混在丧尸中。

  

=


有人想看周喻打黄盖,

小周鱼总CP战少天盖才捷CP…表示骇然


评论(23)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