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2.24 3分钟(深夜60分/哨兵向导)

 @伞修深夜60分 

56.


  隔天清晨,天色蒙亮,众人犹在睡梦中,叶修就一脚踩熄了篝火余烬,一辆车一辆车地呼起床号。

  “起床啦!”叶修咚咚咚的敲着窗。

  “混蛋!干嘛呢现在才几点!”黄少天睡眼迷蒙地竖起两中指。

  “该起了。”叶修看看远方的天际线,又低头像模像样的掐着手指,“经我掐指一算,再三分钟,张新杰就会领着后援部队抵达,你信不信啊。”

  “不!信!”黄少天咬牙切齿。

  “好吧,再给你透露个好消息。”叶修挑眉,“一分半钟后,你就会知道我说的是正确的,独家情报,禁止外传哈。”

  “咱们满车的人都听到了!独家你妹!”黄少天怒,一把甩上被叶修拉开的车门,蒙头转身继续呼呼大睡。

  叶修耸肩,不甚在意,自觉仁至义尽,便绕过蓝雨的车,慢悠悠地踱往下一辆。

  他跟苏沐秋睡在一起十几年了,知道叫那家伙起床的诀窍,是以最后才去找苏沐秋。人是三两下被他弄醒了,但目光却有些迷迷瞪瞪,头上翘了两只呆毛,下了车便像只特大号的考拉,眯起眼挂在叶修肩上不肯挪动。

  “苏沐秋,你知道自己多沉么。”叶修透过经链接,直接从精神层面猛拍对方两下,苏沐秋震了震,眼神清醒不少,但仍挂着不动弹。

  “两分零七秒后张新杰就要到了?”苏沐秋打着呵欠问,“哦,现在是正好两分整后。”

  “原来你有听到我说话呢?那还不主动积极地起来,非要人叫?苏大大快清醒。”叶修猛掐苏沐秋的脸颊,苏沐秋任凭前者把他折腾成鬼脸,全然不以为意。

  都这样喊了,人还不肯挪,摆明就是耍流氓,不会轻易离开。叶修无奈,只得半扛着苏沐秋,将人又拖又拉扯到一旁,伸手去取摆在墙边的几桶子清水。那是昨晚其他队员从稍远的地方提回来的,供简单清洁用,饮用的话他们还是喝瓶装水。

  叶修才掏出手帕艰难地沾湿了,湿漉漉的手背却忽然被温热干燥的掌心贴住,苏沐秋将叶修的手掌连带手帕握在手里,啪地一声将湿手帕糊到叶修脸上,后者冻的一阵机灵。

  “干嘛呢!”叶修嘶声抽气,搭住苏沐秋的手腕。

  “本哨兵大发慈悲,给你做一回小厮啊。”

  苏沐秋动作随意但还算细致的给叶修擦了脸,随后才把手帕翻面叠了叠,给自己擦拭了下。他们脚边还有一只秋木苏,雪豹摇着尾巴,睁着双圆眼睛观察两人互动,叶修抢回手帕,也给秋木苏擦了把脸。

  现场条件比较艰难,没有镜子,两人只得慢吞吞地给彼此整理服装仪容,该正衣领的、钮扣该扣上的、呆毛该归位的,两双手交错,看着差点缠在一块,倒是没挡到彼此的动作。

  “有需要这么隆重么,这是要迎接领导?”叶修有些感慨,按着苏沐秋的头发。

  “人都不远千里从霸图塔、微草塔各地来到旧H市基地支援咱们,充分展现万死不辞的决心了,咱们也得拿出态度啊。”苏沐秋侧耳倾听,话题一转,“他们快到了。叶修大大你占算很准啊!”

  “呵呵,那是。”叶修笑。

  “是一寸灰给你通风报信吧。”

  就在两人说话间,头发四处乱翘的黄少天吼着一票睡的东倒西歪的蓝雨哨兵们从车上跳下来,跟教官突袭似的手忙脚乱整装列队。数十秒后,叶修隐约听见数十台车辆辗过石砾的声响,抬头望向天空,不自觉皱起眉。


  确实是清晨时分了。


  但随着车声从地平线那端升起的,却不是朝阳,而是一大片迅速笼罩了半面天空的黑沉乌云。


评论(11)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