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2.26 一起散步(深夜60分/哨兵向导)

58.


  载着兴欣成员的这辆车气氛还算欢快,然而,随着车队驶近目的地,叶修的眉头却越发紧蹙,终于,在仅剩几十分钟车程的距离时,他伸手从苏沐秋怀里摸出终端机,接通其他车辆,宣布提前弃车步行。

  前方的路面早在末世后,因无人维护已不复平坦,路面龟裂翘起,满地碎石,车行不易,队伍中的大多数人以为叶修是因此让众人步行,并未多想什么。

  他们将车上备的雨具全数留给向导,哨兵们只用塑料布将携带在身上不耐水的物品裹住,自己直接淋着酸雨,以向导居中、哨兵分散四周的稳妥队形,一面击退丧尸一面小心前进。

  顶着大雨,几分钟内众人就成了落汤鸡,模样狼狈。唯有领头的苏沐秋跟叶修,俩人并肩走在一块,撑着把不知早先藏在哪里的巨大银伞漫步,像是在西湖畔边一起散步赏景,倾盆大雨都给衬托成了细雨微微,画面别提多惬意,让人恨的牙痒。

  走在旁边与俩人低声讨论的王杰希,却清楚看见他们凝重的神情。

  苏沐秋以手背随意擦开颊边的雨水,眯起眼望着阴沉的天空,“这场酸雨来的太不凑巧…视觉、嗅觉都受影响。哨兵的优势被削弱了大半。”

  “比起雨中作战,在车上或许比较有利。”

  叶修摇头,“不弃车不行,前面不太对劲。大眼,你没有感觉到?”

  “我察觉了,所以没有反对弃车。你能感知到目标了?位置在哪,让我比对一下。”王杰希问,展开防水地图,将地图凑近伞下的俩人。

  叶修垂眸默默估算大概距离,指出几处。

  王杰希点头,并伸出手在微潮的纸面上比划,“照你的判断,目标所在地大约在这一带。这附近除了几座末世前留下的工厂,都是无人地…不过,这里…我能感知有其他活人在那,数量不少。你说不对劲,是指这个?”

  “对。”叶修说,“如果我的精神感知没出错误…那应该是轮回的人。其中有一个是江波涛。”

  “问题是--他们怎么会在这里。”王杰希皱眉,“轮回塔情况紧迫,忙着对付丧尸,连兴欣塔的紧急通知都分不出人手支援,又怎么会大举离塔。”

  王杰希思索着,叶修和苏沐秋却清楚,诱出、战力分割、逐一击破,这一套是刘皓的拿手好戏,他们当年就经历过一次。

  “你们感知到他们还是人类?”苏沐秋低声:“轮回塔的人接连战斗多日,状态不佳,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遭遇刘皓伏击,被他扣在手里,就等我们抵达前转化成丧尸…”

  “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叶修语气淡淡。

  轮回塔跟兴欣塔的关系不错,距离又近,可谓唇亡齿寒的关系。从丧尸骚扰S市基地不难猜出,他们早因此被刘皓盯上,但刘皓不怕他们双方汇合,反倒直接将轮回引到这里…

  苏沐秋不得不做出最糟的猜测。

  何况,在轮回塔的人情况未明、可能需要协助的前提下,他们队伍根本不可能停下修整,就算是陷阱,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刘皓显然清楚知道,苏沐秋跟叶修不会下放弃同伴的决定--并以此逼他们主动踏入陷阱。


  三人沉默下来,任由雨声淹盖一切。


  冒雨疾行数十分钟,清除掉几批丧尸后,他们终于能透过雨幕,隐约看见人造建筑的型状。

  “近了,确实在这。”叶修深吸口气,率先拨开遮蔽视线的枝叶。

  工厂的边角因大雨和阴沉天色而模糊难辨,众人仍激动不已,队伍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步伐。

  然而看清的那一瞬,所有人都感到毛骨悚然。

  在灰蒙大雨中,那处本该废弃的工厂,此时却灯火通明。

  大门已经被炸开了,厚重的铁制门板斜挂在旁摇晃,发出刺耳尖锐的金属摩擦声,并依稀听见里头有剧烈的战斗声响传出。

  由门外到工厂内部,宽敞的走廊上躺满数十、数百具破碎的丧尸尸体,与此同时,数量更多的丧尸拖着脚步在外头徘徊,源源不断地涌入门口,完全忽略苏沐秋他们这堆人的存在。

  工厂另一侧,尚算完整的空地上胡乱停放着几辆越野车,看起来来者十分着急,大雨冲刷着路面上数道交错的焦黑煞车滑痕。

  领队的几人互看一眼,按照原先的安排,指挥队员分头行动。

  大多数人留守工厂外,防止更多丧尸加入战局,并确保安全撤退路线。余下数十人组成尖兵队,深入工厂。


  进入工厂后,战斗的声音更明显了,丧尸空洞古怪的嘶吼声中夹杂属于活人的喊叫声,并不断有枪声响起。不需要多做考虑,他们直接迈开步伐向着声音来源奔跑。

  苏沐秋和叶修在尾端垫后,两人留意着倒了满地的丧尸,碎肢上大多残留少许冰痕或烧焦痕迹,基本确认里面的队伍来自轮回塔。

  周泽楷的传承技能不同于作用在精神层面的小伎俩,那是真正的、实打实的属性攻击。

  看看痕迹,还很新,轮回大约刚到不久。苏沐秋与叶修当即握紧了武器,紧跟着队伍冲进工厂一楼的侧门。

  侧门明显通往废弃的车间,空间广大,好几架堆放在角落的生锈机具歪斜倒置,防尘布落在地上,被踩出好几只污黑脚印。

  顶上的白炽灯大亮,将整间厂房照的亮如白昼。然而更加炫目的却是空间内不断闪现的各色光芒,光芒来自分散各处与几十只丧尸战斗的几人,以及正中间,手持双枪正单独与两只丧尸交锋的哨兵。

  靠近门边的其中一人分神望来,顿时高呼出声。

  “前辈!”江波涛叫道,神情急切,手中的短剑架开了丧尸,孙翔巨剑一挥,抢过了位置,两人身上俱是血迹斑斑,“小周对面的丧尸都是三级!还有这只!”

  三只三级丧尸!

  在场几位谁不是能在末世里活到现在的狠脚色,江波涛话音未落,早在看清状况时众人就自动分散出去,加入战局。

  王杰希直接放精神力,震晕了团团包围杜明等人的二级丧尸。

  精神力攻击在二级丧尸身上已看不出明显优势,仅让它们停顿几秒,但已足够唐柔、方锐与邱非趁隙上前协助,为轮回几人争取重整队形的喘息时间。

  黄少天第一时间就贴着墙冲了出去。他没有去帮助身上满是血污的周泽楷,而是奔向角落苦苦支撑的孙翔。

  三级丧尸都有特殊异化的部分,或技能或强化,由孙翔扛着的这只显然是力量强化。此刻他脸色极差,满身是汗,大口喘着气,额上爆出青筋,撑着巨剑的手臂发麻打颤,双眼发红。

  力量强化的三级丧尸,连韩文清都受了伤才堪堪打成平手,优势不在肉体强化方面的孙翔不过凭着一股拒绝认输的意志强撑。

  他的精神体武器横刀,在与丧尸尖锐指爪的角力下,已经有了缺口,细微的碎裂声不断。

  江波涛一直从旁协助,细心如他怎么可能没有发现这种细节,他几次试着想暂时接替孙翔的位置与丧尸周旋,但又屡次被对方咬牙抢回,令他无奈又焦急。

  忽然间,冰冷的寒光乍现,竟是冰雨出奇不意一剑斩断了丧尸半条手臂!

  黄少天悄声无息,挟着剑光突入,腿一勾踹开了孙翔。被踹飞的孙翔狠狠撞上墙角,高度集中的意识陷入片刻空白,那瞬间,横刀终于喀嚓几声,碎裂开来淡化消失,他当下浑身巨震,小小呕出口血,靠着墙喘着粗气。乔一凡保护着安文逸靠过来,孙翔却抹去嘴角血渍,表情难看的拒绝了精神梳理。

  黄少天的冰雨才挡住丧尸,喻文州同时扬手高举灭神的诅咒,当即开启传承技能。丧尸的行动明显慢了下来,对上黄少天快的只留下残影的剑招频频抓空,江波涛为了不坏黄少天的攻击节奏,当即退开,返回其他轮回成员的身边帮忙。


  黄少天之所以扔下周泽楷,倒不是出于什么恩怨,而是因为当时与他一同冲出去的,还有苏沐秋和叶修。

  他们找准机会介入战斗,两人的加入大大分担了周泽楷的压力。两只丧尸一个动作快如闪电一个皮糙肉厚,原先一只绊着周泽楷的脚步,另一只时不时从旁抽冷子攻击,致命伤没有,大大小小的伤口不断,若非碎霜荒火的攻击能让丧尸行动不便,此时他或许不是出点血这么简单。

  苏沐秋抬手开了好几枪,时机极其精准,周泽楷不惶多让,两人甚至几次攻击的弹孔位置接近重叠,苏沐秋一见攻击效果不大,果断将逐日重组为手炮,光明正大的蓄起了量子炮。

  数秒后,炮口前方没有任何物体,苏沐秋的指尖却扣下板机。量子炮破空而来,一杆乌黑的战矛忽然划出,向着朝周泽楷抓去的丧尸腿弯轻敲一下。这一敲,体型宽大的丧尸向旁晃了晃,歪倒时还带到另一只干瘦丧尸,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击力道不足以让它们跌成一团,但倾斜的角度正好进入量子炮的范围,声势浩大的炮击扎实地击中了两只丧尸的脑袋与上半身,时间凑巧地就像两只丧尸同时弯腰跟炮口说嗨一样。

  “哎哟,苏大大你是打哪呢!开炮前不对准目标啊。”叶修嘲到。

  “有人送餐上门,我何必费这个工夫。”苏沐秋挑眉。

  一记炮击自然不可能直接让三级丧尸灰飞烟灭,叶修战矛一转,将两只丧尸推分开来,突突两下将焦了大半的那只推到周泽楷前方,而苏沐秋已经自然地接手另一只皮厚的。

  两人视线交会间,都有血液在体内奔腾的畅快感。

  他们甚至不需要沟通,哪怕一个眼神都不需要,便能知道对方要干什么,自然地打出配合,这种无言默契甚至分不出是建立于两人对彼此的熟悉、精神链接带来的好处,亦或两者皆是。

  或许,远远不止这些。

  就像与另一个自己合力攻击,却又连连做出远比自己预料更为精采的配合。

  几声枪响后,却邪忽然扫来,表面覆盖着一层红光,直接反手由左至右猛力一划,将丧尸重重绊倒在地,丧尸重击地面时,又一道蓄力完成的光束直射而下,直接烧透了脚前这只丧尸坚韧堪比合金的外皮。

  苏沐秋在强大的后座力下连退几步,地上的三级丧尸还在挣扎着爬起,叶修正想趁胜追击,精神感知却反应后心处有漏网之鱼,手腕一转,刚巧举起的却邪顺势带着上身一扭朝后扫去。

  他的双眼在回身瞬间看到了那只干瘪不起眼的一级丧尸,却邪也准却地刺中了精神感知到的位置,然而实际上,战矛却划了空。

  叶修一愣。

  眨眼间,那只丧尸恶臭干枯、斑驳不堪的爪子擦过了却邪,直线朝叶修的门面划来。

  叶修反应极快,横举手臂謢住头部,被丧尸碰到的瞬间,他感觉一道混乱驳杂的精神力如钻头般狠狠砸进脑海,精神领域一阵撕裂般的剧烈痛楚,便被击飞出去,重重撞在了废弃机具间,脑门上的冷汗刷地流了下来。


  “沐秋!”叶修咬牙忍住痛呼,“那只…也是三级!”


  苏沐秋一记激光炮将其貌不扬的三级丧尸推到满场移动的楼冠宁和张佳乐身边,甚至在扣下板机时就焦急地回头,三两步赶过来,小心的扶起叶修。

  他的手一触上叶修的后背,便惊吓的发现这么短的时间内,叶修已经疼的出了一身汗,正像只老旧漏气的风箱,急促而不规律地喘息。

  “怎么不知道避开啊?伤到哪?”苏沐秋手脚冰冷,扶着叶修的双手却极为稳定,他将面色雪白的叶修按在怀里,小心的确认后背伤口。

  叶修只觉得头晕恶心,将脸埋在苏沐秋颈间,下意识抓紧对方的外衣,指尖发白,表情扭曲痛苦,艰难地抽着气,但喘没两口便在心底大声喝令自己停下。

  苏沐秋的情绪已经处在狂躁边缘了。再让他知道自己的向导有多痛苦,难保他不会情绪失控。

  他信任苏沐秋,但保护向导是结合后镌刻在哨兵灵魂深处,无法靠理智克制的本能。

  叶修仍埋在苏沐秋怀里,却将手收了回来,将微微发颤的手垂在一旁,强忍脑仁被捣烂似的抽痛动用精神力,硬生生单方面屏蔽了链接。


  “…咳,”片刻后,他闷声说到:“那啥…磕到腰了。嘶嘶嘶好痛啊!你别碰!”


  在叶修出声时,苏沐秋就扯开叶修的衣摆检查起来。长久不见光的后腰处肤色白皙,上头一大片正由红转为青紫的瘀痕怵目惊心,看就知道很疼。

  “算你侥幸,好像没有其他伤口,也没有伤及脏器。”苏沐秋皱眉,指尖轻触叶修后腰,“没有别的伤么?我刚才感觉你痛的连精神屏障都在晃动…”

  “腰都快撞散了能不痛么,你自己怎么不试试。”叶修长吁短叹不年轻了,“可惜这伤不影响行动,不然就能名正言顺的划水了。”

  彷佛应和着他的话,叶修扶着后腰,抓着却邪慢吞吞地站了起来,随意地摆动几下四肢摊开手,一副任苏沐秋处置的模样。

  “怕痛还不小心点,找死啊!”苏沐秋抽抽眼角,伸手在叶修头上拍了一下。

  后者一阵趔趄,正摇摇晃晃呢,就被施暴者扣紧后脑勺,在唇上狠狠吮了一下。

  当他们彷若无人的热吻起来时,心里素质坚韧如张新杰都不免怔愣,目光正好扫过的周泽楷双颊泛红,碎霜跟荒火有一瞬失了节奏。楼冠宁跟张佳乐当场看呆了眼,后者尤其严重,双手握着手雷满脸无措,不知道该先扔丧尸还是砸醒那对搞不清状况的狗男男,思索间险些被丧尸攻击,还是习以为常的江波涛推了人一把才避过。

  早有被俩人秀一脸经验的王杰希和喻文州淡然地转开视线,调整一下队形,继续攻坚。

  数分钟后,当俩人在黄少天与张佳乐忍无可忍的怒吼中气喘吁吁、黏黏糊糊地分开时,叶修苍白的唇瓣已经被吻的通红,面上也恢复几分血色。

  苏沐秋捏着人的下巴左看右看,这才算是勉强满意了,因开枪而染上浅淡硝烟味的姆指擦过叶修的下唇,微微红肿的唇瓣沾着溢出的津液,显得亮晶晶的。

  “你以为自己的身体还跟以前一样,只属于你一个人?”苏沐秋说的颇有深意,“你的所有权有我一份,能不能尽一下保管义务?”

  “是是是。”叶修觉得应该禁止苏沐秋看苏沐橙到处搜集来的那堆言情小说。

  “敢逞强,事后要你好看。”苏沐秋深深看了叶修一眼,才返身投入战斗。

  “瞎操心。”叶修无奈地笑了下,随意抹抹嘴,故作满脸餍足的瞥了眼分心盯着他俩看的人,几人被他眼尾玫红的模样吓的险些武器脱手,赶紧扭头专注于丧尸。

  面前肉都烂成一团的丧尸脸都比某人那种…那种小眼神能看多了啊!


  直到没有人注意他,叶修才悄悄放松绷紧的肩头。

  他缓缓松开满是热汗的掌心,被藏在手里的却邪上,彷佛应和着叶修剧烈晃动起来的精神领域,矛身突兀地浮现一小块蛛网般的细密裂痕。

  他重重吐了口气,收紧手,揉了揉隐隐抽痛的太阳穴,若无其事的加入战局。

  


评论(26)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