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2.29 四年一次(深夜60分/哨兵向导)

修。肉半个字也没改

62.


  当叶修的心跳停止时,苏沐秋猛然深吸口气,当机立断,将人平放在地开始实行CPR,总算勉强维持心口微弱跳动。随后苏沐秋火急火燎的揣着逐日突入战场,不顾一切的将张新杰和安文逸通通扯了过来。

  “叶修出事了。”苏沐秋语气急促,面色惨白,让人讶异于他竟能冷静而清晰地描述事情经过。

  俩人一听,立刻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来不及多说什么,马上确认叶修的精神状态。


  屏障被强行击碎的向导可能陷入混沌,但仅凭叶修能隐瞒身分多年,他身为向导的能耐绝对毋庸置疑,没人怀疑他是否能从混沌中自行脱困。

  然而,此前他已受过几次精神攻击,精神早有创伤,战斗中又是各种情绪波动最激烈的时刻,叶修强大的精神力反倒成了催命符,抓着极为大量的信息一股脑挤入残破的精神领域内,使得他的自我意识直接没顶,搅得一片紊乱。


  张新杰与安文逸连忙动员起来,艰难地尝试进入叶修的意识。

  而苏沐秋做完这一切后,脸色比濒死的叶修好不了多少,眼眶烧红,怔忡地望着叶修,咬紧牙关压抑着什么。

  此时此刻,他尽全力感受心底空白虚弱的精神链接,但无论他投以再多的呼喊,对面仍是一片死寂。曾误以为永远不会断裂的链接正无法遏止的衰弱萎缩,缓慢的剥离感磨的人恨不得当场撕裂胸膛,将里头痛苦哀嚎的心脏摔落地面。


  ‘叶修正在迈向死亡’--苏沐秋从未如此缓慢、清晰的感觉这件事。

  精神链接尚未断裂,他已置身莫大痛苦。

  苏沐秋因叶修隐瞒情况气的七窍生烟,另一边又因为‘即将失去自己珍视的向导’而陷入源自本能的极端绝望,两种天差地别的情绪在脑海中撕扯,令人喘不过气;紧绷的情绪就在失控边缘,随时可能彻底失去理智,完全发狂,甚至更严重——当场丧尸化。

  苏沐秋下意识捂着心口,恍惚神游的意识中,回荡着叶修留下的一句话。


  ──‘我等你’。

  你在哪里等我呢。

  不管在哪…操,都给我等着,看我不追过去打死你!!

  

  苏沐秋的情绪起伏极为剧烈,无疑加重两名向导的负担,最后,一贯冷静理智的安文逸都忍不住回头骂到:“叶修不会轻易放弃。那你呢?!”

  “……我没有放弃。”苏沐秋闷声答到。

  安文逸顾不得其他,“如果是这样,你该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你对他,连这点信任也没有??”


  “…相信他?这还真没办法。”苏沐秋抬头,脸上竟非安文逸以为的失魂落魄,而是火冒三丈,张口就爆了粗:“我*他*的再相信他我就是智障!”


  安文逸一愣,诧异于苏沐秋罕见的风度尽失。

  苏沐秋仍在气急败坏地骂:“我早该知道这家伙把自己当死不了的小强,一点也不重视那条小命,就该给他套个项圈牢牢牵着!”

  “呃…”

  安文逸毛骨悚然,因为他竟然能想像那个醉人的画面…这只说明了,日后这件事真的有可能发生啊!

  这时,张新杰终于收回手,有些颤抖地推了一下因汗水而些许滑脱的眼镜。

  “叶秋的精神还在。”张新杰道,“他的精神力足够强大,没有直接溃散…按理来说,还不到当场昏迷或死亡的地步,是他让自己进入假死。他还在坚持,但熬不了多久。”

  苏沐秋握紧拳,忽然重重吐了口气,抬起拳头就往自己脸上狠狠揍了一拳,出手毫不留情。

  “…怎么了?”安文逸欲言又止,怀疑苏沐秋这是没有看好搭档的自我惩罚,还是经历大悲大喜彻底疯了?

  “没事。”苏沐秋说着,像是不解气似的,在张新杰与安文逸的惊讶中,换了只手再揍一拳,这才甩着手腕嘀咕:“我怕等等人救活了,一时克制不住火气,又把叶修打死了。”


  …叶修把自己弄到濒死状态,你居然还打算痛打他一顿啊?!


  苏沐秋揉了揉脸,再放下手时,目光清明镇定,再不见一丝动摇:“──告诉我,该怎么做才能救他。”


  张新杰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需要巨大的刺激让他的精神和身体恢复运作。否则身体机能停止,不用多久就会拖垮他,真正…死亡。”

  苏沐秋拧着眉思索,脑海中闪过一幅景象。

  也许是在梦里见过,他前所未有的肯定,有某样东西能够瓦解这个困境。苏沐秋伸手探入自己的口袋,原先塞着的棒棒糖已经被叶修取走了,口袋里本该空无一物,他的指尖却摸到两只光滑小巧的东西。

  他将那两只小银筒取出时,分神担心情况的楼冠宁马上变了表情。

  “你怎么会有那种东西?!”楼冠宁大吃一惊。

  “这是什么?”张新杰问。

  “呃,那是…”楼冠宁吞咽着,“…结合热诱发剂。”

  “那是被禁止的试作品…在B市基地已经有了更温和的新种类。它为了强致诱发结和热,成分中甚至包含某些末世前被列为禁 药的东西…”

  “所以…”苏沐秋若有所思,“这东西,有可能叫醒叶修?”

  楼冠宁差点反射性点头,连忙阻止到:“开发中的试作品副作用不定,药效太强,喝下去之后别说丧失五感,当场死亡都不意外……!”

  谈话间,忽然碰的一声,巨大声响回荡在仓库内,几人望去,只见远方的战况又有改变。

  早些时间,叶修、苏沐秋、张新杰和安文逸四人暂时退出战圈,其他人增加不少压力,咬牙苦苦支撑,但在众人各异的目光中,孙翔全身挟带一股锐不可当的气势,手持却邪杀回直接对上了刘皓。刚刚正是他一矛将刘皓重重摔在地上,力道之大,他要还是个活人,体内的五脏六腑估计都摔成了泥。

  “快去,苏沐秋!”孙翔大吼,“救不回人你干脆一起去死吧!!”

  苏沐秋望着他手中闪烁着红光的却邪,又将视线挪到孙翔狰狞的表情上,最终他点头,遥遥大吼回去:“拿了却邪就好好用,别丢咱们的脸,撑到我们回来啊!”

  时间紧迫,不等孙翔有所回应,苏沐秋马上抱起浑身冰凉的叶修,转身向工厂内部跑去。

  

  *

  

  苏沐秋沿着稍早的记忆,找到连接桥附近的员工休息室,脚一抬就踹开了门。他将房内所有大型物体推到门边堵着,并将身上穿着的风衣胡乱扯下,覆在落了一层薄灰的行军床上,让叶修躺下。

  苏沐秋抹了把汗,神情严肃地凝视叶修数秒,这才心一横,狠狠撞开两只银筒,含着液体以唇齿全数渡入叶修口中,揉捏着他的咽喉辅助吞咽。

  ──数秒前,叶修的心脏已再次停止了跳动。

  不敢贸然给人CPR,苏沐秋咬紧牙,嘴里都是药剂苦涩辛辣的气味,里头不知道都加了什么,舌根上热辣辣的一片。不知道这玩意儿生效要多久,他不敢想药剂没有作用的话该怎么办。


  一秒,两秒,三秒…

  一分钟过去了,安静窄小的空间中,苏沐秋只能听见自己急促杂乱的呼吸声。


  他紧紧掐着叶修的手臂,一向十分稳定的双手却止不住地轻微打颤,连带的,叶修看上去也像是微微颤抖起来。

  “叶修大大你这是要对我始乱终弃的节奏…?!”苏沐秋心慌的叨念几句,“你自顾自的去了倒好,等等精神结合断裂,我说不定就跟着交代了…”

  他想了又想,最终忍不住低声咒骂到,“cao,咱俩死的时候,居然还是处男…!”

  精神链接的那端,忽然传出微弱的波动。

  随着精神的复苏,叶修停止运作的心脏跳了起来。


  扑通。


  扑通。


  扑通、扑通…


  由弱至强,心跳的鼓动声,越发清晰。


  “阿修!”苏沐秋连忙轻拍他的脸颊。

  叶修眼皮轻颤,许久后,终于缓缓睁开了眼。

  “…沐、沐秋…?”叶修喑哑着声,“…太慢了吧,哥觉得在黑暗中等了你几百年…真怕等不及…”

  没想到,叶修睁眼后,苏沐秋第一件事居然是满脸凶恶地揪着他的领口前后摇晃。

  “叶修大大真敢说嘛!”苏沐秋掐着人猛摇,“你什么时候知道怕了?啊?”

  “靠,生死关头劫后余生不带这样啊!”叶修头晕眼花,被摇的差点厥了过去。

  话语未尽,苏沐秋不由分说,直接抱住了人,紧紧压在怀里。

  他的力道极大,彷佛能听见骨络嘎吱挤压的声音,叶修怀疑自己脆弱的小心脏又要被挤停,正想叫苏沐秋轻点,便感觉到有温热的水珠啪搭、啪搭地滴落后颈,沿着滑入了衣领。

  叶修沉默片刻,伸手回抱对方,在心底不断重覆着一切安好。

  两人还算温馨的温存一阵,没有任何人出声说话。


  片刻后,叶修却发觉了不对劲。


  ──他的精神力越来越活跃,像是手拉着手,成群结队在脑子里从缓慢的国标一路跳到佛朗明哥,精神领域不断膨胀,根本遏止不住。此外,他的精神屏障还是那副厚薄不一坑坑洞洞的凄惨状态。

  最重要的是,由体内深处,一簇渺小的星火燃了起来,挟带着热度盘桓而上,颇有燎原之势。与此同时,他莫名其妙的手脚发软,身体禁不住下滑几分,便立刻被苏沐秋锁在怀里。

  他清晰的嗅到了苏沐秋信息素的气味。

  又热又重的呼息扑在脖颈间,不知何时,苏沐秋充满依恋的拥抱,成了烙铁般的强硬热烫,双臂僵硬地卡着叶修的腰背。

  叶修感觉血液往脑袋与下腹涌去,双颊烧红,他低喘着气问:“…喂,沐秋大大,你是怎么把我弄醒的…”

  苏沐秋好半会才回答:“…就是你准备好的…那啥诱发剂。”

  他的声音低哑性感,其中透出的几分情欲,让两人都有些燥热。

  “我才没…那玩意儿说是有副作用啊!会速死的那种!”

  “没办法啊!张新杰说你自行进入假死保护精神跟意识,再醒不来就玩完…”

  “唷连这都知道,怎么没想想我假死干嘛,等着人帮忙叫醒?既然刘皓打破我的屏障,你给我补补不就得了…?!咱们当年结合时你不是给我撑过屏障?!稳定了我就自己醒来了啊。”

  “……靠!那你干嘛特意放我这?!”

  “我是近战啊!万一被击中不就碎了!我把东西扔你那放,难道还是第一次??”

  苏沐秋与叶修大眼瞪小眼,不过几句话,两人就整的气喘呼呼。

  

  ──被烧的。

  身上的热度,根本克制不了。


  

【肉】

  2.29 四年一次长微博


  肉体上的快感让人兴奋,灵魂上的高潮却让人升华。

  双重爽快的两人黏糊糊地缠了一阵,身体上的感官才慢慢回拢,叶修当即嗷嗷叫着,抚着酸疼的老腰。

  “靠,累死我了…”叶修气喘吁吁的瘫在床上,“这么耗体力的事,咱们四年一次就够了…”

  “…你讲真的?”苏沐秋下意识伸手,顺着叶修的心意在他特别酸痛的几处揉按,语气有些紧张,叶修这句话是同意他们会有下一次??

  叶修沉默片刻,最后语气凝重地说:“…好吧,四天一次也可以。”

  一天四次,也不是不能考虑…

  叶修一挺腰,双腿勾住苏沐秋,两人又滚作一团。

  

  翻云覆雨一番,初尝情欲滋味的苏叶两人就像青春期躁动的小夥子,感觉浑身有用不完的劲来投入造人事业,几乎彻底忘了不远处的仓库内,还有一批可怜的小夥伴正一边担心着他们,一边用生命扛住丧尸潮。


评论(31)

热度(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