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3.1 别当我是小孩子(深夜60分/哨兵向导)完

 @伞修深夜60分 

修。番外可以有,有什么想看的仅管提出,让我参考~

63.

 

  孙翔屏住气息,却邪因汗湿而有些滑手,他连忙收紧掌心,目光紧紧注视着眼前古怪異化的丧尸,一刻也不敢松懈。

  “孙翔你划什么水啊!接收老叶的武器连划水偷懒的特性都传承了?”黄少天挥动冰雨,退后喘了口气,抹了把脸上的血污,“叶秋根本病毒吧传染力这么强!队长,咱们在兴欣塔待这么久不会中招了吧…”

  “你说谁在划水!”孙翔瞪大眼,当即看准了空隙,挥动战矛几步上前攻击这只…怪物。

  高度超过两米,愣是比他们多出一个头,肤色青紫发黑,带着点点屍斑,勉强挂在眼眶里的眼球血红,攻击大开大合,挥舞指爪的动作不成章法,就是锋锐无比,轻易能在人身上抓出个血洞。

  

  叶前辈看到之后,会说它跟我们都是同一个物种么。

  …他还会说丧尸跟人类,都是一样的东西吗?

  乔一帆抓紧了闪动蓝色光芒的武器,在心底这么想。

  

  此刻在他们眼前的刘皓,已幾乎失去了人的形貌。

  

*

 

  苏沐秋带着生死不明的叶修离开后,众人的压力顿时大了起来。原先由他们牵制刘皓,后者无法分心操控丧尸,其他人要擊破喪屍易如反掌;现在少了两名重要战力不说,从头到尾目标就只是拉着苏沐秋和叶修下地狱的刘皓见两人落荒而逃,他倒没有自信滿滿、打算藉機將這群人收拾掉,而是从邱非和孙翔的战矛下泥鳅似的逃脱,三两下隐入丧尸群中难以揪出。

  喪屍群在他的操控下,攻擊模式開始有了變化。

  很明显,刘皓以仓库内上千、上万只的丧尸群做为肉盾,打定主意要溜走。

 

  “孙翔!”江波涛喊住孙翔,後者咬牙,一甩却邪,听从指示收回追往丧尸群中的脚步,归入大队伍。

  “还不到需要慌张的时刻。”喻文州高举灭神的诅咒,额上已覆满汗水,目光依旧平静稳定。“他把我们困在仓库中,同样把他自己困在里面了。仓库空间有限,同时只能容纳一定数量的丧尸,只要坚持住,迟早能揪出他。”

  从战斗开始,喻文州毫無间断地施放着传承武器獲得的技能,藉此减缓丧尸的动作。此舉無疑非常消耗精力,若非他手中的武器已经过强化,此刻根本办不到如此大幅度的透支。

  “这丧尸根本杀不完啊!還很臭…”方锐哭丧着脸,他打肉搏戰啊!

  “可以。外面的其他队员应该稳住了,没有看到更多丧尸涌入。”张新杰答。

  聽見以嚴謹著稱的張新杰這麼說,方锐备感安慰,攻擊得更加賣力,但与張新杰同在霸圖座塔里同吃同住相处過一阵子的张佳乐,却在扔出手雷后瞥了他一眼。

 

  空間大小,容納的喪屍數量,他們消滅喪屍的效率…這都是能估算的。

  但張新杰没有給出一個大致上的时间。

  这代表,他也不能肯定,这个「殺的完」结论对不对。

  然而,由张新杰说出这段话,众人出于对他严谨态度的印象,都觉得这话可信,张新杰甚至不动声色地广泛投射着‘我们会赢’的暗示,隊伍积极性被大大调动起来。王杰希跟喻文州察觉了这段话中的微妙之处,并没有戳破这點小小的诱导。

 

  或许他的结论是真的通过縝密計算,又或着好运猜对了,外面仍活着的同伴们努力抵擋丧尸,仓库内丧尸填補的速度开始趋缓,尽管只是一点点,也让在场的人打了鸡血似的兴奋。

  经过战斗的磨和与出众的意识,他们这支由各塔顶尖哨兵和向导组成的尖刀队也找到了最佳配合方式,又一只三级倒下被他们甩到一旁以免碍事时,站在最前方的孙翔甚至透过逐渐稀散的丧尸群,對上刘皓驚恐不已的眼神。

  孫翔立刻大喊:“三点钟方向,劉皓在那!!”

  由周泽楷掩护,速度最快的黄少天当即冲了出去,孙翔紧随其后,带着几分大杀四方的迫人气势。

  被逼入绝境的刘皓支使着丧尸挡住两人,还不等他喘口气,却邪环绕着通红的火光直直捅了过来,穿透刘皓前方好几具丧尸,将它们串成烤肉串一样,银亮的矛尖才堪堪在刘皓面前停下。

  刘皓马上抓住孙翔停滞的瞬间,连滾帶爬地擦过黄少天突如其来的剑招,姿态狼狈的摔進被他們堆在角落的丧尸堆里,撞的眼珠都差点滚落出来。

  “你们为什么要帮H市基地,要帮苏沐秋叶秋???”刘皓提高聲量,“我有能耐让丧尸不靠近你们的基地,而且不需要H市任何物资,你们大可瓜分走,只要现在让我杀了他们俩,并让我平安离开,我保证!!”

  “操,用两心脏换和平协定,听起来挺划算的…”方锐嘀咕,看向刘皓的目光却十分不善。

  周泽楷、唐柔与邱非对这段话的反应最为直接,他们当场用武器指着刘皓的腦袋。

  “哦。”喻文州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这是要跟我们谈交易吗?”

  “对对。”刘皓将自己往丧尸堆里塞了塞,“蓝雨塔很需要晶核吧?我还能额外提供喻队长三级丧尸的晶核…”

  「不是所有晶核,都合用的。」

  「我知道喻隊長、黃副隊需要什麼,絕不會找錯。」劉皓掛著討好的笑,在那張潰爛大半的臉上顯得無比可怖。

  喻文州思考片刻,竟笑着放下了武器,主动朝着刘皓的方向抬起右手,卢瀚文大惊,抱着喻文州的手不放:“队长!!你被丧尸騙了!”

  喻文州揉了揉卢瀚文,抽回手,再次朝刘皓递出。

  “我们确实很需要晶核,塔里的状况不是很好。”喻文州轻叹。「作為一時之計,並非不能考慮。」

  劉皓大喜過望。

  喻文州卻缓缓收攏五指握成拳,只余食指对着刘皓,“可惜的是──我们蓝雨,不跟败类打交道。少天!”

  话音刚落,黄少天从刘皓的视线死角中猛然爆起,冰雨挟带着寒冷剑光,直朝刘皓袭去。

 

  在众人被喻文州跟刘皓的对话吸引注意力时,黄少天早已藉机悄然无声地隐匿起来,此刻正抓住了时机,杀的刘皓措手不及。

  刘皓滚了个狗吃屎,再次侥幸避开,那瞬间,黄少天余光瞥到刘皓藉着面朝下的闪躲姿勢,暗中做了什麼,前者心底忽然间警铃大作,强行收回招式,向后连退好几步。

  “退退退!!”黄少天叫道,“我靠他这是还有大招要开的节奏!!”

 劉皓哈哈笑著,竟然硬生生张嘴啃下某支三级丧尸的头颅,埋脸将晶核囫囵吞了下去!彷彿生吃腦髓的画面异常恶心,还有细微黏稠的嘎吱声响,當下无论心里素质高低,在场的人都有程度不一的反胃,仍稳住心态果断出手,周泽楷子弹扫去,王杰希便将精神凝聚成束,狠狠甩了过去。

 

  没想到,在刘皓咽下第三枚晶核的同时,他的周身一阵鼓荡,强烈的异变精神波以他为中心,海啸般席卷而来!

 

  只有叶修知道刘皓除了操控丧尸外,还有精神攻击的能耐,但他中招後根本來不及留下提醒。此刻劉皓的能力又加强几分,几名狀態不穩的哨兵皱紧眉头,脸色刷白,五感逐漸脫離控制,本就算不上多强悍的精神领域震荡起来。

  劉皓这下三滥的手段,在此刻发挥了奇效。

  张新杰、王杰希和安文逸的节奏被打乱了。

  他们不得不从战斗中抽身,看住冷汗涔涔的哨兵,顾不上询问,直接為几人撐開临时性的屏障。

  但这点紧急处置根本无济于事,因为在他们缩紧阵型时,刘皓不顾一切,开始疯狂的吃起晶核。

  “快…阻止他!”

  邱非本想點頭答「是」,在干擾下不得不闭起眼捂着耳朵,他弯下腰,神情痛苦。

  五感失控对任何一个哨兵来说都是极为痛苦的事,絲毫响动都能让他们倍感折磨,他就是直接晕厥过去都不奇怪。

  但是,在場的夥伴們、基地裡的人怎麼辦呢。

  何況他敬重的俩位前辈正在努力。

  他從不懷疑葉修能够活下来。

  如果他们回来时,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他们会不会很失望呢。会不会又一次把责任一肩扛起呢。

  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在刘皓百般用计将俩位前辈逼出塔外时,甚至浑然不觉的楞小子了。

 

  邱非立刻举起战矛,在腿上狠狠扎了一下!

  疼痛让他的五感全数聚集于触觉上,成千百倍的剧痛,倒是忽略了视觉、听觉失控的痛苦。他抹开鼻腔间流下的血液,撕開衣襬绑住腿部的伤,深吸口气,提起战矛便冲入丧尸堆,抢在刘皓前一个个击碎晶核。

  乔一帆,楼冠宁…几人纷纷效法,挂着伤上前。

 

  场面至此古怪异常,所有人一窝蜂在丧尸堆里砸头颅,但没人笑的出来,因為他們都渾身沾滿恶心黏糊的污黑液体,鞋底卡着破碎的骨头与脏器碎片。唐柔一矛将刘皓叉了出去,但满地死去的丧尸太多了,几乎不管被甩到哪,都有刘皓的可趁之机,他的精神干扰持续不断,更加重了眾人的负担。

  就在这段期间,隨著吃下的晶核愈多,刘皓的的身型外貌,一点一点改变了。

  原先还维持正常人类外貌的部分,肤色泛起大块青紫,坚韧干皱,腐肉焦黑,全身反倒鼓胀起来,爆凸的眼球通红充血。

  三级?四级,还是五级??在他的急遽提升下,竟没人能下定论。

  方锐压着抽痛的太阳穴,暗想叶修那家伙说得对,这么杀马特的玩意儿,他们陈姐才不会允许放进基地。

  他变得越来越棘手,在唐柔又一次挥动战矛,打算将他击退时,刘皓竟挡住了攻击,只是轻晃了一下。

  唐柔一怔,而刘皓的嘴角,却缓缓卷起惨忍的微笑。

  “哈哈--”

  

*

 

  勉强僵持了将近一小时,他们只得承认陷入了苦战。

  被黄少天激出斗志的孙翔接手而上,虎口磨的迸裂出血,却邪横划刺出,力道却不足最初的一半。

  “这样下去不行。”王杰希按着卢瀚文,这位年轻的哨兵已经濒临极限了,王杰希开始考虑建立临时的精神链接,“就算没有其他丧尸干扰,我们迟早会被耗尽。”

  显然刘皓也是这么想的,因為他的攻击節奏慢了下来。

  孙翔此前精神武器损坏,又接下葉修的传承,在高强度的精神干扰中接连战斗许久,只靠一口气支撑着,汗水滑进眼里,眨眼间的恍神,一只乌黑的手臂趁隙而来,孫翔就被刘皓掐住脖颈提了起來。孙翔挣扎著,提膝狠踹刘皓的心窝,但对彻底丧尸化的刘皓半点效果也没有。

  劉皓試圖拍開他手中的戰矛,卻被精神武器狠狠震了一下,指尖皮開肉綻。

  

  “一叶之秋…哼,早该跟着你的前主人一塊去死…我這就把你送下去!”刘皓说着,掐紧孙翔的力道猛然一重。

  

  啪!

  

  几人心头重重一跳。

  

  孙翔心口砰砰直跳,面色青白喘不过气,但仍在呼吸。

  被子弹打偏了脸的刘皓缓缓回过头,神情扭曲--这极其普通的一枪没能打穿他的脑袋,但在他脸上留下无法抹灭的焦痕,宛如当众甩了他一耳光。

  江波涛反射性去看周泽楷,却见对方双手端着枪,没有扣下板机的迹象,因为刘皓抓着孙翔的角度巧妙,正好卡住他的视线。

 

  “这家伙,脸皮好厚啊!”

  “这么几下也没打穿,啧啧。”

 

  兴欣众人屏住呼吸,紧张地看向门边。

  轻微的火药味自一把银伞的伞尖飘散而出,浅淡的白烟逸散在空气中,让人联想到总是置身烟雾缭绕背景的两人。

  一个人抽着菸,一个人叨念菸很贵。

  而此刻,那把伞,正牢牢握在平时抽菸的人手中,而他轻靠在另一人怀里。

  “…靠!太慢了!!”孙翔勉强吐出一句。

  “前辈!”乔一帆红了眼眶。

  然而,在众所瞩目中登场的两人,却自顾自的说着话。

  “没事吧?”苏沐秋的手虚搭在叶修腰间,“腰酸腿疼不?不行就靠我一下。要不要来根菸?还是棒棒糖?”

  “还吃糖呢,苏沐秋,别把我当小孩子。”叶修轻飘飘地瞅了眼苏沐秋,“毕竟咱俩…成年了。”

  苏沐秋若有所悟,“哦……也对,咱们刚才…成年了嘛。”

  俩人相视,突然嘿嘿低笑。

  那笑声异常猥琐,像是约好了要在下课后堵人勒索一样,偏让在场的人听出一股子牙酸眼疼的得意甜蜜劲。

 

  在我们怀抱沉重心态杀怪的时候他们都干什么去了啊!!满面春风是不是不太对劲,说好的大病初愈仍坚持回归战线呢?!

 

  黄少天当即不干了,抱着头跪地哀嚎,“我去!本剑圣快异变了!!哎哟脑袋好疼!!张大向导王大向导安大向导你们快来给我看看啊!!”

  出于保险,张新杰冷静的检查一番,最终道:“黄少天,你没有异变的危险。另外,他们的战力很重要,你现在不能杀了他们。”

  方锐举手,“报告,所以等一下可以杀吗!”

  张新杰淡淡的看了一眼,没有答话,有几人却暗地捏紧拳,大义凛然地点头。

  两人似乎这才注意到惨兮兮的众人。

  “唷,怎么搞的这么惨啊!不过少了我们俩,你们就顶不住啦。”

  “咳,这刘皓演技倒是挺好,装弱那是一等一的拿手…不能怪孙翔跟少天。”

  “这倒是……那我說,孙翔跟少天以外的人,你们怎么搞的,这点伎俩都看不透。”叶修皱眉。

  眼看着就要被氣到变异的人顿时多了好幾个。

  叶修撑开伞晃了晃,“别激动别激动,来,深呼吸——”

  就在银伞晃下来的刹那间,一道激光擦过银伞锋锐的边缘击中了刘皓。忙著提防古怪银伞的刘皓沒有想到銀傘只是逐日的掩護,被出乎意料的炮击直接掀翻了,手一松,孙翔趁势一挥却邪,把人重重撞倒在地。

  刘皓爬起来时,整片血红的眼球里,除了恨,什么也没剩下。

  “苏大大,我看他满脸懵逼啊。”

  “哦,跟你介绍一下,这把武器叫千机伞…”苏沐秋扛着手砲,友善地笑了笑,伸手搭在叶修肩上,“是我跟葉修共通的精神武器。”

  “这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叶修挑眉,“我们办到过多少你认为不可能的事,你数的清么。也是托你的福,它终于正式稳定了。死前能弄明白疑惑,真是太好了啊。”

  刘皓几乎咬断了牙,嚎叫着扑了上来。

  为什么他次次败在这两个人手下!!

  苏沐秋跟叶修却交换了武器,分散开来!

  只见刘皓冲上前时,苏沐秋手中的千机伞一抖,伞面上翻收拢成类似战矛的形状,一矛甩去又将刘皓摔回地面上。从刘皓被战矛扯住到正面落地的短短数秒间,叶修手中的两把左轮连串射击中了它的右膝弯,精准的攻击点直接挫开了厚实的外皮,露出其下森森白骨。

  而此时,苏沐秋已经完成变形动作,从伞柄中抽出了剑,银光闪过,就着那一点破口狠狠划下。

  不过打个照面的功夫,刘皓就废了一条腿。

 

  “第二把…能重组变形的武器…!”喻文州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虽然见过了,但还是…”

 

  …太不可思议了。

 

  叶修跟苏沐秋的默契似乎又上升了一个层级,两人的好几次攻击,他们将自己带入刘皓的位置想像一下后,都只得出‘卧槽你怎么在这’‘这个角度怎么会有攻击’几种想法。

  他们先前会进入被动的劣势,多少跟持久战有关,精神、体力、集中力各种状态都有下滑,刘皓则是基础素质上升但智力下降。至于苏叶两人,不知道干嘛去了,看着就是满血回归,還加上莫名其妙的恩愛buff,这才能刚交手就打出漂亮的成绩。

  刘皓还挣扎着想起来呢,那把千机伞一拆一折,竟然成了近似棍的造型,苏沐秋手一勾腰一弯,直接绞着此刻近两米高的刘皓抛摔出去,落了一小串污血在地。

  “苏大大,就扔这么小段距离你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哨兵啊。”叶修说到。但他这么喊,却显然知道苏沐秋会将刘皓抛到什么位置,因为叶修手中的逐日蓄力已久,动也没动,扣下时刘皓的脑袋却正好送到炮口前方,字面意思的被两人配合著射了一脸。

  苏沐秋直接白眼,目光在叶修的腰间打转,“换你来?你的腰能弯?”

  “你以为这是谁的错?”

  “缠着别人吃第二顿的人的错。”苏沐秋语气严肃。

  “要求第三顿的人就没错了?”叶修呵呵。

  听着两人对话,其他人也看出门道了,叶修的位置移动始终局限于以他为中心的两个身位内,大一点的挪腾动作几乎没有,全交给苏沐秋去追赶跑跳碰。要是他拿着战矛或伞,大概很难办到,但他用着苏沐秋的逐日,将自己定位在狙击与后方火力上,倒是干脆站桩攻击了。

 

  原来这才是交换武器的原因么!?

 

  “黄少…”卢瀚文扯了扯黄少天,“他们吃了什么?这里没有食堂啊。”

  黄少天罕见的沉默,满脸生无可恋,痛心的拍了拍卢瀚文的肩膀。

  那厢刘皓连连受挫,身形摇晃的爬了起来,才向后挪动半步,周泽楷跟孙翔的攻击便招呼上了。以状态较好的苏沐秋和叶修为中心,其他人隔着距离打起援护,真正重伤刘皓倒是没有,就是恶心的不行。

  他的精神干扰在碰见本该双双殉情去的苏叶两人后就减弱不少,反倒是他自己被两人的存在给严重扰乱,大约是将心神放到对抗两人上。哪怕刘皓硬扛着其他人的攻击,狠命向苏沐秋袭去,苏沐秋却挑眉一笑,那把伞哗地撑开,刘皓打在傘面上的攻击不过让苏沐秋退了几步,连道痕迹都没能留下。

  苏沐秋还開着伞,干脆顶着伞几步上前,生生将刘皓再次撞翻在地后,伞面一收,伞尖火舌喷出,突突两下冲着刘皓门面开了枪,而叶修的枪击也到了,同样照着脸打,没几下刘皓青面獠牙的恶鬼造型离糊成一片又近了几步。

  这么惨无人道的打法,看的人都有些心酸了,不过实际上两人对打脸真没特殊爱好,只是晶核这玩意儿就是在头颅里,他们很老实的照着要害打。

  刘皓的反击也有成功,可惜无论是撕抓啃咬,亦或冲刺猛撞,通通击中其他早先受了他精神干扰而狀態不佳的旁人,至於他的眼中钉,仍生龙活虎的一个举伞一个扛炮。

  最接近成功的那次,还是他猛然回身,照着正提着战矛猛刺而来的唐柔一抓,苏沐秋跟叶修都变了脸色,但那姑娘反应直接,战矛直接在胸前一横被撞飞出去,阴错阳差的闪过刘皓另一只手隐在身侧的偷袭,落地的力道还被扑过去的杜明阻了一下。

  

  不知道被掀翻了多少次,刘皓重重撞上值班室的墙面,最后一回倒地时,苏沐秋再次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上。

  不过数小时,这个场景就重新上演了。

  这时的刘皓已经断了左腿,右腿动弹不得,被苏沐秋踩着胸口,慢吞吞走来的叶修双手握着逐日,与矛形态的千机伞一同对着刘皓的脑门。

  早些时候,他的侧脑被黄少天和苏沐秋合力削了一块下来,露出了颜色暗沉殷红的晶核。

  “不如先跟我们说说你到底几级了,这样我们才知道你的晶核可以开多高价格啊。生前好歹是嘉世塔的高层,判断丧尸等级这种事你还办的到吧?”

  “别跟他废话,早点收拾干净回去了,基地里很多人等我们把事情搞定。”

  只要爆掉刘皓的晶核,强制围聚在旧H市基地外的丧尸就会散去。

  叶修点头,指尖搭上了板机。

  刘皓的喉部早就受损,此时尚且完整的一边眼珠瞪着两人,声音空洞嘶哑,断断续续的说了几个字:“…你們以為…當年…就只有我逃出塔?就只有我…如此憎恨你們?!”

  兩人蹙緊眉:「什麼意思?」

  “…哈…哈哈…一切…都還沒有結束!!」

  

  苏沐秋因酸雨腥涩的气味而敏感度大幅下滑的嗅觉,忽然从丧尸腐肉的恶臭間,隱約察觉一丝不同的气息。

  叶修在苏沐秋心头微动时就将逐日挪开,任由全身紧绷的苏沐秋抓着自己没命似的狂奔,然而刘皓却没有管,他用尽最后一分力气,眨眼间就将值班室的一块地砖扒开,露出其下整齐码放的小型塑料瓶,里头盛装着黄澄液体与小铁片,瓶外还沾着某种细微的黝黑粉末。

  汽油!

  早在一开始,刘皓从值班室现身时,居然是在值班室的地砖下埋了一整片的汽油。

  既然没人开这枪引爆,他自有办法──刘皓划破油罐,抄起提前埋好的打火石狠狠一擦。

  一簇火星落了下去。

  就在浓郁呛鼻的汽油味飘散而出时,所有哨兵都变了脸色,大爆手速将身旁的伤员及向导一把揽过,用力一蹬便纷纷向外冲出,在他们身后,巨大的火光冲天而起。

  天摇地动中,众人顾不得被炸伤的后背,姿势难看的寻找掩护,巨大的爆炸声响过后,整座仓库瞬间夷为平地,碎石与钢条飞溅,炸裂的金属破片入肉极疼,也只能小心的护着头颈,屏息静待爆炸的余威完全平息。

  

  接连几次小型爆炸,数十分钟后,众人才灰头土脸,各自从掩体后爬了出来。

  “都没事吧!”有人扯着嗓子大吼。

  “没事!队长跟小卢也没事!靠靠靠痛死我了…”

  “霸图塔两人没事。”

  “轮回…”

  “呃…楼冠宁没事,咳咳,王杰希大神在我这。”

  众人七嘴八舌的胡乱报著名,报到最后,却是发现不对劲了。

  ──兴欣塔没有人发言。

  江波涛抬头望去,就看见爆炸时被人顺手捞出来的安文逸正踉跄着起身,匆匆跑回还燃烧着火焰的建筑残骸旁,而前方早有其他成员在那,方锐的右小腿上甚至插着几块小铁片,正淌着鲜血。

  

  孙翔神情麻木,愣愣地看着兴欣塔的人不顾一切的扑上瓦砾堆,徒手在碎砖内挖掘着,想找到两人哪怕一片衣摆。

  當時,孫翔見劉皓被兩人逼到牆角,他追上前,還想詳細盤問當年H市基地殞落的真相──再怎麼不濟,嘉世塔也曾有過如日中天的時期,哪可能蘇沐秋與葉修不在,而他接手,劉皓靠著一己之力就能險些毀掉整個基地。

  即使是他,都知道『因為哨兵孫翔名不符實,他太弱小,扛不起』肯定是被人惡意抹黑,絕非真實原因。

  這始終是他的心病,所以距离爆炸中心極近。

 

  在最后一刻,他是被一记没什么伤害性的炮击给推出来的。

  他又欠了那两个人一次。

  「…哼,我才不要欠你們。」

  随意扯了块布条将却邪绑在身后,孙翔也爬到瓦砾堆边上,开始扒拉着石块。

 

  随后,越来越多人跟上,武器方便的用武器,不行的就徒手,没在乎高温或着碎石磕的满手是血,全数投入抢救中。

  “队长!门口的丧尸潮……”

  听见巨大爆炸声连忙赶来的其他队员,正想各自向自家队长报告丧尸退去的情况,便瞠目结舌的望着眼前诸位大神搬砖的画面,并在几位队长下指令后,回神加入大队伍。

  徒勞地挖了好一会后,在场众人都忽然听见奇特的电子音效传来,回荡在空中。

  微草的向导小跑着,将暂代保管的终端机交给王杰希,那支终端机正发出輕快的声响,提示著有人连络。他拿着终端机走到一旁,喻文州、张新杰注意到,也跟了过去。

  王杰希摁下了接听键。

  “王队长?”清亮甜美的女声传来,背景吵吵闹闹的,似乎是在欢呼。

  “是我。苏沐橙?”

  “是的。太好了!总算连络到人…”苏沐橙的声音中带着愉快的笑,“旧H市基地外头的丧尸离开啦!你们的队伍出发后,丧尸也散了一部分,基地现在的情况比预料更好。”

  “那就好!”

  “你们那边呢?柔柔、一帆大家还好么?那浑蛋死透了吗?”

  “…还不错吧,唐柔她们都…平安。”

  只是状态,真的说不上‘好’。王杰希看了眼瓦砾堆上红着眼眶的几人。

  “哦?…”苏沐橙似乎有些迷惑,敏锐地问到,“对了,哥哥身上的终端怎么接不通呀。”

  “……”

  

  终端机的对面,苏沐橙的声音静止了。

  

  “…王杰希,哥哥跟叶修呢。”

  “他们…”王杰希张口片刻,随后将唇抿成了直线。

  “…他们呢。”

  三人互望一眼,发现彼此眼中的沉重与无奈。王杰希手中的终端机彷佛有千金重,沉甸甸的压在几人心头。

  苏沐橙不问了,只有微弱的呼吸声,透过终端机清晰传来。

  

  瓦砾堆边上,与众人挖掘位置相反的另一端,最上方的碎石忽然动了动,滚落下来。银亮的伞面顶开石块,一只手攀了出来,隐约还能听见说话声。

  “…咳咳,我好像听见沐橙的声音…”

  “苏沐秋,你打算几岁从妹控毕业…”

  “直到死亡那天!”

  “……行了,我明白,要是你或沐橙之中有一个是向导,这会就轮不到我出场了。”

  “……”对方纠结片刻,像是覺得自己腦子壞了才會產生這種想法:“阿修,坦白說,即使你不是向导,我也不会放手的…死亡也不能。”

  “…这样正好,因为我也是这么想,呵。”

  叶修被苏沐秋从坑里拉上来时,讓众人惊悚的目光吓了一跳,“干嘛?没听过人说情话啊?该干嘛干嘛去啊,瞪着我们算什么事?”

  “…我去!你俩还活着啊!?我不会是看见幻觉了吧?”黄少天的表情,说白了就是活见鬼,“等等我就是看到幻觉也不会看到这俩糟心货啊,那我看到的是什么东西?小卢你也看到了?还是只有我看到?!”

  几句交代两人生还状况便挂断通话的几人赶来,对现况异常不解,“你们怎么没被炸成碎片?”

  “没事咒人死你们挺闲的…”苏沐秋满脸黑线。

  叶修倒是明白他们的疑惑,因为爆炸当时,他也以为自己真要跟苏沐秋殉情了。

  “当时我们在距离爆炸最近的地方,但挡在引爆点边上的刘皓皮糙肉厚,也算阻止一部分…”叶修回忆着,“我们撑开千机伞,被爆炸威力送出一段距离,跌跌撞撞一会,仓库才塌了下来。”

  “那把破伞还挡的住爆炸啊?!”张佳乐惊讶。

  “伞够大,就是这么霸道…”苏沐秋淡然,闭口不提他为了护住叶修也受了点伤这件事,叶修伸手揉揉他有些微焦黃的头发。

  

  确认两人平安无事,刚才还满脸要痛哭以慰两人在天之灵的方锐又恢复没脸没皮,唏嘘一阵:“那晶核可惜了啊,这么大一个的。”

  “那个啊…”苏沐秋一翻衣襟,掏出一块大的不像话的晶核,“爆炸的时候飞出来了,砸到伞上,咕噜咕噜的滚到脚边了。”

  叶修耸肩,“自己送上门的礼物,得好好感谢刘那谁啊。”

  “…靠!那谁肯定在地狱气都气死了啊!!”

  “就是!你两也太无耻!”

  众人开口挞伐苏沐秋跟叶修,强烈表达鄙视,片刻后他们面面相觑,看见彼此狼狈的模样,忽然莫名其妙的哈哈大笑起来。

  

 

  下了许久的雨停了,乌云散去,终于一点一点的,洒下细微的光芒。

  

 

END


评论(61)

热度(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