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02 (网配paro)

←  01

  叶修熬了一整宿,就着过期一天的冰牛奶,喝了两罐浓缩咖啡,总算在后半夜把预告整出个简单雏形。

  按下存档后他甚至没法将自己挪到床上,只得在电脑桌上凑合,勉强在天光大亮前阖眼一会,匆匆梳洗后满脸困顿地出门上班了。

 

  若说网配圈博大精深、宽广如海,且不提言情与耽美两大圈平时井水不犯河水各过各的,网配的粉丝同样各家有各家的喜好,是以出名如一叶之秋或秋木苏,他们的脑残粉也不敢说自家偶像能横着走。

  但有一个人不同。

  后期大神,君莫笑。

  他没有固定社团,独来独往,参与的剧不多,但知名度极高,因为君莫笑的后期技术极强,几乎媲美商配的程度,此外从不拖欠延迟,保证高质量的同时,速度也快的惊人──好像质量跟制作时间成反比一样,非常逆天。

  或许这就是剧组众人认为‘提早出片花做贺礼’可行的原因之一,他们的后期实在太强大可靠了。

  与君莫笑合作过的人,大多是清一色好评,在如此盛名下,君莫笑从没摆过大神架子,或着说除非必要,他几乎从不出来冒泡,任务交差后打声招呼就退群走人,想套交情都不知道上哪套去。

  只有少数几个与他私交不错的人有办法找他担任后期,而那些人无一不是网配圈某一领域的重量级人物,更为他镀了层大神光彩。

 

  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个地方能找到他:秋木苏的官方群[伞下]。

  也因此,圈子里悄悄流传着‘这只后期大神是CV秋木苏家养的’这种谣言。

  双方都没有出面澄清这件事。

  所以,在众人默认秋木苏与君莫笑关系匪浅的前提下,前者时不时关爱一下君莫笑,似乎不是很奇怪的事。但俩位当事人心知肚明,他们实际上没有太多私人交流,多是日常问候、关心近态而已。

 

  秋木苏:君莫笑大神,关于昨天沐雨橙风提的事…

  秋木苏:已经周三了,周四前完成预告片花会不会太赶?

  秋木苏:不行要说。

 

  桌面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叶修趁讲述间的空档抽空瞥了眼弹出来的讯息,轻声嘀咕一句“怪吓人的”,随即漫不经心地关上,继续忙碌于赚钱糊口。

 

  叶修下午没事,正收拾着办公桌,一面盘算着中午吃过饭后回去将预告收尾,收一下美工小手冰凉和一寸灰发来的配图什么的,凑个视频出来给沐雨橙风,再来按反馈进行最后调整。

  他算盘打的精准,吃过食堂免费供餐后,按照计划直接返家,打开软件埋头赶工,忙的昏天暗地,完工的瞬间,整个人都有股脱力感,趴在桌上不能动弹。

  好不容易能睡觉,叶修決心蒙头大睡到天明,拖着满身疲倦缩进被窝,沾床就睡,迅速滑入熟睡状态。

  可惜事与愿违,两个小时后,他被震个不停的手机吵醒。

  叶修揉按酸涩的眼眶,扔开睡前忘记摘下的眼镜,眯起眼正想打开剧组群,搞清楚到底有什么天大的事让这群人吵个没完,却不小心戳开另一个突然弹出来的讯息窗。

  是关联号‘一叶之秋’有新讯息的提示,来自秋木苏。

 

  秋木苏:一叶之秋在不?

  秋木苏:速速速

  秋木苏:急急急

  秋木苏:[窗口抖动]

  秋木苏:不要逼我发QQ抖动啊!

  秋木苏:[窗口抖动] [窗口抖动] [窗口抖动]

  一叶之秋:你已经发了 [翻白眼.gif]

  一叶之秋:看这语气,夜雨声烦你盗了秋木苏的号?赶紧还他,就你这样,立刻被拆穿的节奏,啧啧。

  秋木苏:妈蛋。

  秋木苏:我真有事找你。

 

  叶修感叹了一会世风日下,现在有事找人都是这种态度,直到秋木苏抽筋一样又发来好几个窗口抖动,才按了个“?”作为答复。

  秋木苏:方便通话么?

  他倒想回答不方便,但秋木苏急着找他肯定真有急事。

  一叶之秋:手机,没问题

 

  “一叶之秋?”秋木苏问。

  叶修仰面躺在床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点开免提,阖上眼将手机放在耳旁,懒洋洋地回话。

  “是我。秋木苏大大,难得找我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卖保险还是安利?抱歉啊没钱。卖糖葫芦的话倒能考虑买一串。”

  “滚滚滚!”秋木苏吼道,叶修勾了勾嘴角,前者却一反刚才语气,说话带着小心翼翼,“那啥…你最近有空吗?”

  “没空。”

  “有件事,我想亲口和你说,会比文字讯息来的有诚意…”

  “不约,我们不约。”

  “一叶大大,就不能认真听我把话说完吗?”秋木苏黑线。

  “什么棘手的事要拜托我,有话直说好商量。否则你从前从前还没说完,我就睡着了。”

  “我尽量简洁点行吧。”

  秋木苏整理思绪,缓缓说道:“我之前接了部言情剧叫《枪与玫瑰》,星际背景的ABO女主文,我是男主CV。咱们剧组预定周五出预告,后期都做好了,不过……男配出了点情况,他从剧组跑了…”

  叶修喉头一哽,一口气差点没喘过,当场从床上蹦了起来。

  “──你说啥?”

  “啊?我之前接了…”

  “男配…脆豆出什么情况?他从剧组跑了??”

  “你知道男配是脆豆?”秋木苏先是惊讶一叶之秋知道枪与玫瑰剧组的事,随后语气骤然一松,“你知道我们剧组那就太好了。对,就是脆豆,他跑了,而且下午发了邮件给导演沐雨橙风,表示不希望剧里用他的音。”

 

  叶修震惊过后,仔细回想,根据他窥屏的记忆,确实平日急着刷存在感的CV脆豆十分反常,这几天一次也没发言过。

  如此推测起来,也许脆豆之前就有中途退组的念头,怀有罪恶感才沉默着。

  他按着发胀的太阳穴,错觉昨晚灌下的咖啡全数反过来直上脑门,弄的他思绪滞涩,像生锈的硬盘,艰难地运转着。

  脆豆临阵脱逃,对他而言是件噩耗。

  ——这就代表,昨夜的努力,全数前功尽弃。

  行程被打乱,进度倒退,时间却更加急迫了。

  饶是叶修,也觉得有点头疼。

 

  更何况这种时候,秋木苏还能有什么原因找CV一叶之秋?

 

  叶修当机立断回答:“哎不好意思,我老板娘让我去买几个菜回来,晚点聊,回见。”

  “这么漏洞百出的借口你也用?”秋木苏答,“帮个忙吧一叶。”

  “你…你说…网…有点卡…”

  “一叶!一叶之秋大神!你什么时候这么冷血了!”秋木苏故作痛心疾首,试图唤回一叶之秋的恻隐心,可惜叶修只觉得满脑子嗡嗡作响,“台词只有几句,要不了多少时间啊!”

  另一端的秋木苏操作片刻,贴了一小段文字到Q上,分别是‘青弦:(冷哼)难道,你是我的Alpha?还管到我来了?’、‘青弦:你这是要让她送死!’,这些是脆豆原先负责的男配在预告里的台词。

  的确不多。

  可惜,他是剧组后期,今晚注定是开夜车的命,此时不睡更待何时?乐观的想,也许等他睡醒沐雨橙风就找到接班者了,叶修正好精神饱满地熬夜处理干音。

  于是他以深重口吻回答:“秋木苏,我真不行。先别提我暂不接新这事,预告只有两三句台词,不代表正剧也这样吧。难道预告片花跟正剧要启用不同CV?这不能吧,别自己砸自己剧组的招牌。”

  秋木苏有些无奈,因为一叶之秋说的都是实话。

  “我知道。但原作者是沐雨橙风现实中认识的人,周五是作者18岁生日,她一直很期待听剧。”秋木苏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枪与玫瑰》只是小短剧,男配设定是15岁的少年,少年音的CV不多,剧组里已经问过战斗格式跟夜雨……”

  叶修打断秋木苏:“是沐雨橙风让你来找我?”

  “啊?不是。”秋木苏颇有几分困惑,“我只是觉得,你应该能帮忙。”

  “爱莫能助。”             

  “一叶大大别这么绝情,救人一命胜过配七部剧嘛,还能加入咱们剧组这个温馨大家庭!”

   叶修无奈。

  危难在前,秋木苏彻底抛开礼义廉耻,没脸没皮地死缠烂打。叶修默不作声,只是偶尔‘呵呵’与‘没空’交替着答,听得昏昏欲睡,秋木苏却仍说个没完,就是要磨到一叶之秋答应。

  “干嘛非得找我帮忙?”叶修终于问到,“就你浪费的这些时间,CV都找来好几个准备开征选了。”

 

  秋木苏笑了一声。

  他的回答十分果断,“因为,我知道你会答应我。”

  “而你是所有选项中,最棒最好的一个。”

 

  “……”

 

  “…我想要你,一叶。”那端的秋木苏沉默几秒,随即压低声音,以被评价为特别温柔蛊惑人的语调,轻柔、缓慢地问:“帮我…好吗?”

 

 

  叶修倒吸一口气打了个寒颤,用力搓揉着爬满手臂的疙瘩,耳根却不受控制的,稍稍发烫起来。



→  03

评论(29)

热度(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