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06:世间灯火千万盏,不如心灯一盏明 (网配paro)

←  05


  顺著预告发布之后的大好情势,《枪与玫瑰》剧组打铁趁热,敲定接下来的时间安排,马不停蹄地运作起来。

  不过是几周后,几位CV的返音便顺利结束,美工、宣传也有条不紊的完成,稳稳当当地进入后期阶段。哪怕这只是一期完结的小短剧,时长刚好超过30分钟而已,以网配圈的平均出剧速度来说,仍是快的不可思议了。

 

  此外,意想不到的收获,大概就是找两人一起参与广播剧的邀请突然暴增,十分惊人。

 

  秋木苏就别提了,按照他的说法,微博被艾特到手软,QQ一打开都要卡个几十秒。叶修表示痛惜秋木苏的牺牲,并积极记取前人教训,打开自己积灰已久的大号,视线一扫,火速转发一条微博后立即关上。

 

  一叶之秋v:各种邀约请找→ @秋木苏v  @沐雨橙风v  [叼烟] //秋木苏v:妳说没空帮我挑剧本,就是为了帮这家伙挑?! [天打雷劈.gif] //沐雨橙风v:@一叶之秋v 谢谢你之前帮忙,辛苦了!需要我帮忙过滤剧本吗~ //柚肆:剧本已发,请参考 @秋木苏v @一叶之秋v //灯下花v:兴欣网吧,你们要过的授权,如果是叶神苏神当CV我立刻答应!!//【月下广播社】舞楼:@一叶之秋v @秋木苏v 两位大神接剧吗接剧吗!//自由人叁叁:@一叶之秋v 一叶大神您好,请问是否有空接剧?剧本已发邮箱//一叶之秋v:忙碌,暂不接新。

 

  对于这件事,沐雨橙风笑嘻嘻地答应了,秋木苏倒是各种不满,除了嫌弃一叶之秋给他添麻烦,还老是唠叨男未婚女未嫁自觉保持距离、男女授受不亲这类的,每晚准时准点戳开一叶之秋的QQ电话,哪怕俩人各忙各的半句对话也无,仍雷打不动地维持着,活像他一恍神没看牢,一叶之秋就会饿虎扑羊对沐雨橙风怎么地。

 

 

  “多少剧组找我们?”叶修窝在椅子里刷副本,手机放在一旁的充电座上,话筒下方的通话计时已经超过一个小时。

 

  “不分类型,找我们的有13个,找一叶之秋的6个…。”

  “单独发到我邮箱的你确认没有?”

  “一叶,你好大的胆子,拿我当助理?”

  “那我问问沐雨橙风…”

  “你好意思让沐雨橙风那样的小姑娘帮你处理杂事啊!”秋木苏哼哼。

  “哪能呢,那多不好意思。”

  “那你微博上--”

  “这不是你在处理嘛苏大大。”叶修哒哒哒哒地敲着键盘,操作角色举着战矛到处蹦跳。

 

  秋木苏没有回答,从叶修的手机中传来一阵轻微的打字声,不晓得他是气恼了,还是懒得理会叶修。叶修不以为意,继续渣他的游戏,片刻后打字声停了,才听秋木苏问到:“你用手机开着QQ?”

  “是啊。”

  “哦,那难怪。”秋木苏又打了一会字,“我先中断通话,你赶紧去看群。”

 

  叶修顺着秋木苏的提示,点开了枪与玫瑰的剧组群,发现讯息不知何时已经跳到了99+,此外沐雨橙风、逐烟霞都有发私聊给他,只是叶修一直挂着秋木苏的通话窗口,根本没发现。

 

  沐雨橙风:找到他了吗?

  逐烟霞:不行啊根本没有回复,会不会在忙…

  寒烟柔:还是先确定其中一个 @秋木苏

  秋木苏:我在我在!

  秋木苏:他来了

  一叶之秋:我来了

 

  这两句话几乎是同时刷出来的,群里的众人不由一愣。

 

  小手冰凉:……

  小手冰凉:WB上有人说,招唤秋木苏会随机赠送后期君莫笑或CV一叶之秋,我本来还当笑话。

  一寸灰:啊!我也看过…可能…刚好吧?

  沐雨橙风: [兔美.jpg]

  一叶之秋:出什么事了?

  沐雨橙风:啊,有一部我们申请了好久但一直要不到授权的剧,作者主动联系了!

  一叶之秋:哦!

  一叶之秋:不错嘛,恭喜恭喜

  秋木苏:可是,作者指名要咱俩CP,说是看了什么视频深深感动。 [哭笑不得]

 

  叶修嘴角一抽,含糊其辞带过,又问了原作者有什么具体要求,如果只是要宣布这个消息问问他的意见,秋木苏直接QQ电话中问完就得了,没必要特别让他到群里啊?

  秋木苏让他上YY,去兴欣网吧的频道找‘3号包间’:咳,因为,原作者想给我跟你开个小型征选。

  

*

 

  指名要他们俩配音,还开什么征选?

 

  叶修猜想了多种可能,例如认真型的作者想再次确认声线适合度、高贵冷艳型的作者想给他们下马威、秋木苏撺掇全剧组一块来闹他玩等等,却没想到,真相是‘原作者是双秋CP脑残粉’这种原因…

 

  “哇!!!一叶大神!!木苏大神!!!俩大神的号同列在一个YY频道!!!”叶修一进去,就听见一把成熟御姐音以极高分贝尖叫,像个脑残萝莉粉又跳又叫,叶修连忙摘下耳机,好半会才冷静地戴上。

  “大神?大神?大神?大神?怎么都不在…”

  “在。”叶修按下F2,语气镇定自若,“抱歉,刚才网卡了。姑娘妳好,我是一叶之秋。”

  “刚才网线松了,不好意思。我是CV秋木苏。”秋木苏的语气同样镇定,但两人彼此明白,他们都是技术性掉线。

  “Wodema!!两位大神的声音…啊啊啊不行耳朵要怀孕了呜呜呜…”作者姑娘说着说着,莫名其妙哭了起来。

 

  沐雨橙风作为认识两方的人,主动站出来主持场面,给两位CV介绍:“这位是《凝眸深处》的作者陌上灯花。去年我们社团就开始申请凝眸的广播剧授权,中间虽然被婉拒多次,今天很高兴在微博上收到作者的同意~”

  陌上灯花有些不好意思,期期艾艾地说:“啊…抱歉,我不是有意刁难,是因为…自从以前听过两位大神的剧之后,在我心中,凝眸文里的攻受就是两位大神的声音,实在不想拆。可是叶神跟苏神不是处不好,从来不合作嘛?没想到枪与玫瑰给了我们这么大的惊喜…”

  原来在这么多人心里,一叶之秋跟秋木苏处不好,这件事反倒让叶修比较惊讶。

  秋木苏好奇:“能问问是哪部剧吗?我和一叶?”

  “嗯嗯,跟凝眸一样,是古风剧。”作者姑娘开心起来,切换为安利模式,“木苏大神还记得那年大明湖畔你们一起卖过的灯具么!”

 

  “妳是说…”秋木苏想了一会,“灯…《灯火将明》?”

  “对对对!就是《灯》剧!”

  “我只是主题曲独白而已。”秋木苏惊讶。

  “我听了独白的部分,立刻成了你们的脑残粉啊啊啊!!”陌上灯花格外激动,“呜呜,六殿下为什么不干脆跟柳美人在一起…” 

 

  广播剧方面,叶修很少主动关注,大多时候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听沐雨橙风推荐给他的剧,对于秋木苏参与过哪些,他实际上并不清楚。

  本来猜想无论那姑娘说了什么了不起的巨作,叶修多半是不晓得的,然而现在,她说的是《灯火将明》的片头独白,叶修不仅知道,还重复听了几次,即使这部剧,连秋木苏本人都需要回忆片刻。

 

  《灯》剧总共有两期,片头曲走古风路线,剧组另外邀请没有配剧的CV来念歌曲中穿插的独白。

  若说主题曲本身是描述主CP、副CP的感情,独白则代表了剧中重要配角。第一期的独白,讲述的角度是深爱主受的六殿下,王爷攻赵秋亦;第二期则是痴痴等候主攻的清冷美人受柳子戾,两个角色在剧里都是深情配角的形象。

  剧组邀来担任王爷独白的CV,就是秋木苏。

  3号包间没有挂锁,社团里不少人来围观,一位昵称水清浅的编剧姑娘立刻贴出了一期、二期的片头独白,大约考虑到古风难解,细心地一并放了解释的链接上来。

                                                  

  “谢谢妳的支持。”秋木苏笑了一下,大约是看了眼台词,“要听我念一段吗,一叶?”

  原著姑娘一句惊喜万分的‘好好好’硬生生地哽在咽喉,不上不下。

  “嗯?好啊。”叶修说。

  “这词写的比较文言一些,听不懂记得即时举手发问,别不懂装懂,让外人看笑话。”

  房里众人沉重地思索自己在不在外人的行列,以及什么时候一叶之秋成了秋木苏的内人了啊?

  “放心,你都能看懂了,我哪能有什么障碍。”

 

  叶修带着一点对时光流逝的感慨,怀念地点开了链接,正是当时主题曲的发布楼。除了载点外,负责词曲的人写了段相当细腻的说明。

 

  沐雨橙风主动放起当时主题曲<心灯>的配乐。

  悠远的乐声响起,耳机里头,秋木苏轻声清了清嗓子,配着歌曲,缓缓读了起来。

 

  “人世间有百媚千红,唯独你,是我情之所钟…”

  声线低沉而磁性,读起这段白,却如冰川融水,引人心弦颤颤。

 

  六殿下赵秋亦是霸道深情攻,虽然炮灰了,却是为了成全攻受CP而死,骗走泪水之余,留给粉丝们深刻的印象。

  秋木苏的声音本来不适合这样强硬的角色,但他换了一个方法诠释,这般读来,音色中的些许明亮温和,就成了浓重深情的点缀,像是在告诉别人,他爱上他,甘愿冰雪消融。

 

  “缘分从来都如水。何需尽一生,才能称作是情?”

  “一生为一人,如此而已。”

 

  这不过是片头曲间奏的独白。

  那部剧,也算不上大红大紫。

  但叶修换手机前,始终保存着这首歌。

 

  秋木苏又念了几句,独白的部分便算是完了。他正想问问一叶之秋有什么感想,是不是深觉绝技不如人甘拜下风啊,便听见一道冷冷清清的陌生嗓音,悠悠响起。

  那是二期的柳子戾独白。

 

  “世间灯火千万盏,不如心灯一盏明。”

  温润如水的嗓音,听来偏偏又凉又冷,还有某种隐约的妖异惑人。

  只是他说话时的语调又轻、又缓,带着几不可查的缱绻,像情人舍不得分离而轻轻勾着的指尖,或黑暗中摇曳的一盏微弱灯火。

  不刺眼,不烫人。                    

  它虽然微弱,但已足够照亮角下方寸之地,暖和在严冬中冻红的双手。

 

  “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聚散。”

  “人生若只如初见,你的离开,是否,就不会教人心疼。”

  那道清冷的声音,念白时语调从未变过,彷佛多少个春夏秋冬过去,他都不曾改变,只因为自己一厢情愿想守候而停步,一张古琴、一盏凉茶,还有注视着离去之人背影的平静眼眸。

 

  那道声音忽然轻声一叹,添上半分笑意,在配乐结束前,轻轻说了两句话。

 

  “漫漫红尘,相遇,即是有缘。”

  “六殿下,此生是子戾来迟了。下辈子,你可愿陪我一同走过?”

 

 

  独白太文诌诌了,叶修早就忘得七零八落,他按照频道上贴出的台词,回忆当时揣摩的角色情绪,在秋木苏结束时跟着念了一段,算是认真配合‘征选’活动,并即兴补上兩句台词,稍微圆了陌上灯花的梦。

  果然陌上姑娘感动的不能自己,连连喊着没想到时过境迁能听见王爷美人亲口CP,公屏也是一串串的哭泣表情。

  不过,秋木苏却没有任何动静。

  叶修在念白结束时,分明听到秋木苏含糊地说了什么,怎么突然不见人影?他喊了对方几声,同样没有回应。

 

  “…苏?”

 

  ‘你可愿陪我──’

 

  “……秋木苏?苏大大?掉线了?”

 

  秋木苏前方的绿灯亮起,忽地传出重物倒地的巨大声响,紧接着一连串零碎物品掉落地面的劈哩啪啦声,众人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忙问秋木苏那边发生什么事,但直到动静结束,才是秋木苏平静的回答。

  “抱歉,隔壁邻居朝楼下扔垃圾。”秋木苏说,“一叶,你是CV依诺?”

  “那是沐雨橙风给我整的马甲。你没认出来?”叶修笑,又换上清凉如水的声音,“六殿下,可否告诉我你的答覆,莫要让我继续等候?”

 

  跳跳跳:妈呀0.3的勾魂美人音…我的幻肢石♂更了…一叶大神到底怎么办到的?!

  七彩玲珑:绝逼是蝴蝶结变声器…掌柜的给我来一打!(/ToT)/!

 

  秋木苏含混地答了句“他愿不愿意要问作者,我怎么知道”,便果断切了麦,留下满频道的遗憾表情和陌上灯花一声饱含怨念的哀号。。

 

  没有人晓得置身在满地狼藉中,把脸深埋掌心的秋木苏神情如何,只有电脑屏幕透出的微弱光芒,隐约照亮浅色发梢下烧得烫红的耳朵。

                                

  他刚才是不是…………下意识回了一句“好”?

 


=
点文报恩实在hold不住,只能让恩人在这里客串一把炮灰攻算做报恩了(。)连带怀了恩人崽崽的某人。



场外
 叶修嘴角一抽,心想:卧槽,秋木苏这么闲,那啥AO视频该不会看过了吧,连忙含糊其辞地带过,又问了问原作者有什么具体要求。
 如果只是要宣布这个消息、问问他的意见,秋木苏直接QQ通话中问完就得了,没必要特别让他到群里。

 秋木苏:哦,真的就这要求。
 一叶之秋:那要我来群里干麻?
 秋木苏:秀恩爱。 [推墨镜.jpg]


→  07

评论(26)

热度(810)